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董事长成了“高危职业”

作者丁真军为阿尔法工场研究员

导语:A股董事长的犯罪率是全国犯罪率的3.2倍。

“暴风集团(SZ:300431)冯鑫、博信股份(SH:600083)罗静、新城控股(SH:601155)王振华、*ST康得(SZ:002450)钟玉、大智慧(SH:601519)张长虹、*ST鹏起(SH:600614)张朋起、*ST中科(SZ:002290)张伟、ST天宝(SZ:002220)黄作庆、恺英网络(SZ:002517)王悦、派生科技(SZ:300176) 唐军……”

2019年过去不到2/3,已有十位A股上市公司董事长被刑拘。董事长在全国各种职业中,已然打上“高危”标签!有数据为证:今年的《最高法工作报告》显示,2018年各级法院审结一审刑事案件119.8万件,据此我们可推算出,犯罪率(119.8万/13.95亿*10万)为十万分之86;而A股董事长的犯罪率(10个被抓/3665家上市公司*10万)为十万分之273,是全国犯罪率的3.2倍。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数据仅是7个月的,全年“摔跤”的董事长将会更多。就此,我们还可以回溯2018年数据:2018全年有400家上市公司董事长离任,其中25位因各种原因受到监管部门的处罚或直接涉嫌犯罪。曾经我们谈起这个群体,眼里满是尊敬,他们的企业家精神激励了一代中国青年。然而今天,上市公司董事长怎就成了“高危”职业?

原因一: “门神”培养了“盗贼”

老话说的好,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堤防,往往崩溃于最初不起眼的一处细节,会计师事务所就是其中之一。这10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遇到了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幸运的是,有人帮他们做“审计”报表(年报、招股书等地方用得上),即使有不尽如人意之处,也都可以轻松掩盖上。譬如百亿造假案的主角康得新,账上现金18亿却发不出分红的辅仁药业(SH:600781),扇贝动辄跑路的獐子岛(SZ:002069),均离不开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的“支持”。近三年,瑞华可谓是劣迹斑斑,曾因多家上市公司(华泽钴镍、键桥通讯、振隆特产、亚太实业、勤上光电等)财务舞弊案遭监管处罚。

7月8日瑞华被正式调查。据统计,截止7月底,60家公司的IPO受其牵连被终止审查。也许这些寻求IPO公司董事长正跳脚骂娘,但得之其幸失之其命,也许蝴蝶翅膀不止煽掉了本次的IPO,也煽走了这些董事长今后受瑞华影响坠入“A股监狱风云”的可能性。毕竟,像上述百亿、几十亿的大案,都是从小的利润调节等行为升级而来的,都是从IPO合作开始腐蚀上市公司的。所以可以说,结识瑞华也是不幸的,其不合规行为从小处出发,犹如一颗种子,一旦在董事长的心里种下便很快生根发芽。错误的反馈(跟瑞华做账玩财技没有被查处),决定了今后更加错误、更加剧烈的财务行为方式:虚开发票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等,报告开头十位身陷囹圄的董事长有些就是属于这种。会计师事务所本该成为A股投资者的“门神”,却放弃职业操守,潜移默化的导致董事长的变异——门神背弃投资者培养“盗贼”(上市公司),这是董事长高危的成因之一。

原因二: 上市以后失去目标

武侠小说中主角有个硬标准,“万中无一”神奇筋骨。套用此标准,我们可以找到现实生活中的主角——上市公司。中国在册民营企业数量2013年为1000万家,2017年为2000万家。若按年化19%增长速度,或北师大《2015劳动力市场研究报告》调查的每天新增1万家民营企业数据,2019年这个数字应是2800万家。而A股上市公司一共有3665家,也就是说从所有企业中诞生一家上市公司的概率是1/7640——但不要忘了很大部分上市公司不是民营,那么说民营公司上市的概率为万分之一是差不多的。上市公司能从千军万马之中脱颖而出,站在食物链的顶端,能走到这一步,大部分功劳都要归功于董事长。一个董秘朋友曾这样描述其前老板的支配性:“圣经里有这么一句话,God said,Let there be light,and there was light,老板翻译过来是这样的:xxx(该老板的名字)说要有光,这世界便有了光。”

想想也难怪,董事长一手把小公司做到上市,举手投足便影响成千上万员工命运,一定程度上决定产业走向,往往还是一地纳税大户。这种情况下,如果董事长没有一以贯之的强烈使命感和愿景的支撑(使命即公司为什么存在,比如阿里巴巴要让天下没难做的生意;愿景即希望公司发展成什么样,比如华为的定个远期超大销售目标要超过谁谁做行业老大),那么他/她将是极易膨胀和骄傲的。就像大族激光(SZ:002008)的董事长高云峰,在接受央视财经频道电话采访时非常狂暴,“你是什么x毛,你是个什么角色、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这个是我们自己的资金,我当然有权做任何经营决策,你管我这么多”。高云峰那种还只是态度不好,更可怕的有些董事长认为自己什么都能做,毫无边界、毫无敬畏。就像新城控股原董事长(SH:601155)王振华,能干出猥亵幼女之事;再比如中科新材实控人张伟(*ST中科;SZ:002290),搞黑社会那一套:非法拘禁、敲诈勒索、诈骗、持有枪支弹药等。这也是段永平等知名投资者,将公司文化看的比什么都重的原因。总而言之,处于上市公司董事长这个食物链的位置,缺乏使命感,导致毫无边界胡作非为,是董事长成为高危职业的第二个原因。

原因三: 面对行业困境剑走偏锋


分析行业困境导致“高危”之前,我们先聊个耳熟能详的历史典故。纸上谈兵的赵括大家都知道,秦赵交战,赵孝成王撤掉战国四大名将之一的廉颇,换赵括上场,结果葬送四十万大军,被白起坑杀。人们往往只看到赵孝成王识人不明(不顾廉颇、蔺相如、赵母等人反对),却没看到其肩负的巨大压力:秦赵几十万大军陈边三年,把家底都吃没了。再不打,那举国就要自行崩溃了。既然你老一代的廉颇们不愿意打,那么只能用新生代了,让赵括这个新生代最强者上去赌一把,也许赢了呢?你知道,当董事长的职责就是确定前进方向、作出抉择,而大多情况下结局不会太好。因为企业经营过程中,战略选择的失败往往是常态。想想看,让企业突破生命周期,穿越行业周期的限制,相当于逆天改命,哪有那么容易?这种天大的压力,无时无刻伴随着每一个领导者,会让董事长做一些“剑走偏锋”式的战略选择,从而让自己身陷囹圄。

点击可看大图

十几、二十年前活在稀缺经济时代的企业家,往往不知道红线在哪里,在能做与不能做之间疯狂试探。最终,有些锒铛入狱,有些被网开一面。比如进入金融领域面临巨大的政策风险时,马云在2004年启动支付宝项目就有心理准备,跟同事说,“如果要坐牢、我去”。而在今天这个过剩的时代,遇到瓶颈的公司规划战略更难,因为你想做的别人都做了,你稍微落后一点就追不上了。就比如暴风集团,PC播放器的时代过去的很快,移动互联网时代有视频生态玩家乐视、有流媒体订阅玩家“爱腾优”。面对落后的现状,暴风走了一条赌博式上杠杆转型的路,结果52亿买“体育版权掮客公司”最终一无所有,冯鑫还进去了。这世界变化太快了,时代赋予了那些知识结构、认知结构老化的董事长赵孝成王一般的困境。静静的垮下去or剑走偏锋赌一把?选择后者,往往却因为无法完成承诺和一些其它的利益原因,最后下场潦倒。

原因四: 利益传导机制的反噬

A股上市公司就像一辆巨大的战车,前进途中什么问题都不存在,可一旦停滞(不管是行业周期还是公司战略选择导致),就会使原来的利益传导链条受损。何谓利益传导链条?你知道,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不只是几个财务数值那么简单,没有谁活在真空之中,其发展离不开外部性因素,利益传导向各个层面。不断的会有人跳上这辆巨大的战车,分配走一些利益。如果你增长变慢、停滞、甚至倒退,新进的利益分配者无法满足,原有的分配体系无法运转,那问题就会逐渐的暴露出来。比如互联网红利到头后,很多公司被遏制住增长源头,被媒体轮番暴击,被骂的狗血淋头……我们来看看今年“监狱风云”的那十家上市公司的业绩,真的不是一般惨:除了新城控股以外,其它清一色利率大幅下滑,或者从盈利到亏损。

点击可看大图

利益传导机制的反噬,可以再往前延伸一点。以前有些董事长上面有人撑腰,即使犯了一些“小错误”,上面打个招呼可能就解决了。现在,可没人敢再打这个招呼了。6月28日,两高召开了“关于证券期货犯罪司法解释新闻发布会”。今后市场的规范程度会更高,对于那些不守法规的董事长,打击只会迟到不会缺席。A股董事长监狱风云,今后参演的人只怕会更多。但很大程度上,这种新陈代谢也将会让A股生态更加健康。

抄送:@今日话题 $暴风集团(SZ300431)$ $博信股份(SH600083)$ $*ST康得(SZ002450)$ @新城控股(SH:601155)

雪球转发:1回复:6喜欢:4

全部评论

吾射不亦精乎201608-06 17:21

谁说的,马兴田呢?

A道生一08-06 14:00

塔尖上的人都成了坑蒙拐骗者,普通民众会如何?中国社会越来越。。。

观沧海日出08-06 11:21

股市投机取巧的文化,吸引了各路以坑蒙拐骗偷为业为荣的人,他们以没文化为荣,结果就是一地鸡毛。

小散户也有冬天08-06 09:20

油水太多,大额的利润不分红,滋生犯罪的土壤。利之所在,趋之若鹜,老总们面对的诱惑远比常人多不止三倍。

恋曲201908-06 09:20

王振华还是全国劳模,全国五一奖章获得者,你咋不说这两个称号是“高危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