谬误性原理(1):序章

“在拉什莫尔山(总统山)对面的一座山上,也有可雕刻4个头像的位置,其中两个已经刻进去了,即乔治.索罗斯和沃伦.巴菲特,还有两个空缺。”

——华尔街传闻

对立统一

从实证的角度来看,尽管巴菲特和索罗斯做法迥异,但都在投资领域书写了伟大画卷。前者侧重于买入低估的优质企业。伯克希尔就是卢浮宫,巴菲特则是馆长,不断收藏一个又一个优质的企业。

索罗斯致力于寻找人类经济活动的错误认识,试图抓住错误被纠正的转折点。金融活动这枚硬币有两面,一面是价值,一面是波动;两者分别代表各自位面的最高成就。

共通的是,两者对谬误性都有深刻的认识。如果把谬误视为锡尔伯海域的珊瑚暗礁。索罗斯看见了暗礁,他欣喜的深入其中,希望能找到沉船中的宝物。巴菲特看见了暗礁,他小心翼翼的绕过,尽可能的保护舰队不被暗礁所伤。

英镑危机

索罗斯的成名之战是“狙击英镑“。在这场战役中,他让每位英国纳税人损失了25英镑。而构想早在柏林墙倒塌时,就已经在索罗斯的脑海中形成。

德国无法同时扮演欧洲和德国央行的角色,而欧洲汇率机制要求西欧国家盯住彼此。当德国经济和欧洲其他国家经济活动方向相反时,德国就必须在两种角色之间做出选择。

柏林墙的倒塌制造了这样一种冲突,东德的狂热需求使得德国经济过热,德国央行必须提高利率以防止通胀失控。既然货币彼此盯住,这就使得资本从欧洲其他国家流入德国,追逐更高的利率回报;失去了流动性,本就衰退的欧洲其他国家越陷越深。

欧洲其他国家如果选择跟随德国提高利率,那么疲弱的经济将受到进一步的伤害。如果选择货币贬值,这又受到盯住浮动汇率的制约,因而违反了《马斯特里赫条约》。这就是英国陷入的两难困境。除非德国调降利率,才有可能扭转资本流动方向。

在整个事件发展历程中,索罗斯一直在关注各方态度。德国并没有为欧洲而战,而英国则走的过远了。在这个故事里,谬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德国的支持,英国无法单方面捍卫盯住汇率制度。

英国动用外汇阻止汇率贬值是错误的,这就像是以一己之力对抗海啸。索罗斯对英国央行的举动如是说:“实际上,贬值之前,当拉蒙特表示他会借贷150亿美元来捍卫英镑时,我们被逗乐了,因为那就是我们想要卖出的量。”

1992年10月24日,《每日邮报》将索罗斯的赌注公之于众,头版头条,黑体加粗,文字如是说:“英镑崩溃,我狂赚10亿。”当天索罗斯推开大门想要外出打网球的时候,记者云集,镁光闪烁;那一刻他成了投资大师,击败英格兰央行的男人。

除此之外,索罗斯还在里根大循环,亚洲金融风暴,次贷危机,欧债危机中颇有斩获。索罗斯一直在寻找世人的认识错误,并且试图把握类似的历史事件。在错误即将被识别前凶狠下注。索罗斯戏称自己为“世界上薪水最高的评论家”。

降落伞

巴菲特:你觉得成功概率有多高?

霍德:50%吧。

巴菲特:这样就算不错了吗?你会背着一个成功概率为50%的降落伞跳下去吗?

奥马哈数据文件公司的霍德想要拥有一家自己的公司。上面这段对白,就是巴菲特帮他评估经营项目前景时所发生的。

霍德看到的是成功概率,而巴菲特看到的是失败概率。不难看出,巴菲特的投资策略是防御性的,而不是进攻性的;或者说用最为确定的现在对抗变动不居的未来。是敬畏谬误性的,而不是忽视谬误性的。

纵观巴菲特的投资生涯,巴菲特一直在践行绕过谬误性的策略。尽管在“0.375美元价差”的冲动之下,巴菲特成了伯克希尔的控股人。但他拒绝向纺织厂投入过多的金钱,甚至连办公室添置一把削笔刀的费用都不例外。在谈到资金难以回笼的风险时,巴菲特提醒掌舵人蔡斯,除了现金之外,什么都不要相信。

对于商业模式(两者都缺乏阻止竞争对手进攻的护城河)不够好的所罗门兄弟和美国航空公司。巴菲特仅以可转换优先股的方式投入资金。换言之,假设企业经营状况比设想的更糟,也至少有机会拿回投入的资金。而假设经营状况不错,则能转换为股票赚一笔钱。

对于每一笔投资,每一个细节,巴菲特都战战兢兢,不敢不察。仿佛有一头巨大的,贪婪的吞金兽如影随行。

代笔人

如果作为投资者的成就,是在尽可能长的时间内取得尽可能大的收益。那么,我们就没有理由对赢家的做法视而不见。既然,巴菲特和索罗斯在做法上都重视谬误性原理,就更有必要好好对此琢磨一番。这就是研究谬误性的意义所在。

工具箱里最重要的一把是哪一把?我认为是还没有的那一把,没有锤子我们要如何将钉子钉进木板里?

索罗斯对谬误性的构建和表达远远走在了巴菲特前面。索罗斯把自己看作凯恩斯式的人物,他有着拯救人类的伟大愿景。他的幻想使他愿意将他对历次危机的认识公之于众,愿意将对世界的认识方法公之于众,这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一手研究资料。使得研究索罗斯成为可能。

然而,现实情况是,我们给予了讨人喜爱的巴菲特,足够高的评价。以至于正确的,抑或错误的解读浩如烟海。

反观索罗斯,尽管《金融炼金术》常年跻身金融投资热销榜,但其思想却鲜少得到投资者的重视,或者说晦涩难懂以至于无法理解。英国哲学家麦基建议索罗斯找人代笔,并说“你有重要的事情要说,你所说的很重要,当然应该把书写好。”

读索罗斯的文字让我觉得是和上帝在对话,而我就是他的圣徒。那么就让我尝试做个代笔人,我会用一系列的文章解释清楚索罗斯最重要的思想——谬误性原理。

后记

我讨厌写作,因为觉得浪费工夫;但也从中找到了乐趣,写作使我的思维变得更完善。所以我将重写谬误性原理,如果我不能清晰表达我的观点,那我也算不上真的懂了。

我知道前一版本看起来有点像《权力的游戏》,我希望这个版本读起来会更像《哥谭镇》。节奏会更慢,但读来同样精彩有趣。首发公众号,雪球会落后一个进度。

@今日话题 @投资者摩西 @飞刀猩猩诸法空 @Garfieldm @世说新语 @机器喵 @湖湘欧阳子 @疯投哥

雪球转发:3回复:11喜欢:10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玉米江湖05-11 15:29

dragame05-11 15:28

玉米江湖05-11 15:27

还有一个:级级掺水,用来应对层层加码
层层加码和级级掺水一直都在,以前处于一个平衡
现在突然一下不让掺水了,于是大家一起不适应

dragame05-11 15:22

组织行为学管这类行为叫层层加码(名字是我现编的,一种为了保护自身,而采用的具有安全边际的做法),这个原理也可以解释不断高速增长的地方债务。

玉米江湖05-11 15:18

patpat
我觉得那几篇根本就没有敏感内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