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聚环保(SZ300072)$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题西林壁》苏轼


        经友转发看过雪球贴子《三聚环保的生死局》(原文地址网页链接,下简称《生死局》)一文,略有感触不吐不快,且对事不对人地聊一聊,以抒己意。

      《生死局》中着重强调了对三聚环保技术应用前景不确定的推测,其本意应是对悬浮床技术由于先进性将会为国内外石油石化领域带来颠覆导致原有行业巨头联合抵制的担忧。

        不妨一段段来看:

“我们梳理三聚公司的经营模式就可以知道,这是一个类PPP公司。首先……这哪里是一家设备公司,这如果能成功了,难道不是一家新的中石化吗?”(原文第四段)

        首先应该明确的一点是,三聚早已不再是一个依靠设备与剂种销售为主业的公司。公司自2011年推出脱硫整体服务后,由于焦化厂尾气(焦炉煤气)普遍未能得到有效利用,于是开始使用焦炉煤气制甲醇为焦化厂提高效益。至2014年,由于我国LNG需求旺盛,且焦炉煤气制甲醇路径比价优势不如制LNG,所以公司顺势加入了焦炉煤气制LNG的服务。直到2016年,LNG价格持续下降,同时公司体外培育的悬浮床技术实现了突破使得产业链拥有进一步延伸的可能性,所以公司继而推出了合成油焦化制氢的路径,为悬浮床加氢装置提供原料。

        经过回顾公司近5年的发展,实际上公司已经成为一家以提供服务、对接产业发展方向来挖掘老产业中新赢利点的解决方案供应商。本质上来说,公司在原有冶金焦上发展化工焦路径,对接了化工焦行业的下游需求至冶金焦领域,使得原有效益很差的冶金焦企业效率大幅改善。

        必须说明的是,正是因为公司的技术为冶金焦与化工焦两个不同领域搭建起了桥梁。所以就像《生死局》中所述,现在的三聚绝不仅是一家设备公司。


“我们再假设三聚的技术真的是世界领先。要知道……进一步说,人家资本主义觉悟低啊,不知道为祖国献石油……结果现在是这样,世界一流的技术中石油中石化不用、外国人不用、银行不贷款、巴菲特不投资……如果这个黑科技成功了,会是什么样呢?我们来想一想……收个账款也费劲,要是那么能挣钱,为啥不三班倒开工炼油赚钱还债呢?”(原文第五-九段)

        首先必须明确的一点,三聚现有的应收账款和悬浮床加氢没有任何关联。一边是原有煤化工领域业务留下的应收账款,另一边是目前石化领域最具发展潜力的炼化新路径,用现有应收账款的问题去佐证悬浮床技术的竞争力疑问,这完全是逻辑错乱的比较,没有任何说服力。

        其次让人十分困惑的是,原文中不断强调大型国企、外企以及主要原油出产国未采用三聚的技术,所以该技术是存疑的。客观的说,在三聚的MCT技术未实现百万吨级工业装置上连续运行前,该技术都存在一定风险;但是,大型国企、外企以及主要原油出产国未采用三聚技术并不足以作为论据去论证以上观点。

        第一,大型国企肩负的是我国最主要的石油能源安全责任,关乎到全中国13亿人民的利益,在任何全新技术成熟之前就贸然去试新,不符合国家和人民的整体利益;君不见昔日新疆广汇辉煌如斯,若三桶油竞相效仿,不知今日是何情何景?

        第二,由于悬浮床技术的实验室研究已经有几十年之久,作为全球炼化顶尖技术代表的大型外企早已不陌生,早在2005年意大利ENI公司于意大利Toranto炼厂就已有两台半工业示范装置运转,其后的KBR、BP、Chevron、UOP、包括中石油在内的国内外大型公司都有悬浮床领域的尝试,但目前为止都未能成功实现装置连续运转。所以鉴于此,大型外企对于悬浮床加氢技术的突破,必定将会以结果作为导向。

        第三,主要原油出产国我想主要是指中东地区,那么我想反问一句,这些国家有哪一个目前能够实现自主工业化?中东地区除了奥斯曼帝国(土耳其)与波斯帝国(伊朗),其他基本都是被所谓西方文明世界人为建立的国家,整个国家内部都存在极端宗教对立导致分裂的不确定性,再加上多是武力统治者主政,大批民族高级知识阶层早已趋利避害的离开了祖国。从内在和外在两个方面这些国家都不具有发展自主工业化的基础,导致虽有资源却无定价权,所以只有直接出售原油一途别无他法。

        以上种种原因,皆无法作为三聚悬浮床技术指向性的负面证据,原作者由于举例不恰当导致例证无说服力。

        最后,原文段落中数次出现关于“技术应无条件为国家所用”的论断。对此,应该分为两方面来看。一方面站在国家角度来看,三聚的悬浮床技术为我国研发团队自主研发的技术,这是值得我们骄傲的,三聚也正是在我国首先进行推广;而另一方面站在公司的角度,企业的天职是创造利润,“政治觉悟”这种东西并不是生产力,“我为祖国献石油”这种口号也无法让中石化千万吨炼厂转化率提高半分。

        所以在商言商,“撸起袖子”比“扯开嗓子”现实得多。

—————————————————————————————————————————

        抛开《生死局》一文,再来看看周五的那篇“震撼”的文章。其中核心是对三聚应收账款质量的质疑,那就接着聊点特殊商业模式的话题。

        其实三聚的商业模式并不复杂,关键在于能否理解三聚的“合纵连横”。

网页链接

合纵

        对于LNG、甲醇、合成氨、悬浮床一整个完整技术路径来说全部投资额较为巨大,对于本已效益很差的焦化厂来说无法承担,但这也是目前唯一的“救命猛药”。正因如此,才会出现为人所诟病的模式,即:三聚大股东找资金,然后联合地方政府一起改造焦化企业,投资和收益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工程收入,另一部分待焦化企业盈利后逐步回收。因为三聚参与了投资,所以焦化企业逐步盈利后回收的部分被一些人认为是关联交易。可是从实际情况出发,如果不采用这种模式,仅依靠焦化厂和地方政府自身力量是无法完成改造的。反过来说,三聚的模式将资金方、地方政府和焦化厂业主的利益绑在一起,形成了利益共同体,使合作能够顺利推进下去。

        同时,这个模式也是合理的。因为三聚有一部分收入需要在焦化厂盈利后才能实现,所以相当于给资金方与焦化厂业主方提供了保障。那么,通过观察三聚的应收账款账龄就能够了解到改造项目的真实进展;事实证明,三聚的应收账款账龄绝大多集中在一年期。


连横

        站在一个地区的角度来看,原有煤化工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之间存在潜在的竞争关系,在购买原材料、产品销售等方面会发生一些本不必要的竞价行为。而三聚的产业联盟能够统筹一个地区产业链上下游的需求集中采购,将成本压低;同时在产品端能够统一与下游谈判,避免了地区间企业的互相竞价,提高了整体利润率。

        站在企业的角度,产业联盟能够将个体的风险融入整个产业链共同承担,相当于提高了所有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同时降低了费用端的指出,进一步提高利润率。

        正是因为这一“纵”一“横”,利用金融杠杆整合煤化工与石油化工两个行业,从供给侧出发实现了模式变革,多方都能够各得其所。


        为什么公司员工在甲方公司?公司投钱、投技术、拉着政府投资源,连个CFO都不派过去那才是风险。

        为什么银行存款利息较低?一个百万吨悬浮床项目动辄70-80亿元的投资,按照工程期30%利润反推公司在土建期工程和设备制造与采购上都需要大量现金,准备阶段的活期存款收益低于理财一点也不奇怪。

        除此之外,其他问题简直不值一提。
Android转发:4回复:19喜欢:6

精彩评论

张良的过墙梯07-10 07:39

请注意,我不是三聚的粉丝,我说的东西是都是我的理解,或对或错。

但我不会用阶级斗争的方式,先定义敌人,再攻击其一切行为言论。

因为我想要的是讨论(虽然在这么个地方并不现实),而他们恰恰不想要。

张良的过墙梯07-09 23:10

梁老师此言差矣。

企业内在价值确实客观存在,但由于观察者的个人学识、评价体系、喜好偏好等不同所得出的结论必然不同。

若像梁老师如此张口闭口皆为“内在价值”或有两种可能性:第一,您先入为主的带着结论找原因;第二,您用上帝视角看问题。

简单来说,不是坏就是傻。

蚂蚁恒生07-10 22:01

54名核心高管600亿市值的时候增持近5亿,去年海淀科技两次增持,国资成大股东 ,它们这样干就为坑小散那几个碎银子? 说不通啊

全部评论

琴箫剑气07-11 08:16

因为你就没有善意

琴箫剑气07-11 06:09

这是三聚扫地僧@张良的过墙梯 大师写的。还是多做功夫去哇

人间五十年07-11 01:15

这家nb公司咋还没退市啊,神雾双雄都跌得快退了,再努力的跌一把吧

牛年似火07-11 00:07

你这条消息,黑子们是不会回复的。因为他们对三聚的一切正面消息选择性失明,掩耳盗铃。

一粒沙一滴水07-10 23:37

写的不错,花了不少时间做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