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汤不换药?更名之后 这家信托依旧违约!

Claude Lorrain 文/金融事业部

金融行业比较有意思的是,在公众眼中,最有名气的那个绝大概率并非行业的领头羊:比如说信托行业,中信、建信这类巨头鲜有见诸公众视线;而那些为人们所熟知的,往往是经常在新闻中出没的“网红”。

有家信托公司就是这样,不仅仅自身很出名,它的子公司也同样惹眼;当然,在更名之后,这家信托宣布,尽管工商信息上是唯一股东,但它与子公司仅仅是代持关系。

之前的方正东亚,现在的国通。

延期,算得上爆雷么?何况有财政函!

2019年9月底,国通信托又上新闻了,方兴322号句容赤山湖PPP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到期没有兑付。

当然,目前只是延期,算不上爆雷。政府平台的事,算得上爆雷么?但是从这个产品的内容来看,似乎不那么简单。

根据国通信托官网的成立公告显示,方兴322号共分5期成立,总规模5亿元。成立时间为2016年9月22日至10月10日。

做政信项目的对这个时间段都比较敏感。为什么呢?咱们接着往下看。方兴322号是政府平台项目,老百姓心中最安全的项目之一,因为这类项目融资方或者担保方中,总有一方的爸爸是地方政府。

这个项目给出的交易结构和风控措施也蛮有卖相:融资方赤山湖生态产业的股权结构里,赤山湖管委会占股20%,其余80%股权则归赫赫有名的AA评级民营企业丰盛集团;丰盛集团提供保证担保;赤山湖管委会提供质押担保;南京建工承诺差额补足;赤山湖管委会以1990亩土地出让收益作为还款来源,若还存在缺口,句容市财政提供差额补足。

有地方管委会参与,有AA评级的民营巨头担保,最重要的,还有市级财政的差额补足。等下!国发(2010)19号文里明确规定,地方政府禁止以财政性收入及其他任何形式为政府平台公司的融资提供担保。

已经被明文禁止的事,为什么还会出现?

事实上,2010年之后,仍有些地方的政府平台公司为了便于融资,在暗地里偷摸地继续使用财政出函的方式增加自己在融资市场上的谈判筹码。金融机构也乐见其成,多个风控抓手毕竟是好事。直到2016年9月,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销售方把所售产品的财政函挂在网上宣传。

事情大发了,所有地方的城投公司都开始严肃起来:从现在开始,一律不出函!已经出函的,金融机构限期交回!我们要严格执行政策!这就是金融圈里私下流传甚广的“撤函事件”,时间:2016年9月。在此之后,市面上再没出现过财政出函担保的政府平台类融资项目。2016年9月,就是方兴322号成立的时间。

所以说,当年方正东亚信托这个所谓的财政函,是搭上了撤函事件的末班车,你撤你的,我先拿到再说!国务院明文禁止的行为,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最终在几乎所有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都严格重视起来的情况下,方兴322号的表现,配得上我行我素这四个字。

狸猫换太子,政府平台项目变民企信用贷?国通发声了!

如果不是产品逾期,这个财政函的事件也许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过去了。但是方兴322号的问题不在这里。财政函这个事,不合规,但是无损风控。问题还是在于产品本身。

2018年12月7日,融资方赤山湖生态产业有限公司发生股权变更,南京市丰盛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唯一股东,句容市赤山湖管委会退出公司股权结构。这个股权变更彻底改变了项目性质。融资方是丰盛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担保方是丰盛集团;其他风控措施中,不提不合规的财政函,赤山湖管委会已经不是股东,质押担保自然也不成立,而还款来源中,赤山湖管委会承诺的土地出让收益也很大概率不复存在。就是个非常纯粹的民营企业纯信用融资。但是这个巨变,我们在国通信托的官网上并未看到任何的告知。

在国通信托的管理报告列表中,2018年11月26日到2019年1月4日期间,并没有发现任何有关方兴322号产品的信息。2018年12月,也是丰盛集团引人瞩目的一个月。在接手赤山湖管委会这20%股权后仅仅20天,12月27日,丰盛集团就把赤山湖生态的70%股权转了出去。而在此之前两天,12月25日,丰盛集团发布公告,称由于资金紧张,公司有12.78亿元到期债务未偿;而由此可能牵涉到的违约债券,共5只,累计金额约45亿元。

而同时被牵涉到的,还有南京建工集团。南京建工是方兴322号的差额补足方,也是丰盛集团旗下的主要成员。所以说,2018年12月的这么多事情,都跟方兴322号的产品要素密切相关。但是我们在国通信托的整个网站中搜索“方兴322号”,搜索结果中,除去五则产品的成立公告之外,还有一则声明:

如果这个声明里的行为,国通信托可以全部做到,这会是所有投资者都乐意看到的。然而,在2018年12月,融资人的股权结构发生重大改变,同时信托计划牵涉方丰盛集团又发生重大债务违约的时候,为什么投资者没有收到任何告知?

户口本上的不是亲儿子?但是踩了同一颗雷!

当年的方正东亚的名气,不仅仅来源于方正东亚信托,还有方正东亚资本。尽管方正东亚信托成了如今的国通信托,但是在天眼查的查询结果里,方正东亚资本的唯一股东,依然是国通信托。

当然,鉴于国通信托已在公开场合发声,称目前与方正东亚资本的股权关系仅是因为代持,我们用一脉相承来形容二者可能不太合适;但凑巧的是,方正东亚资本有违约产品事涉南京建工,而南京建工正是丰盛集团旗下的企业。

2019年3月19日,上市公司南京高科公告,南京高科控股股东南京新港持有的南京高科股份被司法冻结。南京新港之所以涉诉,则是由于为南京建工的信托贷款提供了担保,而南京建工到期未能偿还贷款本息。而2018年1月,方正东亚资本发行的鹏信5号产品中,融资方即为南京建工。唇亡齿寒,鹏信5号也出现在了逾期名单里。

表面是唯一股东,自己声称是代持,但最后,国通信托和方正东亚资本却都踩了同一个雷,丰盛集团。

尽管方正东亚资本的产品逾期事件远不止此,鹏信2号产品近日也爆出违约消息。但姑且不论其他产品,单是鹏信5号涉及的南京建工、丰盛集团和国通信托的方兴322号,还有国通信托与方正东亚资本这萦绕不清的关系,就足以让人深思。不知国通信托的下一次发声,会是产品处理进展的公告,还是再一次声明

作者:叶檀财经
链接:网页链接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