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你的帖才去了解了一下方方日记,之前对此没有耳闻,看来我真是out了。你说的伤痕文学不知道是不是指20世纪70、80年代的写作范式?我所知的定义是“伤痕文学是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在中国大陆文坛占据主导地位的一种 文学现象。它得名于卢新华以“文革”中知青生活为题材的短篇小说《 伤痕》。”如果是,咱俩还是观点一致的,文学方面的书籍我最少看的也是那个阶段的,直觉性地抵触不喜欢。比较文学这门课会探讨很多母题,例如母性、自然、神性、幸福、自由等,也是研究不同国家文学传统的参考。如果深入点看中外文学的差距,就像你说的,我们在表现母题的时候过于强调观点和结论,过于加入主观情绪政治因素,国外文学的范本好就好在思想意识鲜活,美学张力十足,叙述方式多是只抛给你现象、画面,观点、结论让读者观者来出,这样才产生更多元化的对作品的探究和思考。这也许和他们早期奠定的浪漫主义情怀的艺术文学基调大有关系,例如荷马史诗、 古希腊悲剧等等,在壮美饱满复杂的情绪中体会悲喜,从而发酵出真正有经典意义的文学艺术作品,而我们早期美好的山海经诗经被当代恶心地解读,论语、大学、中庸等的唠大道理的木纳干涩的文字也被推上文学殿堂,以至于我们的近现代文学和欧美差距悬殊,几乎无法赶超,绘画方面更是,但可悲的是,当下“人文思想的重要性”在对下一代的教育中仍然被边缘化,这代表着后继人才的依然缺乏,文学艺术几乎要呈灭绝之势,对此我是非常难受的。
iPhone转发:0回复:13喜欢:0
引用:
目测关于方方日记的讨论已成为新一轮风暴,有些热议帖子有些已经被结扎了。方方的日记读过几篇,主要是为了了解武汉当时的情况,这方面还是挺有价值的。她的身份是作家,在如此大灾大难面前怀有悲天悯人,愤世嫉俗的感情也是应有之义。但从看待事物的客观全面和文学审美上看,却不喜欢日志所体现出...

全部评论

无涯书社04-13 09:29

是的,思考成长停不下来的,不是想不想,要不要的事,我们意识到的,知觉了的东西就不能假装不知道了。而能接受的自不在话下,但有些我们难以接受,让我们痛苦矛盾的怎么办呢?我读过武志红的《巨婴国》,全书我只记住一句话:“不带敌意的坚决”

无涯书社04-13 09:23

正是如此,这方面的智慧我们中国古代哲学里说了很多了,万事万物相生相克也是这个理,往往我们作为其中的一极,身处其中,难以跳出主观感受,加深了自己的困顿和痛苦。即便我们意识到这些,这些困顿痛苦也还会不时出现的,但意识到了,接受了,就会好许多。

黑珩04-13 06:58

我想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还是要回到认知层面,通过读书行路提高认知,保持独立思考的习惯,这又是需一辈子而为的事情...

黑珩04-13 06:54

哈哈,你的这番话显示了很强的逻辑性,让我对世俗的偏见或者是说对世俗的规避有了新的理解。我想很多理儿都是相通的,哲学方面我没有系统研究过,很多时候都是艺术给我生活带来指导。记得在洛杉矶有个Getty Villa,其实是个前工业大亨的私人收藏宅邸,非常大,同时还有个Getty Centre,也藏了巨量油画,这两个地方我去了好些次,每次去都会有不同的收获,就像你看弗洛姆的书一样,随着时间的变化,认知也会改变。我最后去Getty Villa的那次,有个残破的古希腊时期的石狮,旁边的提示语大概是说“维克多·雨果给了我们一个全方位的视角,美只是最单一视角下的一种形式,而丑是整个全局里的一个细节,它避开我们,却与万物和谐相处。”,再回望整个展馆那些残破的雕塑作品(其实都是珍贵的古希腊古罗马时期的),突然顿悟了很多,就赶忙把那句话记下来了。我想这可能就是你说的世俗与高雅也没法准确界定,美丑也是一样,很多时候是相互和谐着的。

无涯书社04-12 10:38

时下做个纯粹的教育者,痛苦程度可想而知。审美和判断力到底是沉沦了,还是它们向来都是稀罕物呢?应该两者兼而有之吧。阅读、思考、感悟越多,就会越痛苦、绝望,这是许多思想者的共同感受,心智的成长、思想的跃迁好像总是要伴随着这些痛苦,而且没有尽头。身体健康是不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是否伟大总需要痛苦来浇灌?不知道布鲁姆所说的“孤独和自我”是否也涵盖了这些过程。这段时间,受弗洛姆的启发,我对自由、独立、成长这些东西的想法有了一些变化,感觉到世俗生活也许并非像我们通常认为的那样一无所是,看似愚昧、庸俗、无知的东西也许本身就有其存在的意义,这种意义并非存在即合理的意义,而是其本身就拥有的意义,只是它们并不自知,也往往被别人误解的意义,这种意义就像污浊的土壤对花草树木、鲜花果实的意义一样。个人的独立、成长是否也要根植于世俗的土壤,从其中获取必要的养分?是不是应该在世俗生活中合理的喂养自己,让自己获得健康,才能增进追逐精神飞升的能力和能量?是不是应该对庸俗、愚昧和自我的独立、成长抱有同等的耐心和包容,就像泥土和花草树木一样,默默地滋养,相互地成就?我写了“根植于世俗,游离于虚无”,就是发自这些想法的。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种对痛苦与绝望的逃避和自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