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业不振的股神——上海莱士,700亿股权曾被质押!

360行,行行出状元。

现代经济发展到这一步,所谓360行已经是个概述。但如果能有企业能集中注意力,深耕一个领域,那么成功并不是多么遥不可及的事。

但有些企业就很有意思,他们名义上是这个领域的企业,但实际收益却来自于其他的领域,简直是不可思议。

这样剑走偏锋、不务正业的企业,每一家都是商界不可多得的奇葩,需要好好呵护!

扭亏转盈

上海莱士披露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9年上半年盈利36,103万元-44,574万元,上年同期为亏损84,713万元。2019年1-6月,公司主营业务实现快速发展,血液制品销售收入同比增长较大。

上海莱士上半年盈利有3到4个亿,去年同一时间尚且亏损8个亿,这意味着上海莱士在营收方面有非常大的进步,来来回回接近12个亿的增收,对一家企业来说,简直是梦一般的发展速度。

但是这是梦吗?

我们分开来看,上海莱士去年同期亏损8个亿,很不错,这么多钱是怎么亏的?今年上半年盈利3到4个亿,听起来很不错,但是前几年是否也是这个水平?上海莱士是怎么实现扭亏转盈的?这看起来有点像玄学问题啊!

数据

这是上海莱士的归属利润表,从2010年到去年,乍一看这归属净利润走势图,非常亮眼,相信大家也会有相同的感觉。

这样的走势相信并不符合一家有着稳健发展和持续性的公司交出来的,数据波动太过异常。其在2015年之前,归属净利润一直表现得不温不火,甚至在2013年末还稍有下降,为何会在2015年突然增长?而且其增长幅度不是一倍两倍那么简单?

难道是上海莱士开发出了什么绝世产品,就像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武功大进?不排除有这个可能!

其在保持着三年高速增长之后,与2017年开始了断崖式的下滑,在去年的下滑用断崖式来形容已经不大妥当,自杀式或者更加贴切一些?在上海莱士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今年上海莱士声称自己扭亏转盈,参照物是去年的同期业绩,但是如果将时间轴拉长至2017年,又会发现有些不一样。

其在2017年上半年归属净利润超过6亿,2016年全年数据超过15亿,相信上半年数据比2017年同期好看并非不可能。

那么还是得问一句,上海莱士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巅峰之始

在说上海莱士玩滑滑梯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下他是怎么样爬上去的。

上海莱士的巅峰从2015年开始,之前虽然没那么亮眼,但是也还不错,表现得比较平稳,那么是哪一阵风把它吹上了山巅?

上海莱士身处血制品行业,要知道血制品行业属于半垄断行业。上海莱士这样的体量在行业中,一般来说,大富大贵咱不想,旱涝保收没问题!可是老天都想要上海莱士大富贵一把啊!

行业环境来看,血制品价格持续上涨,需求加大;投资角度来看,上海莱士和其大股东郑跃文也是投资高手,闲置资金投资收益率一直非常高。

为何2017年就开始断崖式下滑?

毕竟也辉煌过一次了,大A股咱也上了,还要求什么?当然了这是开玩笑!

我是股神

据华夏时报,在2014年成为行业老大后,上海莱士不甘寂寞,开始炒股,这一决议得到了上海莱士董事会的通过。

资料显示,上海莱士的证券投资生涯肇始于2015年。这一年正是A股牛转熊的一年,而上海莱士却在这一年因为“炒股”而大幅“催肥”了业绩。

在2015年、2016年,上海莱士在A股市场分别获得股票投资收益8.7亿元、8.3亿元,占公司年度净利润比例分别高达60%、51%,因此而获得“A股股神”的美名。

2015年的大牛市中,上海莱士押宝两只个股:奥威,兴源环境。其中持有万丰奥威近7000万股,同时通过信托计划、资管计划大量持有兴源环境股票。

但是自2018年以来,万丰奥威和兴源环境均遭雪崩,后者控股股东部分质押的股票已经触及平仓线,上海莱士这两只股票造成的亏损就达11.1亿元。

经确认,2018年,上海莱士的的证券业务投资合计约18.89亿元,这直接导致了公司2018年业界惨淡:营收18.04亿元,同比减少6.41%;净利润亏损14.69亿元,同比减少275.72%,成为上市10年来的首亏。

根据公开数据,2017年一季度,上海莱士营收和扣非净利润分别较去年同期下降17.48%和28.85%;2017年半年度,上海莱士营收和扣非净利润分别较去年同期下降16.49%和36.05%。

2017年前三个季度,公司营业收入为14.68亿元,同比下降9.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4亿元,同比下降23.78%,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仅为4.9亿元,同比下降24.2%。

在这种情况之下,上海莱士如何还能保持风轻云淡,处变不惊的仪态?这样的营收数据想要撑起上海莱士2017年的股价简直是想得美!

那么随后会发生什么?

出质股权

2018年12月,上海莱士控股股东科瑞天诚及其一致行动人、莱士中国及其一致行动人共质押上海莱士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69.02%,股权质押比例在A股当中较高。

据华夏时报,截至去年末,莱士中国及其一致行动人深圳莱士共计持有上海莱士17.37亿股,占总股本的36.84%,合计质押91笔。值得关注的是,郑越文和黄凯押上了两人在上海莱士的全部“身家”,总共质押34.62亿股,占所持股份的97%。牵扯数十家机构质权人,于2018年开始纷纷不幸“躺枪”。

“2018年以来,上海莱士控股股东的股票质押违约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从侧面反映了控股股东的资金紧张程度,都大半年了这起跨国并购案都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因素固然很多,但控股股东频繁被动减持肯定会影响到投资者和并购当事人的信心和判断,甚至会用脚投票。

如此规模的股东减持,难道上海莱士里边还有更多的故事?

结语

截止2018年,上海莱士流动负债率达到了85.75%,较2017年的33% ,2016年的58%急剧上升。

其在2018年末应收账款8.3亿,2017年末9.5亿,如此高的应收账款,我只能感叹上海莱士上下游管理能力与谈判能力,尚有改进空间!

2018年研发费用9618万,去年为9693万,更往前在相关表格上没有统计(我也懒得找了),营销费用2018年1.908亿,2017年5551万。

只能说上海莱士在研发投入比上还行吧,比起大多数同行们动辄比研发费用高好几倍的销售费用来说,上海莱士已经很克制了,了不起。也有可能以为是半垄断行业,所以不需要在营销费用上下太大的功夫!

其实这都不是亮点,最让人无语的是上海莱士的管理费用2018年达到了3.752亿,2017年为2.553亿,2016年又回到了3.174亿,那么高昂的管理费用,不知道上海莱士在干什么。或许炒股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最不可思议的是上海莱士的商誉,对此我只能唱一首《叹服》(不好意思,许嵩的粉),“我叹服你的技巧,~~~~~~”。其2018年商誉为55.19亿,上年为57.05亿,而如今上海莱士的市值才351亿,资产总计113.9亿,再对比这么高的商誉,只能说服气啊,虽然它已经有意识在减少商誉风险,但是,同志尚需努力啊!

上海莱士这样不务正业的不算少,但是能够把自己的兴趣爱好玩到比主业还牛逼的境界,也是不多见的。

如今医药行业我国也越来越重视,想要浑水摸鱼已经越来越难了,尤其前段时间财政部决定抽取部分药企账户稽查。去年 继“4+7”带量采购落地之后,国家卫健委近日又发布《关于做好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全国范围内建立辅助用药清单,对行业再次造成冲击。

世人都爱美,装扮出来的美人与天然美人还是有区别的,更别说那些用美颜相机拍出来的美人们。

一旦刮风下雨或线下面基,美人露出真面目可得吓人一跳。

公司经营也是同理。扎扎实实经营,不搞旁门左道粉饰财报数据,才是王道。

雪球转发:0回复:1喜欢:1

全部评论

kesano2019-07-14 20:16

没看出来要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