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老师:保险行业去年受疫情影响,业绩一般又受到制度约束导致改革,今年对保险行业怎么定位,我持仓是中国平安,年前业内人士曾说看好太保及新华保险,认为中国平安对外投资受一定影响,但我认为对外投资公司总体比例并不大,影响不大,中国平安还是率先改革,未来可期,希望毛老师给点建议,谢谢。

iPhone转发:3回复:5喜欢:11

全部评论

风轻云淡的数字人生02-28 07:48

分析得明白,透彻

香饵胡同02-24 00:21

其实平安在处于全面的迎风面当中,甚至包括老马的退役。。。需要一段时间的调理才可以。。。但也就是这种阵痛期间,平安才可能出好的价钱让我们散户介入。。。真的涨上去的时候反倒不用关注了

财源滚滚-02-22 19:33

这老毛还在雪球忽悠

释老毛02-21 16:41

股价波动是不可预测的,我觉得目前的估值没啥风险,基本体现了悲观预期。至于能否转牛,市场主要看新业务价值能否恢复增长,拐点还未显现。

释老毛02-21 16:39

这个在年报公布时我就写过啊,平安目前的症结不是投资能力,而是负债端的销售能力,转型不及预期,体现为代理人数量和效率的下降、以及新业务价值的滑坡。

与此前大家的普遍预期正好相反,平安的投资能力并不差,资产端其实问题不大,现在面临的困境是在原来的优势——负债端。

平安最近一年流年不利,资产端频频踩雷,去年以来,陆续踩中三颗大雷:汇丰银行,刚投完就赶上中美两大国角力,汇丰在孟案中做污点证人,成了夹心饼,里外不是人,业绩和股价遭遇双杀,股价跌回十年前;下半年的中国金茂,以前不惜重金拿高价地,导致业绩大变脸;华夏幸福财务爆雷,业绩也大幅下滑,流动性发生实质性违约,放着万科保利那么多优质地产股不投,投的地产公司都是高负债、低周转、重资产的危险品。

其实也是以偏概全,有句话,不看比例分析副作用,就是耍流氓。2020年平安的投资表现整体并不差,总投资收益率6.2%,高于行业均值5.41%,净投资收益率5.1%,两者总体高于过去十年的平均投资收益率。爆雷是新闻事件,容易被大众关注,实际风险敞口占比不大。平安这些年来为了平滑业绩,基本上大头都配置在固收领域,低风险收益为主,坐着收息;在权益类资产的比例大致稳定在13%。而这13%里大部分都是工商银行等永不倒闭的大蓝筹,激进的投资占比更少。

平安操盘的投资盘子有八万亿,爆雷的损失动摇不了根基,资金规模到了这个量级,维持投资的安全性、流动性、增值性,是不可能三角,难比登天!因为中国的保险监管,保险姓保,平安不可能像巴菲特那样配置资产,上一个想学伯克希尔的险资大鳄,现在正蹲在秦城。

问题是存在的,而且很严峻,这一点超出了我的预期。平安不是投资出了问题,而是寿险主业出了问题。这在2019年就有苗头,现在转型过程显然不如预想的乐观和顺利,叠加人事动荡,原来主管销售的李总跳槽到友邦,据说从平安挖了不少旧部。2020年疫情不是理由,因为新业务价值在疫后三个季度也是递减的。

保险主要看的不是利润,而是NBV,新业务价值,因为卖保单的模式,费用前置,利润后置,当期利润是前期保单的转化,是失真的,金融行业利润调节是比较容易的。可以说,保险业的NBV才是真实创造的利润。2020年,新业务价值及新业务价值率都在下降:新业务价值495亿元,同比大降34.7%,有点吃惊;新业务价值率33.3%,同比下降14个百分点,新业务价值会影响后面剩余边际摊销,是未来利润的蓄水池,不迅速扭转则意味着业绩释放后劲不足。

代理人人数与三季度相比下降2万,代理人活动率连续四个季度下滑,12个月保单继续率85.5%,25个月保单继续率下滑到80.9%,退保率上升明显,退保的数量很大,同比下降6.2%。

平安转型之路非常艰辛,不是投资端出了问题,而是负债端正面临痛苦的蜕变。是否能变成友邦,凤凰涅槃,决胜关键就在今年。现在平安市值是1.46万亿,内含价值1.25万亿,大约1.1倍在历史估值底部,处于偏下水平,最悲观的情况也就是跌破1倍内含价值,历史上2012年出现过,如果NBV不能恢复增长,不排除市场给出极端估值。如果想重拾牛股之路,我认为最大的绊脚石就是NBV恢复,前几年内含价值连续保持20%的增速,是平安走牛的重要基本面支撑。这取决于平安保险向高价值模式转型是否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