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特效药”真的有效吗?

导语 :如果临床试验顺利,也就意味着此次新型冠状病毒将得到彻底控制。

医药行业每年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今年也不例外。 “武汉肺炎疫情”,这起引发全世界密切关注的事件,自然也逃不过医药公司的“法眼”。

自武汉出现首例新型冠状病毒以来,除了政府在有力严格管控疫情的之外,近一个月以来国内很多药企也在纷纷通过自身的产品来加码助力:

有的公司放弃休假来研发出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有的公司通过红外热成像测温设备来检测体温,为的就是希望能够早日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同样,海外的跨国药企也在马不停蹄的研制新药。

终于,在大家盼望着快点研制出特效药之际,吉利德科学公司研发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使一例2019-nCoV感染病人在用药一天后病情出现明显缓解。

该病例的论文在权威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布后,引发了全球医学界的热烈讨论。 这一利好消息也使吉列德科学的股价近期连续上涨,总市值超过800亿美元(约5500亿人民币)。

目前,卫健委专家组已写好方案及申请绿色通道,并汇报上级部门,同时与吉列德公司直接联系。 此次合作由中日友好医院牵头,计划在武汉开展瑞德西韦治疗2019-nCoV新型冠状病毒临床研究。

瑞德西韦在中国的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III期临床试验将于2月3日开始,4月27日结束。 该试验由首都医科大学作为申办方,计划入组270例轻、中度新冠肺炎患者。 如果临床试验顺利,也就意味着此次新型冠状病毒将得到彻底控制。

由此,我们不禁会问,为什么只有吉利德科学公司能够率先研发出特效药,而不是辉瑞、GSK、强生等药企呢? 今天,笔者就带大家来认识一下吉利德科学和这款新药的“故事”。

01 吉利德科学公司简介

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成立于1987年6月22日,由29岁的医学博士迈克尔•L•里奥丹(MichaelRiordan)创立,被誉为生物制药界的“苹果”。 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福斯特市,是一家以研究为基础,从事药品的开发和销售的生物制药公司。

它的产品包括用于治疗人体免疫缺损病毒感染的Viread、Emriva与Truvada; 用于治疗慢性乙型肝炎病毒感染的Hepsera; 用于治疗真菌感染的AmBisome; 用于治疗巨细胞病毒感染的Vistide;以及用于治疗与艾滋病有关的卡波氏肉瘤的脂质体柔红霉素制剂DaunoXome。

此外,这家公司还提供治疗流感的Tamiflu,以及用于治疗新生血管性老年性黄斑变性的Macugen。

吉利德科学公司的产品销往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德国、希腊、爱尔兰、意大利、新西兰、葡萄牙、西班牙和英国等国。

我们来简单回顾一下吉利德公司的发展史:

1992年1月,吉利德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 GILD。 上市四年后,公司的第一款新药Vistide获批上市,用于艾滋病患者因CMV病毒感染而诱发的视网膜炎。

2001年,吉利德首个抗艾滋病药物Viread获FDA批准。 之后,公司又推出了多款疗效更好而副作用更低的HIV药物。

2014年,吉利德的丙肝药索非布韦(Sofosbuvir、Sovaldi)及Harvoni(Ledipasvir、索非布韦复方制剂)获得249亿美元的收入。

2015年,吉利德继续凭借其丙肝新药强势杀入全球制药公司前10强。

2016年,公司研发生产出被称为“吉三代”的用于治疗全部6种基因型丙肝患者的新药伊柯鲁沙Epclusa,治愈率约为99%。

2017年,世界卫生组织(WHO)正式推荐吉利德三代为全球首个适应全基因型的丙肝DAA药物。 初始由于在美国上市后价格异常昂贵,高达1000美元/片。之后在公司授权给迈兰公司生产出印度版的吉三代之后,价格非常便宜,再加上因为疗效太好,导致没有病人,使得股价大跌。 可这并不妨碍吉利德公司的发展,毕竟只要有疾病的发生,医学的发展就永无止境。

特别是2018年3月和6月,吉利德研发出的用于治疗HIV的“三合一”复方新药整合酶抑制剂Biktarvy在美国和欧盟先后获批上市,成为过去3年中在美欧市场获准的第3款基于FTC/TAF的STR。 此药一经推出市场,引发销量大增。 同年,吉利德以超过146亿美元的总销售额,占领抗艾滋病领域51%的市场份额,以靓丽的业绩傲视群雄。

与此同时,最近几年很多跨国药企都遇到了“瓶颈期”。

由于最近几年全球药企的重磅产品都面临“专利悬崖”的问题,不管是辉瑞、GSK还是罗氏制药,都不可避免的遇到利润暴跌的问题。

同样的,吉利德科学也不例外,根据公司过去五年的财报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公司的总营收和净利润逐年下降。 在2019年《财富》美国500强排名中,吉利德科学公司以年营收约221亿美元,净利润约55亿美元的业绩排在第139位(上一年排名: 116)。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 2019年全球制药企业的创新指数排名,吉利德排名第一。

02 吉利德的产品介绍及研发实力

目前,吉利德公司在重点领域里拥有丙通沙、捷扶康、索华迪、夏帆宁、韦立得等多款核心产品。

在HCV领域,公司拥有索华迪(索磷布韦片)、夏帆宁(来迪派韦索磷布韦)、丙通沙(又称为“吉三代”) 等产品。

其中,夏帆宁在中国用于治疗1-6型慢性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的成人和12至18岁青少年患者。 而丙肝新药丙通沙,被誉为“丙肝治愈神药”,2016年获得了美国FDA和欧盟委员会的上市许可,并于2018年5月30日在中国获批上市,是中国首个通过审批的泛基因型丙肝病毒(HCV)单一片剂方案,可用于治疗基因1-6型、混合型及未知型慢性HCV的成人感染患者。

丙通沙之所以被称为“治愈神药”,是因为适用于所有丙肝分型,包括很难治愈的患者群体(经治患者,以及代偿期或失代偿期肝硬化患者),治愈率更是高达92%-100%。 随着研发技术的发展,现在吉利德已经可以完全治愈丙肝。

除了在丙肝领域有出色的表现之外,同样的,在乙肝(HBV)领域吉利德也有很大的突破。 吉利德在已上市药物Viread(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TDF)的基础上研发出了升级版的Vemlidy(TAF),即新型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NRTI),也就是新一代的乙肝抗病毒药韦立得,可用于治疗成人和青少年(12岁以上且体重至少为35kg)的慢性乙型肝炎。

TAF于2016年11月被美国FDA批准,2017年1月9日获得欧洲药物管理局批准,印度迈兰制药在2017年12月11日获得美国吉利德原厂授权的仿制版。 但由于TAF的耐药性很低,目前只能通过抑制乙肝病毒的复制来降低肝炎的发作,所以只能实现临床治愈,降低肝硬化、肝癌风险,并不能彻底治愈乙肝。 但尽管如此,韦立得也被认为是目前最好的乙肝药物。

为了能够彻底治愈乙肝疾病,2018年底,吉利德和Precision BioSciences达成协议,利用后者的ARCUS基因组编辑技术开发一种可实现乙肝治愈的基因疗法。 由Precision BioSciences负责在研核酸酶的开发、配方和临床前研究,吉利德资助并负责临床试验的进行和推广。 Precision BioSciences可能获得总计4.45亿美元的付款和未来产品销售分成。 目前,此基因编辑疗法还在临床前,预计2021年向美国FDA递交申请新药临床试验(IND)申请。

2018年11月,治疗慢性乙肝的韦立得和治疗1-6型慢性丙肝的夏帆宁相继被获准在国内上市。 韦立得是10年来中国市场批准治疗乙肝的首个新口服药物,获批后被誉为“史上最强” 乙肝新药。 韦立得具有类似于吉利德的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TDF)的抗病毒功效,但剂量仅为后者的十分之一。

除此之外,在HIV领域,吉利德同样有非常出色的表现。 公司自主研发的捷扶康(艾考恩丙替片,即E/C/F/TAF)是其核心产品之一,是用于治疗艾滋病病毒1型(HIV-1)感染的四合一单一片剂。 艾考恩丙替片于2015年底分别在美国和欧洲获得批准上市。

根据吉利德的财报显示,2016年捷扶康的全球销售额为14.84亿美元,2017年销售额达到36.74亿美元,同比增长高达148%。要知道,2017年全球抗艾药物的市场规模约为170多亿美元,捷扶康一款产品的销售额就占到了全球抗艾药市场规模的五分之一,可见其增长势头非常猛。

根据EvaluatePharma公司预测,到2024年,捷扶康仍将是全球最畅销的抗艾药之一。 这一靓丽的销售业绩,也让吉利德公司在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261亿美元,在全球制药领域排名第七位。

与此同时,这款抗艾“明星药”也于2018年7月31日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上市,正式进入中国市场,成为中国首个通过审批的基于恩曲他滨/丙酚替诺福韦(FTC/TAF)的用于治疗HIV的单一片剂方案(STR),也是用于治疗感染HIV-1的成年和青少年(12岁以上,体重超过35公斤)的完整方案。

更值得一提的是,捷夫康在美国无优惠价格为30片3000美元左右,在中国为2980元人民币,不到美国价格的15%。 很明显能够看出,吉利德公司考虑到了中国自费患者的支付能力,这无疑给我国HIV患者带来了极大的帮助。

2019年11月,捷夫康、夏帆宁、韦立得、丙通沙进入2019年版国家医保目录。

之所以吉利德科学在2015年以前的净利率能够保持平稳上升的水平,正是由于公司能够在保持药品研发的同时快速的把产品推出市场,从而抢占到不少市场份额。

根据不完全统计,吉利德公司创立33年以来,已经成功研发出超过25种创新药物,覆盖了艾滋病、乙肝、丙肝、心血管疾病、囊性纤维化、呼吸系统疾病和抗真菌领域。

如此快速、高效的新药研发,我们不禁会问,为什么吉利德科学公司具有这么强大的研发实力?

我们都知道,一款新药的研发离不开研发团队和研发资金的支持,而这正是吉利德公司研发实力的“秘诀”所在。 目前,吉利德公司在全球已经拥有超过11000多人的团队,其中有近一半是科学家。 另外,公司每年都会投入占总支出一半的资金用于研发。

反观国内药企的研发投入情况,相对来说不是特别理想。 即使是我国医药公司里研发投入最强的行业龙头恒瑞医药,研发投入占比也不到20%。 2012-2018年,恒瑞医药的研发投入从5.35亿元增至26.7亿元,研发支出占总营收比例由9.84%上升至15.33%。

2019年上半年,恒瑞医药研发投入达到14.8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9.13%,占总营收的14.8%。 但是,如果横向对比来看,比如正大天晴、复星医药2018年的研发投入占总营收比例也仅为10%,而且有很多医药公司的研发费用率都处于10%以下。

持续的研发投入,自然会带来丰厚的成效。 2018年,跨国药企在华共上市了44个新药,占全部获批新药的77%。 其中,吉利德在中国市场上市了5款新药,均扎根于肝炎和HIV/艾滋病市场,并在中国创造了多个“第一”。

如果加上2017年获批的一款新药,15个月内共有6款创新药被获批上市,无疑是2018年跨国药企在中国获批新药的最大赢家。 截至2019年,吉利德已有8款新药在中国上市,主要用于慢性丙肝、慢性乙肝及艾滋病治疗。

可以说,这家2016年才完全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公司,与中国的渊源颇深。 跟很多外资药企一样,吉利德科学公司也同样不会错过中国市场。 早在2007年,吉利德公司就与中国产生了“初步交集”。 2016年更是在上海设立中国总部,正式进行商业化运营。

特别是此次疫情事件,吉利德更是凭借其强大的研发实力率先研发出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新药,如果试验顺利,无疑将会立下不少“汗马功劳”。 那么,到底这款新药是否有效呢? 国内药企又是否有仿制机会呢? 我们接着来分析看下。

03 瑞德西韦新药分析

根据全球知名的化学试剂供应商MCE(MedChemExpress)官网介绍,瑞德西韦(GS-5734)是一种核苷酸类似物,具有抗病毒活性,一定浓度下可以对SARS和MERS病毒起到活性抑制作用,还曾被用于针对埃博拉病毒的临床实验。

目前这种试剂仅用于科学研究,并不出售给普通患者,每100mg的售价是3.95万元。 同时,瑞德西韦尚未在全球任何地方获得许可或批准,也未被证明任何用途是安全或有效的。 作为在研药物,也没有针对2019-nCoV的数据。

因此,医学界对于瑞德西韦是否真的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效存在非常大的争议。 从目前对该药物掌握的信息显示,瑞德西韦已在体外实验和动物实验中证明了对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和SARS病毒的有效,这是一种结构类似于2019-nCoV的冠状病毒。 此外,还在次数有限的情况下,获取了紧急使用瑞德西韦治疗埃博拉病毒感染患者的临床数据。

目前,医学界发现已知的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共有7个,其中4个对人类的致病性很弱,比季节性流感还弱,SARS、MERS比较严重。

冠状病毒家族 来源:腾讯医典

此前,我国病毒学家在疫情发生一周以后从病人样本当中分离出了以前从未在人体中发现的冠状病毒新毒株,并且找到了病原体。 从基因测序情况来看,新型冠状病毒同SARS病毒和MERS病毒相比是不同的冠状病毒,也就意味着在冠状病毒的家族当中,增加了一个新的成员。

2020年1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将“武汉病毒性肺炎病例”命名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即“2019-nCoV”。 根据最新研究公布的基因组测序结果,新型冠状病毒和浙江舟山蝙蝠类SARS病毒最接近,相似程度达到了88%。

如果从以上这些角度来分析,也就说明了瑞德西韦是会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治疗效果的。 但目前,需要等新药试验的最终结果出来才能真正证明是否有效。 毕竟,我们都知道药品研发是离不开“双十定律”的,也就是说一款新药上市需要经历“投资十年,十亿美元”的过程。

新药上市需要经过动物实验、一期、二期、三期临床实验,有的药品在上市销售之后,还有可能因为出现不良反应而重新反复试验,这一过程短则需要几年,大多数需要经过十年以上的时间。

由于目前新型冠状病毒的情况特殊,在各部门严格和有力的配合下,无疑会大大缩短新药的临床试验时间。 所以,瑞德西韦是否真的有效,最快在4月底就会有结果出来。

与此同时,如果新药真的有效,就会面临着专利期的问题。 因为专利药的专利保护期一般为20年,在保护期内,作为原研进口药的价格都比较昂贵,毕竟药企在研发投入上花费了不少资金。 而且,在专利期内,任何药企都不能仿制或者上市销售同类型的药品。

此前,在2月2日晚间,一则“美国公共安全卫生部门经特朗普特批,同意将该药物专利豁免,向中国紧急公开药物分子结构至4月27日”的消息在网络上热传,但是截至发稿前,美国公共安全卫生部门和特朗普均未发出相关声明。

所以,对于国内药企是否有机会仿制瑞德西韦,以及是否能够在短期内仿制成功这一问题,就在于美国政府的态度。

笔者觉得能够仿制的机会还是比较大的。 但问题就在于迫在眉睫的肺炎疫情已经深刻的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如果在短期内不能仿制出价格便宜又好用的新药,那么,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其实会出现成本大于付出的现象。

当然啦,对于来势汹汹的肺炎疫情,全世界人民都热切希望瑞德西韦是真的有效,而且都希望能够用上物美价廉的好药,也迫切希望此次肺炎疫情能够尽快过去。(作者: 粽哥2025)

抄送:@今日话题

雪球转发:4回复:2喜欢:4

全部评论

巴神02-04 16:40

药代好

红牛理论家02-04 16:10

双黄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