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字雄文全面论述新希望——“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之前有人说我写的文章晦涩难懂,其实我只是不想像有些黑嘴、神棍那样,置基本面于不顾,看着K线算命,闭着眼睛尬吹而已,本文尽量写的更通俗易懂一些。

我一直觉得认可并持有新希望除了认真研究、投资视野和格局以外,甚至还需要一点情商在里面,尤其是对于细节变化的理解能力,能从细微之处见真章,却又不至于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新希望是整个农林牧渔板块为数不多不需要担心财务造假的公司了,目前老刘家族控制的上市公司除了新希望以外,还有新乳业、华创阳安和刚刚入主的兴源环境,四家上市公司,一家造假,全军覆没。整个农林牧渔行业的上市公司,抛开周期因素,从公司治理的角度上能让我放心长期持有的只有三家:牧原、圣农和新希望。

新希望因为涉及到的板块众多,每个板块的行业特性又不一样,除了下一番功夫对每个板块、每个行业有个基本的了解以外,还要弄明白在这些板块中,对于公司而言,哪些是无关紧要的,只是用来修炼内功,哪些需要重点关注的,会成为下一个业绩爆点,否则很容易被一些外界杂音给带偏。例如去年以及今年上半年的白羽肉禽行业很景气,当肉禽板块上涨的时候很多人觉得新希望也应该跟着涨点儿就属于被杂音带偏了的,因为新希望的肉禽养殖及屠宰存在权益上的缺陷比较难估值,资本市场也不认可,近些年的股价表现跟白羽肉禽板块都沾不上边,即便它有白羽肉禽的养殖和屠宰业务,而且量还不小。既然说到这了,那就从白羽肉禽开始说起。

01、关于肉禽养殖及屠宰

先说屠宰,因为公司2022年10亿屠宰量的目标决定了养殖端的生产计划。公司现有的禽屠宰能力约为8-9亿只/年,要达到10亿屠宰量的目标,再新增1-2亿的屠宰产能即可。而去年全年禽屠宰量约为7亿只,存在一定的产能浪费问题,公司之前说要把肉禽的商品代的养殖做起来,也有一部分因素是为了提升屠宰产能利用率。

养殖端,由于种苗价格受行业周期影响波动比较大,拉长看基本是盈亏平衡,鸡鸭苗产能公司不打算扩产了,维持现有的4.6亿只产能,等以后商品代的自养和委托代养做起来之后全部自用。当前商品代的自养和委托代养为2.6亿只,如果要达到种苗全部自用的程度还要新增2亿只,而这2亿新增的商品代上马以后,正好和新增的1-2亿的屠宰产能相衔接,届时一个理想的状态是:鸡鸭苗全部自用,10亿屠宰量当中,自养、委托代养与合同养殖的比例各占一半。

另外,互动平台上说去年和大象分家,减少了约6000万只鸡苗和6000万只肉禽屠宰的产能,这部分损失的产能已经在四月底的董事会决议当中的新增投资给补上了,只是产能短期还无法体现出来。

产量方面,去年禽屠宰量为7亿只,鸡鸭肉销量179.13万吨,若2022年10亿屠宰量的目标达成,对应的禽肉销量约为250-260万吨,如果生猪屠宰的产能保持不变,加上现有的30万吨猪肉产能,届时猪、禽生肉的产销量大概是300万吨的水平。

这里吐槽一下,公司的禽肉产品的销售渠道是以批发市场、农贸市场为主,商超为辅。虽然量很多,但是卖不上什么价,而泰森和圣农的销售渠道是以连锁快餐企业的B端为主,C端则是依靠商超和电商。相较二者而言,新希望的肉禽产品没什么竞争力。

02、关于饲料

饲料没什么好说的,症结之前也说过,2022年2500万吨的饲料销量目标主要靠猪料内销,只要养猪规划能按部就班的进行,2500万吨的销量目标是水到渠成的事,具体算法以前给你们算过,不讲了。饲料板块的营收增长是虚的,利润的增长是以牺牲养猪的成本优势来实现的。

03、关于生猪屠宰

从商业模式上看,屠宰不是一个好生意。上游生猪价格受行业周期波动影响,下游受菜篮子工程影响,猪肉价格受政府调控。也就是说成本不受控,但利润受控。其次是由于猪源不稳定,产能利用率低是生猪屠宰行业的普遍现象。

新希望的生猪屠宰业务由旗下的千喜鹤食品和本香农牧负责。千喜鹤年屠宰产能约为460万头,分布在河北南宫、辽宁沈阳和北京地区。其中河北南宫年屠宰能力为200万头,北京平谷的屠宰能力为200万头,辽宁沈阳为60万头。本香农牧的屠宰能力为50万头左右,地址在陕西杨凌。屠宰总产能合计为510万头,2018年报显示公司全年的屠宰量为300万头左右,产能利用率58.82%,产能利用率不高,不过也好过行业平均了。

在“调猪”变“调肉”的背景下,我觉得屠宰产能可以在提升当前产能利用率的前提下适当增加,但是规模不能太大,占用资金不说,商业模式上的劣势也会吞噬一部分上游生猪的利润。但是,如果后续为了给中央厨房业务做配套服务,而新建集屠宰和深加工于一体的产业集群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04、关于食品业务

食品业务站在当前的时点上看,我感觉一是有缺陷的,二是不明朗的,三是有看点的。

有缺陷的是,以“美好”品牌为主的快消品这里。产品主要包括自热小火锅、自热米饭、火腿香肠这类方便食品,具体的产品可以去天猫上搜“美好食品旗舰店”,产品做的很不错,业务范围主要在西南。缺陷在于负责这块业务的成都希望食品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上,上市公司仅占有58.75%的股份,剩下41.25%则属于刘永好的大哥、二哥和三哥。

另外,还有一个是新希望食品旗舰店,生产厂商叫和盛园,地址在山东潍坊,产品为鸡鸭肉深加工的休闲食品,用的也是“美好”品牌,这部分都是上市公司的,刚开始做,网店也是新开的。

公司持有久久丫20%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自从16年以1.7亿元入主久久丫之后,上市公司每年要投入约3000万资金进去,且17、18年久久丫均为亏损。随着绝味和周黑鸭相继上市后的跑马圈地,留给久久丫的机会不多了。不过我更觉得公司入主久久丫是为了给鸭肉及鸭副产品找一条销路,赚不赚钱倒是次要的,就是代价有点大,究竟值不值,两说。

不明朗的是,食品业务作为养猪业务后的又一突破点,在赛道选择上目前看还不是很明确。赛道决定了未来的发力点和市场竞争格局。到底是走大众快消品的路线,还是做餐饮行业的食材供应商,走中央厨房式的To B 模式尚不明朗。不过从这两年年报表述的语气上看,个人感觉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原因有二:

一、如果走大众快消品路线,以当前新希望食品的产品结构看,主要包括方便食品、卤制休闲食品和深加工肉制品。竞争对手包括双汇、统一、康师傅、绝味、周黑鸭、良品铺子等一些已经形成品牌护城河的企业,竞争激烈不说,消费者的消费习惯难以把握,想要从中突围,难度可想而知。

二、C端营销不是新希望的强项,虽说现在公司的管理层更年轻化,视野也更开阔。但是业务模式决定了一家公司的基因,低毛利、大而全的业务模式塑造了新希望优秀的管理能力和产业链上下游的整合能力,这是新希望的强项。而优秀的管理能力和整合能力正好与中央厨房这种业务模式完美契合。

有看点的指的就是中央厨房业务,至于啥叫中央厨房,请自行百度,本文不负责科普。很多餐饮连锁企业都是自建中央厨房,但是面临的是产能过剩以及产能不均的问题,有些管理能力弱、抗风险能力不强的餐饮企业很容易被供应链给拖垮,所以这个领域也需要一个有能力、有财力、对中国人的饮食有着深刻理解的本土巨头站出来,承接餐饮企业的中央厨房,国外巨头在这块真的做不来。

公司当前拥有的是嘉和一品的中央厨房业务,这部分对于上市公司来说是100%的权益,所以未来的看点也在这里,而门店餐厅则不属于上市公司。中央厨房业务自从被收购过来之后,运营效果不是很理想,原因在于冷链物流跟不上,只能做原有的区域性业务。当前还处于探索阶段,类似于当初的夏津猪场一样,探索出一个高效率、高标准、现代化的成熟模式后,待到时机成熟,以这套成熟的体系为样板大规模复制就行了。

所以重点需要关注的是兄弟公司鲜生活冷链物流的发展情况,2018年鲜生活冷链全年营收7.63亿元,净利润365万元,今年4月2号鲜生活和得利斯成立了合资公司,将得利斯原有的冷链资产和业务全部纳入到合资公司内。集团对鲜生活冷链是比较上心的,目的也是为了以后单独上市。

冷链的重要性不仅仅关乎新希望六和,更关乎兄弟公司新希望乳业,因为新乳业主打低温酸奶,冷链上的优势能直接和天润以及光明拉开距离。冷链是两家上市公司未来能否快速取得突破最关键的一环。当冷链布局壮大了以后,新希望的中央厨房业务才能迎来真正的业绩爆发期,接过养猪业务的接力棒。

05、关于长期股权投资

这里主要涉及到的是民生银行,关于民生银行股权的问题,总有人问上市公司如何处置。能问出这样问题的人,不管是投资机构还是个人,我都把他们归为一类:格局小或者不了解新希望。

首先,民生银行股权最大的意义在于平衡资产负债表,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也说了,不再赘述;其次因为有民生银行投资收益的存在,上市公司的利润表至少不会是亏损的,不会被ST,虽然它只是账面收益,每年还会有3-6亿不等的现金分红;最后是能够给上市公司增信,在公司信用评级的时候,民生银行股权是一个很有分量的参考因素。

对于整个南方希望集团和刘永好个人而言,民生银行股权带来的社会资源和zz资源是无法量化的,其影响力比账面上的价值要大的多。处置民生银行股权意味着老刘要退出民生银行董事会,丧失副董事长的身份。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民生银行股权带来的投资收益是归母净利润的遮羞布,在主营业务贡献的归母净利润没有取代投资收益之前,新希望是不会处置民生银行股权的。

除了民生银行以外,值得提一句的就是对顶誉食品的投资了,就是前面食品业务中提到的久久丫,这里不浪费篇幅。其他的投资都是跟公司业务配套的一些服务类型的公司,例如广告、养殖设备、羽绒羽毛相关的,就忽略不说了。

06、关于少数股东权益

根据我的测算,公司主营业务当中的少数股东权益大概在13-16亿之间徘徊。具体测算方式为:主营业务少数股东权益=少数股东权益-(民生银行账面价值*0.25),具体数据年报和半年报里都有,代进去算一下就出来了。

少数股东权益除了生猪养殖业务以外,其他板块都有存在,其中饲料业务因为低毛利不怎么赚钱,且只有四川片区的饲料业务存在着少数股东权益,饲料板块的里的少数股东权益解不解决无关痛痒。

重点是整个禽产业链的上、中、下游以及快消食品业务的少数股东权益占的比例较高,这部分管理层有没有想去解决,从前几年的市场表现看,资本市场显然对少数股东权益占比比较大的业务板块不买账,如果不解决,生猪规划完成后,由于生猪和饲料业务占比较大,不可避免的沦为周期股,和管理层对于公司立志要做蓝筹的定位相去甚远。

如果要解决,应该怎么去解决?是直接现金收购还是利用股权激励或者定增将少数股东权益置换到上市公司里来,这里提一句,公司去年山东片区组织架构的调整,就是用股权激励将山东禽望养殖咨询有限公司下面的13个子公司的少数股东权益置换到上市公司里的,而这些少数股东大多数为上市公司或下属公司的管理层,只是加了一个行权条件。

而对于禽养殖和禽屠宰环节的合作养殖户以及合作方来说,愿不愿意放弃下面子公司实际经营的话语权及资源而甘愿做一个上市公司股东,都是需要考量的,除非收购或者置换的溢价很高,高溢价的置换则又会形成高商誉。

综合看下来,像去年和山西大象分家可能是解决少数股东权益最好的方式了,分出去的产能再新增投资给补上。不过由于这两年管理层的精力和大的资金开支都在养猪上,这种可能也只是可能,期望值不能太高。

关于方便快消食品,“美好”食品有四成多是刘氏家族的自留地,无论怎么解决都不可避免会有质疑利益输送的声音,不解决的话,蛋糕已经提前分好了,蛋糕做再大都意义不大。对于投资人而言更应该关注潍坊的那个新希望食品的发展情况,不过个人感觉空间不大,原因前面也说了,一是巨头拦路,二是C端营销并非强项。

所以,作为投资人,从少数股东权益占比的角度去考虑的话,生猪养殖无疑是未来三年需要关注的重点,而公司的近几年的发展战略正好与投资人的诉求契合。新希望养猪的PPT为什么市场买账,情绪这么高涨,原因除了有钱以外,就是因为生猪业务完全是上市公司股东的,权益清晰,估值也比较方便,管理层制定的计划,能够直接贯彻下去,效率高,少扯皮,没有少数股东掣肘,在《论新希望养猪必要性》的那篇文章最后我特意用“真真正正、完完全全”强调了一下并用加粗字体标注了,言下之意就是管理层开始为上市股东办事了,你们要打起精神来,未来三年高速成长的红利只属于上市股东。

之后,则是食品板块里的中央厨房业务,目前看还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一是要看鲜生活冷链的布局和发展情况,二则是管理层对这一业务的态度及定位。至于少数股东占比比较大的肉禽养殖和屠宰以及食品板块里的其他业务也并不是一无是处,可以增加现金流,提升偿债和抗风险能力,权当是修炼内功,看看就行了。

07、关于生猪养殖业务

出栏目标:今年350万头,2020年800-1000万头,2021年1500-1800万头,2022年冲击2500万头。

最新的调研信息汇总及个人理解:

一、猪舍硬件:在运营产能满产500万头(目前还没满产),在建600多万头,立项900万头,注意在建,根据公司“两个180”的要求,即手续办理180天,工程建设180天,这600万在建产能会在半年内也就是年底前全部转为可投入运营的猪舍,加上在运营的产能,年底能够形成合计约1100万头的满产产能,考虑到公司外购仔猪的因素,省去了前期的母猪发情受精、妊娠分娩及仔猪断奶的过程,产能释放比常规的养殖节奏要快得多,硬件上是足以支撑明年800-1000万头的出栏目标的。而到明年6月底,理想状态下今年上半年立项的900万头产能也会全部竣工。风险提示:“两个180”不及预期。

二、种猪及商品猪存栏:1)截至5月底,曾祖代0.3万,祖代2.3万,父母代8.4万,后备1万,合计12万种猪。不考虑外购的情况下,以当前祖代2.3万,扩繁系数公司说为8,聚落规划是保守按6来算的,实际扩繁系数折中取7,半年1.1胎计算,2.3*(7/2)*1.1=8.855万父母代,加上现有的12万,所以公司说年底前保底20万种猪存栏的目标是完全有底气的,也是合理的。至于挑战30万的目标,不考虑三元留种的情况下,个人不看好,都知道未来得母猪得天下,外购比较困难,年底合理的种猪存栏应该在26万左右,如果达到30万预计有4-5万的三元母猪在里面,生产性能会有一定的折扣。

2)商品猪存栏及下半年的出栏节奏这部分,本来想好好的跟你们掰扯掰扯的,哪曾想周三董秘直接亮底牌了,一点悬念都没了,我可真不是马后炮啊。

截至6月底,公司商品猪存栏175万头,7月份再投放40万仔猪,今年的350万出栏目标就稳了。

根据16年至今关于生猪布局的董事会决议公告,以及截至6月底(7月份新注册的几个子公司没画进去)养殖平台公司下面的子公司的注册地,我绘制了新希望的生猪产能分布图,一个县为一个点,不统计猪场数量。并以志丹、夏津、杨陵区、荣昌为中心,300公里为保守调运半径,画出了新希望的核心种猪场的辐射范围。仔猪调运半径为300-500公里,根据季节不同和实际情况适当调整,运输时长不宜超过10小时。

新希望的生猪产能主要分布在山东、河北、陕西、四川境内,种猪产能当前集中在山东夏津和陕西杨凌,而由于山东片区的猪场建设较早,当前夏津的种猪产能并不能满足周边已完工猪场的需求,华北片区也是外购仔猪的主力区域。

由于杨凌本香在2009年就和英国PIC公司开始种猪繁育方面的合作,公司当前3000头的曾祖代以及父母代当中的1.8万头就在本香,当初收购本香也是奔着种猪去的,产能较为充裕,而西北片区规划的猪场多数是在近期开工的,6月份出售的仔猪大部分是这里出去的。

图中为什么把志丹也画出来并特意用红圈标注了呢,因为志丹是未来公司最核心的种猪基地之一。根据志丹县政府网站的5月份的消息,公司3000头曾祖代6万头祖代猪场近期就要完工了,可能现在已经完工了。6万头祖代对应多少商品代你们可以按照1:8:25的扩繁比例算一下。

新希望的产能布局还是比较合理的,全国四大主力销区覆盖了三个,且大本营在山东和河北,公路网发达,南可波及长三角,北可覆盖京津冀,周边是胶东半岛,区域位置占的非常好,且山东的农业和食品加工业比较发达,未来的产业延申有很多可能。另外,个人不是很认可山区养猪,地震、塌方、洪涝、泥石流等地质灾害比较多。山区路况也不利于仔猪和商品猪的调运。

至于公司为什么把未来最核心的种猪场设立在志丹县,除了本香之前在这里就有业务以外,这个地方也是最有利于种猪和仔猪调运的,我画一张图你们就懂了,如下:

志丹县位于胡焕庸线附近,距离西南方向的四川片区、东南方向的湖北枣阳、东和东北方向的山东、河北片区都在700公里以内,也就是说后续公司只要以志丹县为圆心,半径300-500公里处新建几个父母代规模比较大的聚落,作为商品代仔猪的中转站,就能覆盖公司绝大多数的育肥场。是不是很科学且高瞻远瞩的布局?这里我必须要拍管理层一个马屁:简直就是高屋建瓴啊,比其他猪企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

08、关于融资

都说新希望不差钱,不差钱指的是长期发展不会存在融资上的障碍,并不代表短期不会捉襟见肘。例如今年上半年就得勒紧腰带过日子,可转债募集的40亿预计要在10月份才能到账,而9月底又有一笔20亿的中期票据到期需要偿还,大的资金进项和开支都集中在下半年的三季度末。一季报的现金流量表显示筹资流入18.12亿,流出29.89亿,CFF为-11.78亿,证明也的确在勒紧裤腰带。

资本开支:今年70-80亿、明年70-80亿,2021年40亿左右,这些公开资料里都有。可转债发行过后,明年下半年预计要开始筹备定增,发行可能在2021年春节之后,规模预计和可转债差不多,40-50亿。明年全年大概要靠超短期融资券过渡,该预案已于4月3号的董事会决议通过。

09、关于对逻辑、估值与股价的理解

一、逻辑

新希望当前的核心逻辑:非洲猪瘟的强力去产能促使猪周期提前反转,猪价上涨带来的利润空间给了新希望扩张的机遇,这也是新希望敢于大比例外购仔猪上规模的原因。由于非洲猪瘟疫苗短时间内无法问世,本轮猪周期持续的时间也比以往任何一轮都要长,这也给新希望留足了时间空间去扩张。所以,在利润空间、时间空间都具备的情况下,新希望开启了它大干快上的步伐。对于其他上市猪企来说,逻辑是周期+成长,首先是受益于猪价上涨带来的利润的增长,其次是出栏量增长。但是对于新希望来说则是成长+周期,并且伴随着成长,带来的是公司基本面的反转。从公司角度来说,基本面反转的意义要比行业周期反转要大得多。按优先级排序:成长、基本面反转>周期反转。也就是说,一轮周期过后,有的公司还是原来的那个公司,而新希望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新希望了。同样是戴维斯双击,击的顺序不一样。

当然,周期反转是基本面反转的前提,是催化剂,当这个催化剂起了作用以后,优先级就要退居二线了。那句话叫什么来着?“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二、估值

底层逻辑的不同决定了估值体系的不同。如果按照周期的估值水平来看新希望的话,在所有上市猪企当中,新希望的头均市值是最高的。按照过去几年的股价表现来看,民生银行股权、饲料、肉禽养殖和屠宰以及食品打包算300亿,其中民生银行股权占了100亿左右。截至上周五收盘新希望市值785亿,如果以今年的出栏量计算,350万出栏量对应485亿市值,头均市值13850,贵不贵?优秀如行业标杆的牧原,头均市值也才10000上下,而市面上头均市值8000以下的比比皆是,这么比较下来当然贵!因为新希望的定价机制就不是按照周期股来定的,在之前的文章我也说过,这里再重申一遍:看猪价炒其他猪股可以,炒新希望这条逻辑说不通,至少优先级不是最靠前的。

至于有人说新希望是按照明年的出栏量对应的利润来给估值的,我不认同。那是因为按照他们周期股的逻辑,是解释不了新希望当前出栏量与股价之间的关系的,如果按周期股来估值,当前的新希望应该是300亿加上一个天邦的市值,500亿封顶了,而明年的出栏量到底靠不靠谱都还在云里雾里呢,所以才会有质疑声说新希望是PPT。

贵有贵的道理,成长股的估值本来就不便宜。优秀的管理能力和执行力,产业链上下游的整合能力,充沛的经营现金流,绝对优势的融资能力,大股东合理的股权占比以及优秀的资产信用状况,这些优势集于一身,使得新希望的PPT在落实上,确定性比其他的上市猪企都要强。更重要的是,你甚至看不到它在养猪领域的天花板,2500万是么?只要它想继续,显然不是。

三、股价

本来这部分不想说,比较敏感,除了容易被打脸以外,还有神棍嫌疑,虽然本文个人感觉已经够神棍的了。所以,(风险提示)以下神棍言论你们姑且听之,出了门,本神棍概不认账。

我的理解,当前新希望的股价是按照成长股的估值水平+周期溢价,基于当前的出栏水平来定价的,具体表现就是出栏量的优先级最高,其次是猪价。也就是说在出栏量没有明显增长的情况下,如果猪价大幅上涨,股价短期很可能跑不过其他头部猪企,而到了11月12月,出栏量接近明年的月均出栏水平的时候则很可能会估值重塑,按照明年800万的出栏水平重新给估值,前提是半年报和三季报要让我们看到亮点,看到信心。届时如果新希望领涨或者和头部猪企齐头并进,你们千万不要以为新希望是补涨,又是看不惯又是吐槽人家贵什么的,人家只是内在逻辑变了,换片了而已。插一句,周三董秘在互动平台上亮了生猪存栏底牌以后,整个猪肉板块新希望一枝独秀。原因就是下半年的出栏量有着落了,确定性几乎稳了,这也是新希望近期以及接下来都会强于大部分猪股的主因。跟当天下午的业绩预告个人感觉关系不大,了解新希望的按几下计算器就知道新希望半年报的利润里大概有9.5-10亿的投资收益在里面。

由于股价的锚是基于出栏量的,越是到下半年的后半段,其出栏水平越是接近下一年的月均出栏水平。所以未来三年的股价大概率也会是上半年平稳,下半年主升的走势。

10、风险及不确定性

一、ASF及疫苗

老刘都说了,在ASF的传播过程中,新希望损失最小,言下之意就是公司中过招,其他上市猪企也无一幸免。只是这个最小是按照绝对量来算的还是整体比例来算的就不得而知了。一方面说的是新希望有后发优势,在猪场设计的时候会把ASF防疫考虑进去,另一方面也相当于给市场打个预防针,未来在扩张的过程中如果有不及预期的事情发生,你们要多担待着点儿。说实话,老刘这话说的有点不厚道,类似于揭同行伤疤,只是自家伤的最轻而已。

对于疫苗,我持谨慎乐观态度。疫苗之所以这么些年出不来,除了ASFV的复杂性以外,我觉得还有一点是它之前没出现在中国。在之前世界上被ASF横扫过的那些国家,有的是条件落后,科研水平不行,有的是感染疫病的绝对量比较少,有的则是猪肉在饮食结构当中不是主流,要么是没能力,要么是没动力。但是中国不一样,猪肉的重要性不用多说了,缺口也必须靠自己来补,疫苗问题必须要解决,而且中国的生猪产业这么大,疫苗巨大的商业价值也一定会吸引世界上顶级的科研团队加入进来,共同解决这个问题。

疫苗问世对于周期股而言是大逻辑不存在了,对于新希望而言则是会丧失周期溢价,但是成长的主线还在。

二、重要股东减持事项

指的是十大股东当中的西藏思壮、西藏善诚以及拉萨和之望会在接下来的时间内减持所持有的股份,笔者在去年有篇文章当中说过这个事,新希望的老人应该还记得。当时的结论是西藏思壮、西藏善诚是隐形一致行动人,且对上市公司有利益诉求,不会减持,而拉萨和之望铁定会减持。

介绍下这三个股东,西藏思壮的背后是黄炳亮,西藏善诚背后是张效成,二人是六和集团注入上市公司之前的实际控制人,拉萨和之望则是六和系高管的持股平台。之所以认为二者不会减持是因为二人在2016年退出新希望董事会以后,将精力放在了青岛蔚蓝生物上,目前二人也是蔚蓝生物的实际控制人和一致行动人,从蔚蓝生物的招股说明书上看到新希望是该公司的第一大客户,所以当时认为蔚蓝生物为了维持大客户关系,不会减持持有的新希望股份,而六和系高管因为这几年离职的差不多了,所以铁定会减持。

到目前为止,拉萨和之望一直在减持,和一开始的预想差别不大,而张效成和黄炳亮持有的股份在一季报披露的时候也出现了减持迹象,三方合计持有上市公司股票约3亿股,占总股本的7.06%,如果张效成和黄炳亮在以后继续减持的话,对股价还是有一定压力的。

三、估值陷阱

这部分是对整个猪肉板块的上市猪企而言的,因为非洲猪瘟疫苗短期不太可能问世,猪价上涨并长期维持高位已经成为共识,对于有些企业来说,受益于周期上行的同时又会有成长的因素在里面。市场上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其中最明显的一个认知偏差就是拿美国几家头部猪企的市场占有率来衡量中国上市猪企的成长空间。

说一下结论:由于地理环境、人口分布、城市化水平、劳动力成本、消费习惯及禀赋的不同,使得美国的生猪行业的周期特征不明显,一个利润空间相对稳定的行业,行业演变的过程就是竞争力不强的产能逐渐退出,最后形成几个寡头。

但是这个逻辑在中国不成立,其中最核心的差异在于人口分布和消费习惯,等哪天有空了再和你们仔细掰扯这个话题。

结尾:写了这么多总想发点感慨,又瞬间觉得脑袋里空白无物。既然这样了,那就这样吧。。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数据鸟”

相关链接:观点丨从利润的角度论新希望养猪的必要性

$新希望(SZ000876)$ $牧原股份(SZ002714)$ $正邦科技(SZ002157)$

@今日话题 @雪球达人秀 @蠢蛋儿 @douhun @西湖-长线是金

雪球转发:43回复:96喜欢:79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陈炜试试今天 15:23

经典黄文

老韭菜没钱08-23 23:15

深度好文,明白人啊!

sykotn08-10 22:39

雄文写的非常详尽。
想请教一下“”根据志丹县政府网站的5月份的消息,公司3000头曾祖代6万头祖代猪场近期就要完工了,可能现在已经完工了。6万头祖代对应多少商品代你们可以按照1:8:25的扩繁比例算一下。” 3000曾祖代和6w头祖代 怎么来呢?收购?

坚强的泡沫08-05 22:44

刘畅牛啊!80后,新希望一年涨3倍!创了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