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尘01

同尘01

主要经历:华为、创业、安信证券、国信证券。

同尘01的热门讨论
国信证券春季港股分析师招聘中

职位:香港市场证券分析师,金融方向,1名;目标:覆盖香港上市公司 工作职责: 1、 覆盖香港上市公司; 2、 撰写公司研究报告,行业深度报告; 3、 QDII、PE、海外对冲基金等机构投资人的路演; 4、 日常的上市公司调研与纪要; 5、 1年内须申请香港分析师持牌资格; 6、 考核以机构投资人派点为...查看全文

他的全部讨论
国信证券春季港股分析师招聘中

职位:香港市场证券分析师,金融方向,1名;目标:覆盖香港上市公司 工作职责: 1、 覆盖香港上市公司; 2、 撰写公司研究报告,行业深度报告; 3、 QDII、PE、海外对冲基金等机构投资人的路演; 4、 日常的上市公司调研与纪要; 5、 1年内须申请香港分析师持牌资格; 6、 考核以机构投资人派点为...查看全文

“云”中漫步(四):企业级服务,云计算与SAAS

企业级服务从前年开始红得发紫,在一级市场上估值约提升了5-10倍,一方面,这让人感到兴奋:是否一个新的大时代即将到来?另一方面,这也让人有些许担忧:这是又一个大泡泡吗?各式论坛、碰头会、讨论会风风火火,不少名词、术语涌现出来:企业级服务、SaaS、PaaS、IaaS、BPaaS、公有云、私有云、...查看全文

“云”中漫步(三):云是人工智能的基础设施

备受瞩目的AlphaGo有多个硬件版本,最高配置的被称为AlphaGo Distributed,使用了1920个 CPU和280个GPU。这是个什么概念?1997年在国际象棋上击败人类的深蓝超级计算机,拥有11.38GFLOPS计算能力,而AlphaGo Distributed的计算能力是深蓝的2.4万倍。业界还估计,估计这样一组CPU+GPU们下一盘棋的耗...查看全文

“云”中漫步(二):云是技术发展的必然选择

CPU是这个星球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的伟大之处在于,我们天天在使用它,就像使用水和空气一样,但我们早已忽视了它的存在。今天,CPU存在于电脑、平板、手机、手环、音箱、汽车、飞机、舰船、工业机床、医疗设备……等任何场景中。然而,处在技术迭代的大浪潮之交,代表CPU的自我进化的目标——M...查看全文

“云”中漫步(一):云是一种新经济模式

2015年以来,云计算方向引领着纳斯达克的诸多股票再创新高,比较典型的是亚马逊(AMZN)、谷歌(GOOG)、Salesforce(CRM)、微软(MSFT)、脸谱(FB),而非云的标的如苹果(AAPL)、特斯拉(TSLA)走势则差强人意。客观的说,市场用脚投票,已然选择了云计算作为科技未来最重要的方向之一,面对...查看全文

转发//查看全文

写的很棒!逻辑清楚,数据翔实。继续关注。待观察的问题暂时是:1、若是加息通道启动,如报告所说,息差恐怕会被挤压,那么收入的CAGR增速是否落到净利润上会打个折扣?对应PEG亦没有预测的那么低?2、逾期与坏账的风险会加大,目前尚不容易量化。查看全文

转发//查看全文

很好的思考。 目测再平衡收益率有限,可以做为量化投资人的策略优化之用。查看全文

这个策略是很好的思考。但是核心是注册制,国内的A股会逐渐丧失壳价值,估计2-3年不会全面达到供给市场化,因此组合的历史平均收益率必然快速下降。查看全文

互联网企业该如何估值之十:未知与未来_王学恒

应该说,经典意义上绝对估值方法是一切价值判断的基础,但由于进入到70年代,伴随着计算机、手机等硬件的飞速发展,以及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等软件系统的随之产生,我们看到更多的现实情况是:新兴行业在高度确定性上颠覆传统行业,但是技术和商业模式又在高度的不确定性上不停的演进与变化,导致了...查看全文

你们几乎已经没有机会成为一个伟大的投资者——马克塞勒尔

马克塞勒尔在哈佛大学的讲话。转自投觉。-------------------------------------------------------------------------------- 我即将告诉你们的是:我不是来教你们怎样成为一个伟大投资者的。相反,我是来告诉你们,为何你们中只有极少人敢奢望成为这样的人。如果你花了足够的时间去研究查理·芒...查看全文

互联网企业该如何估值之九:研究的自勉(书单)_王学恒

简单把几年看过印象不错的,与互联网相关的书列一短单,供参考。历史类沸腾十五年:中国互联网1995~2009,网页链接浪潮之巅,网页链接激荡三十年,网页链接大败局,网页链接*炮、病菌与钢铁,...查看全文

实用。查看全文

互联网企业该如何估值之八:人人都会犯错_王学恒

$Groupon(GRPN)$ $Facebook(FB)$ $奇虎360(QIHU)$ 科技公司,从概率的角度,尤其是拉长来看,能够持续成长的公司少之又少,且充满了变化,因此大多数时候我们在懵懂中寻找,在质疑中观察,在失败中反思,即便在阶段性的取得了成功也不敢有一丝欢愉,因为我们不知道会不会来一个GTAT式的黑天鹅让我...查看全文

互联网企业该如何估值之七:对投资的启示_王学恒

1896年,琼斯工业指数只有40点,30年后的1929年,创新高达到了381点,3年后的1932年,跌到了40点, 然后走出了80年的长牛。如果有位信奉长期投资的人,假设它的投资生涯35年(从25岁到60岁),他在1896年买入股票,1931年卖出,35年的指数收益率大约为95%,年化收益率约为1.9%,这个结果在大多数的...查看全文

互联网企业该如何估值之六:一切关乎成长_王学恒

Price=PE*EPS,PE=G*PE/G,于是,我们得到了股价=G*EPS*PE/G。这不是文字游戏。前文所述,如果PE/G水平在资本市场中的波动可以看成一种必然但又规律的摆动:0.3以下-0.5为低估,0.5-0.8合理,0.8-1以上为高估(就纳斯达克而言),那么我们可以把它视作是一种中期的稳态值,这样比单看PE上下不规律...查看全文

好实践与思考!查看全文

互联网企业该如何估值之五:奇妙的PE/G_王学恒

前文说过,绝对估值法在研究变化较快的互联网公司有较大的缺陷,因此我们的建议是用相对估值法来做定量分析。相对估值法(市销率、市净率、市盈率)就没有缺陷吗?当然也有。最大的挑战莫过于,相对估值法比较短视,相当于在横截面上的“拍照”,在一个相对稳定的市场下,估值比较合理,但是在大幅...查看全文

互联网企业该如何估值之四:基因、格局与执行力_王学恒

不结合公司方向、性质的前提下讨论估值基本上是没有意义的,如果预见传呼机可以大卖,电子书阅读器可以成为ipad类产品的未来,铱星电话随着用的人多可以普及全球…回头看这些预言显然都是错误的,自然可忽略当年的估值模型,做TMT研究和投资的本质是把事情的性质定对,但实际上人人都会犯错(这个...查看全文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