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干4年倒贴千万,清华学霸败走阳光城

题图来源:阳光城


文/ 钟黛 编辑/ 陈晓平

阳光城(000671)的明星经理人走了。

1月5日,公司公告,收到执行董事长兼总裁朱荣斌的书面辞职报告,辞职后,朱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长时间的纠结、博弈及挣扎,离职确是无奈”,6日,朱荣斌在阳光城总部群中发出离别信。

《21CBR》获悉,阳光城内部传言,朱荣斌的新东家为中交。作为职业经理人,他曾经说“阳光城肯定是最后一站”。

4年多以前,他从碧桂园转会阳光城,以高周转实现规模的快速增长,是其和阳光城老板林腾蛟彼时的共识。

现如今,地产销售下行,逆势扩张的阳光城尝到了苦果,朱个人也损失惨重。

该由谁担责?

割肉离场

朱荣斌的离职,此前已有迹象。

2021年12月23日,阳光城公告,朱减持454.61万股公司股票,共计套现1500万元。

入职阳光城以来,这是他首度减持公司股份。

1月5日,朱荣斌再度套现约1200万元,减持后,尚持有1175.44万股。

此前四年半时间,朱累积耗资1.36亿买入阳光城股票。

2017年至2018年,朱荣斌先后四次增持,买入阳光城1443万股,成交均价为7.02元/股,耗资约1.01亿元。

2020年,朱荣斌先获授375万股股票期权,每股行权价5.9元,又通过阳光城员工持股计划,以6.27元/股的价格,增持204万股,前后耗资约3500万元。

截至8日收盘,阳光城的收盘价仅为3.25元,减持的实质亏损,加上剩余持股的浮亏,朱荣斌共计亏损7000余万元

朱荣斌在阳光城领取的税前年薪,2017年为350万元,2018年至2020年,均为600万元,以此计算,苦干4年,个人财务上很可能是亏钱的。

他转身离开,留下的阳光城则阴云密布。

10月起,其财务危机浮出水面,200亿员工理财延期兑付,3只美元债展期,5只美元债豁免“交叉违约”。

动荡之中,不仅高管含泪离场,战投也割肉退出。

2020年9月,泰康人寿和泰康养老斥资33.78亿元,从上海嘉闻手里接盘5.55亿股阳光城股份,股比13.53%。

双方达成合作,即是由朱荣斌穿针引线。彼时“三道红线”刚刚发布,险资入股,有利于提供资金来源,还可为阳光城其他渠道的融资提供背书。

作为入股条件,泰康与阳光城签下长达十年的业绩对赌协议,同时约定高管团队保持稳定,朱荣斌五年内不得离职。

如今,双方的合作也划上休止符。

12月27日,阳光城公告,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卖出3.07亿股阳光城股份,沧州泰禾建材接盘,转让价款为9.36亿元(含税)。转让后,只有泰康人寿持股仅剩3.997%。

相较买入均价6.09元/股,泰康系的转让均价近乎腰斩,亏损近17亿元,只是,这为朱荣斌赢得了自由。

冲击十强

朱荣斌为地产业的明星高管。

他16岁考入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23岁时获得硕士学位;1995年至2008年,任职于中海地产,曾任中海地产董事兼华东区总经理;2008年至2013年,任职于富力地产,曾任副总裁兼华南地区总经理。

2013年,朱荣斌从富力地产跳槽碧桂园,任联席总裁、执行董事,开启职业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彼时,碧桂园老板杨国强有三大得力干将——总裁莫斌、联席总裁朱荣斌和财务总监吴建斌。在“三斌”的辅佐下,碧桂园的销售规模,从不到千亿增长至超过3000亿元。

朱荣斌也收获丰厚。

2017年,他在碧桂园仅任职五个月,其领到的薪酬为2185.8万元,相比2016年的555.2万元,几乎翻了四倍,其中1952.6万元来源于酌情奖金

就在2017年年中,朱荣斌与其搭档吴建斌,转会中型房企阳光城,业内轰动一时。

朱荣斌(左)吴建斌(右)

两人的入职,承载着一个规模进阶的夙愿:以碧桂园为模板,阳光城老板林腾蛟心里,一直有着“行业前十”的梦想。

为了实现规模的增长,林老板多次挖角。

2012年,林腾蛟挖来龙湖大将陈凯,封为总裁,阳光城启动“高周转”的打法,从2011年的23亿,干到2013年220亿,完成10倍高速增长。遗憾的是,陈凯据称风格强硬,与林老板有过“多次激烈摩擦”。

2015年,原万科重臣张海民升任阳光城总裁。这一次,张大打“并购牌”,林腾蛟起初认同,无奈企业规模增速受限,利润兑现不足,最终张海民也选择离开。

碧桂园“双斌”的三千亿经验,恰是林腾蛟彼时所需要的,“从小做大,十年之内要把它变成十强之一”。

朱荣斌无疑是遵从林心意的。

履新不到3个月,他就为阳光城制订了3500亿规模的发展规划:2018年1500亿、2019年2500亿、2020年3500亿。

坊间流传,在一次聚会中林腾蛟当着朱荣斌的面表示,“让荣斌去干坏事,也坏不到哪里去”,信任十足。

林腾蛟

据2019年的报道,林腾蛟对于公司愈来愈“无为而治”——他每天坚持5点起床,在同事群里分享庄子和阳明心学,然后锻炼身体,51岁的他平板支撑12分钟不在话下。

错看形势

一上任,朱荣斌即改弦更张,张海民此前几乎“不碰”的三四线城市,他却表现出极大的热情。

在他的掌舵下,阳光城执行全地域发展、全方式拿地、全业态发展的“三全”战略,把项目撒向环北京、环上海、环南京、环福州、环厦门、环珠三角,希望立足中心城市,四周辐射向都市圈内三四线拓展。

阳光城还组建了一支专职队伍,独立负责全集团的城市更新和收并购,以扩大土储。

朱荣斌显然相信,地产还有最后的掘金时光。

2020年,泰康系与阳光城签署对赌协议,对利润增长有过这样的约定:2020年-2024年,实现不低于15%的归母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且累计归母净利润不低于340.59亿元,从第6年开始,年复合增长率不低于10%。

2021年4月,朱荣斌还说,前五年将依靠地产主业增长兑现承诺,后五年开辟第二赛道完成目标。

这种判断,显然完全错看了形势。

账面来看,截至2021年中期,阳光城现金流整体宽裕,有息负债规模953.23亿元,账面货币资金403.73亿元,可覆盖263.83亿元的短期有息负债。

来源:市值风云

然而,下半年起,地产急转直下,阳光城财务风险暴露,资金链开始紧张,进而陷入财务困境。

三个月前,朱的角色已非常微妙。

2021年10月,阳光城进行了新一轮组织架构升级。徐国宏升任为执行总裁,协助朱荣斌处理日常事务,夯实精细化管理,稳固传统地产业务基本盘和企业发展内生动力。

就朱荣斌的离职,阳光城公告称,感谢其过去4年多为公司所付出的努力,徐国宏接替其职位。

面对新形势结合企业发展实际情况,公司官方称,重新审视过去的战略,主动瘦身,追求有质量的发展

“难忘过去几年,犹如一场大酒,豪情壮志,至酣至畅。醒来痛如刀绞,仍无怨无悔,无愧无惧。”朱荣斌在离别信中写道。

无论就事业或个人财务,“痛如刀绞”,当是一个真实而悲凉的描述。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