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支付也有代沟

美国时间10月26日盘后,Visa披露了2021财年四季报。业绩非常亮眼,营收66亿美金,同比增长29%,GAAP准则下的净利润36亿美金,同比增长更是达到68%,营收和净利润都超过了市场预期。

来源:Visa 2021财年四季报

但是,市场却不买账,27日收跌6.92%。美股的支付板块也有不同程度的下跌,Visa的老对手MasterCard下跌6.05%。两个新生代的数字支付平台,Paypal和Square分别下跌3.32%和3.94%。

一方面,因为去年疫情爆发,欧美国家更多依靠电商消费,或者电子支付,所以整个支付板块都表现不过,尤其是Paypal和Square,叠加一下这“支付四大金刚”从2021年3月份暴跌以来的走势图可以发现,两个新生代支付公司的涨幅远超两个“老家伙”。

来源:Tradingview

涨了这么多,四大金刚今年都在调整。另一方面,今年大范围注射疫苗,不少国家或地区的经济重启,人们开始出门消费。虽然疫情隔离时期,多多少少改变了人们的消费习惯,正如非典时期改变了国人消费习惯那样。但是市场还是不知道这种改变能否维持?或者,有多大程度能够维持?

不过,就在27日支付四大金刚回调的时候,另一家新兴支付公司却下跌不到1个点,那就是Affirm,先买后付BNPL(Buy now pay later)的龙头公司。

先买后付和分期支付很像,用户在消费后,先支付“首付”剩下的按规定的时间分期支付。这听来和花呗很像,所以也被称为美股“花呗”。

从时间上看,Affirm创立于2012年,而花呗服务则在2015年上线,Affirm还早于花呗面世。但是在此前,Affirm的股价表现并不好。

今年1月份上市,高位横盘一小段时间后,股价开始下杀,从高点下跌超过65%,然后一直在底部横盘。直到8月底宣布和亚马逊合作,股价跳空高开并收涨46%,此后股价开启波浪波澜壮阔的上涨。

从Affirm的运营数据可以看出,Affirm非常受用户欢迎,活跃客户从2019年中的200万增长到2021年中的710万。

来源:Affirm 2021财年四季报

从上图可以看到股权资本要求率数据,以及信贷损失准备数据。这是因为,Affirm会承担消费贷风险。这和花呗不同的是,花呗不会自己承担用户消费贷的风险,因此,这自然会给Affirm产生收益。

从收入细分来看,可以把Affirm的收入区分成三大块,分别是为商户和用户提供的网络服务产生的收入,小计在total network revenue中。还有承担用户消费贷风险所产生的收益,分别是利息收入(interest income)和卖出信贷的损益(gain on sales of loans)。第三块是服务收入。可以看到,这三大块中,承担用户消费贷风险所产生的收益占总收入最大,达到55.9%。

来源:Affirm 2021财年四季报

可见,Affirm不仅是一家支付公司,还是半个金融公司。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BNPL在欧美流行起来了呢?

可以粗略地把信用卡和BNPL看成消费信贷服务,消费者要获得消费信贷服务是有门槛的。银行要批一张信用卡给用户,起码要观察用户一段时间的消费、收入记录(假设这个用户刚拥有银行账户),在美国的话,就是在FICO体系中留下信用记录。

在获得信用卡后,也有要承担一些费用,或者消费达到某个数额免除管理年费。你可能会觉得,这些费用没多少呀。

对于能够负担得起信用卡的人来说,这些费用确实九牛一毛。不过BNPL是完全没费用,在分期的时候,连利息都没有。

而且,即使是欧美信用体系较为完善的背景下,也有不少人根本进入不了这个体系,获得不到消费信贷服务,BNPL实际上是把消费信贷服务的门槛降低了。

那么,BNPL未来的发展会是怎样呢?

BNPL其实只是一个支付功能,而支付功能需要嵌入到消费平台中,才能实现更多的规模效应和网络效应。嵌入到消费平台中,有两种途径。

第一种途径是和各个大的消费平台合作,成为大平台支付选项中的其中之一。Affirm走的就是这条路,Affirm除了和亚马逊合作,还有美国航空、VRBO、Vacasa、沃尔玛等2.9万多家合作商。

另一种途径则是通过并购进入到一个大型支付平台中,例如Square在8月初并购全球第二大的BNPL公司Afterpay,以此形成协同效应。

在这个趋势下,欧美新生代可能会更加习惯使用BNPL来获取消费信贷服务,因为他们早已经习惯电子支付平台的服务。作为最广为人知的电子支付平台Paypal,也推出了BNPL服务。

现在,在父辈刷Visa或者MasterCard的同时,新生代拿起手机Buy now pay later。不得不说,连支付也出现了代沟。

 $Visa(V)$   $PayPal(PYPL)$   $Square(SQ)$  

雪球转发:2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