【创新药ETF专场】路演回顾 | 创新药会成为下一个“白酒”吗?

5月18日,由雪球联合联合银华基金推出的「创新药路演专题系列」首场揭幕,建平远航基金经理@黄建平 与兴业证券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徐佳熹 做客雪球直播间与大家进行主题分享与互动。

【视频回放】5月18日 创新药会成为下一个“白酒”吗?

》》》》点击观看《《《《

望京博格:我们先说起来。

黄建平:很多人问我中国和国外创新药的差异在哪,这个差异是非常巨大的,就和中国的火箭和美国的火箭的差距是差不多的,比如说美国火箭到了127吨,中国刚刚122吨。创新药比如我们现在有一些药出来了,单抗做得挺好,但是国外第一个单抗1990年左右上市,我们第一个单抗这几年才上市,差了接近20年。单抗已经是别人玩得很成熟的技术了,中国在这个上面全世界排名也是比较靠前的,在欧美日之后,比印度要厉害。欧洲几个国家都会搞,美国、日本、加拿大这些国家,中国差距还是蛮大的。在最前沿的靶点上差距更大,我经常提到的RNA干扰技术,这块中国目前有企业没上市,在研发,但是这块差距非常大。差距为什么这么大呢?20年前这个技术就有了,06年获得诺贝尔奖,之后很多企业开始投钱,中间遇到困难,很多大企业就把业务关闭了,卖给小企业。有几家小企业坚持到现在,中间不断迭代新的技术,包括RNA的修饰、递送。

望京博格:今天的话题是“创新药会成为下一个白酒吗”,第一个话题,最近医药涨了不少,去年涨今年又涨,很多人问医药能不能再投,我们今天第一个问题,今年以来医药板块涨得这么好,短期可能受疫情影响,长期创新药板块未来增长会长期持续吗?先请黄总说一下。

黄建平:创新药我们先不说股价,从基本面来说中国的人均收入还是很低的,1万美金,离五六万美金还有很大的距离,中国的支付水平还会上升。中国药品行业肯定是越做越大的,这是没问题的。但是从股价就不好说了,总归有短期的泡沫,有些公司目前估值偏高,国内资源还是比较少的,真正生物医药公司没几家,被炒得比较热,因为选择不多,钱又多,疫情又来了,大家觉得这个行业挺好,都纷纷进来了,整体估值目前看有点烫手。

望京博格:现在医药还能不能买?

黄建平: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我不是研究指数的所以很难说整个指数怎么样,但是整体来说不便宜,甚至我觉得有点买不下去。可能少数公司研究得清楚长期还是可以的。

望京博格:徐总谈谈。

徐佳熹:我们历史上观察两个指标,一个是板块的估值溢价率,我们把银行剔除掉,相当于医药对于整个板块的估值溢价率。另外一个指标,基金的持仓。我分享一下一季报时候的水平,历史上最高是115%,现在溢价率接近110%。还有一个是机构持仓率史上最高的16.7%,现在在15%出头,我估计4月份又加了,现在两个都是接近历史高位。如果从早年间的状况来看,短期有调整也不足为奇。但是我的判断这次在高位的时间会比较久。第一,疫情虽然境内控制是不错的,但是境外很多国家特别是一些发展中国家还是在上升趋势当中。短期内也不会出现疫苗和特效药,至少还得过几个月时间才会有一些边际变化,真正等疫苗和特效药大规模商业化部署需要时间的。复工复产在境外肯定是一波三折的波浪式、曲折前进的状态,医药的关注度会一直在。中短期会在高位维持一段时间,长期来看没有大的问题,医药只有两个赛道是值得大家战略性投的,一个是创新,一个是消费升级,创新不只是创新药,创新医疗器械也算。核心是如何通过创新的东西满足未被满足的需求,并且跳出现在控费降价政策的框架,找出框架之外能够例外的独立定价的创新性的品种。十年前医药占市值总比例也就2%多,现在标配是8%,长期肯定不是问题,还是看好的。

望京博格:黄总以后能买吗?

黄建平:长期是可以的,不能买得太贵,如果买得太贵总归是有点问题的。

望京博格:两个观点都很明确,黄总说最近高,未来可以买。徐总觉得长期看好,而且处于高位比较长的时间。第二个问题,普通投资者看创新药关注两个逻辑,医药不光是一个消费品,去年我感触很深,得了病有能治你病的药很好,需求很大,另外医药也是一个科技产品,自带高投入、高回报的属性,创新药和白酒相比,药的优势在哪?有人说屯白酒也是囤黄金,创新药和白酒有什么可比性?他们之间的特色在哪里?

徐佳熹:我先说说特色,有优势和劣势。我先说劣势,医药行业一直是折腾的行业,医药里面也有不用高强度投研发的,比如偏消费品的东西,比如片仔癀、白药。我们回过头看食品饮料是什么,30年前喝茅台、打海天酱油还是这样,东西本质上用途是一样的,你可以不断涨价,你也是一个单品卖到大的。包括医药里面的片仔癀、白药、阿胶都是上百年前就卖这个东西,这是一脉相承的。创新药不是的,30年前搞土霉素,现在用提尼单抗,这是一个波峰波谷的问题。对于创新药后续只要有品种就好,但是要不断折腾,不断投研发,几十亿都不嫌多。而且越投越贵,多年前5亿美金一个品种,现在最新的统计,平均搞成一个类似于国内一类新药的平均要花20亿美金,已经变成了极高的投入门槛。国内特别是新药审批改革制度以后没有几亿人民币也砸不出一个新药。

望京博格:医药企业越大最后也是强者恒强?小的医药企业就很难。

徐佳熹:一类是大药企,国企上的大药企有两条路,一个是自己研发。美国的大药企有多少靶点分子这些是自己筛出来的,不是的,很多都是问小的生物技术公司买的。大的医药企业有自己的全球销售网络,有它的市场准入经验、法规、专利方面的经验,小的企业只要把前端研发搞好就行了。以后我们也会诞生两类这样的公司的,这两类都会发展得很好。一类就像恒瑞、齐鲁这些,有强大的销售能力,自己也研发。这种企业可以做一些大靶点,哪怕PD1第三、第四家上都没问题,我销售能力强,后来居上也有可能的。比如PD1当中恒瑞不是第一家批的国产,但是很可能卖得最大。商业的能力和研发的能力大家相互平衡,最后有一个系统性的优势。还有一类就是生物技术公司,我们现在生物技术公司也在变,像做PD1的几家最后建厂也做销售,像信达、君实这些公司,但是后面有一些新的企业,有一些和企业合作。两方面的价值,一个是中国境内的价值,另外把全球的权益给某个国际大药厂,如果能搞成品种能赚10亿美金,拿分成就行了,这也是非常不同的策略。

望京博格:下面请黄总谈谈。

黄建平:我同意徐总的看法,白酒的需求比较单一,导致它的集中度比较高。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一个行业的需求比较单一的情况下,一定会造成巨头。比如说饮料行业就是这样,互联网很有子行业也是这样,医药是完全不同的,医药不会有特别大的集中度。为什么?因为医药的需求实在太多了,一个人有多少器官,每个器官有多少症状,看这里面有多少疾病,成千上万种。每个领域里面都会产生很多新的需求,纳斯达克有多少生物医药公司,大概有1000家生物医药公司。需求的差异导致这个行业比较分散,有些大的公司实际上也是比较分散的,比如说美国排名前十的公司都是一两千亿市值的公司,后面几百亿的还有十几家,非常分散的行业。这个行业很容易淘金,不用追着老大买,有很多机会。比如一个技术出来了投这个技术,可能就翻10倍。美国有很多这样的基金,动不动一个股票上拿10、100倍的。有它自己的投资逻辑,没有太多的可比性。

望京博格:中国研究的新药可能几亿人民币就够了,海外要几十亿,在中国搞创新药是不是回报会比海外搞创新药的回报要高,换句话说是不是中国的医药企业现在投资中国的医药企业比投海外的医药企业好呢?

黄建平:数据不一定准,比如说你看投资回报,可能我们临床成本低一点,但是中国还没有产生过重磅药,10亿美金以上的还负责,卖的最好的可能50亿,真正的好药可能也就10几亿的水平。国外好的药卖到200亿美元,回报很快,但是平均下来可能没有这么高。中国为什么目前看起来还比较高呢?因为前几年没有人做MI2,只有少数几家做。现在发现创新要没有什么搞头了,大家追生物类似药和MI2的创新,PD1有多少在家,中国人只要干什么都能把什么搞得产能过剩。生物医药包括MI2马上也要进入这种状态,被他们搞得产能过剩,一个靶点N多做。美国生物医药MI2的没几家做,主要搞新药,同一个靶点前面3家第4家基本上就不做了。比如BGK第一家就能干到70亿,第二家两三个亿,它的收益率已经很高了。整体研发费用越来越高,我不是很同意中国目前阶段回报率很高,你要想清楚如果你不搞新的靶点,一个靶点10个人干,在中国这么一个市场上日子也很难过的。

徐佳熹:要看中国现在出的这批创新药,首先股价走势还是非常有意思的,美国纳斯达克有些公布结果的时候一天涨50%甚至100%,前两天美国有一个公司号称有一个新冠的综合抗体,股价一天翻了一倍。中国为什么没有这样的事情呢?中国可能有一些重大利好,哪怕港股18A的公司,涨5%也就这样了。中国现在搞的这些靶点和PD1这些都已经是国际上有成药的靶点,搞出来是应该的,只是效果好一点差一点。但是如果能抢到国内第一家上市,你的市场也不小,还是有差别的。现在我们是在一个补历史欠账的过程,十年前我们一个新药和美国同样审批能差七八年,随着17年之后差距在缩小。对于中国长期来看要么做第一,大靶点上抢第一,但是后面收益率也会降下来。你之所以要抢第一是因为抢第一以后能率先进医保,能率先放量,让老百姓知道你这个东西,特别是一些大分子,放量以后成本做得很低,依托高的性价比给50万人PD1给100万人打,哪怕降到3万也有300亿的市场,这可以了。要么做唯一,如果你能做成唯一可能你的市场大头应该是在海外。中国人均药价承受能力有限,三四十万每年很贵了,国外三四十万美金都有。你如果做孤儿药、罕见病,可能大市场还是在海外。

望京博格:我说一个例子,我得甲状腺结节,去医院做B超。B超医生说挺严重,让我做穿刺。我去医生那约号,医生说要进医保要排队,我说排多长时间,他说排一两个月。有没有快一点的?可以自费,明天就可以穿刺。我问他多少钱,3000。我想想就自费得了,否则等一个月不划算。接下来一个问题,创新药受政府采集的影响很大,未来你这个药能不能进入医保是放量的关键,目前医保改革带量采购的政策对于创新药是否友好。首先医保对创新药是否友好,另外未来随着医疗保险的发展大家可能会自费买这些药吗?

徐佳熹:第一,集采和创新药没有什么关系。对于创新药来说一般是医保的价格谈判。去年初谈品种降62%,续谈品种降25%,参考这个降幅,以后也差不多。类似这样的事情以后每年都会有,这个评审还是很科学很严谨的,如果大家看那期的《焦点访谈》,两组专家背对背怎么出结果。我相信从任何一个国家的医保管理机构来说都希望降价,少花钱多办事,这是每个医保监管机构的共同特性,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你拿什么交换,凭什么降价,中国靠什么降价?就是靠中国庞大的人群基础。我们一年新发肿瘤接近500万,PD1有100万人用,一年几万也有几百亿市场,头部企业分五分之一、四分之一也有100亿,已经是重磅炸弹级品种了,那我就签了。中国就是靠这个换。至于罕见病或者一些更新的疗法,比如CAR—T能不能进医保,短期比较难。成本又高,本身的定价可能定在六七十万,医保确实覆盖不了。一个就是自费市场,圈定部分有支付能力的人。第二个就是看商保,中国基于DRGS精细控费模式还需要时间,国家医保还没有完全推行这个。而且对于医生来说商保没有办法控制医生的处方行为,为什么医保可以指挥得动公立医院?因为医保是公立医院最大的支付方。但是商保才占医生支出多少钱,医生为什么要听商保的指挥棒呢?你既然养不了医生,医生就不会听你的。几个大的保险公司都在摸索,平安好医生等等,有很多在做这些方面的战略性的尝试,需要时间。可能一开始还是依托团险、重疾险,把这些药先弄进去,用大数法则把高端药部分覆盖起来,解决医保支付一些项目上的短处。

黄建平:如果同等效果肯定选医保,如果效果更好的就不管了。

望京博格:我听了半天觉得医保的作用很大,商保和自费对医生没有控制。

黄建平:现在情况其实中国的医保对所谓的新药是非常客气的,给你举个例子,有一个肺癌的药,它稍微改了一下结构,吃药次数更多了,效果比原研药还差一点,但是在中国卖得很好,而且它已经专利过期了,中国几家公司已经上市了,比它便宜很多,可能便宜60、70%,但是卖得没它多。为什么?就是它可以进医保。因为太便宜,它不用集采,直接进医保了。一进医保价格又贵一点,各种中间的渠道收益更高,大家就会更喜欢,这种品种就会卖得更好。我们现阶段是非常支持这种创新的,医保目前对这块还是比较照顾的。

望京博格:还有一个问题,创新药的估值高,迟迟下不了手。有一句话叫估值不高就不叫创新药了,创新药的估值一定会贵吗?好药肯定会贵,但是怎么投资创新药呢?估值会贵,但是我们要选一个有增速的未来有潜力的。黄总你怎么选择这种创新药股票呢?

黄建平:我选择创新药,比如恒瑞这种,有时候看市盈率和市占率,因为它长期处于高速增长。但是它达到一定的市值也是有问题的,也会慢下来。它的产品现在已经有一些已经专利到期了,新的专利抵消,增长很慢。当你的市值达到一定程度增长就很难了,我在国外主要投一些比较小的,技术比较成熟的,概率比较高的,它一直没有收入的,管线正在进行中,很有可能被收购,或者自己做成一个比较大的品种,收益也很好。去年我有一家被收购了,赚得还是不错的。你不要在创新药上太纠结于传统的想法,创新药主要看管线,未来有多少成功的可能性,但是我们做这块肯定不是赌一个品种或者一个公司的,我们肯定是做一个组合,我更喜欢投的是平台型的公司。平台公司一个失败了不要紧,还有其他的,这种风险比较低。几个重要因素,第一,平台。第二,团队。除了研发团队还有管理团队,销售团队可能没有。但是国内和国外不一样,国内销售的重要性非常高,但是国外就不一定了。国外只要有好品种就是王道,一定有人找你合作,比如海外拿一部分,它留一部分。国内没有什么太多好药,大家目前阶段拼的是销售,中国企业目前正在建立自己的创新能力,有些企业目前正在走向国际,中国还是很有希望的。

望京博格:徐总怎么看?

徐佳熹:刚才黄总说投平台型公司,取决于你怎么看估值以及取决于你是什么情况的投资者。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建议直接买医药基金得了,因为我见到的基金经理绝大部分还是比较敬业负责的,而且这几年大量的有学术背景、产业背景的人充实到了医药投资研究当中,整个团队真不是一个玩票性质的投资,这些年大家对医药的研究方面的重视程度各家机构还是很重视的。除非你是两类投资人自己投资个股,第一,你对于投资有很多经验的。适合投刚才黄老师说的大平台,包括几个大药企。偏配置型的,看它的长期品种梯队。这种平台需要几种能力,研发能力要有,早期靶点发现、筛选、优化。后面临床推进要快,之后要注册,注册以后要做市场准入、进医保,还有学术推广、地推销售、回款。

黄建平:我说的平台还不是这种平台,我说的平台是技术平台,比如说你做ADCE、RNA,基因治疗的这种平台。

徐佳熹:那我理解错了,如果你是医药专业出身的,对投资又比较懂的,你就和VC、PE有点像,那你就去看个股,但是你得问几个事。第一,能不能看得懂财务数据。第二,业内有没有足够多的人脉。第三,懂不懂财务和投资、会不会做模型。如果这几个方面都可以,那你做医药私募也不是不行。但是大部分兼职投资者既没有必要训练这种能力,同时恐怕也很难训练这种能力。

望京博格:现在一个问题,我对医药基本上不懂,比如我想投资一个医药,觉得医药很有前景。我是买主动基金还是买指数基金好?比如创新药ETF(交易代码:159992)。

黄建平:投资角度我觉得ETF是最适合大众的,虽然我是私募基金,但我认为ETF最适合大众。所谓主动基金,你必须对基金经理有很好的了解,知道这个团队的基金团队怎么样,某些投的风险也是很高的。总体上来说ETF是比较靠谱的。我在国外看有一些基金做得很好,也是公募基金,他们很专业,所以他们投了那些公司基本上相当于国内的股权投资,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同时买,因为它的基金不分证券和股权,可以两边都买,它可以在纳斯达克二级市场上做中国在一级市场上做的事情,中国创新药主要的甜头被一级市场吃掉了,大部分公司一上市就20亿美金。但是纳斯达克可以从1亿美金一直涨到几十亿美金,都在二级市场上。我们的环境差异是比较大的。目前阶段所有进创业板的公司第一天就要翻1倍,比如医药类的,不翻倍的市值已经很高了,翻1倍市值有多高,所以还是稀缺。证监会的举措是非常好的,应该大量上,让投资者自己选择,长期对投资者是有好处的。

望京博格:徐总怎么看?

徐佳熹:主动的我觉得是看人,被动的是看你配置的条款,这两个都有机会。从传统意义上来说,医药是需要选股的,这点是主动基金的优势。主动基金说白了就是要了解两方面,第一,这个人长期的业绩怎么样。比如他有5年甚至10年时间,无论牛熊就跑得很好。

望京博格:我插一句,我看主动基金经理都是医学博士。

徐佳熹:是的,还有一类这个基金经理可能风格非常鲜明,有的比较激进,有的比较保守,你要知道不同市场风格怎么选。这是选主动基金的办法。被动基金,现在有很多创新型的被动基金,以前大家都是找一个行业性的医药指数配进去,这是有问题的。过去多年医药行情不错,但是很多结构性的行情是巨大的,比如说这些年的创新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但同样你会发现中药处方药这几年没有大行情,医药商业、化药仿制药没有大行情,如果你对于未来的行业趋势有判断,发现这个基金专门投这些细分赛道,它的算法、权重设置比较合理,那当然它也是相当于半主动的选择了。如果跟踪全指数的,全指数也有很多种,等权重的还是按照市值还是这个当中有没有剔除一些实际上不太靠谱的公司,用什么规则剔除,大家需要对成分股有一个相对的了解。在这个基础上ETF还是有很多创新性的玩法的。

望京博格:下面进入用户问答,我随机挑选问题。慢性病中创新药可以投资吗?有没有治慢性病的创新药?

徐佳熹:首先不存在快病、慢病的说法,肿瘤现在很多人也归作慢病了,他说的慢病可能是老年性疾病、退行性病变、内分泌、糖尿病这些,可能肿瘤的爆款会多一些,这是事实。但是慢病当中有很多很大的品种,去年的药王修美乐196亿美金,那就是慢病。还有胰岛素,当然也算是创新药。退行性病变,不是说我们不看好这个市场,是没药。最典型的帕金森、阿尔兹海默症这些,因为特效药不多或者没有,如果有的话是巨大的市场。从海外来看国际上的药品研发趋势肿瘤还是大热点,但是正在从肿瘤更多地往退行性病变转变,解决生与死到解决美好生活的角度过渡。

黄建平:非常同意徐总的说法,慢病和短期的病比如肿慢病虽然有很多重磅的,但是看免疫类的疾病,比如修美乐这些,这些药品基本上都被大公司垄断的,小公司你很难玩,一个开发成本特别高。胰岛素现在基本上被两三家公司垄断了,所有胰岛素和糖尿病重磅药物都是两三家公司。慢病领域小公司搞一个好产品可能就被买了,自己开发很难。糖尿病一个临床做完整得1万人左右,修美乐做了多少临床实验,一般的公司搞不起的。现在都是大公司在卖,包括RA的这些病种。你不要看这个东西很难赚钱,它有它自己的特性。还有慢病为什么比较难投资呢,它在临床中被满足需求比较多,临床需求被满足得比较充分,这个时候再创新就很难了。为什么大家喜欢搞肿瘤呢?因为肿瘤被满足的空间很小,现在大家对肿瘤治疗效果不满意,而且有很多治疗手段在里面,肿瘤的种类又多,肿瘤随便一个乳腺癌就分10种,这里面空间很大。投资你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望京博格:网友问的第二个问题,目前国内创新药的研发水平和进度而言,在哪类疾病领域最容易获得突破?

黄建平:突破是新的靶点还是把老靶点拷贝一下呢?如果只是卖赚钱,都可以,把分子修改修改,或者单抗这个东西模仿模仿,单抗筛选现在也比较简单,同一个靶点可以筛选出很多来。这个东西大家都能搞,都在这么干。如果说要搞一个全世界有影响力的新靶点出来,目前来说还是非常难的。这里面相对容易的领域还是肿瘤上,因为肿瘤的临床模型相对比较好构建,比如搞一个老鼠模型,都比较成熟了。但是如果搞糖尿病模型或者RA模型,难度就非常大了,国内还没有几家公司有这种能力搞这种模型进行临床研究的。相对来说还是肿瘤突破稍微简单一点。

徐佳熹:第一,肿瘤。第二,免疫性疾病和部分内分泌领域相对容易一些。有一些能做MI2的靶点都已经筛好了,早期的靶点筛选能力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了,这块取得突破确实是最快的。

望京博格:第三个问题,两位能否谈一下国内干细胞技术的发展前景和相关政策。

徐佳熹:干细胞其实从全球的角度来说大家重视程度都比较高,的确有一些目前没有好的办法的领域大家会去做,但是这里面涉及到一些规范性的问题,大家看CAR—T目前也还没有重磅炸弹级产品产生,这里面要解决自控的问题,包括生产环节CMC里面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包括QAQC的问题,包括成本怎么降,一些细胞治疗是用自体细胞做回输,怎么用好它,怎么降低成本,如果不能做一类药给所有人打的话成本是降不下来的,毕竟你的药物是一个活体细胞,比抗体要复杂很多。

黄建平:细胞治疗目前来说前沿上进度很快,CAR—T已经做烂掉了,现在做的是TCR,还有像体外基因编辑再回输到体内,比如治镰刀状贫血,已经很成熟了,已经有上市的药物了。还有基因编辑做一些通用的CAR,还有TCR都在做,进度也很好。整体上国内这方面跟得也挺快,都是很有前景的。我觉得未来TCR非常值得研究,因为它比CAR—T更好,CAR—T只能表面康抗原,它可以探测到表面和细胞内的抗原,可以把细胞内的抗原识别,这个导弹更厉害,以后全面编辑T细胞包括未来把T细胞里面的PD1蛋白敲掉,相当于和PD1联用了。一个T细胞实现PD1的效果,又实现了识别抗原的效果,空间还是蛮大的。技术路线很清晰,大家都在干。

望京博格:现在很多上市公司专门给创新药企业做服务的,怎么看待这种公司?给创新药做服务的公司的成长性和收益率、潜力有多大?

黄建平:CRO公司我研究得比较少,请徐总谈谈。

徐佳熹:这几年还是比较好的,一二级市场的表现不错,另外中国的工程师红利还远没有做完,目前来看还是可以的。我自己觉得这块大家可以看整个起势的过程,势头起来比创新药更早。我们的优势是工程师红利、反应速度快、价格相对便宜,这块是类似中国制造的高端服务业的做法。而且它的全球技术流动相对容易一些,临床前数据处理是可以全球流动的,哪的工程师红利大、成本低、人效做起来高、费效比划算,业务就到哪里。另外国内在药审改革以后很多国内企业也开始在这上面花钱了,产业有的时候要有两类政策,一类是指导政策,比如国家新药重大创新项目。各种863、973计划,这些要资助的。还有一些是引导性政策,比如集采就很典型,如果一个仿制药还挣四五十点的利润,别人搞创新药的挣不了这么多,谁还做创新药。

望京博格:下面请黄总谈一下投资医药的秘诀。

黄建平:我投资医药的秘诀就是每天学习,像徐总这样的大腕,我经常向各位券商大佬学习,了解一下怎么弄,自己研究研究,专利、论文,每天研究研究,逐渐积累。这个行业我研究了5年了,逐渐看懂一些,就去买一些,慢慢积累。

望京博格:徐总,投资医药的观点和需要注意的东西。

徐佳熹:第一,这个赛道是一个好赛道,大家还是应该长期坚持下去的。都可以参与,如果自己有能力的自己去找基金,这是可以预期的一件事。长期来看这个赛道没错。第二,这里面具备常识很重要,专业知识是一回事,常识是另外一回事。这些年医药赛道也出了一些雷,有些雷的体量还不小,我们看看有些暴雷公司二级市场为什么没有写它的报告或者只有少数分析师写报告,不是没有道理的,常识还是比较重要的。第三,有耐心。医药这个行业不是投下去以后第二天就可以见到效果的。稳定持续成长,这是这个行业的特性,大家要有一些耐心。

黄建平:刚刚有人问我新冠的治疗怎么样,我因为密切关注这方面的情况。新冠疫苗目前大概已经有10家进临床了,很多人担心和HAV类比,不要类比,完全不是一个东西,99%的概率疫苗肯定会成功,而且中国的灭活疫苗效果会很好,病毒的尸体,打进身体产生免疫效果会比较好,而且也比较简单,就是需要临床时间。对于药物这块,瑞德西韦效果挺好,只是重症体现不明显,中轻症会慢慢看到效果。另外综合抗体,中国马上要进临床了,国外也要进临床了。还有RNI技术有3家在做,今天也会进临床,效果会很好。新冠会过去的,但是需要时间,可能还需要两年时间,让所有人产生抗体。

@创新药ETF @黄建平

风险提示:嘉宾发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特定立场,投资决策需要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
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请投资者关注标的指数波动的风险以及ETF(交易型开放式基金)投资的特有风险。投资者在做出投资决策前应该认真阅读相关产品正式法律文件及基金公司相关公告信息,以其为准,自主决策,并且自行承担投资风险。

雪球转发:13回复:9喜欢:30

全部评论

守正00805-23 11:36

小编,是ME TOO不是mi2

澳门黄师虎05-23 00:15

黄建平这么下贱的一种生物也能被邀请?

虎妈牛小妞05-20 15:27

新冠会过去的,但是需要时间,可能还需要两年时间,让所有人产生抗体

银华ETF05-20 13:31

高景气度、高确定性的创新药,会不会也如下一个白酒板块一样呢?来听听两位医药研究大咖的论道哦,干货多多,不可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