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您认为有必要进行新的反垄断立法吗?尤其是对于这些大的科技公司,是否真的需要加强反垄断立法?

查理·芒格:我觉得,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并不想让美国的科技巨头变弱,相反,我希望它们可以有强劲的发展。当然,其他国家也会对自己的科技巨头公司感到非常的自豪。我不希望互联网由外国公司主导,我希望看到强大的美国公司,因此,我对互联网的反垄断并没有那么担忧,我也不觉得这是坏的。

提问:从1950年开始,您和巴菲特的投资创造了很多收益,但没有一只股票出现像每日日报投资的阿里巴巴这样如此大幅度的回撤。您如何确保对阿里巴巴等企业的投资,不会让你们各项业务处于危险之中?
查理·芒格:持有有价证券,就会面临风险,可能是亏钱,也可能是股价下降。我们会有一些措施去避免(某种程度的损失),我们对一些小幅的回撤并不介意。
阿里巴巴,我觉得这是一个合理的投资,至少目前来看,买入阿里巴巴股票并没有看起来风险那么巨大。
提问:阿里巴巴是每日日报的前三大重仓股,美国同类型的亚马逊估值是阿里的三倍。日前,中国对互联网公司进行了一些严格限制,在美国也有相似公司的情况下,为什么想要去购买中国的股票?
查理·芒格:就像很多有智慧的人一样,巴菲特喜欢投资自己感到最舒服的区域或公司。我想做一些我觉得比较舒适的投资,我对中国的投资还是感到舒适的。我像巴菲特一样,只要感到一点不舒适,我就会远离它们。
提问:您觉得什么是舒适,什么是不舒适?
查理·芒格:不用怀疑,当你感到不舒适,你根本不想花时间在这些东西身上。
我觉得阿里巴巴非常有竞争优势,哪怕是在竞争激烈的零售领域,也极具优势。
iPhone转发:0回复:1喜欢:1

全部评论

克星巴克02-21 11:08

最后一句话,好像翻译有问题,看到不一样的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