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对疾病的医治、生命的延续需求是无度的,因此医疗在任何国家都是供不应求,要么是以个人或者社会福利所能承受的最大限度来抑制需求。不同的国家,只是部分地在公平与效率之间作一些调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