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您的想法大部分一致,唯一不一致是在碳排放的部分。碳排放的前提是在国际合作的基础上,各国“自愿”加入这个“倡议”,这不具备有强制性,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任何一种依托新能源发展的现代化路径都不如发展化石能源的成本低廉,在现今国际合作形式从合作转向孤立的阶段性同时,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发展中国家的碳排放增量,并不一定依循巴黎会议的倡议。尤其是去年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事件的后续伞状效益告诉各个国家:规则是可以不用遵守的。这可能会导致后续印度(尤其印度)等其他发展中国家对于碳排放不遵守的骨牌效益。

另外,达成目标也不一定是抑制化石能源(当然这是很重要的部分),我国在碳中和的实践其实很有借鉴意义:化石能源增长情况下通过治沙造林发展碳汇(库布其沙漠的造林案例),这也是一个未来的发展方向。$中国石油化工股份(00386)$ $中国海洋石油(00883)$ $中国石油(SH601857)$
iPhone转发:1回复:1喜欢:0
引用:
石油的消费峰值真的存在吗?在2030年左右? 个人认为,石油消费峰值可能没有那么造,煤炭对环境会更不友好。煤炭因该先退出,然后才可能是石油。以下是我在前两年去中国出差为新奥准备的幻灯片。仅供参考,对未来预测,我们并不会比孩子们强很多。 电动车对石油的威胁到底有多大,在2025-2030以后...

全部评论

世界精神病学会06-08 18:34

新能源的推动的一个本质是要通过碳排放来分割蛋糕。就像之前的方案中,张院士也点名了碳排放权实际就是发展权,技术强国当然有动力去推动,然后能轻而易举的分享世界发展红利。那么后进国家天然的没有遵守动力。如果最后矛盾不能协调,是不是有可能会爆发碳排放大战(War I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