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集集团(SZ000039)$ 中集集团(000039)之价值分析之大结局2 (2014-06-26 22:12:12)



  对于中集的价值分析的总结基本就结束了,中集的未来能否令人激动,就要看“大海工”的发展。个人相信,海工未来不仅仅给中集带来巨大的财务价值,还有战略价值。而从目前来看中集“大海工”战略的初具雏形,令人对其未来充满了期待。在2012年年底,中集在里海融资租赁的首艘自升式钻井平台交付使用,通过资源整合,中集与操船公司合作,把平台租给俄罗斯的石油公司,一台寿命25年的平台,基本4-5年收回成本,剩下20年就是净赚。这只是中集“大海工”战略的小试牛刀.

   在2013年年中,中集在北海的第五艘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而船东是挪威的NSR公司,而这家公司实际上应该是中集全资成立的一家海工平台的融资租赁公司。(109 North Sea Rigs Holdings 英属 美元 1.00 英属 融资租赁项目公司 美元 1.00 100.00% 100.00% )这是2013年报中中集重要子公司一栏中,NSR公司的一些信息。从中我们大概可以知道,烟台来福士建造的“North Dragon"号平台,应该是中集融资租赁建造的平台,那就是说中集在真正进入海工不到3年的时间,就敢于自建价值5亿美元的半潜式钻井平台来出租,那是需要巨大的勇气和战略眼光的。中集为此还在2012年12月由NSR公司发行了7500万美元的担保可换股票据。国开国际认购2500万美元,并且国开国际发文说明预计在2015年北海海区新半潜式钻井平台可能会出现供应短缺。从几个方面的情况我们基本可以确认中集的“大海工”战略迈出了真正的第一步吧。

    而在2013年年底,中集自建的2座半潜式钻井生活平台出租给巴西石油公司的这件事来说,中集“大海工”战略已在稳步而又快速的在推进。在中集2013年报中的一段话有这样一段话:“2013年自主设计产品的营销取得进展,2座自主设计的半潜式起重生活平台,获得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的长期租约;自主设计的自升式生产平台实现订单突破,获得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的长期租约。本集团自主设计的国内第一个可以作业于极地海域的半潜式钻井平台GM4-D系列,继2012年获得第一座订单并于2013.6开工建造后,于2013年获得船东第二座订单。”,是令人倍感欣慰的。这其中包含了许多重要的信息。第一,在自升式平台上,中集在2014年已有2座平台融资租赁给石油公司。第二,在2013年与Beacon holdings Group Ltd公司签署合同建造的1+1北海半潜式钻井平台,而在中集年报中可以查到,Beacon holdings Group Ltd公司的相关资料,(112 Beacon holdings Group Ltd 英属岛 美元 22,000,000.00 英属岛 融资租赁项目公司 美元 22,000,000.00 100.00% 100.00% 是 - -新设 Beacon holdings Group Ltd 134,132 134,132 134,132 100%),该公司似乎也是中集的全资子公司。那就可以理解为,这应该又是中集大手笔的投资。中集通过来福士建造该平台,并融资租赁该平台该石油商。该平台在2014年6月开工建造,计划于2016年交付使用。

    其实中集更大的投资还在后面,在2013年年初中集与 Frigstad Deepwater  Limited公司签署合同建造的2+4 D90超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根据中集的年报子资料可以初步判断,这家公司是中集子公司的少数股东(Frigstad Deepwater Holding Limited 子公司的少数股东 155,901  1 年以内 5.33%),而已开工的2座平台,中集分别成立了2家公司,估计是用于融资租赁D90平台的。(增资 Frigstad Deepwater Alfa Limited  394,670 388,573  394,670  100% 增资 Frigstad Deepwater Beta Limited  357,016 350,919  357,016  100%)这是在中集2013年年报中所知道的有关Frigstad Deepwater Limited的情况,而从以下的内容中我们又可以发现到,这家公司估计是一家操船公司,在中集建造好平台后,由该公司来负责平台的操作,来出租给石油公司。这是2014年第二座D90平台开工时的报道。

       2014年2月28日上午,中集来福士为挪威Frigstad Deepwater公司承建的第二座第七代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Frigstad Deepwater Rig Beta在海阳基地开工。Frigstad Deepwater 公司总裁Harald Frigstad 与中集来福士总裁于亚共同启动钢板切割机。

  HaraldFrigstad表示,BETA是开工的第二座Frigstad超深水钻井平台,而且第三座Frigstad 超深水钻井平台也将在中集来福士船厂建造。第一座Frigstad超深水钻井平台正在顺利建造中。同时该系列平台已开始面向市场,在技术和作业能力方面得到了极佳评价。现在中国已成为世界最主要的钻井平台建造基地之一,正在步入领导高端钻井平台的行列,成为顶端钻井平台系列的领导者,而这顶端的皇冠就是第七代超水钻井平台。该系列平台拥有迄今为止最大、最强有力和最先进的设计。这是世界上最大的钻井公司所引以为豪的,也是中集来福士所引以为豪的。未来中集来福士会建造更多的Frigstad 钻井平台。

  于亚表示,半年前在这里举行了FrigstadDeepwater RigAlfa开工仪式,今天又迎来了她的姊妹船FrigstadDeepwater Rig Beta第一块钢板切割。两座3600M第七代超深水平台连续开工,既是中集来福士在深水平台研发设计和施工建造能力不断提升的重要标志,又是进军深海油气装备的新起点和新挑战。中集来福士将以保证高质量按时交付为目标,发挥研发设计和总装建造优势,加强项目管理,做好资源保障,优化工艺,提高效率,与船东船检和各个协作方密切合作,保证各个节点计划达成。中集来福士将以科学态度、拼搏精神和加倍努力投入项目,确保项目按时交付。

    Frigstad Deepwater Rig Beta是全球最大的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之一,是中集来福士建造的第10座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该平台长117米、宽92.7米、高118米、最大排水量达7万吨,配备DP3动力定位系统,入级挪威船级社。该平台是目前全球最先进的第七代超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最大工作水深为12000英尺(3658米),钻井深度为50000英尺(15250米),采用NOV(国民油井华高)液压双钻塔设计,双顶驱载荷达1250短吨,拥有宽敞的甲板利用空间及便利的机舱维护保养通道,采用DP3闭环设计、岩屑舱内处理存储系统和压载水处理系统。

   Frigstad Deepwater Rig Beta由Frigstad Engineering公司提供基础设计,中集来福士负责详细设计、施工设计、建造及调试工作,并独立完成整套钻井系统的安装及调试,将于2016年上半年完工交付。该平台可以在墨西哥湾、中国南海、澳大利亚、巴西海域、西非、南大西洋等深水海域作业。

   2013年8月28日,Frigstad Deepwater Rig Beta 的姊妹平台Frigstad Deepwater Rig Alfa在中集来福士海阳基地开工建造,这是中集来福士承建的全球首座第七代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Harald Frigstad表示,“中国正在向离岸平台建造行业的领导地位而努力,我们相信这个目标会实现。”

  在未来全球油气开发中,油气增量主要来自深水特别是超深水海域。据专业机构预测,2014-2030年,全球超深水油气产量年复合增长率将高达20%。近五年来,新建的浮式钻井平台有85%是超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中集来福士连续开工建造的两座第七代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正是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

     我们注意到挪威Frigstad Deepwater公司的老板叫HaraldFrigstad,与公司的名字有相同之处,如果猜的没错的话,这应该是一家私营公司,中集与其合作应该是由其来操作D90,再由中集分别成立的两家公司来融资租赁把平台出租给石油公司。而后面的4座平台应该还是如此操作,中集还会再成立四家公司来运营管理这4座平台。到这,我们大概对麦总有关海工的一些话有深刻的理解了。“海工一定会给中集带来巨大的投资收益,还有巨大的战略价值”,他的信心来源于中集对“大海工”的布局,目前中国造半潜式钻井平台实际还是处于产业链的最低端,说白了就是钢结构的加工,干的是最累的活,赚的是最微薄的加工费。由于值钱核心部件受制于欧美发达的国家,单纯的从制造端进行资源整合,来取得优势,几乎是不可能的,唯有介入海工产业链的高端平台服务与出租这一块,才有可能“杀出一条血路”,来进行全产业链的整合,来提升核心部件的国产化,来提升海工装备的竞争力。当然也就会给中集带来巨大的收益了。这样的谋略只有那些视企业的发展为自己事业的企业家才能去想到并去全力的去实施的。在这我有点理解了巴菲特为何反对给管理层搞股权激励了,因为这很容易让管理层搞短视的投机策略提升公司业绩,来迎合股东,让自己的取得最大的收益,而一些对公司长期发展有利,而短时间没有任何业绩提升的策略是不会去实施的。最近的上海家化的一些问题就反应的很充分。(职业经理人为了短期利益,必然会牺牲企业长期的利益)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在2017年,中集在建的这些半潜式钻井平台都完工交付并出租出去。(据Rystad Energy预测,考虑到2014-2016年将新交付64座深水钻井平台,到2020年深水钻井装备(包括半潜平台和钻井船)需求缺口将达到165座。)有机构预估2015年会出现深水钻井平台供不应求。所以,中集的平台,只要质量过硬,就不愁没人租,那中集手持11艘半潜平台,还有若干自升平台,光每年的租金收入就有14亿美元(按70亿美元计中集的平台,回报期4.8年来算),利润至少是7亿美元。再加其他几个板块,中集的利润100亿以上,基本没多大问题。而中集手持的大量的土地资源或许会是锦上添花,给中集的价值带来更高的估值。(对于中集“大海工”部分中,半潜式钻井平台是否由中集负责融资租赁还有一些不确定,因为中集并未公开说明这些平台的具体合约。本人只是从中集的年报资料中发现,与中集签合同的船东与中集有控股关系。来估计是这些建造平台的持有人,进而估计平台建好后,中集通过融资租赁方式,出租给直接的使用客户,而这才能符合中集的“大海工”战略的策略。所以,对于海工的一些期望只是个人的一点看法,中集“大海工”战略的成功与否,除了企业自身的努力外,国家层面的支持是非常关键的,没有国家层面的支持,单凭中集一家之力,海工产业是不会转移到中国的。第一,南海开发的进展快慢才是决定海工产业能否顺利转移到中国的关键点之一。第二,中集在前海实行的“大海工”战略能否得到深圳市政府的强力支持,及国家层面的深刻的理解,以便使该计划尽快的展开,稳步而又快速的去推进也是非常关键的因素之一。如果能赶在2015-2016年,深海平台出现供不应求之前,中集在前海的“大海工”战略得以落地,那可能会令海工制造提前几年转移到中国。这对提升国家整体的海工装备的制造水平会有巨大的价值,也也可以让中集在最佳的时间点,成为海工制造的全球领跑者。否则,过了这个时间点,整个的市场需求都下来了,再去介入,那企业面临的会是巨大产能的过剩及后期市场的激烈竞争。而海工制造的转移会则又会和过去的造船业一样,中国企业收获的只是巨大产能的过剩及亏损了。)

         未来关注中集的发展,重点应是海工的发展。其发展的速度决定着中集的价值估值的提升速度。而集装箱,能化,车辆业绩三大板块的业绩好转,则是市场对中集估值预期转暖的起因。前海土地则是是中集价值的提升的引爆点,金融未来的发力,取决于海工的发展,是中集未来千亿市值之后在价值再提升的关键,市场对中集3000亿市值的估值,1//3的因素会和金融有关的。

       目前市场先生给中集的估值,基本上对是集装箱(6.5元)+能化(3元)+前海土地1/3的(3元)的估值,而对车辆,海工,金融,物流,空港及中集2万亩的工业用地的价值估值几乎为零。而这其中的海工+车辆,金融+物流+空港,及土地,其中的每一块的价值在未来几年都会超过目前市场先生给于中集的估值。

       正常对一家企业进行价值分析时,应该首要要关注是企业的护城河是否足够的宽大.但是目前的中国经济相对还是处于比较快速发展之中,而中集也得益于经济的快速发展,市场有足够的空间令中集业务还在不断的扩展,所以目前重点关注的不是企业的护城河是否足够的宽大,而是管理层是的能力于责任心,还有各业务板块的市场竞争力。如果要谈护城河,我想对于中集发展成熟的集装箱板块,应该是有比较宽的护城河了,行业内的竞争对手因为中集强大的成本管理能力无力与中集竞争,而外来的投资者根本没人愿意进来,这个行业对外来者来说,是无利可图的,他们根本不可能造出比中集成本更低的集装箱。而这条足够宽的集装箱板块护城河,是中集一代领导人用了25年才建立起来的,而这一板块的发展基本是处于低速的发展状态,所以护城河对企业很重要,至少能保证企业有足够的实力在未来的竞争中活下来.如果出现经济危机,在其他竞争对手都不好过时,能活相对较好。

        而车辆,能化,海工,金融,物流板块,目前对中集来说,相对都还是处于快速发展中的板块,并且时间还是比较的短,因此管理层还没足够的时间去构筑足够宽的护城河。而我们要关注其个板块是否在不断的发展,是否逐步的能成为行业的领导者就可以了。足够宽的护城河是需要一代领导人至少15-20年才能构筑成功的。
     其实,就目前的中集估值而言,市场 先生似乎是给了一个合适的价格,只不过,是对中集的一些很有潜力的板块都给以忽略不计的态度来对待。也许,有一天,市场先生会突然发现中集还有更多的有很有价值的东西,于是就非常兴奋的大喊着要去抢了。

(“泰山吊”:世界提升力最大起重机资料)

  助力中集来福士实现批量化的硬件条件,是其引以为傲的“泰山吊”(2万吨吊点桥式起重机)。这个价值2.6亿人民币、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提升能力最大的起重机(20,133吨)”保持者,革新了半潜式钻井平台的生产方式。传统生产中,需要将模块自下而上一点一点地搭载起来,特别是半潜式钻井平台上半部分的甲板盒,要拆分成16-18块各1,000吨左右的小块,再吊上去高空作业。而“泰山吊”则**简化了程序,生产中只需将半潜式钻井平台分为上下各15,000-20,000吨左右的部分分别建造,最后交由“泰山吊”整体合拢,**缩短了工期工时,提高了生产效率。

  “实现产业化,首先要实现批量化。”中集来福士一位高管说,“我们正在借由‘泰山吊’这个核心装备,以及我们半潜式钻井平台的工艺流程,探讨更广泛的合作模式。”)

(对于中集“大海工”战略,是只有事业经理人掌舵的企业才有可能去运作的,这是一项在未来5-10年后,中集能够超越竞争对手的大战略,其中的市场激烈拼杀及巨大的风险是必然会有的,关键是管理层是否有能力让风险可控及在竞争中获胜。这不是一场赌注,是站在战略的高度,所施行的非常有前景的竞争策略。之所以能够确保这场战略能够让中集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取得胜利,中集应该是进行了大量的市场分析及研究的。个人认为,以下四点应该是比较重要的。第一,大量的研究表明,作为基础能源的石油和天然气,在未来能源的新增产量只有到深海去开采,那必然会大量的用到深海平台。而根据相关的研究分析,到2015年,就会出现深海钻井平台的供应短缺的。第二,虽然说大的油服公司及石油公司在选择建造海工平台时会首选韩国及新加坡企业,但是面临越来越贵的平台制造及运营费用,他们开始希望如何在安全保障情况下有质优价廉平台的建造企业的出现。以目前的海工发展而言,这些平台的使用者,有点无法承受越来越昂贵的平台使用费用了,这就给了中国海工制造业一个机会,如果中集能够证明自己有能力建造好的平台,而价格又在客户的承受范围,那客户一定第一选择会考虑中集。所以中集必须要首先建造一些平台来给客户看。第三,在弄清了海工产品的接单流程后,发现,如果只是去建造平台来获取加工费用,那企业的发展前景是很不乐观的。虽说海工产品的建造是一项高技术制造,但从产业链的发展角度而言,海工平台的建造只能是赚取一点微薄的加工费用,相当于是“钢结构”的加工而已。要想获得更高的及长期的收益,必须介入前期的概念设计及后期的平台运营及维护。第四,中集拥有全球600亿低廉的融资平台,可以低成本的使用资金去做专业的制造业的融资租赁,而非专业制造的融资租赁公司虽然也拥有大量的低成本资金,确不具备实力去整合资源,建造符合客户要求的产品。我想有了以上四点,中集才会大胆的去介入海工平台的融资租赁的环节的。当然,一家企业的市场行为,并不能使巨大的海工制造市场就能转移到中国来,这需要国家层面的战略支持,才有可能让中国的海工企业突围而出,我想南海石油的深海开发,应该是个契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