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快,毫无意义的事情

读书对投资的意义无须赘述,追随各路股神的人马都应该比较清楚。

把人想象成一台电脑,那么最重要的是指令集,以及根据指令集生成的软件,而软件的储存数据则毫不重要。

构建指令集的过程非常痛苦,大概就是“为伊消得人憔悴,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以价值为例,企业有其价值不言自明。但困难的是总有这种那种因素会动摇企业的价值,这就使得坚守价值变得极为困难。

直到我理解,谬误意味着一切陈述都是有待检验的假说前,我不能很好的接受价值。因为总是担心自己蠢,被人骗,被市场骗,被不确定因素骗。阅尽千帆,反而能淡然处之。

但是指令集被辩护的很好,一旦形成,那么就非常强大。一个真的命题,可以用来处理各种各样的情景和事物。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为例,巴菲特把价值原则发展到企业的方方面面,形成一种清教徒式的投资方法。这是其成功的秘诀。

在不同情境下的处理原则,实际上就是软件。一旦生成软件,那么就可以反复的运行。比如:分红的意义,或者管理层的准则。当一个有关的信息进来的时候,直接用软件处理就可以了,不需要再次构建软件。

储备数据就是案例集,案例集非常具有故事性,是人们喜欢的东西。但这不是思维的本质,思维的本质是抽象的,而不是具象的。具象是为了表达的方便,但过多的案例集并没太多意义。

回到读书问题上来,读书的目标在于形成一套指令集和生成一套软件。

当一个信息进来的时候,你就需要根据已有的软件去处理他。结果要么是垃圾信息,要么是储备数据,要么就成为软件的一部分,要么就成为你的指令集。

这意味着,如果阅读不能构建指令集或者软件,那么大抵是不必读的状态。因为只有指令集和软件,才能使你变得更聪明。有些人夸夸其谈,说自己一年能读多少本书,其实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如果让我来读书,用基本的检视阅读的方法,我会用指令集来做剃刀,如果一本书的主题明显和我的指令集相互冲突,并且让我觉得言之不成理,我会毫不犹豫的剃掉。反之,我会好好考虑我的指令集是不是有问题。按照这种方式读书,一天别说读一本了,一天读十本也没有问题。但是对我没有任何帮助。

举例来说,如果我独到一本历史决定论的书,我会把他剃掉。因为他和谬误性基本假设冲突。反射会把我们对历史的预判带到我们无法想象的地方。

如果我阅读一本商业书籍,我会关注:作者是否用多元思维模型,把商业模式的比较优势讲清楚了。如果没有,我就会把这本书剃掉。因为阅读商业书籍的目的是借助多元思维模型理解彼时彼刻特定的商业模式。例如:喜诗模式能很好的解释贵州茅台。当我收集了足够多的商业模式,才能帮我更好的判断企业,如果达不到这个标准。这本书不必读。

从这个角度来说《富甲美国》就值得一读,而《米其林人》则明显既细碎,又垃圾。像《富甲美国》这样的书,我不明白怎么样能在一天内读完,我认为需要提取书中的信息,借助多元思维模型重构其商业模式,才能形成很好的理解。

所以,如果你被他人的阅读速度惊吓到,大可不必焦虑。阅读是为了最好的理解,速度根本不重要。

原文首发:网址链接

@今日话题

雪球转发:6回复:4喜欢:15

全部评论

游牧股民07-08 05:46

好的书需要多读,对应自己的理解,每次收获都不一样。

反求诸己亦如是06-15 18:35

每个人的方法都不一样,适合自己就好

kiyomizu06-15 18:02

是个会读书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