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不到位,环保严重违规,不重研发泓博医药为何得到高瓴青睐?

泓博医药已逐渐丧失当初投身医药研发的理想信念。

花朵财经原创

陈平(招股说明书中为:PING CHEN)是泓博医药的创始人和董事长,毕业于北京大学有机化学后,一路顺风顺水,先在美国杜克大学拿下有机化学博士,接着在美国上市药企百时美施贵宝工作近20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带领团队并作为主要发明人发明了慢性白血病药物“达沙替尼”,拥有的药物发明专利超过40项。

由于经验丰富,陈平创立的泓博医药主要为国内外客户提供新药研发和原料药创新工艺服务研究,简称CRO,主要是小分子药物,在员工招聘上特别青睐有海外留学背景的博士,由此公司实力颇为出众。先后还为国外多家制药公司开发了17个临床候选药,其中2个已经推向市场,2个处于临床3期,2个在临床2期,4个在临床1期,此外还有2个在申报临床,5个在临床前阶段。

或已从CRO转为中间体生产?

但CRO这一商业模式的明显不足是,人力成本较高且不断上涨,而CRO本身竞争压力较大,因此CRO服务的利润空间会逐渐被挤压。

为此,泓博医药开始做仿制药和医药中间体生产销售。

但是相对来说,仿制药尤其医药中间体的生产,技术含量并不高,主要发挥降低生产成本的功能。例如,著名CRO龙头药明康德主要做CRO研发服务,在中间体生产上涉入不多。

而从泓博医药招股书中,已经很难看出CRO研发服务收入,取而代之的是主要介绍替格瑞洛中间体,还有少量帕拉米韦、维帕他韦中间体。中间体的特点是对人力成本要求不高,主要还是省成本。

若是专精于CRO研发服务,那么就可以看成是一家科技企业,未来不排除有望沿着产业链上溯,成为重要药物企业,但若是主要从事中间体生产,运用我国较低的工人、土地、环保成本赚取中间利润,那顶多只能看成一家工业企业了。

研发投入重视程度在降低?

泓博医药公司2018年度投入研发费用,相比上一年下降较多,2019年虽然由于中间体生产销售带来营收增长,但研发费用并未同步增长,研发费用的占比有所下降。是否中间体生产销售的成功,反而让公司降低了对研发的重视程度?有便宜的工人、低廉的土地和原料、宽松的环保环境,躺着就可以赚钱,所以对于招聘高端人才从事研发兴趣大减?研发投入的下降还体现在专利上。

从泓博医药专利授权来看,2013年至2017年,公司每年都取得多个发明专利授权,但这个速度从2018年开始明显慢了下来,2018年至2020年,招股书披露,每年仅取得一个发明专利授权。2018年开始取得专利数目大幅下降,应该是公司对研发投入重视程度下降的直接后果。并且公司招股书披露仅取得一个美国专利授权,反映泓博医药的发明在全球领先性较弱。

安全投入不到位?为省成本,不顾环保?

泓博医药的中间体生产主要放在子公司开原泓博进行,开原泓博原名开原亨泰制药有限公司。

2017年10月3日,开原泓博发生生产安全事故,造成一人死亡。为此,开原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对开原泓博处以行政处罚30万元罚款。

此后,开原泓博才加装了防爆对讲系统以及防静电、惰性气体保护等装置。

2017年4月29日,辽宁省环境保护厅、铁岭市环境保护局、开原市环境保护局对开原泓博进行了现场调查。发现开原泓博生产无环保手续、污水治理设施未正常运行、没有如实申报危险废弃物等违法行为。开原市环保局责令开原泓博改正,并处以行政处罚罚款384万元,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并对生产部副部长陆某某实施行政拘留。

为此,开原泓博被中央环保督察组列为辽宁省23家严重环境违法企业之一,被要求限期整改。

更令人惊讶的是,23家严重环境违法企业中,另一家开原亨泰化工有限公司也是泓博医药的关联方。该公司是由泓博医药实际控制人之一的安荣昌持有70%的股份。中央环保督察发现,该公司私设暗管排放水污染物、水污染物排放超标。

旗下两家公司同时被列入严重环境违法企业,颇让人无语,这真不是医药研发高科技企业应该有的风格。

实控人之一卷入受贿案

安荣昌作为泓博医药的实控人之一,在泓博医药直接持股10.21%,同时也是泓博医药的控股股东香港泓博的实控人之一。

而安荣昌负责的公司不仅出现多项环保严重违法,其本人也曾卷入开原市环保局原局长鹿军的受贿案。据裁判文书网显示,鹿军向请托人开原泓博、开原亨泰化工两家企业索取215万元,在此期间,2009年至2007年,泓博医药的实控人之一安荣昌担任开原泓博执行董事,同时还是亨泰化工持股70%的大股东。

但安荣昌为环保审批请托、卷入受贿案件,招股书并未披露。

集采或致公司利润下降?

泓博医药转向医药中间体生产,其中主要是替格瑞洛,目前替格瑞洛已经纳入2020年第三批全国药品集采,中标结果显示,价格降幅接近90%,入选的替格瑞洛片厂商共6家。泓博医药为其中5家供货。

那么替格瑞洛终端价格下降90%,会否进一步压缩泓博医药利润空间?

高瓴在上市前突击入股

2020年5月底,WEALTHVALUE和西安泰明以31.88元/股的价格分别认购113万股和94万股。2020年6月,泓博医药股东富邦投资、鼎泰海富、王春雷和徐峻将203万股以31.88元/股转让给珠海载恒;富邦投资、上海鼎蕴将47万股以31.88元/股转让给惠每康盈。

珠海载恒的合伙人与认缴出资人均为高瓴:

但为什么是在上市前突击入股呢?究竟是看好泓博医药的发展前景,还是仅仅做一波上市前套利?

不得而知。

但很明显,泓博医药已经逐渐丧失当初投身医药研发的理想信念,研发投入占比少、专利授权大不如前、压低安全投入、罔顾环保,越来越显得只是想赚点轻松钱、赚点上市的快钱了。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