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股东4.6万回报3亿元,微拍堂上演一个“白手包赚”的杭州神话

被称为文玩界“拼多多”的微拍堂近日香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这家备受诟病的文玩平台与拼多多有很多相似点:都起家于杭州,两家创始人也很像,都是典型的机会主义商人,拼多多创始人黄峥早年回国创业做黄暴游戏起家,后来瞄准淘宝撤出留下的山寨电商空白,创立了拼多多,一举崛起,攫取巨额财富后退隐幕后;微拍堂的创始人林志明毕业于华东理工计算器应用及维护,早年受《魔兽世界》、《梦幻西游》等成功者的刺激,创业也选择了从游戏开始,2014年,发现游戏红利不行后,他又瞄准文玩电商市场,这次,他押对了。

林志明是不是热爱文玩艺术我们不清楚,但他肯定是热爱搞钱的。这或许带有鲜明的杭州商业基因,从淘宝开始,到拼多多,再到微拍堂,创始人的骨子里都刻着商业主义至上的印记。这就像疫情期间,有一篇搞笑文说,其他地方女生忙着吃喝玩乐,深圳女生只忙着“搞钱”。“搞钱”当然不丢人,但是拿出来作为个人人生、甚至上升到整个社会的主流价值上来鼓吹,味道似乎就变的很怪。

林志明先生从游戏转到文玩电商,想必也是为了搞钱。从招股书看,林志明是非常成功的。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微拍堂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4.73亿、10.70亿和 9.78亿元人民币,净利润分别为1.37亿、0.54亿和1.42亿元人民币。这搞钱能力比拼多多要强,拼多多2015年成立,2018年上市还是亏损的,一直到2021年才勉强盈利。

林志明更擅长搞钱还体现在招股书的另一个细节里:IPO前,微拍堂向老股东发放了1.84亿元的股息。但是,对于这1.84亿元股息的发放时间和安排,招股书有点自相矛盾。

招股书股息相关披露内容显示,截2020年12月31日止年度,杭州微拍堂分别向当时的股东宣派股息人民币1亿元及人民币8384万元,于2020年12月31日的其余未支付股息为代扣代缴的个人所得税,并已于2021年付清。

然而,在招股书另一处,微拍堂又披露称:于2020年及2021年,杭州微拍堂分别向其当时股东宣派及派付股息人民币100百万元及人民币83.8百万元。除此之外,于营业纪录期间及直至最后可行日期,我们概无派付或宣派任何股息。

一个说法是2020年底前两次分别派息1亿元和8380万元;另一个说法则是2020年和2020年,两次分别派息1亿元和8380万元。到底哪个说法是对的?微拍堂是什么时间向股东派发的股息?

微拍堂的现金流也与上述说法发生冲突。根据招股书,2019年-2021年,微拍堂支付股息的行为只出现过1次,即2020年,公司支付了股东8380万元股息,另外的1亿元股息没有出现在过去三年的现金流活动中。

那么,微拍堂所谓的支付1亿元股息是如何执行的?是创始人林志明变戏法给股东发红包还是动用了小金库发放了股息呢?这样一份前后出现严重自我矛盾的招股书到底是工作失误还是财务数据造假?这大概只有微拍堂和林志明自己才清楚了。

微拍堂的股权结构不复杂。IPO前,微拍堂总股本1.9285亿,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林志明持有7011万股,占比36.35%;公司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金明亮持股3434万,占比17.81%;对了,金明亮是林志明从创办游戏公司开始一路携手创业的亲密伙伴;此外,公司执行董事兼首席技术官徐峰持股2747万,占比14.24%。此外,外部投资人比如腾讯、摩玎尔、德同、IDG也持有部分股份。

如果分红1.8亿元的话,林志明为首的创始团队无疑是获利最大的。按持股比例计算,林志明可以获得股息6688万元;金明亮获得3277万元;徐峰获得2620万元。

招股书还披露了一位神秘的获益人-钱华军。这位钱华军先生在2016年8月30日与林志明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仅花4.6229万元对价买到了杭州微拍堂3%的股权。

根据招股书披露,历经几次融资稀释后,IPO前,钱华军通过全资持有的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离岸公司Under Sky Limited持有微拍堂2.84%的股份。

钱华军这部分股份价值几何呢?可以参考同时期入股的腾讯。

2016年9月15日,微拍堂与深圳市腾讯订立增资协议,腾讯同意认购杭州微拍堂的注册资本,金额为人民币31,450元,对价为人民币800万元。IPO前,腾讯持有微拍堂股份为1.87%。根据微拍堂最后一轮融资计算,其估值大约为130亿港元(约合110亿元人民币),腾讯持有的股份价值约2亿元,增值25倍。

而钱华军先生当初花4.6万元人民币认购的2.84%股权如今价值3.12亿元,增值6780万倍。这一投资回报足以秒杀巴菲特、高瓴、红杉等投资机构,腾讯投资部门更是只配给这位大神提鞋。

钱华军先生的确是妥妥的人生赢家,仅以微拍堂发放1.8亿元股息为例,钱华军就可以拿到523万元现金。试问几人能够做到空手包赚呢?

让人疑惑的是,这位钱华军先生搞钱能力如此高超,但又很神秘。企查查显示,钱华军名下有数家公司,但至少3家均集中在2018年2-6月间注册成立,恰好在钱华军入股微拍堂之前。

这不仅让人想起一位朋友说的:这大概、可能、一定又是一个“白手包赚”的事故。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