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数据牛人打造中国版Adobe,红杉重仓

记者|覃毅 编辑|江昱玢

红杉和Tiger Global投了一支百度系创业团队——诞生于2015年的神策数据,要打造SaaS界的“711便利店”。

百度被视为AI大数据、自动驾驶等领域的“黄埔军校”。神策创始团队均为百度大数据分析业务的早期员工,因而自诞生以来,行业关注度不小,已累计融资超19亿元。

从业务上看,神策主要面向中小企业提供大数据分析服务,是国内最早一批SaaS领域创业公司的典型——起初面向的客户群为互联网创业公司,主打可私有化部署的用户行为分析产品。

各行业数字化转型加速,神策的客户群体结构日益多元,延续多年的业务模式,迎来前所未有的挑战。

“过去,公司在产品打造上追求打造90分而非60分的产品。如今,越来越多市场主体的数字化需求涌现,我们意识到,交付产品之外更要做好服务。”神策数据创始人桑文锋向《21CBR》表示。

百度任职8年,桑文锋创业后沿用了此前积累的一整套数据逻辑。经过几年发展,公司业务渗透30多个细分领域。

数据说话

2007年前后,主打中文搜索引擎服务的百度,成为分发信息资讯的核心流量入口。刚从浙大计算机系硕士毕业的桑文锋,如愿加入人才济济的百度。

百度有一条文化是‘用数据说话’,2008年云计算概念火起来,公司安排我组建团队,结合开源系统Hadoop构建一个用户日志统计平台,业务覆盖数据收集、传输、元数据管理、作业流调度、海量数据查询引擎、数据可视化等。”桑文锋回忆。

同时,桑文锋参与了百度内部数据库的搭建,搜集海量数据,帮助用户进行广告投放决策。到2015年,公司数据库每天新增的数据超过1.5Pb,桑文锋积累了足够的数据处理能力和建设能力,离职创业。

桑文锋没有忘记“用数据说话”的这一原则,对大数据分析的价值做了更多维度的探索。

比如,在电商行业,神策数据帮助企业建立精细化运营体系,类如自下而上基于场景的精细化运营策略、自上而下构建用户分层的运营策略、产品侧流量的精细化运营策略等。

打开神策数据的官网,可以看到三句醒目的话:不止于SaaS,更是私有化部署;不止于统计报表,更是多维分析;不止于运营分析工具,更是完整数据生态。

显然,这些目标背后折射着他的野心。

第一私有化,为了消除用户对数据安全的顾虑,神策将自研系统部署到客户自己的服务器上,数据归用户所有;第二强调以结果为导向,桑文锋认为数据驱动决策并为用户提升业务,是数据分析的重中之重;第三开放性,神策开放底层能力,支持用户完成数据的二次开发。

如此一来,神策将数据分析的主导权让渡给用户,反过来也推动了自身业务的发展。

目前,神策旗下分析云产品的客户覆盖30多个行业,付费企业客户达2000余家。

如在线教育领域的作业帮、VIPKID,银行领域的交通银行浦发银行中原银行,健身领域的Keep,企业服务领域里的有赞、纷享销客等。

“活跃用户超过10万,日处理新增数据量超过2500亿条。”桑文锋介绍道。

七年之变

成立之初,神策的发展战略是“单品极致”,即将数据分析业务做到极致。创业第七个年头,神策进入了新的战略发展阶段,从产品型公司转变为“既重视产品,又重视大客户经营”。

“如果说从0到1走的道路是Salesforce,那么从1到10更像SAP。”桑文锋表示,神策过去三年所经历的痛苦,源于To B企业的经营范式切换。

“早期公司业务的核心是打牢数据源的根基,因为那时我们的主要客户是互联网创业公司,只要帮他们打好基础,他们就可以建起‘高楼大厦’。随着越来越多传统企业开启数字化转型,神策原有的业务需要更加细化,帮助他们建设数据闭环。”桑文锋向《21CBR》指出。

基于上述思考,桑文锋团队提出了一个数据闭环方法论SDAF(即Sense→Decision→Action→Feedback),在原有业务帮客户实现Sense(感知)、Decision(决策)和Feedback(反馈)的基础上,进一步帮客户实现 Action(执行),尤其是私域营销场景的Action。

桑文锋意识到,神策的业务必须在数据分析之外,向营销端迈进。

由此,新产品“神策营销云”诞生,意味着公司进一步打造了“产品+服务”的业务模式。

目前,神策形成了“两云一平台”。

“神策分析云”:驱动业务的全场景数据分析平台;

“神策营销云”:覆盖公域私域、线上线下的全场景的数字化营销平台;

“神策数据根基平台”:面向业务的全端数据基础平台,为客户提供实时采集、治理、存储、查询、展示数据的能力。

神策也积极推动组织架构的调整,面向各个行业成立“服务单元”,团队由销售、解决方案、交付人员构成。

2015-2016年,神策也曾组建互联网销售团队,负责神策分析云的产品交付。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下,以往交付标准化产品的工作,进一步走向“更偏客户经营的经营单元模式”,关键是提升客户价值、提供精细服务。

在神策公司内部,已形成产品与大客户经营双驱动模式。“营销云产品已经为神策贡献1/4营收。”桑文锋介绍。

Adobe与711

相较创业之初,桑文锋的心态经历了几番变化。

“刚开始想着赶快跑到终点,后来发现这个创业过程更像马拉松,得慢慢跑,再后来发现它像30公里后的马拉松,跑得很痛苦。”桑文锋向《21CBR》感慨道。

其心态变化折射着神策数据在SaaS赛道的打法之变。

“2020年,小步快跑的神策数据进入一段战略焦虑期。”桑文锋坦言。“公司成立前三年,主打产品‘神策分析’顺利经过了可用、可卖、规模化售卖和交付三个阶段,可谓顺风顺水。但2020年,这种打法不灵了。”

接下来两年,神策数据全面拓展客户群,由互联网客户转向偏中大型客户。桑文锋意识到,公司进入了“无人区”,需探索构建与SAP、Adobe等世界级软件企业对标的体系。

市值超过2000亿美金的Adobe,刚刚发布了全新Adobe Experiece Cloud创新功能,所提供服务即To B企业的数据营销。

学习是关键。桑文锋认为,在服务大客户能力上,Adobe提供了参考,神策数据接下来要对标国际核心玩家,减少“用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

桑文锋曾提到,神策数据要做成一家“711便利店”模式的SaaS企业。

“在细分领域,我们的产品比竞争对手要贵,因为神策有信心将产品做得更好,竞争力更强。”桑文锋向《21CBR》表示。

他欣赏711便利店的创新——“告别价格战,提供物有所值的服务”“商品和经营本身要跟随用户需求变化”“通过数据分析对商品进行单品管理”等。神策从单品极致到两云一平台,背后也是这样的决策逻辑。

创业七年,桑文锋行至重要转折点——除了将产品打磨好,更要在内部推动卓越文化与产品研发协同并进。

“未来10年,希望神策能成为千亿美金的To B软件公司。”获得最新一轮2亿美元的D轮融资后,桑文锋心里自信了不少。

题图来源:受访者供图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