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can I eat now? ——牛市乱弹

柯勒律治在《我可以触摸的事情》中称柏拉图“可爱、快活的胡言乱语...”,你看,连柏拉图都能胡言乱语,你还敢随意相信雪球上有些大V的陈词滥调吗?博纳富瓦在《反柏拉图》里说的更绝——“什么也不能将他从对黑房间的痴迷中拽开。俯身于水池,他试图在水面下固定脸:永远是嘴唇的蠕动获胜。断了桅杆的脸,沉沦的脸,只需碰触牙齿就能让它死吗?手指经过时,死亡会微笑,就像沙在脚掌下退缩。”...哈哈,这是在劝赌吗?尼采是我见过的最狠角色,直接用《偶像的黄昏》这本书踹断了柏拉图的肋骨,看的我这吃瓜群众瞠目结舌,瓤皮碎了一地,大师们反权威,佩服佩服!

当下再回到雪球上,又是另一番壮景好不热闹,有那许多熊胆豹心之人,卯足了劲儿上蹿下跳,鉴股劝股吹股啐股,笙歌弦索群魔乱舞,满篇皆红张灯结彩,我看不配一曲Ode To Joy,都对不起贝多芬。

牛市的动机正如拉威尔G大调第二乐章,似瀑布、清泉缓缓下沉的音阶带来的不是伤感而是醇浓的希望,慢慢冥想后的喜悦,之后带来小幅清脆悦耳的波段撩拨着你的心弦,让你对即将到来的牛市的波澜壮阔充满感激,财富就在大音希声中渐次录得...按照现象学哲学术语说,是一种“原型”通过“表现”达到了“存在”的过程。

“表现”这个词在牛市很有想象空间。而“原型”就是幻化后的你和你的股票。你和它每天缠绵,不听风不眇雨,坚决不可以睡到打晴。涨了,瞳孔就散成透光的虹,跌了,满心比日头还要沉,还狠狠地设了底线——老子要么走在时间的裂缝上,要么被自己的伤口照亮!这就有点像乌拉诺斯敢给十二提坦取“Titan”(古希腊语意为紧张),就是奔着享受“紧张感”去的,而著名的巨舶敢名“Titanic”也是奔着处女威名、终须一博的网红梗去的,甚至于《红楼梦》早早道出“千红一窟,万艳同杯”,就是锚定了几百年后的“千股绝唱,万众同疫”的盛世傀景。文学艺术自古希腊到后现代,从未跑出过“存在”“人性”这等普世命题,更何况这最彰显人性的投资市场。

股市如爱情,美好而煎熬。

多数人起初对爱情的美好憧憬,类似于笛卡尔证明“上帝完满存在”的推导,包括我。屡次身心俱伤之后,我就想伪证它。而如何伪证它,却难上加难,一系列的宇宙和数学模型的逻辑理性就已经让我望而生畏,显然不如斯宾诺莎和莱布尼茨来的笃定,我理科实在太烂了!更何况人是有七情六欲的,岂能光靠数学模型来判断爱的对与错?所以“顺其自然”往往是多数人最后选择的爱情观。这种过程完全可以直接搬到股市里来。多数人初入股市,胼手胝足,煞费苦心,随着赚钱效应即起发酵成对此股爱的忠贞,敢以死相谶语,当兴至高点无路可走时,方想起有上便有下,投资市场和爱情一样,你既无法证明上升的逻辑亦无法证明下跌的逻辑,就爱了,就涨了;就不爱了,就跌了...所以上帝让漫漫下跌路也不寂寞,可以开启生无可恋的嗑瓜子赌大小的游戏,这其实是多数人婚姻的写照,“顺其自然”也就成了股市和人生并肩作战的不屈力量,我们都是共生的韭菜,连林妹妹都拜服韭菜的美德,早有诗云“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哈哈

其实今天写文章主要原因是:白天想安心看会书,不断接到电话的骚扰,有鉴股的,有配资的,有假冒券商拉入群的,还有亲友告诫我别当韭菜的...总是提醒我那现实压倒性的在场——还有钱、牛市、激情。

而我看的书是哈罗德.布鲁姆的《诗人与诗歌》,很不着调,翻到的那页是介绍保罗.瓦莱里的:

“瓦莱里那优美的《棕榈树》以一个隐喻结束:

恰似悠长的沉思

心灵付出了太多

终于增益了收获!

(棕榈树意象代表极其活跃的头脑,自己灵魂的天赋持续增益它。)”

嗯,我就是那两脚不着地的瓦大仙,随着棕榈树上天入极,你再让牛市喊我回家吃饭,我就是那句歌词回你:“Tell me,what can I eat now?”

$上证指数(SH000001)$ $贵州茅台(SH600519)$ #股民的日常#

iPhone转发:0回复:6喜欢:0

全部评论

黑珩07-13 22:59

太好了!李录这人大概知道,还没读过他的书,我先去豆瓣了解一下

无涯书社07-13 22:47

这几天读了李录的《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觉得不错,推荐你也读一下。

黑珩07-13 22:29

还是你看的真亮,一轮牛熊下来,要么成了赌徒,要么成了哲学家

无涯书社07-13 22:16

哈哈,把股市比作爱情是抬举股市了,爱情里,多的是明明白白的骗子,股市里,不但到处是骗子,还到处是骗自己的人,一面享受着露水情缘的刺激,一面幻想着这样也可以天长地久

黑珩07-13 22:05

兜里仅存的碎银子也被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