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国基金朱少醒:醉心翻石头的“巴菲特”把260万散户的脚砸肿了

醉心翻石头的“巴菲特”,把散户的脚都砸肿了。

260万被套住的投资人

在支付宝富国天惠成长混合基金的讨论区,一名网友贴出了自己的基金收益率:-22.68%,旁边还配了一张关灯吃面的图。该网友提问说:“老朱,拿三年能回本不?”

似乎是为了回应他,有网友随后贴出了一张收益率-18.52%的图,并配文称,“持有两年多,供大家参考。”

这两位投资者不是个例。从富国天惠成长混合基金讨论区看,很多投资者都是秉持中长期投资理念,且采用定投方法买入的,但结果大同小异,近两年买入该基金的投资人亏损幅度均在10%-20%之间。

套牢上述诸多2年内入场投资人的就是公募基金传奇人物、曾被誉为公募“巴菲特“的富国基金经理朱少醒。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朱少醒目前管理规模370.57亿元,其中其代表作富国天惠成长混合 A/B(LOF)资产规模343.68亿元。

朱少醒是富国基金的老将,自2005年起加入富国基金起,就再也没挪过窝,在基金经理频繁跳槽的当下,可以说十分难得了。当然,他的产品表现也很不错,富国天惠成长混合 A/B(LOF)自2005年起迄今16年多,累计收益率1676%。

10年10倍,这是公募基金中罕见的战绩,朱少醒也因此被媒体称为公募“巴菲特”。然而,盛极而衰似乎是难以避免的规律。自2000年起,朱少醒开始走下坡路。2021年,有媒体还在发文称赞朱少醒16年21倍,还夸他“人间清醒”;但到了今年,收益率就已经减少到16年16倍了,一年蒸发了5倍。

更糟糕的是,过去两年,富国天惠成长混合基金亏损近10%,过去一年亏损17.58%;2022年上半年,这支基金亏损约10%。过去两年,富国天惠成长混合基金的业绩表现在同类基金中排名越来越低,颓势明显。

2019年-2022年是赛道股、白马股为代表的大牛市,但不少投资人发现,他们买入朱少醒的基金后却被一路套牢,迟迟无法盈利。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到2021年,富国天惠成长混合基金的投资人数从34万户一路增长至249万户,其中2020年增加了100万户,2021年增加了160万户。也就是说,2020年之前的投资人大部分是盈利的,但2020年以后买入的投资人普遍亏损10%-20%,投资人盈利与亏损比例大约为1:6,或者说,大约只有15%的投资人是盈利的。

业绩乏力的朱少醒遭到了投资人和媒体的质疑。有人称,朱少醒“廉颇老矣,尚能饭否”?也有媒体指出,过去三年是朱少醒“停滞的三年”。

站在牛市边缘的明星基金经理

更多数据显示,朱少醒确实与过去三年的机构牛市无缘。

例如,以年度时间单位来看,朱少醒在业内的业绩排名处于中游,但一个很明显的趋势是,2018年之前,朱少醒的排名处于业内中上游;但2018年之后,其排名不断下滑。

我们都知道,2018年大盘探底后,2019年初以白酒、半导体、医药、光伏、新能源等为代表的赛道股迎来了长达两年的大牛市。但朱少醒显然没有像此前几轮牛市一样,踩在正确的风口上。

产品净值徘徊在熊市的朱少醒真的睡着了吗?

在2022年富国天惠成长混合基金半年报中,朱少醒对上半年市场的总结如下:高景气度的新能源板块上涨幅度大,部分公司已经创出新高。当季基本面还在承压的长期优质公司股价也触底温和上涨。传统板块的龙头估值处于长周期中有吸引力的位置。

对于未来走势,朱少醒称,未来我们依然会致力于在优质股票里寻找价值,去翻更多的“石头”。我们并不具备精确预测市场短期趋势的可靠能力,而把精力集中在耐心收集具有远大前景的优秀公司。

简而言之,朱少醒承认,不具备短期择时能力;也没有重仓高景气度的新能源板块,依然会“翻石头”收集“长期优质公司”。

实际上,反复强调“不择时”、“翻石头”已经是朱少醒的老生常谈。在2020年和2021年年报里,朱少醒使用了同样的段落和语句,一字不改地阐述自己的投资理念。当然,你可以将这种同样的话术理解为一种“坚定的信仰”,但也可以理解为“懒惰”或“词语匮乏”。

抛开择时的短板不谈,朱少醒近两年在赛道上也频频看走眼。例如,2021年末,朱少醒认为,除高景气的新能源板块,市场整体的估值有所回落。部分经历过多一年考验的核心资产公司估值已经相对合理。然而,2022年一季度,新能源板块以及所谓的核心资产公司全部出现大跌,但在4月末开始的大反弹行情中,用朱少醒的话来说,新能源产业链大量公司创出新高,而估值合理的核心资产公司只是温和上涨。

或许,正是这种一成不变的心态让朱少醒在过去两三年进退失据,产品表现日益逊色。

核心资产策略失灵

天天基金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二季度末,富国天惠成长混合基金股票仓位占比93.98%,比一季度末略有提升。高仓位一直是朱少醒的产品特色,历史记录也显示,他很少主动减仓应对大盘变化,这也导致他的产品净值涨也凶猛,跌也凶猛,投资人经常体会过山车的感觉。

在2021年一季度大跌之后,朱少醒进行了少量调仓,但大部分仓位仍集中在“核心资产公司”上。我们做了一下对比,2022年二季度末,富国天惠成长混合基金前十大持仓中,朱少醒对贵州茅台宁德时代韦尔股份五粮液药明康德东方雨虹立讯精密等小幅增持,对宁波银行伊利股份小幅减持;此外,迈瑞医疗退出了前十大持仓股,新增了东方财富

从朱少醒的调仓动作看,依然是非常保守的“核心资产”平衡配置策略,简单说,就是每个行业龙头公司都买一点,白酒买茅台和五粮液新能源配置宁德时代;半导体配置韦尔股份;医药配置药明康德;消费电子配置立讯精密;奶业配置伊利股份

这种核心资产配置在熊市时注定非常安全,但在市场活跃时则会跑输大盘。二季度的反弹就是最好证明,朱少醒的持仓股票涨幅明显偏低,而且有的股票在大盘反弹后还创下了新低。

韦尔股份(SH:603501)为例,2022年一季度末起收盘价为142.73元,到二季度末其股价跌至127.7元,6月末最低时跌至98.91元。二季度区间跌幅12%。更糟糕的是,进入三季度的第一个月,韦尔股份暴跌了17%,逼近4月份时的低点。但大盘反弹至3400点之后仅回落了5%。可以说,韦尔股份远远跑输大盘指数。

再来看东方雨虹,2021年四季度,朱少醒以均价40元左右配置了1000多万股,2022年一季度,朱少醒在45元左右继续增持500万股;二季度,朱少醒再度增持400万股。但是,东方雨虹的股价已经逼近4月末的新低了,按均价45元计算,朱少醒已经被套接近20%。朱少醒这次翻石头显然已经砸到脚了,不是每一块石头底下都藏着茅台。

再来看朱少醒在十大持仓股之外买入或增持的一些股票,如2022年二季度末,朱少醒持有上海钢联1295万股,比一季度925万股增持了370万股。但是,这个2015年暴涨10倍的明星股如今已是“落地凤凰不如鸡”,从股价看,朱少醒也被套住了。

上海钢联基本面一般,业绩普通,朱少醒下跌途中不断买入的逻辑是什么?探长注意到,2015年三季度,上海钢联曾出现在朱少醒的前十大持仓中,难道这是基金经理的恋旧心理?

头顶10年16倍的神话,朱少醒亟需用实际业绩来证明,他还是昔日那个“翻石头”的公募“巴菲特”,而不是那个翻起石头将散户脚砸肿的机会主义者。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