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发明、一个对手、一个大师——《约翰博格与先锋集团》心得


公众号:鸣凰指数定投

话题:#鸣凰指数定投#  

【配置指数平衡】:读书(三十六)

【定配置、选指数、再平衡】

全文 3900字,阅读时间 10分钟


很早就读了这本书,在老郑  @望京博格  当时还在雪球上出翻译连载的时候,博格 Fans团的小伙伴们各自翻译了其中的篇章。当时也在连续地看约翰博格的几本书,所以对这本书也没有太多的注意,如今再次翻开,才发现这本书不是博格自己写的,而是一个叫 罗伯特斯莱特 Robert Slater 的畅销书作家写的,所以也算是从旁观者的角度来再次看看 约翰博格之于美国基金业的贡献。

英文原版书名是《John Bogle and the Vanguard Experiment: One Man's Quest to the Mutual Fund Industry》,关键看副标题,直译就是“一个人对共同基金行业的探索”。中文书名将此翻译成“一个人改变一个行业”,表述不同,意义相通,都体现出对博格的高度评价,是对美国基金业甚至全球基金业产生了重大影响的人,而基金后面的投资者大多数又是一个个普通人,所以博格创立的先锋集团、创造的指数基金,的确是对最广大的普通投资者投资工具的一次大普惠、投资方式的一次大变革。

当然,从博格的经历来讲,他也的确不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创业者、规规矩矩的领导者,有点像苹果公司的乔布斯,都被原公司逼走过,又都回来了,然后创造出新的更大的辉煌。如果光看结果,我们可以将他们称之为英雄;但只看过程,也许在每一次大的抉择中也可以有更合适的选择。所以,我们不去纠结这些结果和过程,而从其他角度再来看看博格传奇的人生。


美国指数基金行业

要说谁是美国指数基金行业的奠基人,非约翰博格莫属。他不仅创建了世界上第一只指数共同基金——第一指数投资信托(First Index Investment Trust,1976年8月),并运行至今,即 Vanguard 500 Index Fund,总规模已经达到了 7535亿美元(截至2021年6月30日);

而且创建了世界上最大的指数基金公司——先锋领航公司(Vanguard,1975年5月),运行至今管理的资产总规模已经突破了 7.2万亿美元(截至2021年1月31日),先锋领航公司在业界最值得称道、也最令人佩服的就是低成本运行,所有资产的加权平均成本率仅为 0.09%(来自2020年年度报告),所以粗略计算,一年下来公司仅从投资者身上收取了约60亿美元的收入,这点收入与其管理的资产体量相比,真是挺低的。

自1976年至2020年,44年以来,指数基金从一个小小的物种,已经发展为世界上最大的一类投资产品,截至2020年底,指数基金在美国的总规模已经达到了9.9万亿美元,占美国基金行业总规模的40%,而10年前,指数基金的总规模仅有1.9万亿,占比仅为19%。未来10年如何,也许我们可以大胆猜下,指数基金的规模早晚将超过主动基金。

而在成本方面,美国的基金行业整体也在不断地降低,这是对投资者来说一个非常好的事情,金融中介机构拿走的少了,投资者留下的自然就多了。20年来,不论是股票基金、混合基金、还是债券基金,其成本都在一个持续下降的趋势中,虽然中间也会经历一些波折和反复,但整体趋势不可挡,一是因为市场竞争,二是因为投资者意识,当然也有像先锋领航这样始终站在投资者利益角度的业内巨头呼吁的贡献。

截至2020年底,这三类基金的资产加权平均成本分别为0.50%,0.59%,0.42%,无论哪个都还是远远高于先锋领航公司本身的0.09%,所以这么来看,未来的成本依然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

想想44年前,博格刚推出指数基金的时候,其实无论是先锋集团内部、还是外部的同行,反应都是很消极的。书中说到,当初外部同行对指数基金的评论是:追求平庸、不像美国人、魔鬼的发明、一个坚定的、始终如一的、长期的失败者公式;

但谁又曾想到指数基金如今能长成这样的一棵参天大树,获得美国投资者甚至是全世界投资者普遍的认可,可能博格自己一开始也没有想到,或者也不敢想,还好博格都看到了,尽管老人家在前两年仙逝了,但终究是已经看到了指数基金的辉煌、先锋领航公司的辉煌。

看完了一个发明——指数共同基金,我们再来看看在美国基金行业相爱相杀的两大集团,先锋和富达的故事。


先锋 vs 富达

如今,这两家公司依然都是美国基金行业的巨头,从管理的资产规模来讲,也都是数一数二的。查了下两家公司的官网,先锋管理的总资产规模为 7.2万亿美元(截至2021年1月31日),富达管理的总资产规模为 10.4万亿美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这个数字看起来比先锋大了很多,但是富达的这个资产规模较 2020年1季度上涨了 42.6%,那就是说2020年1季度,总规模也在 7万亿左右,似乎波动性很大,由于没看到资产类别的明细数据,所以不好判断,但总之,这两家的总资产规模也算是不相上下。

两家公司最大的差别,也是在书中披露的两家公司历史上无数次互相对垒的,就是公司的结构了。这个结构可以用一句话表示:先锋是“一仆侍一主”,即共同基金持有人;而富达则需要“一仆侍二主”,即共同基金持有人+ 公司股东。

正是因为所有权结构的不同,导致了两家公司在利润导向、投资者成本、服务质量、风险厌恶度、指数投资、营销战略等一系列具体做法上的差异。(具体如下图所示,尽管在书中没有明说,这个“行业”其实指的就是“富达”)

用博格的一句话就是:结构决定战略,战略决定行为。

显然,如果纯粹站在投资者一方的角度来看,从以上7个方面来看,先锋都是压倒性的胜利。但是如果站在基金公司一方的角度来看的话,富达的传统结构又更好些。当然,还可以从更高的角度,站在投资者、基金公司、以及企业相关方为一个整体的角度来说,似乎两种结构、两种战略又都有利有弊。

所以,现实中,几十年来,两家公司也都不断地在向前发展,直到如今,似乎也没有明显的胜负。而从结构来看,先锋还是孤独的,独有一家,但个人依旧看好它的未来,也希望有更多的先锋创造起来;而富达所代表的传统公司结构,依然有很多家,也许这也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甚至是人性多样化发展的必然结果。

而一个挺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富达在2018年推出了更激进的多只零费率指数基金,比如:全市场基金 Fidelity ZERO Total Market Index Fund (FZROX), 国际指数基金 Fidelity ZERO International Index Fund (FZILX)等,而这些零费率指数基金似乎比先锋的低成本指数基金更站在基金持有人利益的角度,对基金持有人更有利,但毕竟这只是其众多基金中的很少部分,也反之可以看出先锋给竞争对手、给基金行业带来的变化。


传奇投资大师约翰聂夫

先锋除了在指数基金领域方面的贡献,在降低基金持有人成本方面的建树,其实在主动基金领域,也有杰出的明星基金经理——传奇投资大师约翰聂夫,他执掌温莎基金31年,有22次跑赢市场,投资增长55倍,年均收益率为13.5%,同期跑赢标普500指数年均收益率10.2%,达3%以上。

尽管没有富达麦哲伦基金的传奇基金经理彼得林奇那么有名,但约翰聂夫的确也创造了主动基金长期优秀业绩的奇迹。有人称其为“价值投资者”,有人称他为“逆向投资者”,而约翰聂夫更喜欢称自己为“低市盈率投资者”。他认为,低市盈率的股票既有机会获得更大的上涨空间,又有更小的下跌风险。

其实也正因为其偏好的是低市盈率股票,因此他往往会投资冷门的股票、没有好名声的股票、便宜的股票、过气的股票,总之是那种人少的地方。而相对于成长股来说,聂夫对价值股会更感兴趣,因为他更注重于股息率高的股票。聂夫有句名言:“你所付出的每一分钱,都是为了获得总回报。”而这个总回报既包括股价的上涨,也包括分红的现金,还包括分红再投资后的收益等。

关于约翰聂夫的投资理念和方法,在其写的一本书《约翰聂夫的成功投资》中披露得更加详细,个人一直没看,趁此机会也会认真去阅读和学习。

之所以先锋能有约翰聂夫这样优秀的主动基金经理,其实也与约翰博格的认知和理念有关,尽管博格深信指数化,对指数基金有崇高的信仰,但他也依然承认,长期下来,仍然会有少部分主动投资经理能够创造持续的超额业绩,比如沃伦巴菲特、彼得林奇、麦克尔普里斯和先锋内部的约翰聂夫,无论这些人靠的是运气,还是实力。

但先锋的主动基金经理,其管理的主动型股票基金相对于其他基金公司,成本依然会低很多,这点也再次体现了低成本运行是先锋集团所有产品的优势之一。因此如果这些主动经理足够优秀,长期下来确实能创造额外的收益,那么事实上,先锋的主动型股票基金也会有更大的概率取得长期超额的业绩。

还有一件事最值得称道,就是两位大师之间的神交。尽管在职业生涯中,博格和聂夫并没有太多的交集,但却一直彼此敬仰,这一点突出体现在一个关键时刻,那就是1974年1月23日,博格被原公司逼走时,在波士顿的合伙人剥夺博格作为威灵顿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兼CEO的职务时,委员会其他人都没有支持博格,而只有聂夫投出了支持博格的唯一一票。


先锋精神

如今的先锋领航公司,依然在不断地向前发展,尽管在共同基金业,其独特的结构依然是仅此一家、绝无第二。而这样的结构,必然与很多其他公司发展的路径也是不同的,比如在先锋内部,至今大家明白先锋是不会上市的,因为它的结构中每一位基金持有人就可以认为是基金的股东了。

当然,对于投资人、或者对于基金业,先锋还有很多更独特,更宝贵的精神,在先锋内部他们将之归结为:低运作成本、纪律化投资理念、高品质服务、免佣销售、真诚沟通——总之就是投资人利益至上。投资人利益至上,个人觉得说得更直接一点就是投资人利益唯一了,或者讲大一点,每个行业都需要有一家像先锋这样的讲情怀的公司,只站在用户一方的利益角度,而不去追求利润的最大化,也许世界就能运转得更好,人性深处的真善美才会更容易显现出来。

正是有了先锋的成功实践,多年来,基金行业都在沿着费用更低、服务更佳、不追求短期业绩、不看重过往业绩等方面努力。很多人都相信博格的理念是正确的,指数基金是正确的,低成本是正确的,而现实也是,一旦低成本这条路打开了,那么便会一直发展下去。

最后用一个古老的寓言来做结尾,这个故事也是为什么长期下来,指数基金必然跑赢绝大部分主动基金的秘密:龟兔赛跑。主动基金就如同兔子一样,尽管有些时候会领先,但是他会打盹、会出问题,会不稳定,关键它自身消耗的也多;而指数基金就如同乌龟,只是缓慢而平稳地走路,并且消耗得极少,所以时间越长,赛道越长,乌龟最终赢得比赛的概率就越高,甚至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网页链接{$沪深300(SH000300)$}   $中证500(SH000905)$   $中证800(SH000906)$  

@今日话题  @雪球达人秀  @蛋卷基金  @蛋卷指数基金研究院  @望京博格 @银行螺丝钉 @Lagom投资 @持有封基 @指数基金 @屠夫1868  

雪球转发:3回复:3喜欢:2

全部评论

医疗ETF07-30 11:00

还有一件事最值得称道,就是两位大师之间的神交。尽管在职业生涯中,博格和聂夫并没有太多的交集,但却一直彼此敬仰,这一点突出体现在一个关键时刻,那就是1974年1月23日,博格被原公司逼走时,在波士顿的合伙人剥夺博格作为威灵顿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兼CEO的职务时,委员会其他人都没有支持博格,而只有聂夫投出了支持博格的唯一一票。。。

Lagom投资07-29 16:55

我个人也比较欣赏约翰聂夫,虽然按照他的标准、国内标的可能不好找~ 持有过程也会比较无聊。

望京博格07-29 1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