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爱因斯坦01: 1、你可能并没有细看文中内容,复利增长是大众所追求的,我并没有否定;2、在市场中,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诉求,以我的“股权”论,“退休金”是追求,复利则是相伴的必然结果;4、市场中很多投资,可以做到复利增长、但无法提供“退休金”;5、我尊重你的观点并感谢阁下写了这么多文字;6、最终都是要交给市场检验的,看牧原、天邦、茅台在未来的表现吧,既然把文章写出来,我会不断审视结果和逻辑。//@爱因斯坦01:回复@秦三河:投资是为了当下资产在未来能够获得一个合理的复利增长,而不是为了在未来获得股息当现金流。持有一家公司的股票,在保证本金不损失的情况下,获得复利增长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公司业绩维持一定幅度复利增长,另一种是公司业绩稳定不再增长了,但公司加大了现金分红力度,投资者通过股息再投获取复利增长。很显然我们更倾向于前者,反过来也说明如果一家公司没有成长空间了,那么它的投资价值将大打折扣。在那种情况下,除非没有更好的选择,否则持股吃股息并不是一个好的投资。

企业获取业绩复利增长,主要看量价如何联动。三种情况:量价齐升、平价起量、提价控量,量与价之间透过供求关系也将相互影响。从需求端看,产品无明显差异化的行业,企业在利益驱使下一齐扩张放量,一旦超过产品总体供求关系平衡点,无疑将会对产品市场价格造成负面影响。对于一个供给端相对受控的公司来说,要实现业绩增长只需要简单提价即可,比如贵州茅台;在需求端进一步增长时,公司继续扩产即可,不会对产品的价格造成影响,所以我们看到过去几十年贵州茅台酒的出厂价与零售价能够持续地提高,并且幅度远超一般刚需消费品,贵州茅台依靠茅台酒的量价齐升取得了多年的业绩持续增长。如果一家公司需要通过放量来达到业绩增长,那就必须增加资本支出再度投入,不管是既有类型业务还是新增类型业务;而如果再投入取得的收益率无法维持与当下业务一样的较高回报率,那么这个新增投资将会拉低公司总体的投资回报率;如果新增业务的投资回报率低于某个值,那么这块带来的业绩增长对公司与投资者而言都意义不大,反而会使得公司的效益下降。

具体到贵州茅台与牧原股份呢?就看你看多远了,也看你对行业公司甚至产品有多了解了。个人认为贵州茅台的市场空间还很大,贵州茅台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也有很长的路可以走,毕竟它至今还没有走出国门,原因有多方面,茅台酒的产量是一方面,中国的文化软实力输出又是一方面,中西方饮食习惯差异又是另一方面……未来茅台酒走出国门值得期待,如果它真正属于好东西,如果它还能继续提高产量。而牧原股份呢,它在国内还有很大的市场份额可以提高。但从终局来看,就算这行达到集中化规模化养殖阶段,它依然是一个产品无法形成明显差异化的行业,它依然是一个通过成本控制形成竞争力的行业,它依然是一个没法形成产品品牌溢价的行业,它甚至依然是一个周期性行业,这是养猪行业本身的特点决定的。当然,牧原股份以后可以通过向下游延伸发展来进行摸索,走双汇发展屠宰加肉制品深度加工并分销这条路,只是这些都需要更多新的投资,至于这些业务的投资回报率如何,目前暂时可以参考双汇。

最后,投资不能简单的看PE、PB和ROE,要把财务指标具体化到经营上来理解。贵州茅台如果将其账上的大部分现金分红给股东,那么它的PB会更高,ROE也会更高,如果它再将普茅的出厂价提高到1499元,那么它的年净利润将会是800亿级别,这时候它的ROE更是逆天。站在当下看未来三五年,贵州茅台的净利润翻番问题不大、难度不大;三五年之后市场又将如何看待贵州茅台的成长呢?它的产能还能提高到多少呢?它的价格还能提高到多少呢?市场又将给它多少估值呢?不得而知,每位投资者自己去理解。那么牧原股份呢,它的业绩在多年持续扩张中不断增长,它依靠自身良好的成本控制穿越行业周期,但它至今依然无法通过内生增长来满足自身扩张的资金需求,账上大存大贷,还兼各种发债融资,使其ROE一定程度上失真。举债扩张无疑是一把双刃剑,就看管理层如何使,也看行业与公司形势将如何发展与变化。财务指标只是阶段性经营结果,需要结合业务来相互印证与理解,长期投资最终都要看公司的未来现金流回报,这个需要从行业可能的终局倒推回来看公司当前的发展阶段。
iPhone转发:3回复:30喜欢:1
引用:
本文构思于春节期间,灵感来自节前与 @西湖铸剑师 的讨论,一不小心就蹭了两个热点:茅台和猪股,昨天茅台大跌、今天猪股全线涨停。但我还是要声明,我的所有文章,都不是短期的、抄作业的读者还请三思。文中只是借茅台来阐述我对价值投资的思考、并践行于猪股的投资中,主观论断较多,肯定有许多...

精彩评论

养家糊口的渔夫02-20 13:48

年轻人赔率优先,中年人胜率优先,老年人股息优先

全部评论

秦三河02-20 20:41

因斯坦-爱02-20 20:41

纯粹探讨学习

秦三河02-20 20:36

其实就回到了我文章的主题:低估值、高盈利能力。

秦三河02-20 20:33

你看一下过去12年银行指数走势,就能知道低增长的银行指数其实创了历史新高。我们的估值体系并不一致,没必要求同。

因斯坦-爱02-20 20:30

我理解你的意思,只是对股市投资以收股息为目标有点不一样的看法,不管年长年少年中,投资的目的都是为了资产保值增值,当然收股息也是一种投资收益,不矛盾,只是不能成为投资考虑的重点。长江电力为什么不能腰斩呢?股市变幻不定,印象中16年之前那几年这种股并不受欢迎,那时候蓝筹股普遍低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