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个交易日,万亿快手打了1.4折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鄢子为 编辑/ 陈晓平

5月10日,快手股价开盘急跌,一度跌幅达11.56%,跌至53.15港元,创下上市15个月来的新低。

中概股前夜大跌,市场气氛悲观,不过,快手领跌科技股,或与直播新规相关

上周末,监管部门发文,提出多项规范,如禁止未成年人参与直播打赏、严控未成年人从事主播、不得为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提供网络主播服务等。

此外,新规细化了多项操作性要求,如网站平台应在一个月内下线打赏榜单;在每日高峰时段,不得设置“PK惩罚”环节等。

有观点认为,这些新规,或对成年人的打赏行为产生连带效应,对快手直播业务影响偏负面。

作为短视频头部平台,快手的变现模式分为三大块,一是线上营销服务,卖广告;二是直播,打赏收入分成;三是其他服务,以电商业务抽佣为主。

过去,直播一度占据快手过半收入,2021年规模有所下降,依然贡献接近4成收入,属于其具有优势领导地位的重要板块。

事实上,快手直播早就禁止未成年人消费,且已取消了打赏榜单,新规实际影响应有限。在弱市氛围中,有关担心依然有所放大。

急跌的惊吓,令快手的股东尤感痛苦。

就全天走势来说,投资者其后情绪转稳,快手股价大幅收复失地,至收盘仅下跌2.66%,然而,市值只剩2500亿港元,约合2140亿人民币。

犹记得,2021年2月初,快手以短视频第一股出现,开盘即暴涨193%,市值破万亿港元。两周后,快手股价飙升至417港元,市值高达15200亿人民币,也掀起科技股的一个高潮。

相较最高点,快手市值已经打了1.4折,在448天、302个交易日中,其罕见地蒸发掉了1.3万亿人民币的财富。

快手的股东身价也大为缩水。以创始人宿华和程一笑为例,分别持股11.41%和9.05%,对比巅峰时刻,两人分别缩水1450亿元、1188亿元。

在胡润全球富豪榜上,2021年,宿华名列前茅,排在第71位,2022年,已下降至572位,若按最新的股价,排名会继续下降。

这种跌跌不休的残酷走势,已不能单纯以基本面来解释。

不可否认,快手依然是一家不挣钱的公司,2021年净亏损高达188亿(经调整),然而,快手整体仍处于高速增长阶段,全年营业收入81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7.9%

更重要的是,仍然拥有一个扩张中的、繁荣的生态系统,其非常具有想象力。

从2021年第四季度起,快手管理层已着手优化成本结构,推动经调整净利润率较上个季度改善7.9个百分点。

显然,这些努力根本没办法逆转股价走势。

从热捧到冷遇,快手已非个案。

一年多来,受制于悲观的市场气氛,多只中小型科技公司股价大幅跳水,腾讯、阿里等巨头公司也无法幸免。

以阿里为例,在抛出250亿美元回购计划后,其美股2300亿美金的市值,比极度恐慌时期的最低值,只高出300亿美金。

市场风声鹤唳,也将给准备上市的其他公司蒙上阴霾

据报道,有人从香港公司注册处网站发现,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已更名为抖音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生效时间为2022年5月6日。

字节跳动旗下其他数家公司也陆续更名为“抖音”。此举,再度引发“抖音系”计划打包上市的猜测。这些后来者的估值,也很大程度上受到当下气氛的左右。

新的市场环境,迫使快手等公司调整其经营策略。其有利的一面在于,烧钱换规模的逻辑变了,即便大厂也不得不降本增效,回归业务,由虚向实。

在各公司寻求基本面改善的同时,市场也期待,信心能尽快恢复,估值能够回归到合理的水平。

雪球转发:0回复:1喜欢:0

全部评论

kelingchen05-10 21:42

快手的股东身价也大为缩水。以创始人宿华和程一笑为例,分别持股11.41%和9.05%,对比巅峰时刻,两人分别缩水1450亿元、1188亿元。
数据搞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