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沙特石油联盟是梦还是真?

全球“战疫”

美国能源部长布劳耶特3月23日表示,在油价出现二三十年来最剧烈的崩盘之后,为了稳定价格,考虑的举措之一就是让美国与沙特建立石油联盟。

随着美联储推出无限制的量化宽松政策,同时市场预期美国国会最终将会通过2万亿美元大规模财政刺激计划,本周油价自近17年低点反弹,且接连两日上涨。但这一反弹趋势能否持续尚存很大变数。

上周,美国WTI原油价格下跌29%,创下自1991年以来最大周跌幅,而美联储周一宣布的救市措施暂时扭转了油价的跌势,WTI收盘时上涨逾3.23%。北京时间24日19时15分,纽约原油上涨近6%,报24.74美元/桶。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当地时间23日(周一)宣布,将继续购买美国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不设额度上限,旨在支撑美国经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支持市场平稳运行。同时,美联储还出台一系列新举措支持向企业和家庭放贷,政策托底和救市意图明显。

此外,美国财政支出刺激法案正在等待国会投票通过。虽然该法案已经两次受挫,但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称国会已经“非常接近”通过该财政计划。美国推出的前两轮刺激计划规模共计1083亿美元(第一轮83亿美元,第二轮1000亿美元),白宫经济委员会主席库德洛此前表示,第三轮法案将包括高达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

24日,荷兰国际集团(ING)大宗商品策略负责人帕特森(Warren Patterson)在一份分析报告中指出,在美联储宣布采取进一步措施以缓解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后,原油市场获得了一些支持。此外,有关建立美国—沙特石油联盟的声音越来越大,也为油价提供了进一步的支撑。

不过,尽管油价出现反弹,但油价的走势依然并不明朗。“油价攀升的主要原因是,美联储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救市措施,导致美元走软。”OANDA高级市场分析师爱德华·莫亚(Edward Moya)说,“WTI油价波动率仍将保持高位,如果这种反弹最终消失,交易员应该不会感到惊讶。”24日,美元指数下跌接近0.80%。

更为重要的是,新冠疫情仍然在全球范围蔓延,越来越多的国家在采取“封城”措施,影响了正常的经济活动。当地时间23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发表声明说,2020年全球经济将陷入负增长,衰退程度至少与2008年金融危机时相当,甚至更加严重。

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24日12时,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38万例。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3日指出,新冠肺炎大流行呈加速趋势,确诊病例从第一例到第10万例用了67天,从第10万例到第20万例用了11天,而从第20万例到第30万例仅用了4天。

帕特森指出,NYMEX RBOB(注:一种在美国NYMEX交易的无铅汽油期货合约)23日收盘下跌近32%,使汽油期货跌至199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与此同时,RBOB裂解交易也了市场前景。尽管没有做出任何决定,但俄罗斯石油生产商Tatneft的负责人在会后表示,鉴于新冠疫情造成的需求下降,4月增加产量在经济上没有多大意义。

二季度布油或跌破20美元/桶

本月初,被市场寄予希望的OPEC+会议最终意外“谈崩”,OPEC及非OPEC产油国未能就进一步减产达成共识。会后,沙特率先表示将增产,最高将增至1230万桶/日,同时大幅下调原油销售价格,下调幅度创近20年来新高。

作为回应,俄罗斯宣布,该国短期内可以每日增产原油20万-30万桶,未来可以每日增产50万桶。此外,阿联酋、科威特、伊拉克等海湾产油国纷纷效仿,增产降价,国际原油市场陷入剧烈波动。

对于蓄势待发的价格战,摩根大通亚太区大宗商品研究主管斯科特·达林(Scott Darling)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们分析了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沙特阿拉伯采取了有针对性的渐进式反应,将产量从每日970万桶提高到每日1020万桶,然后可能在6月进行谈判(基础情景)。第二种情况是,所有产油国全都提高产量,尤其是高成本生产商,例如,美国页岩油平均全周期收支平衡点为50-55加元/桶(折合35-38美元/桶)。

达林指出,在上述第一种情况即基础情景下,摩根大通预计布伦特原油价格在2020年为36美元/桶,在2021年为35美元/桶。今年第二季度,在基础情景下,油价为27美元/桶;而在油价更低的情境下,油价将跌至17美元/桶。

“我们的观点是,考虑到当前新冠疫情的影响,很难判断价格战对油价的影响,但很有可能在今年二季度看到油价进一步承压。这是出于两方面的原因:第一,下一季度OPEC+成员供应增加,第二,原油需求遭受的影响将在二季度最为严重。”

据摩根大通预测,2020年和2021年的原油库存将分别增长320万桶/日和170万桶/日,而今年的需求将下降95万桶/日,不过2021年的需求将增加152万桶/日。

特朗普考虑干预原油价格战

上周,在国际油价跌向20美元/桶之际,白宫坐不住了。当地时间19日,特朗普在记者会上称,将在“适当的时候”介入愈演愈烈的石油价格战。受此消息影响,原油价格单日暴涨。

至于特朗普可以采取什么行动,开普勒(Kpler)油气股票分析师霍玛耶·法拉克沙锡(Homayoun Falakshahi)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特朗普手中最大的牌似乎是他与沙特领导人的关系,“特朗普可以公开要求沙特减少产量和支撑油价”。

法拉克沙锡分析道,在特朗普任期内,美国与沙特的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牢固。过去四年,特朗普所有的外交政策都在支持沙特,比如也门战争、对伊朗的制裁等。“萨勒曼国王和穆罕默德王储会更希望特朗普获得连任,而不是一个民主党总统上台。因此,特朗普可以对沙特领导层说几句重话,让他们看到他是认真的。”

除此之外,法拉克沙锡认为,特朗普的其他措施的效果就相对有限。比如,特朗普提出要最大限度提高美国战略石油储备,但现在仅有大约7000万桶的剩余容量,而且其中的大部分空间适用于中质油,而不是页岩生产商生产的轻质油。因此,这将无法为陷入困境的页岩油生产商提供直接救济。

不过,达林指出,特朗普宣布将购买7700万桶原油用于战略石油储备的说法“有一定的可信度”。美国战略石油储备目前的容量为6.35亿桶,商业库存平均为4.52亿桶。四个战略石油储备点的授权储备容量为7.135亿桶,不过,数据显示,2009年12月27日的战略石油储备曾达到7.27亿桶,为历史最高水平。因此,当前剩余约9000万桶的容量。

另外,法拉克沙锡指出,为了逼迫俄罗斯重回谈判桌,特朗普还可以选择制裁俄罗斯公司,就像制裁伊朗实体一样。“我认为这不太可能,因为这将间接影响欧洲,欧洲的油气高度依赖俄罗斯,但主要是天然气,将给市场和全球地缘政治带来巨大冲击。”但他也说,“特朗普多次被证明是一个无法被预测的人,所以我不会完全排除这个可能。”

低油价双刃剑

“对于特朗普来说,低油价既是福也是威胁。”法拉克沙锡指出,美国的汽油价格没有像欧洲那样被征收重税,因此,WTI价格的任何变化都会对当地汽油和燃料价格产生更大、更快的影响。

法拉克沙锡指出,较低的汽油价格对美国消费者有利,他们可以利用减价购买其他商品。特朗普称这为“间接减税”。但是,由于建议人们留在家里和企业暂时关门,目前这种好处似乎是有限的,因为消费将受到打击。

另一方面,法拉克沙锡指出,较低的油价威胁着美国页岩油产业的可持续性,它在过去15年中推动了美国的能源繁荣。同时,该行业在美国提供了约1000万个就业机会。经济活动放缓或企业破产对美国经济来说都是坏消息,将对特朗普连任构成威胁。

显然,油价对特朗普来说是一个需要进行仔细计算的问题。“特朗普既希望为消费者提供低价格,又要避免过低的油价让美国页岩油公司破产。”法拉克沙锡说道。

到底多少是特朗普的理想价位呢?法拉克沙锡指出,致密油与页岩油的特殊性在于,由于产量在短短16到18个月后就会急剧下降,生产商需要不断钻探以维持产量。当前,美国有很多开钻但尚未完工的井,只需要压裂即可,压裂作业的平均成本为25美元/桶(WTI价格)。

“这意味着要使美国页岩油产量不致下降,WTI价格必须达到这一价位。要让页岩生产商继续钻探,则需要更高的水平。”法拉克沙锡说,“因此,我们的假设是特朗普的理想价格约为40-45美元/桶(WTI价格)。”

责任编辑:张瑶 (来源:新浪财经)

投资有风险,  买卖需谨慎

以上内容谨供参考不作为

具体股票买卖的投资建议

每天我们将及时为你提供

国内外各类精选投资情报 

网页链接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