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网重磅推出“银行罚单半年报”:农工中建均被罚超千万

发现网重磅推出“银行罚单半年报”:农工中建均被罚超千万

摘要:经过两年多的强势监管后,2019年上半年银行业重大违法违规明显得到遏制,不过监管威力并没有减少。

“强势监管”是近几年银行业监管一个真实写照。8月8日,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一季度,银保监会系统共作出行政处罚决定11735份,罚没总计59.41亿元,罚没金额超过了之前10年的总和。

其中,银行业监管领域共作出行政处罚决定8888份。处罚机构4432家次,处罚责任人员5305人次,作出警告3421家(人)次,罚没合计54.88亿元,责令停业整顿1家,取消任职资格450人次,禁止从业365人。

银保监会以强化金融监管为重点,以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为底线,始终保持整治金融市场乱象的高压态势,持续加大行政处罚力度,从严打击重点领域违法违规行为,综合运用多种措施保障行政处罚执行到位,确保行政处罚的权威性和严肃性,切实发挥了行政处罚警示、教育及惩戒作用。

针对金融监管的具体情况,发现网近日对2019年上半年银行业系统的处罚信息做了一个梳理。整理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以做出行政处罚决定的日期为准),2019年上半年包括银监会、银监局、银监分局在内的银监系统针对银行开出近1400张罚单,开出的罚单数量与2018年上半年的1600张有所减少;罚单金额累计3.8亿元,与2018年同期的13亿元相比缩水了70%。

  从罚单金额可以看出,经过了2017和2018年连续两年的强势监管,银行业金融机构重大违法违规行为得到遏制,严监管已见成效,合规经营整体有所改善。

违法放贷、“涉房贷款”仍是重灾区

  从银行收到的罚单事由来看,涉嫌违法发放贷款、内控管理不到位、信贷资金被挪用、贷款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等仍是“重灾区”。

  2019年以来,强监管余威不减。从监管层面来看,处罚的重点也有所改变。罚单重点已经由原先的同业业务、承兑汇票等,转移到了信贷违约,尤其是信贷资金违规进入股市、楼市。

  信贷违规是处罚事由最多的一类,罚单数量383张。其次是“涉房贷款”类,至少开出115张罚单。受罚的银行从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到城商行、农商行、村镇银行都存在。

  自2016年以来,各地的房贷政策、审查标准不断趋严,房地产市场的非理性投资得到明显抑制,但违规涉房贷款却屡禁不止。

  从银行角度来看,“做房贷业务是最划算的,因为本身房贷业务收入高,规模也大,所以在贷款结构上,很多银行往往会选择投入到房地产市场。”一位资深房地产行业研究人士指出。

今年5月,银保监会发布23号文,要求加大对违反房地产行业政策的各种乱象行为检查处罚力度,针对商业银行领域的房地产融资乱象整治作了详细要求。23号文明确提出,表内外资金直接或变相用于土地出让金融资;未严格审查房地产开发企业资质,违规向“四证”不全的房地产开发项目提供融资;个人综合消费贷款、经营性贷款、信用卡透支等资金挪用于购房;资金通过影子银行渠道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并购贷款、经营性物业贷款等贷款管理不审慎,资金被挪用于房地产开发。强化开发贷与个人消费贷合规等要求位列其中。

  因此,从“涉房”罚单透露出更强约束信号,多部门密集下发的文件、公开表态显示对房地产市场的监管“只紧不松”。

广东开罚单最多 上海罚单金额最高

  从罚单金额来看,开出罚单总金额超一千万的有15家银保监局,开出罚单总金额超过2000万的有5家银保监局,分别是上海市银保监局、山东省银保监局、广东省银保监局、浙江省银保监局以及大连银保监局。

  上海市银保监局虽然只开出了46张罚单,但是罚单金额则是最多的,为3847.93万元。紧随其后的是山东省银保监局、广东省银保监局,罚单金额分别为3638万元和3370.41万元。

  从地域来看,华东地区是问题的高发地区,地区内银保监局及分局开出罚单数量较多、处罚力度较大。

开出罚单靠后的分别是青海、宁夏、甘肃三家。罚单金额均在一百万元以下。罚单金额最少的甘肃省银保监局,2019年上半年只开出了8张,金额只有28万元。

开出罚单最多的广东省银保监局,罚单数量为114张。其次是山东省银保监局96张、湖北省银保监局73张。

今年银保监局开出的最大罚单当属一个月前上海银保监局因意大利裕信银行员工职务侵占而对其开出的1030万元巨额罚单。青岛银保监局对民生银行罚没712.6万元、天津银行领罚款660万元的罚单紧随其后。

六大行收罚单近300张 罚单金额7171万元

国有大行是所有银行类别中,受到处罚最多的。据发现网数据统计,2019年上半年,国有大行因各种违法违规收到银保监会罚单298张,罚单金额为7171.25万元。

其中,中国农业银行收到罚单数量最多,共计82张,罚单金额为1610.62万元。不过罚单金额最多的则是中国银行,罚单金额共计1806.56万元。

交通银行受罚最轻,仅收到16张罚单,罚单金额为525.25万元;其次是邮储银行收到罚单46张,被罚金额864万元。

除交通银行、邮储银行之外,其余四大行罚单金额都在1000万元以上。

民生银行领衔股份制银行 罚单金额超2200万元

在股份制银行中,今年上半年,一共收到罚单201张,罚单金额共计7269.33万元。通过数据对比可以看到,股份制银行的罚单数量明显少于国有大行罚单,而罚单金额则要高于国有大行。

  以罚单数量来看,收到罚单最多的是浦发银行,为34张,罚单金额为1069.3万元。罚单金额最多的是民生银行,共收到罚单32张,罚单金额共计2222.6万元,是所有银行机构中处罚总金额最大的银行。恒丰银行以25张的罚单数量紧随民生、浦发银行。

  处罚较多的还有平安银行、华夏银行、光大银行以及招商银行。浙商银行是股份制银行中收到罚单最少的银行,仅收到3张,罚单金额为75万元。

天津银行收城商行最大罚单 罚单金额超850万元

  在城商行当中,处罚最重的是天津银行,根据银保监会公布的罚单显示,今年2月,天津银行因未按业务实质准确计量风险、计提资本与拨备等12项违法违规事实被罚660万元,不仅成为银保监部门对城商行开出最大罚单,也进入了今年上半年银行业罚单前十。再加上其余的4张罚单,天津银行今年上半年被罚金额累计855万元。

  紧随天津银行的是南京银行和大连银行,两家被罚总金额均超过600万元。大连银行收到罚单10张,罚单金额为624万元。南京银行则收到9张罚单,金额为659.2万元。

  此外,被罚金额较多的还有上海银行、青岛银行以及嘉兴银行。

鄂尔多斯农村商业银行收农商行最大罚单

  在农商行机构中,内蒙古鄂尔多斯农村商业银行因违规办理商业承兑汇票转贴现业务等多项问题领484万巨额罚款,问题较为突出,该罚单也成为今年上半年农商行机构中最大的罚单。

  除鄂尔多斯农村商业银行收到最大罚单外,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违法违规最多,收到罚单10张,罚单金额448.8万元。实际上,上海农村商业银行今年以来的违法违规问题特别突出,除了上半年开出的448.8万,近日更是一天内被监管连开8张罚单,处罚金额合计200万元。近两年以来,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被罚次数、金额都出现急剧上升。

  在1400张的罚单中,还有58家城商行、128家农商行、7家外资银行,以及90家村镇银行或信用社等受到处罚。

对于2019年银行业的监管形势,业内人士指出,2019年银行业监管的总基调仍是严格合规监管,监管力度并没有放松,同时随着穿透式监管的逐步深入,包括外资行、地方银行等在内的商业银行潜在风险和历史违规问题逐渐暴露,考虑到监管处罚与风险暴露之间存在一定的滞后性,不能排除仍有不少风险正处于处置之中,但尚未正式披露罚单。实际上,进入下半年以来,监管强度和力度明显加强。据公开披露信息,刚刚过去的7月,银保监系统针对包括银行等金融机构及相关人员共开出罚单235张,为近三年来最高。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