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敛财47亿,《焦点访谈》曝光过的这家医美公司的隐秘灰色生意

近日,一家医美公司隐匿收入47亿、逃税8000万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

微博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8月12日11:00,#杭州一医美公司偷逃税被罚8800多万#的微博话题阅读次数达7010.3万;#杭州一医美公司隐匿收入超47亿#微博话题阅读次数达544.3万。

截图自微博话题

一美社查询发现,这家逃税的医美公司,曾因劣迹斑斑的“前科”被《焦点访谈》报道过,其背后大股东于文红宣称自己是“面雕大师”,却连医师执业证书都没有;更离谱的是,即便是遭到央视点名后,这位极度自恋的大股东于文红现在仍在不断进行医美直播。

如今,这个没有医师执业证书的所谓大师依然在活跃,并裂变出来更多的千和诊所从事违规、逃税、吸金数十亿的灰色生意,这到底是谁之过?

左图截图自《焦点访谈》;右图截图自虞美人APP短视频

十一年前《焦点访谈》曝光过千和诊所

这家隐匿收入超47亿的公司名为杭州古名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

截图来自企查查。

“信用中国”信息显示,2017年1月至2021年11月,该公司分支机构杭州古名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千和医疗美容诊所为客户提供医疗美容项目服务,利用9个个人银行账户收取服务款并隐匿收入超47.55亿元。其中,2017年3.01亿元、2018年7.88亿元、2019年10.14亿元、2020年13.11亿元、2021年1-11月13.42亿元,均未计入财务账,且并未对上述收入中的增值税应税项目和免税项目进行分别核算,现已无法进行区分,应按规定申报纳税。同时,在此期间,该公司通过账户中隐匿收入孳生的利息收入约为2879.68万元。

截图来自信用中国。

企查查显示,杭州古名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原静港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 杜军钢。其介绍显示,该公司为香港虞美人集团公司在杭州投资的企业,经营范围含生活美容服务、医疗美容服务等。股权穿透图显示,该公司在山东、广西、深圳等多地投资控股医疗美容公司;其大股东为虞美人集团实控人于文红,其认缴金额为450万,持股比例90%;另一名股东为自然人 杜军钢(持股10%)。

虞美人国际集团成立于1993年,是一所“国际一流”的医疗美容集团,集“五星级”国际医疗美容诊所、品牌形象运营中心、医院管理、健康管理 、文化艺术策划等于一体,以“艺术面雕”、“SC抗衰老术”等技术着称,是国际先进的美丽理念与科技的倡导者、国际抗衰老美容标准示范企业。

杭州古名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千和医疗美容诊所成立于2010年2月5日,法定代表人为杜军钢,经营范围包含医疗美容科。

截图来自企查查。

杭州古名号称“五星级医美诊所”,“艺术面雕”之家,但早在2011年5月25日,央视《焦点访谈》就曾在《面雕大师的真面目》节目中,曝光过于文红和千和医疗美容诊所的黑幕。

截图自《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报道显示,爱美的李女士花巨资去虞美人美容机构做了鼻子的整形手术,术后她的鼻子一直红肿。半年后,虞美人集团创始人、号称国内首席“面雕大师”的于文红亲自出马,给李女士做了第二次鼻子整形手术,但是李女士的鼻子还是没有恢复。

截图来自《焦点访谈》。

央视记者实地查访了于文红在杭州市注册的千和医疗美容诊所,发现于文红根本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书,而且该机构医疗美容主诊医师王元娥的手术资格证书也已经过期。此外,千和医疗美容诊所在消毒处理、日常管理方面也因为存在各种违规乱象,被当地卫生监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

值得注意的是,千和医疗美容诊所和一般的美容医疗机构不同,只接待市场推广人员介绍来的客户。

2021年7月,虞美人国际集团微信公号“美人说”曾发布一篇文章《走进于文红:我的脸就是我们企业的信用》,文章中,于文红回应了焦点访谈此前的报道。

于文红表示,她是被冤枉的:

“当时这个行业很多人嫉妒我,整个行业的人把我送去了焦点访谈。”

高调的自恋狂Boss

于文红真的是被冤枉的吗?

一美社注意到,杭州古名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千和医疗美容诊所链接的官网上充斥着虞美人集团创始人于文红的各种摆拍。如果不是从官网链接进去的,你会误以为闯入了十多年前的QQ空间。

截图来自虞美人国际集团官网。

就连介绍一家合作疗养院的介绍都要P上于文红的照片,不禁让人怀疑,于文红到底是对自己的容貌有多自信。抛开这个不说,虞美人国际集团的官网上还有着众多夸大不实的宣传。例如,虞美人德国黑森林疗养院介绍里有“德国三级甲等医院”这样的说法。

需要指出的是,三级甲等只是我国对医院级别的一个叫法,并非全球通用标准。德国的公立医院并没有中国的三甲医院之分,只有综合和专科医院之分。虞美人国际集团的上述宣传纯属欺骗消费者,构成虚假宣传。

在虞美人国际集团官网上,于文红被称为“会长”,其身上的头衔还包括“艺术面雕创始人”、“虞美人救助专项基金副主任委员”、“浙江省企业联合会、浙江省企业家协会、浙江省工业经济联合会第七届理事会常务理事”等。

截图自虞美人国际集团官网。

为了将“我的脸就是我们企业的信用”理念贯彻到底,于文红的脸蛋频频出现在虞美人集团公号“美人说”上。

截图自公众号“美人说”。

打开公众号的文章,内容中充斥着不同患者的整容手术前后对比照。而《医疗广告管理办法》第六项明确规定,严禁医疗机构使用患者手术前后对比照进行宣传。这属于严重违规行为。

截图自公众号“美人说”。

打开“虞美人”APP,同样是浓浓的的于文红个人影集风;“日记”板块的热门内容更新停留在2017年,最新内容更新则停留在2021年。

截图自虞美人APP。

直播版块在持续更新,如果要打开回播,必须先输入一个码。回播观看人数高的有64132,一般的观看人数只有几百。

在“会长”短视频中,于文红依然在讲“课”,并且附有真人整容前后对比案例,同样违反了《医疗广告管理办法》。

截图自虞美人APP。

隐秘的敛财生意

十一年过去了,焦点访谈播出的李女士在杭州千和医美诊所的遭遇依然反复发生在求美者身上。于文红和她的虞美人安然无恙,不仅没有被查处,反而靠着各种违规手段大肆敛财。

据《海峡都市报》报道,2022年3月11日,唐女士在福州虞美人国际集团注射价值59800元的面部“清秀娃娃”美容针,注射完后面部就出现了肿胀、疼痛症状。一个多月内,唐女士到处找医院检查治疗,但面部还是肿胀发炎,痛苦不堪。但虞美人国际方面却不断推诿。

来源:《海峡都市报》。

据唐女士自述,3月11日,经朋友杨女士推荐,她特意从莆田赶到福州虞美人国际集团注射面部“清秀娃娃”美容针,“杨女士是业务人员,从打针到出现问题要去治疗,我都是跟她沟通。”

杨女士告诉《海峡都市报》记者,早前自己和另一个代理商蒋女士一起合一个账户,跟公司签了代理合同,而唐女士一直都是她负责对接。此前她以为和医生沟通就可以解决,就决定自己联系医生处理。

杨女士说,自己和唐女士都在莆田,之前因为疫情防控不能见面,就在线上沟通,自己一直将唐女士的情况转达给医生。后来,三甲医院医生给出的建议都是切小口取出注射物,但唐女士始终拒绝开刀,要求保守治疗。

另一名代理商蒋女士则表示,莆田区域的业务是由杨女士负责,自己是13日接到公司的通知,才知道事情这么严重。了解情况后,她第一时间就联系杨女士处理全额退款事宜,且愿意负责后续开刀修复疤痕的费用。

对于唐女士提出的赔偿要求,蒋女士表示,后续的一些误工费、精神损失费可以再商量。

代理商,也就是医美渠道。这也解释了2011年播出的焦点访谈中提到的“千和医疗美容诊所和一般的美容医疗机构不同,只接待市场推广人员介绍来的客户。”一美社发现,在互联网平台上,很少能搜到古名文化艺术策划有限公司千和医疗美容诊所的广告。

逃税、违规、吸金百亿的医美生意为何从不打广告?这是不是另一个“权健”,或“庭秘密”还是“文峰”?于文红和她的虞美人是如何敛财47亿的,仅仅是靠医美生意吗?抑或背后另有隐情?

有关部门还是好好调查一下吧。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