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瑞医药(SH600276)$ $复星医药(SH600196)$ $中国生物制药(01177)$                                                          对集采的看法

1.本次集采20%的品种弃标,方案不修改难以推广。需要做一致性评价的品种在2万左右,目前只有100多种通过,后面动力会明显不足。


2.本次方案的问题在于独家最低价中标势必引起恶性竞争。所以不但出现弃标现象,有些中标的品种也不具普遍意义。比如中生的恩替卡韦是在考虑销量可以有近10倍增长空间,而产能不需要增加,不会增加扩产的投入和折旧,又具有明显学术标杆意义的品种,无论如何也要保住。电话会议中说得清楚,以后普通的仿制药只能放弃了。独家最低价中标以前在多个行业出现过,早已被口诛笔伐,恶性竞争必然带来全输的结果,这是常识。既要质量过硬又要价格打残,绝无可能。全球没有一个国家在药品招标中采用独家最低价的方法,通行的做法是几家中标,价格最低的分享的份额多一些,这是良性竞争。万一其中一家出现不可抗力无法供应,其它家可以补上,不会诱发公众事件。


3.患者的利益。一致性评价能成为质量底线吗?所有人都希望是这样,目前的情况是有些品种试验了多次,有一次蒙过去就算过了。价格砍到最低,质量如何保证?不像有些人想的那样,现在没人敢作假。不是做假,一致性评价不考核副作用,杂质多点少点区别也大了,保证不会立刻毒死人,但长期的危害就没法管了。质量好成本就高,唯低价就是鼓励控制成本,最终损害的是患者的利益。一致性评价也会沦为一次性评价。


4.医生的利益。在任何正常的国家医生的收入都是体面的,何况中国的医生劳动强度又太大。药企的毛利率很高,其实大部分转移支付给了中间渠道和医生,虽然不合理,但毕竟平衡了各方利益。医生也希望赚的是阳光下的利润,但我们的国情如此,耻于谈利益,然后私下里各种蝇营狗苟,互害型社会就是这么形成的,三观不正。亚当.斯密说:“我们的一日三餐并非仰仗屠夫、酿酒师或烘焙师的恩惠,而是来源于他们对自身利益的考虑”。集采省下来的钱据说会补偿医生,但力度肯定有限。医生有处方权,并非鱼肉,药品零加成以后,增加检查,多开中药已经愈演愈烈,最终还是患者买单。


5.医保现状。中国医保支出占GDP的比例是4.6%,全球排名145。未来支出和GDP增速必须保持一定比例,目前这个比例已经很低,没有下降空间,事关民生和国际形象,真的难以为继可以卖国企,有缺口的岂止这一项。


6.医药行业现状。很多人说医药行业太暴利,2017年全国医药生物行业净利润率9.47%,净利润最高的前几家企业恒瑞,中生,复星去年净利润总额只有30亿出头,在如此巨大的市场面前还在襁褓中。没错,行业需要提高集中度,但如果头部企业也面临巨大冲击不是用力过猛了吗?其它行业的供给侧改革有这样的吗?鼓励创新,转型升级不成了嘴炮了?


7.过去官方的说法。网页链接调整低价优先的交易规则研究取消最低价中标的规定。在一致性评价展开之前,有关部门是各种承诺和暗示,鼓动企业积极参与,公信力那?



制度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以前英国雇私人船只往澳洲运犯人,按上船人数付费,人数越多付款越高。很快,弊端出现了,罪犯的死亡率非常高,于是zf想了很多办法,比如限制装船数量等等,甚至派官员上船监督,都无济于事。最后想出了一个办法,按到达澳洲的人数付款,只有罪犯活着到达澳洲才算数,于是问题彻底解决。治大国如烹小鲜,希望少一些抡大勺。平衡好各方利益,是改革成功的关键,有一方利益长期受损,都难以为继。@今日话题 

@Stevevai1983 @黄建平 @闲来一坐s话投资 @释老毛 @价值小股东2016 @ilovegrace 


雪球转发:25回复:45喜欢:27

精彩评论

0笨笨02018-12-08 16:36

太低估这些人的智商了,你看去年的官方说法,看看人民日报的文章。明知道如此为毛还要这么做?因为短期药价大降,不明真相的群众叫好,博得大领导欢心,ZZ上就正确了,至于以后的诸多隐患那就以后再说了,那时候我在那个位置上还说不定那。为啥不断的出现非市场化的手段,权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根子上的问题是啥还不清楚吗?

0笨笨02018-12-08 17:07

院长日记:不花钱多办事的医改方案都是耍流氓
段涛
本文作者段涛教授,同济大学附属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原文首发于段教授个人微信公众号「段涛大夫」,丁香园获得授权后转发。
谈医改很奢侈
本人不太喜欢谈医改,因为对于我们这些一线临床医生来讲,谈这个话题有点像谈太监的小弟弟,既无聊也无用,也有点像青少年谈性(Teenager sex):
Everyone talks about it(每个人都在谈),
Nobody really knows how to do it(没人真正知道怎么做),
Everyone thinks everyone else is doing it(每个人都认为别人都在做)
so everyone claims they are doing it too(所以每个人都声称自己在做)
虽然从来不去参加医改的会议(也没资格去),也不愿意多谈医改,但是听听大家的讨论觉得医改的主管部门也很不容易,因为这么多年医改下来,据说政府不满意,医务人员不满意,患者也不满意,“三不满意”啊,容易吗!?
所以啊,这么大的事,咱就甭掺和了,还是多看几个病人吧,能多看一个是一个,能多救一个是一个。
虽然对临床一线的医务人员来讲,谈医改很奢侈,但还是忍不住要说几句,不为别的,只是想告诉负责和参与医改的人们,别把医改整得那么复杂,回归常识就够了。
任何想不花钱多办事的医改方案都是耍流氓
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想不花钱而多办事就是耍流氓!隔壁张大妈说得好:青菜炒不出肉丝!连对门二愣子都懂的道理还要去证明吗?不谈钱,不谈投入的医改方案靠谱吗?如果你硬要说靠谱的话,我只好同意你的观点,靠!
任何把患者和医务人员排除在外的医改方案都是空中楼阁
一些所谓砖家的思路如尿路,经常喷涌而出一些臊主意,让人哭笑不得。Nothing about me without me,这句话很简单但是意义重大,你如果真的看不懂的话可以请教一下北大图书馆的临时工或者清华的保安。
政治决定who gets what, why and how?
政治的本质是讨价还价(bargain),政治的落实要靠妥协(compromise),政治的目标是在所有的利益攸关者(stakeholders)之间寻找最大公约数。患者和医务人员是医改的最大利益攸关者,却无法在医改中发言,这样的医改方案能落地吗?
医改要考虑的是整个行业的闭环管理
药企和医疗器械公司不是洪水猛兽,患者也不都是无理取闹的刺儿头,医务人员也不是整天横眉冷对患者,到处收红包回扣的白狼,大家都是“健康”这个生物链上的一员,不要试图去妖魔化任何人。
一个好的医改方案既要满足患者“合理”的诉求,又要给医务人员“合法”的收入,还要给医药和医疗器械公司有“合理”的利润。在医改方案的设计过程中,如果想抛弃或过度压榨任何一方,早晚会出事情的,是不会长久的。
医改方案不合理,就会被不尊重不执行,就会被各方以各种方法去修正,就会有各种暗流涌动。
别指望在中国只有一个统一的医改方案
我们不在乎你是市场派还是政府主导派,我们不在乎你是“三明经验”还是“镇江经验”。花合理的钱,把老百姓的病看好才是王道,民众的健康,民生的关注,民心的指向才是是最大的政治。
医改一个最大的误区就是想设计一个适合全中国的统一医改方案,一帮朋友外出吃饭,连点什么菜都很难达成共识,你还想设计一个全行业都满意,全国人民都高兴,还不能多花钱的医改方案?你省省吧,“砖家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医改是个世界性难题,别高估了你们的智商;
医改是重大民生问题,别低估了群众的智慧;
Global Vision, Local Wisdom是不会错的。

股神二哥1682018-12-08 13:59

一致性评价需要考虑杂质的情况,必须与原研一样或者小于原研,静态和动态都必须一样。

不充点

海-阔-天-空2018-12-08 20:58

一致性评价也是要钱的,苛政猛于虎。保护费交了,门票也拿了,不过不好意思,你的小命我还是要的。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