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市场和谐相处》(2) 股民的第一个挑战

欢迎订阅笔者公共订阅号          名称:敬亭山投资               号:jing-touzi
------------------------------------------------------------------




要说起来,和“麻三条”比起来,“股三条”的确是要难得多。这首先表现在“麻第一条”相对简单:

麻将就这样几张牌。它甚至比不上围棋,二种颜色的棋子在19格固定棋盘上还可以有不断的理论与实践的创新。麻将的技术世界几乎是不变的,花上三五个月基本掌握了“麻第一条”,三五年后,甚至三五十年后,这“麻第一条”的内容仍然丰富不了多少。你不会听说谁在麻将领域有了新的技术方面的突破,你也不用害怕你的身边麻友会突然变得难以对付。

而通常来说,“股第一条”可能有这样的一些要求:

1、 尽量知道社会运作的一些正确常识:比如民主政体和非民主政体是不一样的;比如最好能大概知道中国目前处于怎样的社会发展阶段,以及发达国家有过怎样的发展历程;比如大致认同类似的观点“国家这个名词有三个含义,分别是水土、人文和政权,前二者我们要热爱,后者则要严格监督和批评”;比如要大体知道中国体育的举国体制、公共服务领域里的各种制度、户籍政策土地政策等等诸多行业管理或社会管理存在很大问题;等等。

2、 尽量知道一些经济学的一些正确常识:比如需要知道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是有明显问题的,差不多已定论;比如需要知道不同行业在国民经济中的角色地位、相互关系和发展变迁;比如需要知道一些比如有关于供给需求、边际效用、机会成本、激励、通货膨胀、生产率、利率、折现、交易成本等等一些经济学原理的内涵;等等。

3、 需要多懂得一些生活中的正确常识:比如白药粉用来创口处理是错误观念;比如阿胶这种补品,被肠胃消化后其实不可能达到它宣称的功用;比如过去茅台酒的销量基础主要不是来自于客户的自需消费;比如中药领域里,显然有太多传统上的认知误区仍在延续;等等。

4、 尽量熟知管理学、会计学、定位理论、竞争理论等等这些和企业发展息息相关的知识和信息;同时对目标企业的高管团队、技术能力、行业地位、产品结构、战略发展等等情况要尽可能的了解,以便对企业的价值可以做出判断;等等。

5、 需要及时的了解各种资讯:华尔街有什么大势,中国央行有什么动作,总理开了什么会,社会有什么热点,科技有什么发展,各种宏观与产业的数据越多越好;还有准备金率、PMI、M2、CPI啥的;等等。

6、 需要留意股市在怎样运行,或与股价有关的知识、方法:这个概念那个题材;行业轮动估值洼地;领军板块市场龙头;技术分析波浪趋势;心理学行为学逆向投资;绩优股成长股重组股;PE、PB、PS、PEG啥的;等等。

7、 ……

一看就觉得确实很难,不仅涉猎极广,还都需要“正确”的,还都是在“变化”的,因为以上的每一点可能都和股票投资息息相关。这显然是有点为难“在一个特色国家成长起来”的投资者了,再说他们本“只是局限在一个特定领域勤岗爱业”的工作者。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哪怕投资者在上述都很精通,或者不全部精通但总归也拥有了独门一技,这样的情况下仍然还有一个最关键挑战,那就是需要如何在市场中有效应用,实现“低买高卖”的基本目标,就这还得明白很多基础的投资原理,以应对多变的市场形势。——这可比“麻将怎么可以胡”要难得多,市场简直是一个迷,麻将的胡牌规则可是清楚简单又不变化的。

或许很可能“股第一条”真是构成了大多数股民的高门槛。我们姑且认为这是股民的第一个挑战,虽然下面的文字将尝试反驳这一点。

在实践中,前面已经说过,股民的素质远远高于麻友,对于高大上的人士来说,上述这些都是小儿科。而且,大量专业人士不但自己出身科班经验丰富身经百战,还有一组团队为其研究决策提供各种服务。可怎么说呢,世界级的高素质人士亏钱(乃至破产)的案例是有很多的,从获得诺奖的经济学家到杰出的发明家,对于基金经理群体就更没有人会承认他们是普遍值得信赖的,基金亏损甚至清盘的新闻可能少于明星绯闻,但肯定比艳照门多。

这现象的确很有意思,这“股第一条”看起来固然很难,但从实际的结果看并没有“麻第一条”来得有用或重要。用一个比赛来形容,就是大猩猩扔飞镖的成绩不比华尔街的精英差。这个比赛的的确确是真的,在美国实验过很多次,绝不是谣言。所以广大股民完全应该有自信,只要你能有大猩猩这样的智商情商,哪怕对上述“股第一条”的内容完全不懂,也是可以做好投资,或者说至少不存在劣势。巴菲特也一再强调,投资不需要高智商,普通智商就足以胜任。广大基金经理们和著名投资家们也不会承认他们之间比拼的是这些硬本事,或者这决定了他们自身的长期收益率水平高低或业绩确定性稳定性。

以笔者本人自己15年的曲折投资经验阅历(加之异常勤奋地看了海量的资料书籍),也想“嗫嚅着怯生生地”附和一下巴菲特:“股第一条”既不是充分条件也不是必要条件,充其量是有那么一点点相关性而已。如果看到这样的一句话:“倘若一个投资者认为是他的聪明或能力高于市场,而不是他的方法体系优于其它投资者,那么他基本上会输得很惨”,我会“严重地粗暴地清醒地”予以赞同。——但在麻将界,狂人牛人则几乎是合理的稳当的普遍的存在着。

从理论上说,在60年代就诞生了一个叫“效率市场理论”。该理论的主要内容是说“股价已经反映了当前时点的信息集合”。即如上“股第一条”的全部信息,其实已经反映在市场上。投资者可以基于当下时点和过去时点的各种知识信息去比拼文武技艺,但只能获得“基于投资对象的风险水平之上的投资收益”,同时“投资人为获取超额收益而用的任何分析方法和技术手段都是无效的”。虽然投资流派众多,但对于这个理论,基本上所有派别都是认同的,只是认同程度或认同性质略有不同而已,主要目的无非是“利用一些特性看看能不能战胜市场”,原因在于该理论有三个理想假设,同时效率市场也分三种程度。这个理论总体上站在了大猩猩的一边,华尔街不服,于是才有了“大猩猩扔飞镖”的多次比赛。

后来吧,通过经典数学的各种统计检验,充分地证明了该理论,时间长度和样本总数都充分有说服力。从实证看,成功战胜市场的投资者的确是小比例,并不存在统计上的显著性,而且跟“股第一条”很难说有因果性关系。依靠基本分析方法或技术分析方法等等取得优秀业绩的人在现实中真实的存在着,这一点我们必须承认,但存在的形式却并不稳定。这一点在后文会谈及。

最后,从逻辑上说,如果股市的博弈结果是以“股第一条”见高低比输赢,那么这个股市怎么会存在呢?任何市场或游戏的长期存在必然以规则是否公平为前提,麻将界虽然的确存在着明显的个体水平差异,但是它给予了你自由选择对手的权利。

当然,“难”是一种主观或客观存在的一种事实,我所提供的现象、理论、逻辑有可能是一种合理的解释,但你不一定认同,认同后去实践也不一定有效。这也是实情,所以把“股第一条”我们仍然看做是股民第一个挑战。
雪球转发:5回复:3喜欢:11

全部评论

举步2014-10-16 19:35

明出地上172014-09-29 11:36

这么好的文章,顶的人却少了。

美港资本傅培迪2014-09-12 14:57

写的很好,最重要的是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