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趣老师的估值观:

按目前PE估值,当然也是一种方法。但是,如果认为这是唯一正确的方法,那脑袋瓜就出了问题。喋喋不休的抱怨,不如真真切切地反思。100倍以上市盈率的股票,比如农夫海天通策片仔癀等等,我也不敢买。但我不会拍脑袋断定或指责它们已经严重“高估”,因为我不懂。同样的道理,我也不知道目前4倍多的中国建筑是否严重“低估”。60多倍的茅台我敢买(持有等于买入),那是因为我自认为我懂。我以为十年后公司创造自由现金流的能力,配得上现在这个价格。

iPhone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