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发展论:最开始是初心,最后也是初心

撰文丨十三叔 编辑丨魏薇

刚刚过去的2021,某种意义上可被称为“炸风口”元年。

在过去十年乃至于整个互联网经济时代,风口潮起潮落,都遵循市场原则。而在去年,从比特币挖矿封杀,到垄断联盟崩塌,再到教育破产排队。这些产业或者模式“大败局”的共同特点,是在欣欣向荣之中遇到强有力的市场调控,风口被“炸”,然后一泻千里。

这样的趋势转变让我们警醒,也让新的命题摆在创业者面前,那就是自身业务是否对经济社会发展有利,而非徒增“痛苦GDP”

否则即使商业模式跑通,产生高额利润,也有可能不是赶上风口,而是站在“爆心”。

这一点与1月1日央视财经2022年第一期《对话》理念不谋而合,作为开年之作,本期《对话》将主题定为推动专精特新企业高质量发展,进而带动整个中国经济提效增质。

邀请企业中既有最早开展肠癌检测的锐羿生物,精研五轴机床的科德数控,也有2020年疫情初期为湖北提供了70%口罩与防护服的稳健医疗

这是一个需要专精特新企业,且产生专精特新企业的时代。而专精特新企业发展有什么普遍规律呢?

作为受邀企业中市值最高、规模最大、最为老牌的稳健医疗,其创始人李建全在元旦贺词中提到,时代不断变化,夫妻店可以成为世界500强,而500强平均寿命只有40-50年,变化之中,凡是一心为社会做出贡献的企业,往往就会走得更远。

稳健医疗能跨越三十年大浪淘沙,并建立大健康领域代表性品牌“全棉时代”和“津梁生活”,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对产品质量的不断追求,以及造福用户、合作者乃至整个社会的利他精神,这是稳健医疗的“初心”。

“初心”,为什么能够创造奇迹?

1

有“初心”,才有与众不同

初心是一个长期主义因素,或许无法作用于企业的0到1,却能让企业在1到10乃至100的发展过程中受益。

李嘉诚有句名言,赚第一个100万比赚第一个1000万难得多,但在改革开放之初那个遍地商机,处处蓝海的时代里,老一辈企业家的代表们,无论是任正非、曹德旺,因都有敏锐的商业洞察能力以及硬核本领,所以都很快挖到了第一桶金。

年纪最大的曹德旺,1970年代已经攒了5万元“巨资”,实现了个人财富自由。

李建全建立稳健医疗之前,曾是湖北省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公司的外贸人员,几年就把公司临时成立的敷料科做成了业务量最大的科室,因此有足够的专业度和业务能力。

而任正非自学过电子计算机、数字技术、自动控制等知识,当工程师填补过国家级技术空白,出席过全国科学技术大会,明显是被做生意耽误了的技术精英。

然而,取得成功的不只是李建全们,“十亿人民九亿商,还有一亿在观望”,在时代的浪潮中,不知多少中小企业趁势崛起。为什么它们之中,只有包括华为、稳健医疗等少数公司经历住了大浪淘沙,成为了各自领域的巨头呢?

答案是及时的转型

曹德旺1985年成为国内第一个汽车玻璃加工商;华为在经济领域讨论“技工贸”还是“贸工技”的时代里,就孤注一掷开始了研发进程;而李建全建立稳健医疗的初心是消除国外客户对中国产品“rubbish”的评价,因此也跟“走量”的一般外贸公司不同,格外强调产品质量和用户满意度,还自建了纺纱厂。

当时他对生产负责人强调的是“你的工作是抓质量,至于盈利与否,那不是你的问题。”

从现在的角度看,稳健医疗的举措暗合了贯通产业链,减少中间环节的战略打法,以棉纱质量保证了纱布质量,以纱布质量保证了成品质量,因此在之后市场饱和情况下,以更强产品力和更稳定供应取得了竞争优势,在2001年登顶中国医用敷料外贸出口份额第一

甚至之后稳健医疗开启第二曲线,质量优势也始终是其竞争中的有力武器,全棉时代能在后续消费升级中突围,成为大健康代表性品牌,质量领先行业是核心原因之一。

但在当时,李建全选择这样的经营策略,是因为他的职业生涯开始于中国对外开放初期,经历过外国客户将低质量中国产品称为“rubbish”的屈辱,因此建立稳健医疗之初,就下定了要提升中国产品质量的决心,这也是稳健医疗持之以恒的经营方针。

因此,对于企业来讲,初心并非只是口号,而是其能走多远的关键因素之一,本次节目中接受采访的几家专精特新的代表性企业中,普遍都有明确的发展目标,而不只是单纯为了利润。

除了在棉产业领域精益求精的稳健医疗科德数控专注五轴数控机床,强调产业链的自主可控,上海蓝魂环保则在一开始就立志于打破欧洲公司对船舶清洁领域形成的垄断……对大多数企业而言,从1到100的发展过程中,总要有相对清晰的发展纲领和明确的目标,只有这样,企业才能维持前进的向心力。

但是,“有初心”和“践行初心”,难度并不是一个等级。

2

坚持创新之路,推动企业质变

任正非曾叹息过,华为最初搞研发,只是因为听说研发赚钱,但是没想到研发这么辛苦。

任正非作为前工程师,既有市场敏感度,也有技术专业度,可以说当时对技术和市场辩证关系认知最深刻的企业家之一。

即使如此,华为的技术之路也是千难万险,当年研究通讯设备时,他曾经留下了一句名言:“如果这次失败,我只能从这里跳下去。”研发之困难,可见一斑。

而李建全,大概也对此深有同感。

2001年稳健医疗将总部迁到深圳前后,已经是中国医用敷料出口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公司,这也意味着其海外业务进入了平稳发展期。

这对于许多企业来讲可以说是苦尽甘来,而对于稳健医疗,则是艰难转身,以研发推动企业创新的开始。

在2022年元旦贺词中,李建全曾提及,一直到2003年,稳健都是一个纯出口企业,几乎全部是做OEM业务。

从2003年开始,他们开始把Winner稳健品牌向国内医院和药店市场推广,而在当时,无论是国内产品,还是国外大牌,都无法解决医用纱布的一个痼疾,那就是掉线头。

纺织品难以避免有线头,在服装等消费产业,这不是一个太大的问题,但是在医用敷料领域,掉下的线头却经常会对伤口造成二次伤害。

李建全处于业内,因为纱布线头掉落导致伤口感染的案例已经见过太多,甚至自己都亲身遇到过。

这个问题在传统的生产工艺下难以解决,需要寻求新的思路,新的材料,而这种会颠覆整个生产流程的研发不同于工艺改善,投入成本高,失败概率大,因此成为行业顽疾,长期没有品牌和厂商解决。

站在历史的下游,我们很难想象当初李建全是如何说服自己,将这个问题作为稳健医疗进一步发展突破口的。

从单纯的经营利害角度考虑,稳健医疗处于稳定的发展期,只要按部就班扩大生产规模就可以充分享受入世后海外市场迅速扩张的红利。

然而时刻以创造社会价值,带动产业进步为目标的的稳健医疗为了减少患者的痛苦,最终却决定通过生产无纺布的方式解决问题,这就是“全棉水刺无纺布”的研发初衷

下定决心难,而解决问题更难。从2003年到2005年,稳健医疗在这个项目上投入了数亿元的资金,终于研发出能够满足需求的全棉水刺无纺布,之后又经历了2156次实验,用了537吨棉花,用2年多的时间才把新技术转化为产品。

全棉水刺无纺布在2008年实现量产,并在无纺布医学标准2011年颁布后全面进入B端制造领域,而为了将好产品带入生活场景,更好的服务于健康生活,稳健医疗在2009年成立“全棉时代”,将水刺无纺布技术从B端转化到C端,直接为终端消费者提供大健康产品。

本期《对话》节目里,李建全还特意谈起研发成功那一天的场景,“整整18个小时,经过21次实验,终于实现了,工程师都累瘫在地上。”

此时李建全心中的感想,大概不是成功的成就感,而是任正非类似的感触,贸易没有壁垒,但是想要筑起研发这条护城河,需要“向死而生”的坚定信念和超凡的勇气

所以,有初心的企业家并不少,熊彼特曾经说过,企业家总有一种建立独立王国的雄心。

然而克服践行初心道路上的千难万险,最终达成目标者却不多。这是企业家眼光、格局、个人能力,以及企业组织力、凝聚力、战斗力的一次综合考验。

正如2020年疫情中,稳健医疗一度提供湖北70%的医用防护产品,靠的不只是李建全的决心,还有所有稳健成员在材料不足、设备不足、技术不足等诸多困难情况下的攻坚克难。

不仅在湖北,在疫情初期的深圳,稳健医疗同样克服了另外一个艰难的挑战,以至于后来经常被人提起。

在疫情之前,稳健医疗的深圳部分已经没有生产职能,但是这不妨碍他们在短时间内动员人员,抢材料、抢设备组建临时工厂,以使命必达的觉悟完成生产任务,践行了自己创造社会价值,为全民提供健康防护的初心。

时代终究会选择那些选择了推动时代的企业。

3

百转千回,初心未改

作为新年的第一期节目,本次《对话》在对“专精特新”企业的选择上,显然是下了功夫的。

从成立时间来看,接受采访的企业差距甚大,因此发展状况也不一而足,锐翌生物和蓝魂环保成立刚刚六七年,处于产品投放市场的初期,而科德数控稳健医疗则是分别成立了十四年和三十年的“老牌”,已经有了稳定的市场地位。

可以说,这些企业分别代表了企业的不同阶段,将专精特新发展之路的“全周期”一次性体现了出来。

所以当面对本次对话的重头戏“什么是专精特新道路上的挑战”时,各个企业的回答也不尽相同。

对于还处于发展初期的锐羿生物而言,他所最关注的,是寻找能做长线的基金来支持自身发展;而打天下阶段的科德数控和蓝魂环保则是专注于做好做精产品;最后稳健医疗面临的问题显然更为宏大:在已经占领市场之后,该如何进一步发展呢?

主持人陈伟鸿提到,许多企业在主业成功之后,为追求利润率,经常会倾向于将原有的业务切割。

而与之相反的是,稳健医疗却始终没有放弃自己创造社会价值,推动中国大健康产业的初心,选择了将主业做深做大,并且以此促进整个产业链的发展。

即使30年过去了,稳健医疗依然是当初那个为了消除国外对中国产品恶劣印象而诞生,会为了社会利益而积极行动的企业,只是如今,稳健医疗已经可以创造更大的价值。

李建全在节目中提到,当前稳健医疗一个重点发展目标,就是带领“中国产业链”打入国外,当前欧美等发达国家医院,已经有超过70%的医用敷料产品来自中国,而其他发展中国家在成本和技术上与中国差距达到10年甚至15年。

显然,国外市场朝中国产品敞开大门,不仅是相关产品供应商的好消息,也是上游产业链的好消息——过去12年,稳健医疗共计采购23.56万吨棉花,其中相当大一部分来自国内各个棉花产地。

稳健医疗除了“做大”市场之外,还致力于“做精”产品,李建全强调:“没有真正好的产品,营销越多错越多”,这种对产品力的“工匠”精神和执着使稳健医疗30年专注棉花产品,即使在行业中进入了技术的“无人区”也不放松。

因此市场反应始终快人一步:当其他企业模仿稳健医疗自建纺纱厂时,稳健医疗开始大规模生产全棉水刺无纺布;而当其他企业仿造水刺无纺布时,稳健医疗开发了棉柔巾、棉湿巾、全棉全表层卫生巾一系列首创产品,并在2019年建立了“津梁生活”,探索更新更时尚的健康消费。

30年来,稳健医疗为社会创造价值的利他精神初心未改。

过去,稳健医疗回馈社会的主要方式是通过产品保护用户健康,如今,其正在以更多方式惠及社会,包括拉动中国产业链,带动更多企业的发展,也包括促进环保发展,打造绿水青山——售出纯棉柔巾超过315亿张,以无纺布环保购物袋替代了1192万个塑料袋的使用,有效保护了环境。

专精特新之路,即是永不止步的发展之路,这要求企业始终对自身的目标有清晰的认知和坚定的信念,才能不迷失。不走弯路,为自身、为社会创造最大的价值。

只有这样,才能赶上这个时代真正的风口。

雪球转发:0回复:1喜欢:1

全部评论

奔跑的犀牛121201-10 22:03

千亿稳健始于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