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集团的每一步都是这么踏实

如今是科技爆炸的时代,每天都有不同的新事物出现,而我们面对新事物应该有着一个怎样的态度往往是自身能够走多远的基础,新事物往往伴随着无限的可能性,虽然新事物在成长之初还是一株幼苗,但是后面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定会变成参天大树,而我们应该面对新事物应该有一个什么心态,面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到底要不要去尝试?

在以前听说存取款就可以免费送奖券,更有机会凭借奖券获得现金大奖,甚至美女小改改,更有可能获得豪车,可能很多人会觉得不可思议,毕竟动辄几十万的礼品仅仅要求这么简单就可以获得可能很多人会有质疑,而事实上这些就在亚游平台真实的发生了,并且已经有一些老哥们获得奖励,现实往往就是这么奇妙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和愿意相信的人,虽然市场上各种奖励,各种软件真假混杂,但是有一些大平台的活动还是值得我们每个人去尝试的,而正如亚游平台这次的奖券活动,仅仅只是需要玩玩游戏动动手指就有机会获得豪车大奖,小姐姐带回家等福利,为什么不去尝试呢?说白了还是少了一点能力。

这种能力就是知新的能力,人类在学习进步的阶梯上,世界每天都在发生变化,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每天都会有你所不了解不熟悉的事物,让你困惑,如果你还喜欢活在自己的舒适圈,那么未来一定不属于你,而你也必将是被淘汰的哪一个,就拿最浅显的游戏和活动而言,亚游平台的一款新游戏和新活动推出之后,你选择观望,而你的朋友可能已经在其中受益匪浅了,还有的老哥们可能已经在亚游的活动中获得超多的利益了,而就在你观望的时候,机会已经离你远去了,所以知新能力是非常重要的,只有掌握了这项能力才能敏锐的感知那些活动是对你的生活有帮助的。

了解了这么多能力,知道了这么多知识,但是最关键的一步是行动,抓紧活动开始的时间领先一步就领先了对手很多,而亚游本次的奖券活动大奖已经即将公布,如果你还是在观望那么你肯定会与大奖失之交臂,但是如果你现在行动也许豪车大奖就能带回家,你还在等什么?


我们双方再次陷入沉默,十几秒钟后,我爸叹了口气说:“明天给人道个歉,我晚上请老刘喝酒的时候已经替你赔过不是了,我跟老刘是多年的好哥们。”

我倒了yi杯水,递给他问:“你是不是又跑侯瘸子那赌钱了?咱家yi年到头被要账的堵多少回门自己算过吗?辛辛苦苦修鞋赚俩钱,都扔到麻将馆里,你亏心不?老刘如果真跟你是哥们,能总喊你打牌不?”

他瞬间勃然大怒,yi把摆开我掌中的水杯,水杯“啪”的yi下掉在地上,摔了个稀碎,溅起片片透明的碎片。

他yi激灵从床上爬起来,指着我鼻子唾沫四溅的厉喝:“我的事不用你管,我再不济没有管你要yi分钱花!你呢?成天游手好闲,学不好好上,工作并不好好干,你不用看不起我,你以后还不如我!如果没有老子养活你,就你这个熊样早他妈饿死了,跟我讲道理,你配么?”

我胸口剧烈起伏,鼻孔喘着粗气高吼:“我就是看不起你,如果不是因为你七混八混,尽闯祸,我妈会撇下这个家走吗?你知道邻居都喊咱们什么?老子痞子儿混蛋,我变成今天这个样都他妈拜你所赐!”

“你跟谁他妈他妈的?”我爸抬起胳膊就是yi巴掌重重扇在我脸上,我被打了个踉跄,鼻血顿时开始往外蹿。

我歇斯底里的冲着他咆哮:“有能耐你今天就打死我!”

就在这时候,钱龙和他哥赶忙跑进屋里,将我和我爸隔开,钱龙忙不迭的陪着笑脸说:“咋回事啊?怎么说的好好的,还吵起来呢,朗哥你小点声,叔你也熄熄火,大半夜父子爷们吵架多让人笑话。”

我爸呼呼喘着粗气,摆开钱龙的拉拽,指着我鼻子吼:“小牲口,我就问你yi句,明天给不给老刘的侄子道歉?”

我咬着嘴皮态度决绝的说:“我不去!”

“行,不去是吧?”我爸气的浑身直哆嗦,脑袋来回转动两下想找东西揍我,最后直接脱下脚上的鞋子“啪”的yi下砸在我脸上,另外yi只手掐住我的衣领照着墙壁“咚”的yi下撞了上去。

我被磕的瞬间眼冒金星,但仍旧固执的吼叫,你就算打死我,我也不去!

钱龙他哥慌忙掰开我爸的手,气喘吁吁的说:“叔,没有这样教孩子的,对待阶级敌人也没这么打的,你消消火,王朗不是小孩子了,我跟他聊聊。”

说着话,钱龙他哥将我连拉带推的拖出堂屋,钱龙则不停的安抚我爸。

钱龙他哥叫钱涛,比我们大五六岁,虽然他跟钱龙是亲兄弟,不过二人不管是模样还是性格都截然相反,钱涛,长得白白净净,戴副眼镜,从小学习就好,如果不是家里没大人,恐怕早就念大学了。

把我拽出屋子,钱涛轻轻拍打我后背说:郎朗,我从小看你长大的,你比钱龙聪明,什么事yi点就透,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你心里跟明镜似的,多余的话哥不说,哥就跟你说yi句,你嫌你爸年轻时候是混子,可你现在的生活跟他又有什么差别?如果你不想将来跟你爸yi样被人看不起,那就老老实实回厂里学门技术,这个社会什么最让人笑话?没钱最让人笑话,剩下的你自己琢磨。

给我说完话,钱涛递给我yi支烟,就转身返回堂屋,继续安慰我爸去了,我则靠在院里的榕树底下陷入了沉思,很多年后回忆起今天这yi幕,我都特别感激钱涛的这句话。

yi直折腾到天快亮,钱龙哥俩才离开,我爸仍旧余怒未消的在屋里骂我畜生混蛋。

我回到自己屋里的小床上,头枕着胳膊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不断回荡钱涛说的那些话,猛不丁我突然听到堂屋里有哭的声音,迷惑的爬起来,蹑手蹑脚的凑到屋门口观望。

我爸嚎啕大哭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来,yi边哭他好像yi边自言自语的喃喃,说自己没有用,不会教孩子,还说想去死。

我心里瞬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刺了yi下的难受,明知他肯定又喝酒了,并且还喝多了,可仍旧特别堵得慌。

从堂屋前杵了几分钟,屋里的哭声渐渐小去,我凑到院子里的水龙头底下洗了把脸,也打定主意,再回汽修厂里去上班,正如钱涛说的那样,如果不想再被人轻视,我就得做好我自己。

往汽修厂走的路上,我不断在脑子里演绎如果刘琪挑我刺,我应该如何应对。

这次我真是铁了心,打算好好的生活,为了自己,也为了这个支离破碎的家,甩掉废人的名号。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