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性的反射理论

反射性理论

反射性理论从克里特岛人悖论发展而来,这个悖论衍生出来的陈述非真非假。表明,我们生活中的陈述并非只有真假值,还有更多。

索罗斯把人类的活动划分为:思维和行为。在思维活动之下,现实塑造思维;而在行为活动之下,思维改变现实。由于思维和行为相互干扰,波普尔的否证理论不再是检验陈述真假的标准。因为,反射具有透过陈述改变现实的能力。

例如:“你是我的敌人”,这个陈述就是反射性的,真假值由你听到后的反应决定。除此之外,以下活动都具有反射性:

恋爱,谈判,天国,价值观,社会科学,社会制度,金融泡沫,卢卡斯批评,任何形式的投资理论,信贷活动的发展,杠杆收购带来的牛熊变化,巴菲特原教旨主义大威的信誉,里根大循环,大萧条之下的金兑换本位,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全球化,投资者的自我成长,俄狄浦斯的命运,新城控股的信贷疑云,贵州茅台的销售和价格。

或者说,有人类参与的社会活动,或多或少都具有反射性。这种活动之下,真假陈述不完全适用,而存在反射陈述,需要加以考虑。也就是,这种情况下不能局限于当前的事实。比如:巴菲特没有意识到科特的收入依赖科网泡沫,给予过高估值,以至于兵败科特。

反射的结果可能是,既改变了现实,又改变了认识。所以反射是具有历史特征的理论,反射随着时间的进程展开。认识导致行为,行为导致结果,而结果产生新的认识。如此往复变动不居,塑造了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星球的样貌,并且没有回滚机制。

谬误和反射

谬误性和反射性的关系十分紧密,或者说没有谬误性就没有反射性。假设人类的认知不存在错误,那么我们的行为就会带来我们预期的结果,不多也不少。这样一来,现实对认识的影响就不会发生。思维和行为构成单向流动的关系,而非双向流动。

而实际情况是,谬误总是存在(这个以前谈过,不再赘述),所以反射无法被消除。反射的目的在于,人类借助操纵函数改变世界,使之符合自身的:利益,欲望,预测,信仰,习俗,目标,认知水平。

反射本身也是谬误的引擎之一,也就是说,反射会制造谬误。例如:杠杆收购会使企业展现出高成长,投资者追逐高成长的过程,会使得这种错误加深。也就是说没有意识到这种增长并非内生性的,而是投资者的热烈追逐所致;或者换言之,成长是自我实现的产物。

在这种情形下,按照Peg方式估值,既没有考虑成长的动力所在,也没有考虑到其不具备持续性的特点。当真相时刻来临时,谬误的泡泡被刺破。

如果,反射无法消除,那么投资者就不得不考虑每个反射性陈述可能的后果是什么,并且把他放入自己的投资计划中去。

重要的洞察

反射性理论的缺陷在于,他是一种只有部分解释作用,同时没有预测能力的理论。他只是提供一个思考框架。就如同价值本身一样,痴迷于特定数据的启示意义的夹头,都算得上是原教旨主义,实际上价值方法应该是在特定的场景中问出如下问题:“考虑当前的机会成本这个行为是否有助于提高价值?”

对反射理论,也是如此。准确的用法是,在特定的场景下,问出一系列的问题:

l 陈述是否具有反射性?

l 根据对人类的一般性认识,反射结果将是哪些,哪种可能性最大?

l 哪里出现了认识和现实的落差,什么事件能导致落差消失,从而带来下注机会?

实际上,我们在做投资的过程中或多或少都在无意识的使用反射理论。比如:马克斯有提到第二层思考,也就是追问法;或者,我们会探索,特定情境下,管理层可能的做法。

比较特殊的是,有时候正反馈会压倒负反馈,这种情况下,认识和现实会偏离过远,以至于认识早晚会被修正。当这样的标志性事件出现时,索罗斯称之为真相时刻。比较尴尬的是在于,“最近发生了三次危机,但反射理论的信仰者预测到了其中的十次。”除了坚守谬误性原则,没有其他办法能处理这种尴尬局面。

就我所知,能提高反射洞察力的方法有:人类误判心理学,金融行为学,组织行为学,对系统性错误的洞察能力(也就是从历史中学习)。对此,我没有规范性的结论,投资者应该自行构建反射指令集。

测不准原理

反射的结果具有一定程度的不可预测性。考虑如下词汇:彷徨,斟酌,考虑,思踱,推敲,左右为难。这些都是当我们面对不可预知的未来,或者利弊各有的情形下,做出决策所要面临的困难。

人类无法准确判断最终的决策及后果是什么。事实上,外部现实只有一个,而主观的看法却多种多样,甚至,每一种情况下,我们都自称为理性。就像什么狗屁玩意儿都敢自称价值投资者一样。比如,我见过有人声称平安不能投,理由是看起来太完美,所以有问题(平安可能有问题,但这个理由太过牵强附会)。

再考虑作为整体的人类来说,也许我们能根据人类所表现出来的普遍特征,推演历史的发展。但我们仍然面临着诸多困境。例如:重整化的过程,一小撮人可能把他们的规则加诸全体,但我们很难预测谁是胜出者(我们甚至无法知道到底有多少这样的小型团体)。

事实上,反射的两种基础后果是:正反馈和负反馈,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两种后果是同时发生的(想象市场里既有趋势投资者,又有价值投资者),只有特殊的情况下,才会出现正反馈压倒负反馈的形式,也就是说出现繁荣-萧条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随时可以被负反馈终止。

这决定了,当我们运用反射时,不能只预测一种场景,而是需要预测多种场景。并且知道哪些重要的事件可能标志着事务有着怎样的发展。当事态与预测偏离较大时,需要有自我反省和退出的勇气。

所以,索罗斯也称反射为“历史的鞋带理论”,也就说反射推动了历史进程,但每次反射的过程和结果可能是截然不同的,因而表现出不同的绑扎结构。

总结

这篇文章只着眼于结构性的反射性理论,在投资领域的运用。至于反射性理论的其他价值,感兴趣的请自行阅读索罗斯的著作。

注释

结构性的意思是,具有普遍意义的反射理论,他永久的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无论我们是否能感受到。与此对应的是过程性的反身性理论,比如:金融炼金术中提到的繁荣-萧条理论,边缘-退出理论均属于过程性的反身性理论,他们是间歇出现的,但是会创造历史。

雪球转发:13回复:20喜欢:9

全部评论

实验田的旁观者07-19 13:10

文章都很棒,厉害了

dragame07-19 12:33

谢谢老板,帮你捐了。

dragame07-19 12:32

市场的钱

dewdroponflower07-19 09:16

再请教一下,只要刀头舔血的钱是啥意思?

实验田的旁观者07-19 08:30

嗯嗯,读完索罗斯,再去寻找他思想的源头,理解的会更深刻。波普尔的东西,虽然是哲学,但是偏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