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盈率二则的扩展讨论

比较懒,评论就不一一回复了。可能孤零零的两条有些单薄,那么延伸开来谈谈吧。

1)为什么会有这两则?
昨儿有朋友看到后立马联系我说觉得这是很basic的东西呀,为什么我还这么慎重的把它们列出来呢,难不成蛰伏了一段时间已经严重退步了?
我说我退步了是很正常的,凡事不进则退嘛,都闲散好一阵子了。接着,我问他两个问题:第一,能否做到在任何时候都不考虑同类公司估值水平,以及公司历史上的估值水平?第二,10倍PE的格力和20倍PE的茅台相比较,能否不假思索的说茅台未必比格力贵?他没有正面回答。
我想,所有觉得这两则很basic的亲们,都可以问问自己这两个问题哦。其实我在这上面也是没过关的,比如我也曾一闪念过:为什么国外的酒类公司增长不如茅台可是市盈率还跟茅台差不多哦?

2)现金流贴现才是王道吧?
是的,没错的,非常对,现金流贴现是王道,它是思维方式的王道。其实在第一则中,“一个公司现在股价贵不贵,不仅跟同类公司是多少倍市盈率无关,也跟这个公司过去的市盈率水平关系不大,它只跟从今往后公司能够实现的业绩增长有关。”,这种跟过去划清界限、跟同侪划清界限的行为后头,体现的就是现金流贴现的思维方式哦。

3)10%和10倍是啥意思?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说说我为什么反复强调现金流贴现是一种思维方式,而不是具体的估值方法呢?做过DCF模型的同学们应该清楚,模型里的值只要有小小的变化,结果就会有**的不同哦。尤其是永续增长率,除了“拍脑袋”这一神技之外,估计找不到其他的技术去预测这个数值。因此,如果哪位较真了非得用DCF算出来一个结果,很遗憾这可能就是巴老所说的“精确的错误”哦。
既然DCF给不了我们公司究竟该值多少钱的结论,那可行的方案是什么?按照该前辈的指导思想,公司该值多少钱,是自己能看到的公司未来能赚到的利润乘以PE。那么,既然我们不能借鉴公司过往PE和同类公司的PE,我们该如何判断未来公司的合理PE水平呢?答案是:如果我们在当前并不清楚那个时点之后公司的业绩增长,其实我们是无法判断那时公司“合理”的PE水平的。
找不到“合理”的,就只能主观了。主观的就是,如果我们在投资时期望能获得10%的回报,那我们就可以接受公司以10倍PE来作价。同理,如果希望有12%的回报,那么就用8倍的PE作价。
举个例子,假定我们看得到茅台在2020年之前有机会赚到600亿的单年净利润,那么我们从主观上接受它的6000亿市值。当然在从现在到2020的过程中,我们对茅台的跟踪也会让我们对它形成新的判断,包括对更远的未来的判断,这个并不是静态和一成不变的。

4)第二则讨论的是什么?
有必要说明一下,第二则讨论的并非“企业该不该负债经营”的问题,而是“我们评估企业价格时要不要考虑负债“的问题。
大部分亲们的回复中说的其实都是前者哦,很抱歉那是跑题了呢。

5)为什么要考虑净负债?
首先,什么是净负债?一般来说是金融负债(主要是有息有偿还期的负债)减去金融资产(主要是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如果要更加谨慎些,可以再考虑一下应付预收的类负债项减去应收预付的类资产项。
好了,为什么要考虑净负债呢?有人在我微博上回帖说,债权人不享受利润分配,所以不用考虑它...我有点无语。
我们都知道,巴老投资体系的核心是买生意买企业而不是买股票。假如我们是按照这个理念指引的话,又怎么能不考虑负债的问题呢?
一个用100亿收了一家企业的收购方,在享受了利润分配的同时,同时承担了偿还债权人债务的义务,这是收购方的隐性成本呀。

6)企业该不该负债经营?
鉴于大量回复中其实讨论的是这个问题,这里也就单列出来谈一谈。这实在是个复杂的问题,我能力有限给不出答案,不过有几条或许是common sense:
第一,当资本回报率高于债务成本时,可以适当举债。
第二,想活的长,尽量不负债或是少负债。任何企业的经营,都会必然在某个时候遇到困境,高负债的企业很有可能因为负债而迈不过这道槛。
另外,用前辈的话说,企业负债经营相当于我们用margin做投资,如果我们能认同投资时不用margin,为何却又能认同我们投资的企业在经营时用margin?

7)两则的本质是神马?
本质是,买公司而不是买股票。

重要提示:本文只是拿茅台举例子,亲们请不要跟贴讨论茅台哦,不然又跑题了。欲讨论茅台请移步老任的大楼。谢谢,谢谢...
雪球转发:15回复:25喜欢:28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群超2012-10-14 09:18

学习

闲人老胡2012-10-13 23:36

再次纠正关于负债和PE估值的根本性错误
@云里雾里瞎折腾 批评的甚是。@朱晓芸 在此犯了个常识性错误。
“一个用100亿收了一家企业的收购方,在享受了利润分配的同时,同时承担了偿还债权人债务的义务,这是收购方的隐性成本呀。”
显然,她是把计算自由现金流时候的思路不加考虑照搬到PE计算估值上了。在以DCF估值的时候,是要分开计算权益现金流量和企业现金流量的,相对应的权益市值和企业价值也分别计算,区别都在于扣减或包含了债务价值。但在用PE法估值时,P或企业市值是不包括债务价值的,相应EPS或净利润也已不包含任何债务本息,企业购买者付出的价值就是权益部分的价值,并不对企业债务付出对价。
当然,净负债率对估值不是毫无影响,但这种影响是对企业风险性的衡量,会影响估值或PE的高低抉择,但不直接作用于PE的计算。

liverping2012-10-10 10:36

请教一下:以您的逻辑,目前10倍的格力和20倍的茅台谁好一些,能展开的说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