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华谈并购第151期——*ST金宇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环保资产、BOT、BOO、一致行动、同业竞争)

摘要:

金宇车城,一个比较曲折的资本市场故事。我们从他2017年至今的资本运作公告来看,确实也是坎坷,干啥啥不成,还事情一堆,一会被批评,一会被警示。但是,烂牌如果好好花心思,能够理清思路,静等花开,同样是可以把他打好。

1、上市公司最近三年控制权变更,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股份比例那么近,第一大股东拉着一个八竿子也打不到的朋友,一致行动,且在限定时间内一致行动。简单讲就是兄弟,帮我一把,等我站稳脚了,就江湖再见。不过我们也要清楚地看到,如果不是当时的控制权安排,本次重组不会那么顺利。在论证是否构成借壳时,我们还是要按规则来计算,从控制权变更起算。

2、除了控制权问题,上市公司本身的业务也是波折,现金买了一个资产吧,还业绩下滑,幸好官司还打赢了,具体的纠纷就不得而知,就看看对报表的影响及诉讼情况就感觉有点闹心了。反馈中还质疑对标的的控制力,上市公司的收入几乎全部来自于标的公司,且仅收购55%,上市公司和标的公司及标的公司管理层之间的关系也是可想而知。经济基础总还是决定上层建筑的重要因素。

3、整理主业,出售房地产业务。在房地产管控还比较严的情况下,确实留着不仅没作用,还是个拖累。

4、关于同业竞争,在首次申报中,仅以北控清洁能源集团及其下属企业、南充发展及其下属企业为核查范围,反馈中并不认可该范围的认定,虽然反馈中解释了缩小范围的原因,但是通读下解释,感觉是补了一个洞,关于控制权的洞洞就不管了。后续也扩大了同业竞争的核查范围,可见监管机构也不认可该解释。当然,再仔细读读,其实也还是没有非常好地,或者根本地、直面地解决或者说明这个问题。除了从实力、地域来解释说不可能直面竞争,但是依旧无法解释如何彻底解决同业竞争。所以并购重组委依旧是问询了这个重要问题。个人揣测,真的要白纸黑字写可能还是有点困难的,好几家都是港股上市公司,不让港股上市公司干,港股股东如何保护,不让A股干,那会不会侵害A股上市公司的利益。总之,这个事情还是会比较长期存在。当然从地域也好,从实力也好,确实也能够理解不会造成直面竞争,事实可能也确实没有竞争,只是监管机构还是怕口子开了,管不住。

5、就方案来讲,按照资产法估值,做了一个不亏损的业绩对赌,其实也没啥特别好纠结的,只要不违反相关规定,都是商业条款。包括对应收款的特别约定,没有对其他进行约定。双方都是在博弈,当然如果把能约定都约定了,上市公司是安全了,但是标的公司是不是就不干了,生意也是会黄的。所以在交易中抓大放小很重要。

四川金宇汽车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2020年第22次会议于2020年5月28日上午召开。四川金宇汽车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获有条件通过。

一、方案基本介绍

(一)本次交易方案概要

本次交易,上市公司拟向交易对方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十方环能86.34%股权。同时,向包括北控光伏、禹泽基金2名特定投资者以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募集配套资金。本次交易具体情况如下:

1、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上市公司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向甘海南等34名十方环能股东购买其持有的十方环能86.34%股权。

2、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为提高本次交易整合绩效,上市公司拟向北控光伏、禹泽基金2名特定投资者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29,000.00万元,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本次拟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资产的交易价格的100%,发行数量及价格按照中国证监会的相关规定确定。募集配套资金扣除本次交易相关费用后拟用于支付本次交易现金对价、标的公司募投项目、偿还上市公司债务及补充上市公司流动资金。

本次交易具体情况如下:

(二)方案调整

1201911月交易方案的调整情况

220201月交易方案的调整情况

本次调整后的交易方案为:上市公司拟向交易对方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十方环能86.34%股权。同时,向北控光伏、禹泽基金、车璐3名特定投资者以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募集配套资金。

320202月交易方案的调整情况

2020年5月13日,上市公司召开第十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调整公司本次募集配套资金方案的议案》,车璐不再参与本次募集配套资金认购,募集资金总额调减为29,000万元,具体调整情况如下:

二、方案看点

1、业绩承诺与补偿

根据十方环能业绩承诺方签订的《业绩承诺补偿协议》,本次交易的业绩承诺与补偿的原则如下:

1)业绩承诺及计算标准

十方环能的业绩承诺期限为3年,即2020年、2021年、2022年。

十方环能业绩承诺方同意,业绩承诺期限内十方环能每一会计年度经审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应大于0元。如十方环能在业绩承诺期限内某一会计年度实现净利润为负的,则十方环能业绩承诺方同意就亏损部分向上市公司进行补偿。

上市公司同意,如十方环能因不可抗力因素导致实现净利润为负的,豁免业绩承诺方根据《业绩承诺补偿协议》承担该部分的补偿义务。不可抗力事件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

2)实现净利润的确定

十方环能于业绩承诺期内的实现净利润数应当经具有证券期货业务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计算;

除非法律法规另有规定或上市公司改变其会计政策及会计估计,在业绩承诺期内,未经十方环能董事会/股东会批准,不得改变十方环能的会计政策和会计估计;

如十方环能使用上市公司资金,则实现净利润数应当扣除使用上述资金的成本,资金成本为年化单利7%(不足一年的按日计算,每年按照365日计算)。

如本次交易募集的配套资金投入到十方环能,则配套资金的使用、收益及亏损单独核算,十方环能在业绩承诺期内的实现净利润数应当剔除配套资金产生的收益及亏损。

各方同意,于承诺期限内每一会计年度结束以后,由上市公司委托具有证券期货业务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就十方环能在各承诺年度的实现净利润进行审计并出具专项审核意见。若十方环能业绩承诺方对审计结果有异议,则由双方共同聘请具有证券期货业务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复核(复核审计费用由十方环能业绩承诺方承担),以复核报告确认的审计结果为准。

3)业绩补偿金额及补偿方式

承诺期限内每一会计年度结束后,依据专项审核报告结果,十方环能业绩承诺方应补偿金额按以下公式计算确定:当年度补偿金额=0-当期期末实现净利润数

十方环能业绩承诺方应当首先以其在本次交易中取得的上市公司股份进行补偿,不足部分则以现金方式进行补偿。

十方环能业绩承诺方各主体之间按照其在本次交易前持有的标的资产的相对持股比例计算各自应补偿金额(为避免歧义,即甘海南、段明秀应当按照73.27%、26.73%的比例计算),十方环能业绩承诺方之间就《业绩承诺补偿协议》项下的业绩补偿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2、超额业绩奖励

本次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事宜实施完成后,如十方环能业绩承诺期内累积实现净利润超过11,250万元,则由十方环能将超额部分按照一定比例奖励十方环能业绩承诺方及十方环能核心管理团队(奖励对象名单由十方环能董事会另行确定)。超额业绩奖励涉及的实现净利润数按照《业绩承诺补偿协议》之约定进行确定。

本次交易中,若标的公司业绩考核期内亏损,则业绩承诺方应当赔偿,同时交易双方基于标的公司业务发展情况,协商一致确定业绩考核期内(即2020年、2021年、2022年)若标的公司年均净利润不低于3,750万元(即3年累计不低于11,250万元),对于超过上述考核净利润的情况,根据超额比例不同,设置不同业绩奖励比例,具体如下:

本次交易超额业绩奖励按照一定的比例设置,奖励总额至多不超过其超额业绩部分的50%,且不超过其交易作价的20%,且超额业绩考核基数(即年均净利润不低于3,750万元)均高于标的公司报告期内各年实现的净利润,业绩承诺方不仅应就现有项目的运营及维护开展持续性的工作以保证其盈利能力,还需进一步就标的公司的业绩提升作出积极而充分的努力。因此,超额业绩奖励的设置有助于提升标的公司管理层的积极性,从而提升上市公司盈利水平,保护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该业绩奖励设置依据充分、具有合理性。

3、应收账款的特别约定

上市公司将对十方环能应收账款的后续回收情况进行考核,考核基数=十方环能截至2019年9月30日经审计的应收账款账面金额(应收账款账面金额=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应收账款坏账准备)。

如十方环能在2021年12月31日对上述考核基数应收账款仍未能完全回收的,则业绩承诺方应就未能回收的差额部分向上市公司支付现金补偿,补偿金额=十方环能截至2019年9月30日经审计的应收账款账面金额-十方环能截至2021年12月31日对前述应收账款的实际回收金额。业绩承诺方应在上市公司认可的具有证券业务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就上述应收账款回收情况出具专项核查意见后10日内,以现金方式向上市公司支付补偿金。业绩承诺方向上市公司支付的前述补偿金额以及业绩补偿金额之和以业绩承诺方通过本次交易所取得的交易价款金额为上限。

如十方环能在2022年1月1日至2022年12月31日期间继续收回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应收账款,则上市公司应在十方环能每次收回前述应收账款(以十方环能实际入账为准)之日起15日内,向业绩承诺方支付与所收回账款等额的金额,上市公司向业绩承诺方返还的款项以业绩承诺方实际补偿金额为上限。

业绩承诺方就本条约定的应收账款补偿金承担连带责任。本条关于应收账款补充之约定与《购买资产协议之补充协议》(2020年1月16日签署)及《业绩承诺补偿协议》关于业绩承诺补偿条款相互独立,各方按相关条款执行不影响业绩承诺补偿条款的执行。

4、可比案例

与同行业并购案例相比,本次交易估值处于较低水平,上述业绩对赌方案较好的保护公司利益,具体如下:

综上所述,本次交易作价主要基于标的公司现有资产情况,受未来业绩影响较小,上市公司未来因标的公司业绩大幅波动而遭受损失的风险较小,且本次交易不会产生商誉减值风险,上述业绩对赌条款有利于降低交易对价,有利于保护上市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

5、公开市场存在以资产基础法作为评估定价依据未设置业绩承诺补偿的案例

目前A股市场的并购重组交易中存在以资产基础法作为评估定价依据未设置业绩承诺补偿的案例,部分相关案例情况如下:

本次交易采用资产基础法评估结论作为定价依据,且交易对方非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或者其控制的关联人,同时不构成借壳上市,故本次交易未违反《上市公司监管法律法规常见问题与解答修订汇编》第八条的规定。

6、不可抗力

《业绩承诺补偿协议》未就不可抗力的判断依据、确认过程及审议程序等作出具体约定,根据《业绩承诺补偿协议》第9.1款,本协议系《购买资产协议》、《购买资产协议之补充协议》(2020年1月16日签署)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本协议未作约定的事项均以《购买资产协议》、《购买资产协议之补充协议》(2020年1月16日签署)的内容为准。

根据《购买资产协议》第13.1款,不可抗力的判断依据为:不可抗力事件是指不可抗力受影响一方不能合理控制的,无法预料或即使可预料到也不可避免且无法克服,并于本协议签署日之后出现的,使该方对本协议全部或部分的履行在客观上成为不可能的任何事件。此等事件包括但不限于水灾、火灾、台风、地震、罢工、暴乱及战争(不论曾否宣战)以及国家法律、政策的调整

根据《购买资产协议》第13.2款、第13.3款,确认不可抗力应履行的程序为:提出受到不可抗力事件影响的一方应尽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书面形式将不可抗力事件的发生通知另一方;不可抗力事件或其影响终止或消除后,各方须立即恢复履行各自在本协议项下的各项义务;如不可抗力事件及其影响持续三十天或以上并且致使协议任何一方完全丧失继续履行本协议的能力,则任何一方有权决定终止本协议。

根据上市公司第十届董事会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提请股东大会授权董事会全权办理本次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相关事宜的议案》,经股东大会批准并授权后,由董事会全权负责办理和决定本次交易的具体相关事宜,如因不可抗力事件影响致使《业绩承诺补偿协议》部分或全部不能履行的,应由上市公司董事会审议并作出相关决定

根据《业绩承诺补偿协议》第7.1款,凡因本协议或与本协议有关的争议、诉求或争论,应首先通过友好协商的方式解决。如在争议发生之日起30日内,仍不能通过协商解决的,则任何一方均可向上海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并根据其仲裁规则进行仲裁,并排除其他争议解决的方式和地点。仲裁裁决对于各方是终局的、并具有法律约束力。

7、要约收购及对本次交易的影响情况

2020年2月17日北控光伏与金宇车城签署附条件生效的《募集配套资金非公开发行股份之股份认购协议之补充协议》,该协议签署及履行将导致北控光伏对金宇车城被动形成全面要约收购义务。北控光伏分别于2020年2月21日、2020年3月11日披露《要约收购提示性公告》、《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拟对除北控光伏及一致行动人外的其他股东发出全面要约,收购价格为10.70元/股,要约收购期限为30个自然日。

根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三十五条规定:“收购人按照本办法规定进行要约收购的,对同一种类股票的要约价格,不得低于要约收购提示性公告日前6个月内收购人取得该种股票所支付的最高价格。要约价格低于提示性公告日前30个交易日该种股票的每日加权平均价格的算术平均值的,收购人聘请的财务顾问应当就该种股票前6个月的交易情况进行分析,说明是否存在股价被操纵、收购人是否有未披露的一致行动人、收购人前6个月取得公司股份是否存在其他支付安排、要约价格的合理性等。

上市公司披露要约提示性公告前6个月内,北控光伏未买卖上市公司股票,无法定最低要约收购价格;本次要约收购提示性公告日前30个交易日内,金宇车城股票的每日加权平均价格的算数平均值为13.45元/股,高出本次要约收购价格25.70%。

本次要约价格低于提示性公告日前30个交易日金宇车城股票的每日加权平均价格的算术平均值的主要原因在于:(1)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公告后,二级市场对公司存在正向预期,股价表现较为平稳;(2)本次募集配套资金股份的发行价格及发行对象经过上市公司股东大会非关联股东表决通过,且目前上市公司存在较大经营困难与财务风险,北控光伏认购募集配套资金亦承担较大风险。因此,本次要约收购价格参考募集配套资金股份发行价格,具有合理性。此外,上市公司股价不存在被操纵的情形,收购人亦不存在未披露的一致行动人。

目前A股市场的要约收购中存在要约收购价格低于提示性公告日前30个交易日股票的每日加权平均价格的算术平均值的案例,部分相关案例情况如下:

8、本次交易对控制权的影响

在不考虑募集配套资金情况下,本次交易前后公司股权结构具体变化如下:

在考虑募集配套资金情况下,本次交易前后公司股权结构具体变化如下:

根据上表,本次交易完成后,在不考虑募集配套资金的情况下,北京联优持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8.41%,在考虑募集配套资金的情况下,北京联优持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78%。北京联优及其股东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存在关联关系。

2017117,北控清洁能源集团与南充国投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期限自2017年11月7日至2020年11月6日止。根据北控清洁能源集团与南充国投出具的《关于期限的确认函》,《一致行动协议》到期后不再续签,双方一致行动关系于2020年11月6日自动解除。

在不考虑一致行动关系且不考虑募集配套资金的情况下,本次交易后,北控清洁能源集团(即北控光伏、北控禹阳、天津富驿、天津富桦、天津富欢、北清清洁及禹泽基金)合计持有上市公司18.65%的股份,仍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同时,为提高本次交易整合绩效与巩固重组后上市公司控制权稳定性,上市公司拟向北控光伏等2名特定投资者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29,000.00万元,北控光伏拟认购18,000.00万元。如北控光伏最终成功认购募集配套资金,北控清洁能源集团将合计持有上市公司30.24%的股份,控股股东的控制权将得到进一步巩固。因此,上市公司预期未来不存在控制权不稳定的情形。

9、本次交易对上市公司财务指标的影响

根据经中喜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审计的上市公司2018年度、2019年度财务报告及《审阅报告》,本次交易前后上市公司主要财务数据对比具体如下表:

10、主营业务变化

截至本报告书签署日,上市公司主要从事合同能源管理等业务,由子公司四川北控能慧科技有限公司自2019年11月起开始运营相关业务。最近三年来,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变化情况具体如下:

1)出售金宇房产100%股权,剥离地产业务

由于上市公司房地产业务盈利能力较弱,且无土地储备不足以支撑地产业务的持续发展,上市公司开始对房地产业务进行剥离。2019年11月3日,上市公司通过竞争性磋商,在应邀投标的3家公司中以最优条件确定中标单位为上海瑞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聪投资”),交易金额为1万元,同日了签署附生效条件的交易协议。2019年11月4日,上市公司第十届董事会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出售子公司100%股权的议案》,该议案于2019年11月21日经上市公司2019年第五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2019年12月19日,金宇房产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金宇房产股权已过户至瑞聪投资名下。

2)上市公司新能源电气设备和高压电极锅炉业务的变化情况

上市公司于2017年以现金分期支付对价方式收购张鑫淼、刘恕良、狄晓东、张国新、蔡元堂(以下简称“智临电气原股东”)所持有的智临电气55%股权,作价38,335万元。此次收购中,智临电气原股东分别与上市公司签署《江苏智临电气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盈利预测补偿协议》等协议。此次收购完成后,上市公司将主营业务转向新能源电气设备和高压电极锅炉领域。2018年度上市公司该类业务实现收入46,463.78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94.58%。

2019年度,上市公司囿于资金困局,诉讼缠身,营业收入下滑较大,仅实现营业收入2,352.92万元,较去年同期减少95.2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269.72万元,较去年变动幅度为-2,467.39%,上市公司经营困难。其中,新能源电气设备业务方面,自2018年“5•31光伏政策”后,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智临电气业务受到冲击至今仍未好转,其流动性紧张局面仍未改善,累计诉讼较多,严重影响其业务开展。2019年度,上市公司新能源电气设备业务仅实现营业收入231.61万元。

2019年10月-11月,狄晓东、蔡元堂、刘恕良、张国新因公司未支付第二期股权转让款事宜起诉上市公司,上市公司以智临电气原股东未按约定时间履行消除同业竞争的承诺为依据反诉智临电气股东狄晓东、蔡元堂、刘恕良、张国新。2019年12月,公司收到南充市顺庆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川1302民初7543至7546号)(以下简称“判决书”),依据判决书和智临电气股东张鑫淼的《解除通知函》,上市公司将解除与智临电气原股东签署的《江苏智临电气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和《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并将持有的智临电气55%股权变更登记至智临电气原股东名下,同时智临电气原股东向上市公司返还已支付的股权转让款。截至本报告书签署日,智临电气的相关股权工商变更登记已完成,上市公司不再持有智临电气股权。

11、最近六十个月内控制权变动情况

2017年4月-11月期间,北控清洁能源集团通过其下属全资子公司北控光伏、北清清洁、天津富驿、天津富桦、天津富欢二级市场增持上市公司股票,截至2017年11月7日,上述主体合计持有上市公司2,263.40万股。

2017年11月7日,北控清洁能源集团(其下属全资子公司北控光伏、北清清洁、天津富驿、天津富桦、天津富欢为公司股东)与南充国投(含受南充市财政局委托的5.88%股权)签署了《上市公司股东一致行动人协议》,约定双方在上市公司股东大会中采取“一致行动”,行使表决权时采取相同的意思表示,“一致行动”期限自2017年11月7日至2020年11月6日止。上述一致行动人合计控制上市公司总股本127,730,893股的29.86%。

2017年12月4日,公司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选举增补了一名董事和两名独立董事,代表上述一致行动人行事的非独立董事为4名,超过非独立董事人选的半数以上,上述一致行动人通过实际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已能够决定公司董事会半数以上成员选任。

由于北控清洁能源集团(包括其下属子公司北控光伏、北清清洁、天津富驿、天津富桦、天津富欢)实际控制人系北京市国资委;南充国投的实际控制人系南充市国资委,因此,金宇车城的实际控制人由胡先成变更为北京市国资委和南充市国资委。

2019年4月-6月,北控光伏下属子公司北控禹阳通过要约收购、二级市场增持方式,累积增持上市公司778.65万股。截至本报告书签署日,北控光伏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控制上市公司总股本135,350,893股的33.93%。

12、《一致行动协议》对上市公司控制权的影响

若上市公司本次重组未能取得中国证监会核准,北控清洁能源集团下属企业仍持有上市公司22.48%股权,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根据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北京联优披露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北京联优计划仅向上市公司推荐一名董事,截至本报告书签署日,上市公司董事会已完成改选工作,北控清洁能源集团下属企业已提名3/5董事会席位,北京联优已提名1/5董事会席位,南充国投已提名1/5董事会席位,北控清洁能源集团下属企业仍能够控制公司董事会过半数席位。此外,上市公司已于2020年4月21日收到北京联优《关于减持金宇车城股份计划告知函》,北京联优拟于自减持计划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之后的6个月内减持金宇车城股份不超过8,121,053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比例的6%),前述减持计划实施完毕后,北京联优与北控清洁能源集团下属企业的持股比例差距进一步拉开。

13、主要财务数据

报告期内,十方环能经审计的主要财务数据如下:

单位:万元

14、本次交易不会导致上市公司产生同业竞争问题

1)关于同业竞争情况核查范围的认定

根据《格式准则第26号》第三十八条规定,重组报告书应当披露“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与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企业之间是否存在同业竞争或关联交易、同业竞争或关联交易的具体内容和拟采取的具体解决或规范措施。”为更好的维护上市公司股东利益,全面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本次交易同业竞争的核查范围由北控清洁能源集团及其下属企业、南充发展及其下属企业扩大为北控集团及其下属企业、南充发展及其下属企业。

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为北京市国资委、南充市国资委,而原同业竞争核查范围界定为北控清洁能源集团及其下属企业、南充发展及其下属企业的原因具体如下:

①北控清洁能源集团(1250.HK)、南充国投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上市公司33.93%股份;北控水务集团(0371.HK)间接持有北控清洁能源集团31.88%股权,为北控清洁能源集团的第一大股东;北京控股(0392.HK)间接持有北控水务集团41.13%股权,为北控水务集团第一大股东;北控集团间接控制北京控股61.96%股权,为北京控股第一大股东;北控集团、南充国投系北京市国资委、南充市国资委100%控股的下属企业。因此,根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规定,“投资者可以实际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超过30%,为拥有上市公司控制权”,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北京市国资委、南充市国资委。此外,经查询北控集团、北控水务集团、北控清洁能源集团债券募集说明书等公开信息文件,上述公司均认定其实际控制人为北京市国资委。

2、鉴于:(1)北控清洁能源集团具有多元化的股东结构,其中北控集团通过北控水务集团间接持有31.88%股权,中信产业基金间接持有23.91%股权,启迪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间接持有6.37%股权,北控集团的持股比例与第二大股东较为接近;(2)北控清洁能源集团董事会构成较为分散,且北控清洁能源集团属于北控集团下属第8级企业。因此,基于北控清洁能源集团的上述股权结构、董事会构成特点,北控集团未将北控清洁能源集团纳入合并范围,而是作为联营企业入账处理。

③由于北控清洁能源集团对金宇车城的持股比例及投资金额相对较小,自金宇车城控制权变更至今,北控清洁能源集团对金宇车城行使股东权利的相关决策权限均在董事会及以下层级。北控清洁能源集团自2017年取得对上市公司控制权起,未将金宇车城纳入合并范围,而是作为联营企业入账处理。

2)北控集团下属企业与十方环能存在相同或相似业务的情况

北控集团下属企业中,北京控股(0392.HK)、北京控股环境集团(0154.HK)存在生活垃圾焚烧发电业务及餐厨垃圾处置业务。

生活垃圾焚烧发电业务与餐厨垃圾处置业务差异较大,不构成直接竞争关系。生活垃圾焚烧发电业务主要处置普通生活垃圾,生产工艺为“垃圾焚烧+余热发电”,收入来源于发电收入、垃圾处置费,客户主要为供电企业、政府市政主管部门,供应商主要为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工程供应商、设备供应商等,生活垃圾由政府主管部门或其授权机构统一集中供应。餐厨垃圾处置项目主要处置餐饮垃圾、厨余垃圾,主流生产工艺为厌氧消化工艺、好氧堆肥工艺,收入来源于垃圾处置费、粗油脂销售等,客户主要为政府市政主管部门、粗油脂贸易企业,供应商主要为餐厨垃圾处置项目的工程供应商、设备供应商,餐厨垃圾由政府主管部门或其授权机构统一集中供应。随着垃圾分类处理政策的深化实施,餐厨垃圾处理逐渐发展为独立业务和细分市场。

根据访谈及公开信息查询等核查手段,北控集团境内下属企业从事与标的资产相同或相近业务的情况,具体如下:

3)关于北控集团下属企业与十方环能是否构成同业竞争的分析

首先,餐厨垃圾处置项目地域性较强,在授权范围内具有排他性,因此,北控集团已运营的餐厨垃圾处置项目与十方环能现有项目不构成直接竞争关系。

其次,十方环能基于“厌氧微生物技术”的完整核心技术与装备体系的产业化应用开展相关业务,报告期内参与的项目均主要使用自主设计装备,自主设计装备占项目总投资的比例约为37%。北控集团以城市大型综合性环保项目的投资建设管理为主营业务,没有专门的餐厨垃圾技术与装备板块及产品,北控集团目前涉及少量餐厨垃圾业务,占其整体收入的比重较小,系与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协同处置。上市公司及十方环能目前不具备从事城市大型综合性环保项目的投融资及建设管理能力,与北控集团的主营业存在较大差异,不具备竞争基础。

综上分析,北控集团的上述餐厨垃圾处置项目与十方环能不存在替代性、竞争性及利益冲突,不构成实质性竞争关系。

4)北控集团关于同业竞争问题的承诺

2019年4月,北控禹阳对金宇车城发起要约收购时,北控集团已出具关于避免同业竞争的承诺,具体内容如下:“1、截至本承诺函出具之日,承诺方及承诺方控制的企业未以任何方式(包括但不限于自营、合资或联营)从事与上市公司及其子公司构成竞争的相关业务。2、除上市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外,承诺方及承诺方控制的企业未来不会以任何方式(包括但不限于自营、合资或联营)新增与本次交易完成后的上市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相似甚至相同的业务活动。如承诺方及承诺方控制的企业未来获得的商业机会与上市公司存在同业竞争,承诺方及承诺方控制的企业将通知上市公司,并承诺将采取商业上合理的措施避免与上市公司产生同业竞争。”

本次交易完成后,为更好的履行上述承诺,2020年4月北控集团出具《专项说明》,确认将按照下列方式严格履行上述承诺内容:“(1)积极支持金宇车城独立经营和规范治理,不利用股东地位干预其经营决策;(2)遵循相关承诺原则,并根据国有资产管理法规及各下属企业公司章程等治理规范要求,行使股东权利,支持金宇车城发展,保护上市公司股东利益”。

根据《证券法》第八十四条规定,“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作出公开承诺的,应当披露。不履行承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上述法律规定,能够有效约束承诺主体严格履行上述承诺内容。

三、审核关注重点

1、关注是否构成重组上市

关注标的资产股东之间、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一致行动关系。结合前述情况,进一步说明本次交易是否构成重组上市。

2、关注控制权问题

关注《一致行动协议》到期后的安排及对上市公司控制权的影响。标的资产实际控制人预案披露后转让股权的原因及合理性。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北京联优未来60个月内有无减持计划,交易对方本次交易完成后未来60个月内有无继续增持上市公司股票计划。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保持控制权稳定性的具体、可行的措施。

3、关注方案情况

交易方案多次调整(包括重大与非重大)的原因,是否有利于维护上市公司股东的权益。

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在本次交易前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的锁定期安排。

要约收购的具体情况及相关安排,该要约收购价格仅为10.7元/股(上市公司股票最近六个月最低价为10.69元/股)的计算依据及合理性,该要约收购预计对本次交易的影响情况。要约收购与本次重组互为前提的有效性及合规性。

本次交易业绩补偿仅设置承诺期内扣非净利润大于0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侵害上市公司权益的情形。业绩奖励采用的考核基数的设置依据及合理性,并说明考核基数是否为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利润金额、是否考虑募投项目预计对十方环能带来的收益。上述安排是否存在显失公允的情况、交易双方的权利义务是否对等。

本次交易仅就应收账款设置考核安排,而未对其他重要资产(例如特许经营权等)设置考核的原因,并说明考核期末约定承诺方补偿的未收回应收款差额未考虑利息(资金占用成本)的合理性。

4、关注前次收购

2017年上市公司以现金分期支付对价方式收购智临电气55%股权,主营业务转向新能源电气设备和高压电极锅炉领域,后与交易对方发生诉讼,相关股权变更登记,上市公司不再持有智临电气股权。请你公司结合上市公司前次收购的整合和管控情况、相关管理人员的经验背景等,补充披露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对标的资产整合和管控的具体措施及其有效性。

上市公司报告期内是否具备对智临电气的控制,重组报告书中披露的上市公司财务数据是否准确。若认定上市公司报告期未能控制智临电气,预计对上市公司报告期内财务数据的影响及对本次交易的影响情况。

5、关注交易对方

交易对方苏州彭博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至善创投、尚智创投、兴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兴富1号战略投资基金、至尚投资为合伙企业/私募基金,部分上层合伙人存在交叉持有权益的情形,部分上层合伙人未实缴或部分实缴认缴出资,部分交易对方在预案披露后合伙人变更。请你公司补充披露:1)交易对方上层合伙人交叉持有权益是否符合相关规定,及对其穿透披露、穿透锁定的影响。2)部分交易对方预案披露后合伙人变更的原因及合理性。3)穿透披露情况在重组报告书披露后是否曾发生变动。如发生变动的,是否构成重大调整。4)交易完成后最终出资的自然人持有合伙企业份额的锁定安排。5)尚未实缴出资的,在本次交易完成后各方对认缴出资缴纳的具体安排,以及对锁定期的影响。6)最终出资人总人数情况。

6、关注标的公司经营情况

相关特许经营协议是否需履行许可或备案程序,及办理情况。上述特许经营协议是否存在违约或终止的风险,对标的资产持续盈利能力、主要财务数据的影响及应对措施。汕头十方项目特许经营期到期未结束运营是否符合相关规定或约定,是否存在被处罚的风险。十方环能是否存在垃圾填埋场的日均实际填埋量远超出建设初期的预计填埋量的情形,影响及其应对措施。

标的资产是否已取得了必备的业务资质、审批和备案手续,主要经营资质到期是否存在无法续期的障碍及其应对措施。标的资产在安全生产、环境保护等方面是否存在重大风险,标的资产确保合规运营的具体措施。

主要机器设备及垃圾收运和处理收费权质押对标的资产主营业务收入的影响,标的资产持续经营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报告期内十方环能受到行政处罚共5起,其中因违反建设项目“三同时”及验收制度,厦门十方被厦门市翔安区环境保护局处以罚款20万元。相关行政处罚是否属于重大行政处罚及对本次交易的影响。相关行政处罚的整改情况,标的资产及其子公司就保障规范运营的具体措施。

关注十方环能各BOT和BOO项目协议的主要条款,包括但不限于运营权限范围、销售(服务)定价情况、后续项目回购安排、是否设置最低采购量、特许经营权期限是否存在调整风险等。十方环能报告期内销售均价维持不变的合理性。垃圾填埋气发电收入持续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餐厨废弃物无害化处理与资源化利用、垃圾填埋气精制燃气收入增长的原因及合理性。

十方环能主要项目由外部供应商承建的原因,并结合其业务重心的变化过程说明其是否在现处行业中具备技术优势。

7、关注标的公司财务情况

关注十方环能成本确认的完整性。餐厨废弃物无害化处理与资源化利用业务收入、垃圾填埋气精制燃气业务的毛利率持续增长,但垃圾填埋气发电业务毛利率不断降低的原因及合理性。

关注十方环能本次披露的财务数据与股转系统挂牌期间披露的财务数据存在多项差异的原因及合理性,其是否具备有效的内部控制、财务核算是否规范。

上市公司存在大额财务数据期后调整的原因及合理性,财务内控是否具备有效性。

关注十方环能BOT项目承建主要分包商的相关情况,十方环能对承建商选取的标准、履行的决策程序。在建工程转无形资产的及时性。上述项目到期后的相关转让安排,并结合说明无形资产摊销金额计算的合理性。十方环能上述特许经营权是否存在减值风险。

固定资产会计处理是否已考虑必耍的弃置费用。

十方环能应收账款水平的合理性及坏账准备计提的充分性。

十方环能业务拓展的主要方式、参与招投标项目的基本情况、费用开支及会计处理,并补充披露其费用确认是否真实、准确、完整。

8、关注估值情况

兴富1号在本次交易首次披露前六个月内的投资人变动情况,并说明是否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或甘海南、段明秀存在关联关系。

前述转让的交易目的、其与本次交易作价差异的原因;转让时上市公司已披露重组预案的情况下,两次交易估值存在较大差异的合理性,是否有利于保护上市公司权益。

本次交易采用资产基础法评估而未采用收益法评估的原因。预测期各期内垃圾处理量高于其设计产能的合理性,预测其内各BOT项目持续维持超负荷运转的可实现性。预测期内预计售价持续维持稳定的合理性及预测售价的可实现性。预测收入的合理性及可实现性。预测期内十方环能费用预测的合理性与完整性。BOT项目是否存在经营性贬值风险。

9、关注同业竞争

北控集团下属北控环境集团、北控环保工程及北控水务存在与标的资产相同或相近的业务。本次交易中关于同业竞争的核查范围为北控清洁能源集团及其下属企业、南充发展及其下属企业。请你公司:

1)补充披露本次交易同业竞争核查范围是否符合相关规定。

2)全面核查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是否从事与十方环能主营业务相同或相似业务,并结合相关企业历史沿革、资产、人员、主营业务(包括但不限于产品服务的具体特点、技术、商标商号、客户、供应商等)等方面与十方环能的关系,以及业务是否有替代性、竞争性、是否有利益冲突等情况,补充披露本次交易同业竞争情况。

3)补充披露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企业保障避免同业竞争承诺充分、有效履行的具体措施及对违反承诺行为的约束机制。

四、并购重组委审核意见

请申请人补充披露本次收购完成后,上市公司未来长期发展战略安排。请独立财务顾问发表明确意见。

请申请人补充披露本次收购完成后,对标的资产的管控措施。请独立财务顾问发表明确意见。

请申请人补充披露未来避免同业竞争的保障措施。请独立财务顾问发表明确意见。

五、丽华观点

金宇车城多少有点缘分,也接触过之前的一些资本运作的过程。我们从他2017年至今的资本运作公告来看,确实也是坎坷,干啥啥不成,还事情一堆。但是,烂牌如果好好花心思,能够理清思路,静等花开,同样是可以把他打好。

1、上市公司最近三年控制权变更,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股份比例那么近,第一大股东拉着一个八竿子也打不到的朋友,一致行动,且在限定时间内一致行动。简单讲就是兄弟,帮我一把,等我站稳脚了,就江湖再见。不过我们也要清楚地看到,如果不是当时的控制权安排,本次重组不会那么顺利。在论证是否构成借壳时,我们还是要按规则来计算,从控制权变更起算。

2、除了控制权问题,上市公司本身的业务也是波折,现金买了一个资产吧,还业绩下滑,幸好官司还打赢了,具体的纠纷就不得而知,就看看对报表的影响及诉讼情况就感觉有点闹心了。反馈中还质疑对标的的控制力,上市公司的收入几乎全部来自于标的公司,且仅收购55%,上市公司和标的公司及标的公司管理层之间的关系也是可想而知。经济基础总还是决定上层建筑的重要因素。

3、整理主业,出售房地产业务。在房地产管控还比较严的情况下,确实留着不仅没作用,还是个拖累。

4、关于同业竞争,在首次申报中,仅以北控清洁能源集团及其下属企业、南充发展及其下属企业为核查范围,反馈中并不认可该范围的认定,虽然反馈中解释了缩小范围的原因,但是通读下解释,感觉是补了一个洞,关于控制权的洞洞就不管了。后续也扩大了同业竞争的核查范围,可见监管机构也不认可该解释。当然,再仔细读读,其实也还是没有非常好地,或者根本地、直面地解决或者说明这个问题。除了从实力、地域来解释说不可能直面竞争,但是依旧无法解释如何彻底解决同业竞争。所以并购重组委依旧是问询了这个重要问题。个人揣测,真的要白纸黑字写可能还是有点困难的,好几家都是港股上市公司,不让港股上市公司干,港股股东如何保护,不让A股干,那会不会侵害A股上市公司的利益。总之,这个事情还是会比较长期存在。当然从地域也好,从实力也好,确实也能够理解不会造成直面竞争,只是监管机构还是怕口子开了,管不住。

5、就方案来讲,按照资产法估值,做了一个不亏损的业绩对赌,其实也没啥特别好纠结的,只要不违反相关规定,都是商业条款。包括对应收款的特别约定,没有对其他进行约定。双方都是在博弈,当然如果把能约定都约定了,上市公司是安全了,但是标的公司是不是就不干了,生意也是会黄的。所以在交易中抓大放小很重要。

往期推荐:

      丽华谈并购技术帖之一——并购重组交易结构设计(总论)

  丽华谈并购技术帖之二——并购重组交易结构设计(估值)      

       丽华谈并购技术帖之三——并购重组交易结构设计(支付方式)

       丽华谈并购技术帖之四——并购重组交易结构设计(配套募集资金)

       丽华谈并购技术帖之五——并购重组交易结构设计(业绩承诺及补偿安排)

       丽华谈并购技术帖之六——并购重组交易结构设计(锁定期安排)

       丽华谈并购技术帖之七——并购重组交易结构设计(超额业绩奖励)

      丽华谈并购技术帖之八——并购重组交易结构设计(过渡期损益安排)

丽华谈并购技术帖——不触发借壳条件下完成小体量上市公司收购大体量标的(股权收购)

丽华谈并购技术帖——不触发借壳条件下完成小体量上市公司收购大体量标的(现金收购)

     丽华谈并购技术帖——并购重组交易结构设计之九(竞业禁止及稳定管理团队的安排)

      丽华谈并购技术帖——并购重组交易结构设计之十(过渡期安排)

      丽华谈并购技术帖之十一——并购重组交易结构设计(不可抗力)

       丽华谈并购技术帖十二——并购重组交易结构设计(减值补偿安排之一)

      丽华谈并购技术帖十三——并购重组交易结构设计(减值补偿安排之二)

       丽华谈并购技术帖十四——并购重组交易结构设计(商誉减值)

免责声明:本文系原创,纯属个人观点,若有出入,请咨询专业机构并查询相关法律法规及监管部门的意见,本人不承担任何责任。经同意方可转载,同时请尊重原创。

关于作者:

毕业于厦门大学,保荐代表人、中国注册会计师(CPA)。证券行业从业十余年,目前任职于某证券公司。

微信公众号

雪球转发:1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