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小结(3)

持有TCL集团已近二年,由于最近半年的上涨,已经可以算是有所斩获。但是相对收益来说,这二年的成长显得更加宝贵和重要。因为在投资这条道路上,只有成功可以长期复制,成功才有真正意义,而不断的成长对于消除未来投资的不确定性是至关重要的。

我把投资的知识或经验在维度上分为二个,一是投资原理方面,二是现实理解方面。《与市场和谐相处》基本上聊的都是投资原理部分,因此本文主要涉及现实理解。

当二年前我已经看到未来经济和社会演变的大轮廓后,便定下一个基本的投资框架,即只专注于“产业升级、经济转型、效率和创新”有关的行业和企业。从这样的一个出发点,最后选择了TCL集团这个股票,我对它在二年前的看法就是:不但被低估了一半,而且还有极大的成长性,我唯一需要付出的就是等待的时间。而且去年表明,它最大的好处就是确定性高,所以值得融资一倍重仓,实际上我也是这么做的。

这二年来拿着这个股票后(没有操作),最大的好处便是远离了盘面(市场),从而得以有很多的时间来看书和思考。虽然自2010年后,我已经一定程度的远离盘面,花不少时间去理解的中国这个特色社会,但当时主要是通过政经社科的途径去了解,比如政治、法律、社会结构、人文历史、时评等等。最近这二年则主要把时间花在了投资原理和商业分析上,较多地看了有关投资和商业方面的知识、理论、传记、报告等等。这使得自我感觉这几年过得比较充实,有点真正当学生的感觉,尤其在已经有十多年的投资经历的基础上。

那么这里聊点什么呢?如果以我现在的视野去看待二年前的情形,又会得出怎样不同的看法呢?

在社会的转型期,一般来说可以从二个角度去分析,一是技术进步,二是制度变迁,这二点都非常重要。由于二年前缺乏相应的理论知识,虽然我已经相当前瞻地和高度重视地去看待这个转型期,但毕竟在深度、明晰度、确定度等等方面都是打了大打折扣。

实际上,二年前首先考虑的应该是从“制度变迁”的预期角度去评估投资机会。事后看我确实这么做了,但是我仅仅从做空的角度去思考和实践,没有对做多有什么准备。完全出于直觉或本能,我预判高端酒市场可能是首当其冲的行业,因此在250元的位置做空茅台。

我在十八大前专注于做空,塑化剂爆发导致茅台下降到180左右平仓,后来转向做空中联重科,预期它将从8元多下跌到4元。后一行动并没有什么收获,当12月4号反弹开始后,中联重科短期反弹,这搞得我相当的被动和仓促。明确反弹后,我很快平仓了融券做空,然后跟随大盘做多,虽然也有一定收获,但由于缺乏系统的理解和决策,盈利完全是拜大反弹行情所致,自身其实是没有做过什么努力。

到了2013年元旦后,我在比亚迪和TCL中做了决定(记得和@岁寒知松柏 提及过),选择了后者,它认为是“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代表。后来的结果是比亚迪很快上涨了三五倍,而TCL集团在前半年表现尚可,但后面不断地来回走电梯,知道前一年半也几乎毫无收获。

我倒并不是出于涨幅多少来定论决策优劣。但如果真的是从技术进步的角度去看待投资,那么当时首先选择的无疑应该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行业。那我为什么会选择TCL集团呢,想来还是因为受限于工业思维。不过呢,我选择比亚迪,其实也是因为工业思维,和电动汽车无关。当时的情况是比亚迪经过几年的调整,已经缓过来,推出的新车型也趋势良好。这一点必须承认。

抛开行业在投资者眼里的性感不性感,或评估某一个行业是蓝海红海这个话题,仅仅从技术进步的角度,那么面板行业也不应该在当时成为首选。原因是从宏观的角度,以目前的环球经济融合度,投资者应该是从全世界去看新技术的出现或效应,而不是仅仅审视中国内地。面板行业以及整个ICT行业(包括我极为看好的中国智能手机产业)只能说对中国内地来说是好生意,但从全球科技进步的角度,它压根儿不是。

整个2013年,全球投资的兴奋点是围绕技术进步的。当年最得意的投资者当属互联网投资者(腾讯、奇虎、搜房等等),然后是电动汽车投资者(特斯拉),再然后移动医疗(德康医疗等等)和太阳能(SCTY等)。映射到A股,诞生了很多的牛股,比如CDN股、游戏影视动漫传媒、电动车、太阳能等等。固然,我有个偏见是存在的,即这些行业我也不是完全熟视无睹,只是我总认为这些领域的好公司都不在国内,A股的这些热门股都是概念炒作而已。

如果我对技术进步(经济学层面)有深刻理解的话,不谈个人对不同行业的敏感性能力圈,那么我至少应该好好的评估一下这方面的投资机会,而不是被偏见完全蒙蔽。因为我对美股的关注,使得我早就感知到了这方面的热度,也完全有时间和精力在映射到A股之前,留意A股的投资机会,虽然确实大部分都是瞎炒作,但也不是说个个如此。像网宿科技、阳光电源、隆基股份这样的股票还确实是很不错的。但我当时基于工业思维,使得我选择了一直固守更有安全边际,且成长确定性高的标的,而罔顾市场运行风格和偏好。

2014年,整个市场对技术进步方向的热捧已经平息,转向了制度变迁方向,比如自贸区、一路一带、信息安全、军工、国企改革、金融改革等等。从头到尾,类似的主题没有消停过,对于这一点,我就不展开了。——出于对A股同样的偏见,我自然更不会去参与这个方向。当然,必须要说,我之前对制度变迁的理解同样是不足的,如果我对制度经济学有现在的理解,那么我至少也会评估一下该方向上的投资机会。

从这个角度说,TCL集团在今年下半年有这样上涨表现,也有点幸运,由于大尺寸面板行业意外的过度景气,使得它在沉浸于制度变迁的市场运行风格和偏好中,也遏制不住价值地上涨了一点点。实在的说,这种景气我去年并没有预料到(夏天前倒已经看清楚),谁能想到今年32寸面板价格能上涨20%呢?不仅如此,40寸和55寸都或多或少的有所上涨。

但是如果非要说意外的话,那么2013年面板行业的景气度之大跌眼镜也出乎意料。其背后的原因我今年才想明白:乐视小米等等吊起了大众的胃口却未能上量,传统厂家则继续转型,这导致大屏化在当年成为水花镜月。——所以,这个事实告诉我基本面的运行多多少少会有所偏离,“风物长宜放眼量”。

最后,我其实始终觉得TCL集团的安全边际、上行弹性是非常好的,且和本人自上而下的投研特长行业非常相吻合,包括行业熟悉度、敏感性以及信息对称等等好处。该股票非常适合于我,因此,本文与其说是“反思”,不如说是“收获”。
---------------------------------------------------

总之,盈利诚可贵,成长价更高
雪球转发:15回复:21喜欢:58

全部评论

白丁乐园2015-04-20 23:38

Hehe,不太了解这个行业

轩辕剑08982015-04-16 21:22

写的很好,受教了。

晨曦ai运动2015-03-21 21:40

另外我注意到 LGD在9月份在广州建了8.5代线,本土化对TCL这种本土企业的竞争应该也是有的

晨曦ai运动2015-03-21 21:11

对TCL的分析受教了。但是还是想请教一个问题:面板的下游需求您的预测未来如何?对面板的最大需求的电视,如果当这轮大屏幕电视更新完毕后,需求端是否会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