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前西门子高管出任“血透之王”CEO

来源:器械之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且24小时后方可转载。

8月19日,器械之家获悉,费森尤斯公司(Fresenius SE & Co. KGaA)宣布,迈克尔·森(Michael Sen,53岁)将于2022年10月1日出任费森尤斯首席执行官。他被费森尤斯管理公司的监事会一致任命接替斯蒂芬·斯特姆(59岁),后者将于9月30日友好地离开公司。此外,迈克尔·森将继续担任费森尤斯·卡比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直到确定该职位的继任者。

Michael Sen

对于这项高管变动,市场给予了正面的反馈,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费森尤斯集团宣布首席执行官变更的消息后,周一(今日)股价升至 26.04 欧元,上涨 5.8%,有分析师认为,虽然费森尤斯集团面临的调整大多是外部环境的因素,但更换领导层可能会给公司带来新的气象。

过去几年,费森尤斯集团一直面临较大的挑战,疫情爆发后更是影响较大,上个月,由于美国通货膨胀和劳动力短缺的影响,更是表示将影响到公司利润,截止目前,在过去 12 个月内,其股价已下跌 44%。

01

曾分拆西门子医疗业务

剥离经验丰富,卡比CEO掌舵费森尤斯

费森尤斯集团是一家大型跨国世界 500 强医疗企业,总部设在德国的巴登洪堡,创立于1912年,业务涉及药品,营养,医疗器械,医院管理等多项与医疗卫生事业相关的产业,集团由费森尤斯医疗(Fresenius Medical Care)、费森尤斯卡比(Fresenius Kabi)、费森尤斯赫利奥斯(Fresenius Helios)和费森尤斯奥美德(Fresenius Vamed )四大业务板块组成。

自2021年4月以来,迈克尔·森一直在费森尤斯管理委员会负责费森尤斯卡比业务部门,该公司专门从事液体药物和生物制药制造的仿制药。2022年前三个月,费森尤斯不包括特殊项目的净利润增长6%,至4.62亿欧元(合4.86亿美元),卡比在新兴市场的营业利润增长了29%,而整个集团的营业利润则下降了1%,卡比中国市场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乌克兰战争直接并间接的影响了费森尤斯集团的运营。战争给费森尤斯集团2022年上半年的净收益带来了0.2亿欧元的损失,根据最近公布的二季度及上半年财报报,费森尤斯卡比有机增长仍呈稳健趋势,销售额增长8%(按固定汇率计算增长2%),至18.96亿欧元(2021年同期:17.55亿欧元),有机销售额增长2%。2022年上半年,费森尤斯卡比销售额增长6%(按固定汇率计算增长1%),至37.43亿欧元(2021年同期:35.16亿欧元)。

尽管面临宏观经济环境中的不利因素,北美地区仍呈稳健有机增长趋势;亚太区及中国均呈良好的潜在增长趋势新兴市场呈强势收益增长,2022年上半年,亚太区销售额增长7%(有机增长:-1%)至8.58亿欧元(2021年同期:8.01亿欧元);仿制药业务进展顺利;已完成对mAbxience的控股权收购,本次收购将显著加快费森尤斯卡比在生物制药领域的步伐。本次收购价格大约为4.95亿欧元,将严格根据商业及发展目标以预付款及分期付款的形式支付。

2022年前三个月,费森尤斯不包括特殊项目的净利润增长6%,至4.62亿欧元(合4.86亿美元),卡比在新兴市场的营业利润增长了29%,而整个集团的营业利润则下降了1%,卡比中国市场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1996 年,Michael Sen 加入西门子后相继担任多个管理职务,曾于2008年至 2015 年间,担任西门子医疗的首席财务官,后加入德国知名能源企业E.ON SE担任首席财务官,2017年他又回归西门子管委会,分管西门子医疗和能源业务。

现在,一位在剥离公司部分业务方面拥有丰富经验的人将很快掌舵费森尤斯:在Eon,作为首席财务官,他将电力和天然气业务分拆为能源集团Uniper,该集团现在受到天然气危机的严重打击。在西门子,他负责医疗业务,后来负责能源行业,这家总部位于慕尼黑的公司以西门子医疗和西门子能源的名义在证券交易所上市。

随着西门子医疗成功IPO,人们猜测他可能成为接替当时的西门子首席执行官Joe Kaeser的候选人。但在能源企业西门子能源公司(Siemens Energy)后来计划IPO之前不久,他将成为其老板,这显然出现了不和,费森尤斯现在发现他在转型过程中的经验非常丰富。

费森尤斯监事会主席沃尔夫冈·基尔希(Wolfgang Kirsch)称赞森是管理工作的“优秀”和高素质经理,称他“精通转型和变革流程的设计和实施”。Kirsch和整个监事会坚信,Sens领导的管理委员会将为费森尤斯集团提供“我们增长战略的新动力”。

02

成立150亿巨无霸

费森尤斯要进行拆分吗?

人事变动并不完全令人惊讶:在最近几年几次盈利警告之后,即将离任的首席执行官斯特姆(Sturm)最近才不得不削减今年的目标。在经历了两年已经艰难的新冠疫情之后,费森尤斯目前正在与摇摇欲坠的供应链和不断上涨的成本作斗争。

此外,透析子公司费森尤斯医疗(FMC)遭受多起医疗事故后,最近增加了人员短缺。2021年春季,费森尤斯和FMC启动了数十亿美元的重组计划,预计将在未来几年带来收益改善,FMC宣布减少5000个工作岗位。

两家在DAX(DAX 40)上市的公司也一段时间以来一直承受着证券交易所的巨大压力。自2017年年中以来,费森尤斯股票已经损失了约三分之二的价值,而FMC股票在同一时期损失了一半以上的价值。但即使是最近预示的紧缩政策,对投资者来说也不够。除了对结果的担忧之外,投资者可能还对集团管理层并不总是愉快的沟通感到震惊。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投资者现在可能会密切关注Sen的下一步和策略。集团内部对经理能否成功带领费森尤斯回到更平静的水域的期望也可能很高。

费森尤斯集团已经开始寻找可能的投资者,以获得Storm旗下诊所子公司Helios的少数股权,最近没有排除分拆Helios IPO的可能性。这同样适用于服务公司Vamed。另一方面,Kabi将通过收购进一步加强,并且已经宣布了首次收购。

今年3月21日,费森尤斯医疗(Fresenius Medical Care)宣布签署了一份协议,将其医疗保健北美公司(Fresenius Medical Care North)的护理部门Fresenius Health Partners与另外两家公司InterWell Health 和 Cricket Health合并成立一家独立的新公司,以提供肾脏护理服务。

据悉,新公司将以 InterWell Health 品牌运营,价值2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2.647亿元),预计将在2022年下半年完成该项交易。新公司潜在市场总额为1700亿美元,主要扩展CKD(慢性肾脏病)3至5期的阶段市场,推动中晚期慢性肾病护理人群的增长,加速肾脏护理转型。

在2021年5月,费森尤斯集团首席执行官Stephan Sturm曾表示他想对集团架构进行调整,原因是费森尤斯公司没有从"资本市场获得足够的估值",言下之意或许是希望通过分拆获得更好的发展前景。

StephanSturm

然而到目前为止,费森尤斯集团的公司架构并未进行实质性的调整改变。Stephan Sturm此前也一再呼吁投资者保持耐心,声称集团结构的任何变化都必须经过 "仔细和彻底"的审慎考虑。

对此,一些分析师认为,这背后管理层的希望是,新冠疫情的缓解将再次改善资本市场对费森尤斯公司的看法,并缓解实际拆分集团的压力,即Stephan Sturm或许并不希望真的进行拆分。

2022年2月,在近一年的时间后,Stephan Sturm表示公司现有的四个业务结构是多元、合理的。他解释说,该集团在 2021 财年再次遭受大流行病的影响,但“在特定情况下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不过在谈到公司未来增长时,Stephan Sturm表示,集团想要发展,但不包括增加更多的债务,因此必须开辟新的资金来源,其中不排除剥离出售透析业务:“如果有人能给我们提供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价格,对所有相关方都有吸引力和希望,那么我们有去责任研究这个报价。”

而如今,随着费森尤斯医疗宣布与两家业内知名的肾脏护理企业合并成立新公司,以及在剥离公司部分业务方面拥有丰富经验的CEO到任,关于集团剥离拆分透析业务的猜想再次出现。那么,这家拥有百年历史的“血透之王”到底会不会被拆分?新公司的成立是否在为拆分探路?

03

更换多为CEO

最近一年高层频繁换血

一年多来,为了适应业务发展需要,费森尤斯集团高层经历了多次重大人事变动,首先是去年3月中旬,费森尤斯卡比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麦斯·汉里克森(Mats Henriksson)从公司辞职,52 岁的 Michael Sen 接替其成为费森尤斯卡比新任首席执行官,并加入费森尤斯集团管理委员会,该职位变动自 2021年4月12日起生效。

麦斯·汉里克森是公司的一员老帅,2001年至 2012 年 2 月长达 11 年的时间里,一直负责费卡亚太地区,在他的领导下,北费和华瑞如今发展成为非常成功的医药企业。2012 年 3 月 1 日起,麦斯·汉里克森就任费森尤斯卡比董事会副主席,2013 年 1 月 1 日起,又被任命为费森尤斯卡比董事会主席。

中国一直以来是费森尤卡最重要的市场之一,公司管理层人事变动当然备受行业关注。2021年12月2日,中国总裁丁伟波已决定接受外部发展机会,并于今年2月1日正式离任,费卡中国业务由庄文雁暂时领导。

除此之外,费森尤斯卡比此次还提升两位事业部负责人,肠外营养与麻醉事业部负责人陈光晋升为费森尤斯卡比华瑞制药执行副总经理,综合业务事业部负责人沈敏跃晋升为北京费森尤斯卡比医药有限公司总经理,此两人都是费森尤斯卡比多年老员工。

新上任CEO的杨维平费森尤斯卡的老将,和公司有着密切的关联,早在 1994 年,北京制药厂和德国费森尤斯合资成立北京费森尤斯医药有限公司,同年底,杨维平即加入,就任北京费森尤斯医药有限公司总经理。

5月3日,费森尤斯医疗宣布公司现任首席执行官Rice Powell 由于已到达退休年龄,将在2022年12月31日合同到期后卸任。目前,公司已将Carla Kriwet 聘请为下一任首席执行官,并于2023年1月1日生效。与此同时,费森尤斯医疗现任首席财务官和首席技术官Helen Giza 将担任副首席执行官一职,并签订一份为期 5 年的新雇佣合同。

据悉,Rice Powell 于1997 年加入费森尤斯医疗,并担任费森尤斯医疗北美首席执行官, 2004年被任命为费森尤斯医疗管理委员会成员。自2013年1月1日起,Rice Powell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在其领导下,费森尤斯医疗显著扩大了其全球领导地位,及早发现了基于价值的护理和家庭透析等新兴业务领域。

Rice Powell

资料显示,费森尤斯医疗新任命的CEO Carla Kriwet 博士今年51岁,在2023年1月1日接任CEO后,Carla Kriwet 博士也将成为 Fresenius Management SE 管理委员会的成员。

在Carla Kriwet 的履历中,其最近的职位是担任 BSH Hausgeräte GmbH 的首席执行官兼总裁。在2013年到2020年期间,Carla Kriwet在美国的健康技术公司 Royal Philips NV 工作,自2017 年起担任公司执行委员会成员。在此之前,Carla Kriwet曾在飞利浦工作7年并领导互联护理部门,该部门包括患者护理和监测解决方案以及医疗保健信息学等业务领域。

现费森尤斯集团首席执行官 Stephan Sturm 任期将于 9 月 30 日结束,他自 2005 年起就加入费森尤斯集团管理委员会,最初担任费森尤斯集团首席财务官职务,后于 2016 年 7 月 1 日被任命为费森尤斯集团首席执行官。

费森尤斯卡比首席执行官兼费森尤斯指定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森说:“我非常高兴对我和我的能力的信任。我将接手领导这家公司,它带来了巨大的责任,尽管我们遇到了暂时的挑战和阻力,但在许多领域的业务都处于有利地位。保持敏捷并做出审慎的战略决策将使我们能够挖掘出全部潜力,并再次加速我们的增长动力。”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