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用农场的例子讲透投资

股东:

我读过大量有关过去市场下跌的报道,以及它们给投资者带来的机会。

过去两年对我这个43岁的投资者来说,似乎是一个真正的机会。然而,在行动最激烈的时候,我太害怕了,因为我觉得市场下跌虽然严重,但未必足以与全球金融崩溃的风险相匹配。

“所以我的问题是,考虑到我们可能还没有完全脱离险境,你们两个人是如何评估这次最新的买入机会与之前的人生机遇的对比?”

巴菲特:

这不是最伟大的一个。我们也已经看到了几个显然高估的时期。而90%的时间我们都处于两者之间,我们不知道自己处于两者之间的确切位置。

而关于面对害怕的事,我不知道你会怎么处理。

如果你是那样的人——如果你有一种当别人害怕时你自己也会害怕的气质,你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很可能不会在证券上赚很多钱。

你知道,人们真的——如果他们不看报价的话——但是,当然,整个世界都在敦促他们看报价,更重要的是,根据报价的微小变化做一些事情。

但想想看,投资农场比许多人购买股票的方式要理性得多——我们之前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想想看,投资农场比许多人购买股票的方式要理性得多。

如果你买了一个农场,你会在下周得到报价吗?你会在下个月得到报价吗?如果你买了一套公寓,你会在下周或下个月得到报价吗?

不,你看着公寓或农场,你说,“我希望它能生产出这么多蒲式耳的大豆和玉米,如果它做到了,它就达到了我的期望。”

如果他们买了一只股票,他们认为如果它涨了就很好,如果它跌了就很糟糕。

我们的想法正好相反。当它下跌时,我们喜欢它,因为我们会买更多。如果它涨了,我们就无法购入更多。

你知道,本·格雷厄姆写过类似的观点。他也已经解释过了。但如果你不能让自己处于那种精神状态,那么无论什么时候别人害怕你都会害怕。

如果期望别人告诉你什么时候买,从而让你重新鼓起勇气,你知道,我可以让这个人鼓起很大的勇气,通过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购买时机,然后一周后他会遇到另一个人,他告诉他世界末日到了,他就会卖出。

我的意思是,他是经纪人的朋友,但他不会赚很多钱。

查理?

芒格:

是的,我认为在我知道自己可以应付困难之后,我培养了更多的勇气。所以也许你应该多经历一些失败。(笑声和掌声)

巴菲特:

我当然听从了这个建议。(众笑)

不过,有些人真的没有——显然,他们没有投资证券的气质,或情绪稳定性,或任何可能的东西。

如果根本没有报价,他们的日子会好过得多。凯恩斯过去也谈到过这一点。

为了获得某种应该是资产的东西,你知道,每天都有报价,又有极好的流动性——而没有人会说,我的农场的流动性有多好?之类的话。他们可不指望价格能告诉他们情况。

市场在说这说那。每当有人说,“市场在说这个或那个”,你知道,这有点难以置信。

但人们对投资有很大的兴趣,人们会一直喋喋不休地讨论这个问题。

最后,重要的是以合适的价格买下一家好企业,然后在很长、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内忘记它。有些人能做到,有些人不能。

大唐笔记:

这是巴菲特10年股东大会时候回答股东提问,股东说的过去两年指的是08年的金融危机,他说:

他也觉得可能是买入机会,但当时人们都在说金融崩溃、世纪大崩盘、这次不一样,市场也好想在一直跌,所以他当时害怕了,回过头看又后悔当时没买。因此来请教巴菲特了。

只见巴菲特喝了口樱桃味可乐,用极快的语速开始答疑解惑,像孔子一样坐而论道,不过论的是投资之道,并且他祭出了他的经典“农场理论”,我谈谈我对他说的话的理解:

1、投资大部分时间是枯燥的,很难看出来市场是高估还是低估,小部分时间比较极端,能看出市场的高低,但低估之后还有低谷,低谷之后还有地下室,怎么破?

2、不需要破,当我们没有能力预测市场的时候,市场无论有多重要,在我们这也一文不值,我们直接忽略市场这个躁狂症患者,研究企业。企业低估时买入,高估时卖出,不用关心市场怎么说。就像巴菲特所说,买农场我们关心的是它每年能产出多少粮食。只要它产出一直良好,没人出高价也不影响我们继续种地。

3、如果某一年的收成不好,要判断是水灾还是土地盐碱化,如果是水灾还好,因为水灾不可能每年都有,如果真每年都有水灾,那我们有没有这块地都一样,大家都挨饿。

如果是土地盐碱化,赶紧撤,要知道盐碱化的土地可很难恢复的,不值当。这时候我们需要报价系统,需要一些不关注土地的炒家。

4、股票要是没有报价系统亏的人会很少,因为很多人就是来掏别人口袋的啊。他们买地不是看地能产出多少,而是觉得别人会以更高的价格从他这买。

5、有些人的性格就是不适合投资,很多行业大家都会觉得有些性格的人做不了,比如腼腆的人不合适销售、粗心的人不适合当医生等,但好像投资是大家都能做好的事。

6、买股票就是买公司,以合适的价格买入一个好公司就是投资的全部,简单吗?

光是弄懂什么是合适的价格,什么是好公司就不比上大学简单了。

好公司是定性,合适的价格是定量,这些都需要我们对公司和商业的深入了解,还需要我们掌握会计语言,难吧!

其实只要我们喜欢分析企业,享受研究企业和阅读的过程,好像也不是那么难。

图片来自大道$腾讯控股(00700)$ $贵州茅台(SH600519)$ $苹果(AAPL)$

Android转发:20回复:17喜欢:47

精彩评论

定投个30年05-15 09:08

买指数基金,战胜90%的人

全部评论

红红姐呢05-15 23:25

哎呀,小霸王也满脸沧桑了

宓悦05-15 20:21

投资最大的问题不是收益问题而资金问题。而太多的人都是秀才认字看半边,学老巴就整天看人家怎么选股。其实在选股背后的资金来源才是最应该学的。虽然我们学到也做不到,但至少知道,不至于陷在狭隘的股票投资迷宫里转不出来。
用开源节流来形容,开源就是钱怎么来的,我们普通人的钱是自己挣来的,既然是人挣的还得给人花,因为要满足刚需和七情六欲,这就是刚才讲的穷人不能投资的道理。因为人力有时穷,所以大钱就要靠外财
比如企业就是用他人的人力剩余价值给自己积累,再比如拆迁、中彩票等小概率事件。这些都能让积累急剧加速,如果此时欲望还能保持原地踏步,就能顺利攒下的第一桶金。这里的欲望不是吃喝玩乐,而是陷入成功者路径依赖的陷阱。比如公司赚钱了就要开更多更大的公司,拆迁赚钱了就要占更多的地等待下一次拆迁,买彩票赚钱了就要买更多更花哨的彩票。
大多数人都被成功冲晕了头,他们以胜利者的姿态自居,还不忘为失败者们做法布施,传授经验,出书授课,希望众生都像自己一样牛,多么无私而高尚的品格啊。但这些人永远不会正视:任何超出人力的钱,本质上都有无法忽视的运气成分。你可以复制方法但无法复制运气,说好听点儿也可以叫时代潮流

所以大多数的成功者很难及时止盈,心甘情愿落袋为安,而是陷入成功者路径依赖的陷阱,把赚来的再散出去赚更大的。也许又赌对了,但就像俄罗斯转盘,里面那颗子弹是永远无法避免的,而且赌对的次数越多,也就离那个结果越近。直到血溅赌桌,永远失去了将钱转化为复利的机会

少数的成功者中只有更少数的人落袋为安了,既摆脱了人力有时穷的死循环,又脱离开路径依赖导致的俄罗斯转盘,从而使钱进入复利轨道钱生钱。这就是所谓的闲钱投资。网页链接

大道无情我友情05-15 17:47

如何能准确判断土地的价值,这才是关键。其余都是浮云。

Y_ara05-15 16:26

如果你买了一个农场,你会在下周得到报价吗?你会在下个月得到报价吗?如果你买了一套公寓,你会在下周或下个月得到报价吗?

不,你看着公寓或农场,你说,“我希望它能生产出这么多蒲式耳的大豆和玉米,如果它做到了,它就达到了我的期望。”

如果他们买了一只股票,他们认为如果它涨了就很好,如果它跌了就很糟糕。

我们的想法正好相反。当它下跌时,我们喜欢它,因为我们会买更多。如果它涨了,我们就无法购入更多。

克莱普顿3次方05-15 13:15

哦哦,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