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海龙再跳槽,传音难成抖音


文/ 覃毅 编辑/ 鄢子为

百度老将向海龙加入传音控股

坊间盛传,百度前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加入传音控股,担任移动互联事业部总裁。向将率领前百度下属一起入职。

“向总加盟这个事情是有的。”1月13日,传音控股内部人士向《21CBR》确认消息属实。

向海龙是互联网圈的风云人物。任职百度期间,他负责的搜索业务一年创收最高达800亿元,占总营收八成以上,在百度工作14年毁誉参半。

离开百度后,向海龙转身投向国美,未能大展拳脚,又传称加入字节跳动。

此时加入一家手机硬件公司,他看上了什么?

非洲抖音

向海龙即将入职的传音,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不是一张白纸。

早在2011年4月,传音就成立Afmobi科技公司,研发了邮件应用AF pushmail、即时聊天软件Palmchat等。

目前,它旗下拥有非洲版抖音Vskit、音乐播放器 Boomplay、新闻聚合工具Scooper等APP,但仍处于早期成长阶段。

和抖音一样,Vskit支持发布15秒的音乐短视频,粉丝可点赞、评论和分享,它也能一键生成的拍摄模版、滤镜特效。

Vskit平台上的短视频创作者多为20岁左右的年轻人,内容风格活泼大胆。

比如,女博主Bhenny习惯分享日常生活及恶搞场景,有一些精心设计的细节。她每日更新一条视频内容,均有数千的点赞量。目前,Bhenny揽获了22万粉丝。

Vskit拥有1亿名像Bhenny一样的短视频用户,创作者遍布非洲40多个国家和地区。

除复刻抖音的Vskit之外,非洲版网易云音乐Boomplay也是传音较为成熟的产品。

Boomplay总激活数达到1.6亿,曲库收录了560万艺术家的作品。从功能来看,Boomplay与国内应用十分相似,主要分为PrivateFM、ForYou、歌手专辑推广、歌单封面、排行榜、抽奖等页面。

传音移动互联业务分为两部分:一是与网易等大厂合作,开发适合非洲市场的移动软件,比如上文提到的Boomplay;二是基于Android系统二次开发、深度定制的OS工具类应用程序。

因从功能机起家,它习惯采取外部合作的方式,发展移动互联网业务。比如,2012年,传音旗下的TECNO手机与音乐软件Spinlet、即时聊天工具2GO合作。这些app当时在尼日利亚、肯尼亚、南非等国家非常热门。

耕耘十年,通过自主或合作开发,传音手里有超过10款移动软件月活用户数破千万

用户规模上去了,下一步是赚钱。

增长难题

 

传音的利润主要靠手机硬件,软件只赚了个吆喝。

2021年前三季度,传音营收358亿,同比增长43%,归母净利润29亿,同比增长47%。其中,近95%来自手机业务。

据信达证券调研,2021年第三季度,传音在非洲等地区开拓的移动互联业务的营收约为1.3亿元,占当季传音总收入不到1%。

传音此时挖向海龙加入,目的不言而喻。

向海龙的营销打法自成一套。他在百度工作14年,积累了一套竞价排名和商业运营管理体系,深谙商业变现的玩法。

离开老东家后,向海龙需要一个大施拳脚的机会。显然,国美、抖音都不是他的伯乐。

对传音来说,非洲市场的手机硬件业务,市场占有率近些年一直徘徊在45%左右,上升空间小了移动互联业务是一块必须啃下来的市场。

更致命的是,卖硬件,利润薄。2021年,传音智能手机营收创新高,但电子元器件涨价了,毛利变低了。

财报显示,传音2021上半年能手机营收184 亿元,同比增长近80%,毛利率22%,还降了4个百分点。

解决毛利率走低的困境,直接办法是扩大销售规模。但不同于非洲,其他新兴市场早有国内其他手机品牌的布局,比如在印度等东南亚市场,小米、OV、苹果,合计市占近70%。

而目前,传音成本压力也摆在眼前。2021年前三季度,传音350亿元的营收里,成本占了320亿元,光销售和管理费就有30多亿。

传音在非洲家喻户晓,品牌知名度高,这块根据地必须守住。一个破局的路径是,参考苹果做法,硬件赚一笔,软件再赚一笔。

目前,传音的存量手机设备达到数亿,其经销商数量已经超过2000家,搭建了生态壁垒。

打破僵局,开辟新的利润增长极,这个任务落在了移动互联业务的肩头。

荆棘密布

向海龙的加入,是传音软件业务商业化的关键。

业内人士告诉《21CBR》记者,向海龙有场硬仗要打,他熟悉的那套商业化操作,在非洲市场可能水土不服。

首先,作为一家硬件厂商,传音独立开发能力存疑。一些热门移动应用是联手互联网巨头做出的,比如非洲版云音乐Boomplay,是与网易合作研发的

来源:视觉中国

这些合作项目里,传音处于弱势地位,决策权在巨头手中。

传音曾在2018年联合联合阅文集团,成立合资公司传阅科技,在2020年,与腾讯旗下公司成立提供浏览器服务的Cloudview Technology。传音给了合作方超50%的绝对控股权。

如果巨头不重视,产品缺少创新,传音的困境是显而易见的。

在易观分析师廖旭华看来,“这些合作可以理解为平台和开发者的合作,只是非洲市场关注价值比较小,绝大部分互联网巨头,还是会把大部分资源投入到发达市场和主流新兴市场。”

对于传音而言,这样的合营模式又是常见的。在2021年上半年财报中,传音所公布的合营企业就达到25家。

其次,移动软件行业竞争激烈,强者当道。

在视频方面,国内有抖音和国外有Tiktok,音乐播放器有Apple Music、Youtube Music等。做低端手机的传音,传音很难与前述竞争对手一较高下。

一名中国籍旅非人士透露,很多外资企业员工驻扎在非洲,他们很少使用传音手机乃至其移动应用。“在中资企业工作的当地员工,会使用微信、QQ沟通工作。当地人线上沟通多使用facebook旗下的what'sapp、Instagram等应用。”

该名旅非人士向《21CBR》表示,依靠手机推广移动应用,并成功收费服务,在非洲阻碍重重。“最残酷的现实是非洲经济欠发达,比如坦桑尼亚每个月人均收入仅40万先令(折合人民币1200元)。”

传音一心求变,但向海龙接手的盘面,难言乐观。

(实习生朱雅诗对本文亦有贡献)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