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却涨停,天齐锂业的王冠到底成色几何

网友直呼看不懂,“亏损的涨停,盈利的跌停,股市一大怪。”

花朵财经原创

一边是巨亏,一边是涨停和机构爆买,这件事情发生在天齐锂业的身上。网友直呼看不懂,“亏损的涨停,盈利的跌停,股市一大怪。”

这样的质疑,不是没有依据。

比如:华昌化工中泰化学索菲亚太阳纸业惠伦晶体信捷电气金牌厨柜振华科技海得控制等,其中不乏绩优股,且一季报预告业绩大幅都在一倍以上。但是,市场并不买帐,第二天,都以跌停的惨状收场。

所以,当下市场流行一种说法,“每天杀一只白马股,祭天!先是顺丰、美年健康、中国中免、再到恒瑞医药”。

业绩亏损与SQM收购

说到天齐锂业,投资者并不陌生,问题一大堆,业绩还亏损。

4月14日,天齐锂业披露业绩预告,没有任何意外,仍然是亏损。2021年第一季度净利润预计亏1.9亿至2.8亿元,公司上年同期亏损约5亿元。

从数字上来看,减亏了。今年一季度亏2个亿左右,而去年同期亏5个亿。

公司对此的解释是:财务费用中汇总损失金额较上年同期大幅减少,因为,澳元兑美元的汇率相对平稳。另外,持有SQM的股权产生公允价值变动收益2.4亿元。

这个SQM股权公允价值变动损益,比较特别,需要专门说明一下。

2018年,天齐锂业收购全球第二大锂矿供应商SQM23.77%的股份。交易价是40.66亿美元,其中5亿美元靠公司自有资金。为此,借贷了35亿美元的债务。可是,完成了这笔收购之后,SQM的股价一路下跌,锂矿的价格也在下跌,天齐锂业还不起借贷,只好展期债务。

到了2019年,缺钱的天齐锂业为了向摩根士丹利借钱,拿SQM股票作为抵押。由于SQM股价一路下跌,所以摩根士丹利提出了借钱的条件,即天齐锂业需要买入与押记股票数额相当的看跌期权,作为借款偿还能力的保证,同时卖出与押记股票数额相当的看涨期权以对冲部分融资成本。

根据2020年半年报的披露,天齐锂业买入3.5亿看跌期权,并且持有领式期权,也就是买入看跌期权、卖出看涨期权的组合策略。如今SQM的股价,一路上涨,从去年上半年的20元左右,涨到50元以上,领式期权给天齐锂业去年带来了2.4亿元的亏损。

由于SQM股权公允价值变动损益,是一项非经常性损益,如果扣除这一块,那么其2020年的扣非净利润大大好于去年,从这个角度来看,天齐锂业的业绩,有较大程度的改善。

天齐锂业历年净利润和历年扣非净利润表中,不难看出,企业亏损是从2019年开始的,其中,2018年收购SQM股权是一个分水岭,也是一个重要的亏损原因。

从2019年开始,天齐锂业就出现了巨额的财务费用。重金收购使其负债水平急速上升,增加了自身流动性压力,并且财务费用的增量吃掉了大部分利润。比如,2019年,前三个季度,因并购产生的财务费用达16.5亿。资产负债率,从42%升至75%。

否极泰来?

去年,随着碳酸锂价格的走高,天齐锂业,在资本市场上,也受到了投资者的青睐。

两者呈现出正相关性。碳酸锂的价格从去年10月份左右,开始一路向上,天齐锂业的股价亦从去年11月初的19.5元/股,一直涨到今年1月底的70.13元/股,不到3个月的时间,股价上涨260%,可谓风光无限。

这其中的原因,一方面是,碳酸锂价格上涨,公司业绩改善,另一方面,受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利好,对于锂电池板块具有积极带动作用,市场认为未来有很大的想像空间和成长性,因此,给出较高的估值溢价。

经过2018年以来,长达二三年的调整,锂产品价格开始见底回升。其中,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从2020年7月末的4.4万元/吨,上涨至今的7.7万元/吨,累计涨幅达到75%。截至4月14日,上述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已经升至8.55万元/吨。

为此,有券商预计天齐锂业2021年净利润为5亿元。从2021年出货情况来看,泰利森锂矿预计产量75万吨(权益减少约一半),天齐本部锂盐出货预计4万吨,SQM锂盐预计9万吨,债务利息预计15亿元,在此假设下,不同锂盐价格对应不同的业绩,预计中性情况下(即碳酸锂价格8万元/吨),天齐锂业2021年净利润为5亿元。

另一锂矿龙头赣锋锂业,4月14日,披露业绩预告,一季度业绩实现超预期增长:利同比预增5709%至6484%,净利润预计为4.5亿元至5.1亿元,同比增长5709.38%至6483.96%,公司上年同期盈利774.61万元。本报告期内,公司产品产销量同比增长,且产品的销售均价同比上涨。

在锂矿产业链领域,主要看两个核心因素,一是有多少锂矿的储存量,二是看锂化合物的产能。投资者正是看中天齐锂业所掌握的全球锂业核心资产。

天齐锂业是世界第二、亚洲最大的锂生产商。此前收购了澳大利亚泰利森泰利森,四川锂辉石矿山,通过参股SQM分享智利Atacama盐湖的收益,子公司持有雅江措拉矿权,是战略供给储备。

从锂矿储量看,天齐锂业拥有两块目前最好的锂资源的矿山,澳大利亚的泰利森和智利的SQM,合计拥有储量是1400万吨LCE。SQM是全球最大的锂盐生产商,供给占比约为27%,天齐锂业旗下的泰利森供给占比约为25%。

从锂化合物的产能看,赣锋锂业碳酸锂产能4万吨,氢氧化锂产能8万吨。天齐锂业碳酸锂产能5.4万吨,氢氧化锂产能5.3万吨。天齐锂业的产能与赣锋锂业相当。

对于锂电池行业的未来发展,业内持乐观的态度。安信证券预计,动力电池和储能领域将驱动全球锂需求2021-2025年高速增长。2021-2025年全球锂需求将从43.4万吨增至92.43万吨,CAGR高达21%。

随着这一轮市场的调整,天齐锂业的股价从70.13元/股,跌至34元/股,跌幅达到51.52%。二个多月的时间,股价已经腰斩。

受业绩改善利好刺激,天齐锂业再次吸引到了资金的注意。4月14日,涨停。4月15日,涨幅为4.96%。截止4月16日,天齐锂业报收38.35元/股,3天反弹幅度为13.13%。

不过,蛇吞象的巨额股权收购案带来的后遗症,天齐锂业并没有消化掉。天齐锂业2020年半年报中显示,其总资产445亿,负债358亿,净资产86亿。2019年,天齐锂业的利息费用是20亿。背负358亿债务,说白了,一年忙到头,天齐锂业是在为银行打工。

否极泰来,不知道,天齐锂业能不能做到?

雪球转发:0回复:1喜欢:3

全部评论

宋宽飞04-16 20:15

还债最快的方式是什么,是自己苦干?个人观点,庄家有股价拉升的需要,股民也有股价拉升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