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将田单的故事:能力与动力

#雪球星计划#

每当一个国家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都会有自己的英雄出现,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之将倾。


田单就是齐国的英雄,今天给大家讲一讲战国名将田单的故事。田单出身卑微,只是一个小官,小到什么程度,只是一名市场管理员。乐毅伐齐,连克七十多城,当打到安平的时候,田单让族人用铁皮把车轴卷起来,等待安平即将沦陷的时候,齐人望风而逃,但是因为车轴断了,被追兵追上,纷纷被擒。只有田单的车没事,逃往了即墨,为齐国复国保留了火种。

细节决定成败,从一个简单的铁皮包车轴的细节,决定了能不能顺利逃走。从这个小事上,能够看出,田单很有预见性,能够提前把问题考虑周全。到了即墨之后,因为守城的最高指挥官战死,田单就被推举为即墨的最高指挥官,抵抗燕军。

当时的形势对齐国非常不利,全国领土损失了百分之九十五了,只剩下即墨和莒城还在抵抗,没有投降。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只要坚持,不论多么困难,总会有翻盘的机会。

田单等待了三年,终于等来了机会。资治通鉴的原文只有八个字,“顷之,昭王薨,惠王立。”短短的八个字,显示出燕国的政治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个变化被田单敏锐的察觉到了。

惠王在当太子的时候跟乐毅发生过不愉快,田单听说这件事情以后,开始使用反间计。让人广泛宣传:“齐王已经死了,剩下两个城还攻打不下来,有两点原因。第一,乐毅同新王有矛盾,怕被杀,所以不敢回燕国,以伐齐的名义,留在齐国,事实上想要自己当齐王。第二,齐国的老百姓还没有归顺,所以乐毅暂缓攻打即墨,收买人心,等待时机成熟。现在齐国人民最害怕燕军换其他将领来攻齐,如果换人,即墨瞬间将被拿下。”

燕惠王怀疑乐毅很久了,田单这一反间计很快奏效,燕国马上派骑劫来取代乐毅,召乐毅回燕,乐毅知道回到燕国肯定没好事,于是跑到赵国去了。燕国的将士知道以后,非常的愤怒和惋惜。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就这样,燕军内部团结一心的氛围已经被破坏掉了,剩下的就是上下猜忌。


第一步反间计得逞。田单又开始了第二步,造神计划。命令城里的军民吃饭的时候,必须在院子里面祭祀先祖,这样飞鸟都飞到城中吃东西。燕军非常奇怪,田单则宣传说,这是有神师下凡帮助齐国。有一个士兵开玩笑说,您看我像神师吗?说完,觉得不合适,马上就要走。田单起来把他拦了下来,以拜神师的礼节将这个士兵留下。士兵说:“我是骗您的,跟您开玩笑那。”田单说:“你憋说话”,守军以后所有决策必称神师。因为在困难环境,没有必胜的信心,田单就假借神师来统一思想,增强信心。


第二步造神之后,第三步就是用仇恨来刺激城中的军民,让齐军忘记死亡的恐惧,因仇恨和愤怒而杀敌。田单让人对外宣传:“齐军最怕被俘以后,被割掉鼻子,这样的话,守军就会害怕,即墨将要失守。”燕军听了,就割掉俘虏的鼻子。齐军看到以后,非常愤怒,坚守,唯恐被俘。田单派人说:“齐国最怕燕军挖城外的祖坟,这样的话齐军将寒心。”于是燕军又照做了,挖祖坟,烧死人。齐国军民在城头上看着,都抱团痛哭,愤怒到了顶点,要请命出战。


经过了前面的反间、造神、激将之后,即墨地不分东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都投入到反抗侵略者的战斗之中。田单开始了第四步计划,诈降。先派外交人员去约降,说我们被你们割鼻子、挖祖坟的行为吓破胆子了,不反抗了,准备投降了,请你们领导出席,咱们搞一个受降仪式,燕军大喜。

然后田单又把城内的黄金收集起来,派即墨首富去找燕军最高指挥官送礼,说我把黄金都给您,您进城之后不要动我的家人。燕将见到黄金,非常高兴,就答应了。


诈降当晚,燕军的警惕下降到了冰点。准备进城接受胜利果实了。在受降前夜,进入梦乡的燕军的等来的不是金银珠宝,而是让田单一战封神,一战成名的火牛阵。


做好了前面的四步工作以后,田单找了上千头牛,在牛角上绑着匕首,牛身上画着五彩龙纹,尾巴上粘上油。从城里偷偷把牛放出来,把牛尾巴点着了,对着燕军的军营就放了出去,再派五千敢死队跟在火牛的后面。燕军一点准备都没有,看见牛身上的龙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即墨城里的老幼妇孺击鼓助威。

就这样,燕军兵败如山倒,代替乐毅的大将骑劫被杀,燕军一路退败到了黄河边上,齐国七十多个城市被收复,齐国复国。因为齐湣王已经死了,田单迎立太子继位,号齐襄王。田单被封为安平君,成为了齐国丞相,也是就齐国二把手。

小时候看田单火牛阵的故事,觉得最关键的一步是最后的致命一击。百战归来再读书,发现这最后一击反而是最不重要的。前期的准备、策划非常充分,才是成功的关键。

第一步反间计,假如燕惠王没有中计,不临阵换将,用骑劫替换乐毅。后面的故事就都不会发生,就是有十个田单和一万头牛也不会胜利。所以,燕军自己先败了,这才是胜利的关键。

先胜后战,如果燕王不中计,后面就不打,继续等。继续造谣,一直等到中计为止。反间计得逞之后,后面的组合拳就开始了,造神、激将、诈降,讲自己的士气提升到最顶点,将敌人的防备之心降低到最低点,然后一战而定,一战封神,一击致命。

所有的工作都在蓄力,都在准备,都在策划,选择开战的对手、选择开战的时间、选择开战的地点,对手、时间、地点,都是自己选的,想败都难。我们做投资也是一样,交易标的是自己选的、交易价格是自己选的、交易时机是自己选的,不满意就不交易。兵法的精髓,致人而不致于人,不论做什么工作都应如此。


火牛阵是田单的事业顶峰,这一战够吹一辈子的,那么巅峰之后的故事那?我们继续往下看。


田单在齐国为相,有一次过淄水,有老人涉淄水而寒,出水不能行,因为寒冷走不动路了。田单看见了,把自己的裘皮大衣送给了老人。

这件事被齐襄王知道了,齐王非常的生气。自己在宫殿内自言自语:“田单收买人心,想干吗啊,想造反啊。不早处理,后果不堪设想啊。”齐王自言自语完了,环顾左右发现没有人,这个时候发现在宫殿下面有个串珠子的工匠。齐王把这个串珠子的叫过来,问他,你都听见啦。穿手串的人回答,都听见了。齐王问:“你觉得怎么样?”穿手串的手艺人说:“您不如表扬田单,狠狠的表扬他,就说这些事情是您让他做的,这样他的功劳就成为了您的功劳了。”于是,齐王就宣布:我担心百姓吃不饱饭,田单就给百姓吃的。我担心百姓穿不暖,田单把自己裘皮大衣送给百姓,我担心人民的生活,田单也担心。田单非常称职,于是赏赐田单。

穿手串的又说:“您这么表扬效果不太好,您得当众表扬,在大会上表扬。”于是齐王又听了,这以后齐国所有的吃瓜群众都说,田单的善行,都是大王教的,大王英明。


田单把貂勃推荐给齐王,齐王周围有九名近臣,想害田单,于是开始给田单挖坑。这九个人对齐王说,当初燕国打我们的时候,楚国派部队帮助过咱们,现在国家安定了,咱们应该去感谢一下楚王。齐王问,派谁去啊?九个人一致推荐貂勃。

于是貂勃出使楚国,楚王对貂勃很喜欢,两个人一见如故,天天在一起喝酒,貂勃在楚国待了好几个月没回来。九个人一看机会来了,就开始给田单扎针。对齐王说:“楚国是大国,楚王是万乘之君,哪儿能给一个小小的貂勃这么大的面子,还不是因为他是田单的人。现在田单和您,将至没有君臣上下的分别。他对内安抚百姓,对外又勾结他国,结交天下贤士,看来是有所图谋,您得当心啊。”


这一针扎完,齐王听进去了。于是突然发话,把田单召来。田单知道来者不善,于是不带帽子、不穿上衣、不穿鞋,半裸着就来了,战战兢兢去见齐王,还自请死罪。田单这个态度,齐王还是很满意的,但是也没有马上表态,五天之后才传话给田单说:“你对我也没什么罪,只不过你是臣,我是君,咱们以后都把位置摆正就行了。”


过了些天,貂勃从楚国回来了。齐王摆酒接风,听貂勃汇报工作。结果貂勃也给齐王喝美了,借着酒劲,齐王说:“把田单叫过来。”貂勃一天马上离席下跪,磕头问齐王。“大王比周文王如何?”齐王很有自知之明,说我不如周文王。貂勃说:“我也知道您比不上周文王,那么往下比,您比齐桓公那?”齐王说,我也比不上齐桓公。貂勃说:“我也知道您比不上齐桓公,但是周文王得到姜子牙尊为太公。齐桓公得到管仲,尊称为仲父。您得到安平君,就直呼其名,叫他田单。这不是亡国之言吗?从古至今,为人臣之功,还有比田单大的吗?当初燕国侵略我们,安平君以即墨,区区三里之城,五里之郭,残兵败将几千人,斩杀燕军统帅,收复齐国千里国土。在哪个时候,如果安平君想自立为王,天下没人能够拦得住。但是安平君讲道义,认为不能这么干,于是架栈道,修木阁,迎接您和王后回来。如今国家已经安定,您就称呼他田单。这也太不懂事了,您赶紧把周边的九个小人给杀了,以表达对安平君的歉意,否则,国家就危险了。”


貂勃的话,齐王也听进去了。马上把九个近臣杀了,又把一万户的封地加封给了田单。于是君臣之间又和好如初,各自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从这一点上看,齐襄王要比燕惠王强的多。领导与下属,不信任是常态,信任是非常态。燕惠王怀疑乐毅,齐襄王怀疑田单,本质上是一样的。但是齐襄王能够听进去串珠子的人和貂勃的话,并没有因为不信任而杀害田单,单从这一点上来看,虽然比不上周文王和齐桓公,但是也算是合格的领导。


好的领导,虚心纳谏、从善如流、空杯心态,是重要的品质。要让下属说话,要让低位不如你的人说话,如果人家说的是对的,不仅要能听进去,还要改正自己的错误,齐襄王的这个优点,田单也有。


在君臣和好之后,又有一个新项目,攻打狄国,一听名字就是蛮夷之邦,蛮夷戎狄指代周围落后的部落国家,田单觉得这个活是手拿把攥,没当回事,去之前找鲁仲连聊天。鲁仲连对田单说:“将军攻狄,打不下来。”田单不高兴了,骑马就走,边走边说:“想当年,我在即墨带着残兵败将干了燕国万乘之国,收复齐国,现在打狄国会打不下来?开什么国际玩笑?”


结果打了三个月,损失惨重,也没打下来。齐国已经有儿歌讽刺田单了,“攻狄不能下,垒枯骨成丘。”田单也是一脸懵,又回来找鲁仲连,问:“先生为什么说我不能打下狄国?原因是什么?”

鲁仲连说:“将军在即墨的时候,坐着就编织草筐,站着就挥舞铁锹,修筑工事。对士兵说,国家就要灭亡了,退无可退,今天不拼命,以后无家可归。当时的情形,将军有必死之心,士兵无偷生之念。现在将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高官得坐,骏马得骑。有生之乐,无死之志,所以打不赢。”


田单听了以后,说:“听了先生的教导,我又有了必死的决心和志气。”第二天,田单身先士卒,亲自到了最前线,冒着箭雨抛石指挥进攻,一鼓作气攻下狄国。


冯唐老师点评田单伐狄的故事时,引用了乔布斯的演讲题目“Stay hungry,Stay foolish”。直译就是保持饥饿,保持愚蠢。我看网上有更信达雅的译法是:“求知若饥,虚心若愚。”当一个人功成名就的时候,就失去了前进的动力。

田单伐狄的故事,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看的一个动画片《骄傲的将军》,将军打胜以后,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早上也不起来训练了,下午也不去靶场射箭了。最后红缨枪生锈,弓上织满蛛网,等敌人再次攻来的时候,毫无招架之功,想从狗洞逃跑,因为太胖被卡住,最后被敌人俘虏。

骄傲的将军要是有机会听乔布斯stay hungry的演讲,就算打不过,起码还能从狗洞跑出去。


换个角度,站在管理者角度看,保持饥饿,就是要给下属进步的空间。乐毅和田单为什么被领导怀疑想当齐王,就是因为功高不赏,已经没有进步空间了。再赏就是禅让,把整个国家给你了。公司的制度,假如按照技术序列来晋级,应该先给个助理工程师,干的不错,提拔成工程师,工程师干的不错,又干够一定时间,晋级成高级工程师,高级工程师干满五年,做出重要贡献,再晋升成教授级高工,教授级高工干满十年也就快退休了。

要是发现这是人才,招聘就来就是CEO,CEO再想进步,就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了,要么董事长禅让,要么被董事长裁掉。


站在被管理者的角度看,保持饥饿,就是要克服功成名就的惰性,找到奋斗的意义。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与能力比起来,动力更重要。资源不足,可以借力,但是成功的动力不足,就没有办法了。


最后和朋友们聊一聊人生的选择问题,知足成乐还是保持饥饿?乐毅伐齐,被新领导猜忌,最后一走了之,这叫知进退。田单伐狄,打不下来,最后被鲁仲连一语点醒,身先士卒,重返一线,这叫保持饥饿。两种人生态度,到底谁对谁错?我觉得都对,使用起来有前提。


当领导不信任的时候,没有了高层的支持,要像乐毅学习,马上走人,并且不出恶言,不洁其身,这叫知进退。

当领导信任你的时候,要像田单学习。这个时候不要吃老本,要再立新功,要保持饥饿,继续扩展自己的能力圈,去开疆拓土,攻城略地,PDCA,持续改进,不要做骄傲的将军,要日拱一卒,不疾而速。这样才能持续的成功,不被时代所淘汰。

$口子窖(SH603589)$ $乐普医疗(SZ300003)$ $华东医药(SZ000963)$

Android转发:2回复:1喜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