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全球化的贝莱德,正在下注全球定价的中国制造

1949年,彼时结束多年战火的新中国,制造业中轻工业尚能维系运转,现代工业却近乎一穷二白,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壶,但汽车、飞机都不能造,甚至连拖拉机都要依赖外援。 

随着“156计划”的推进,国内众多工业体系从0到1;此后十余次的“五年计划”更是加速了国内制造业的创新发展,大中小城市工业区林立,追逐着科学技术的第一生产力。

在进入新世纪以后,能源革命、信息革命、自动化浪潮、数字化时代、工业4.0、Web3.0,新词汇层出不穷的背后,也正是这个世界在高速变化的一个侧影。

而在时代前进的洪流中,我们也同样可以发现越是产业链完善、布局全面,研发投入多的,越是可以在全球制造业竞争中获得更大的话语权和竞争优势。一个苹果公司可以带动万亿产业链,一个特斯拉同样可以造就数十家千亿公司。

因此大国想要崛起,制造业既是经济领域的兵家必争之地,也是二级市场的「荆州」之争。

01

下注先进制造

从制造大国到「智造」大国的路有多长?有多难走?

看看这些年国内颁布的扶持政策的数量便可窥其万一,而中国的制造业也在举国之力的帮助下,从小到大,由弱向强。但也正是在这条制造业升级的道路上,痛点也逐渐显现——突破拥有极高附加值的关键领域。正是沿着这条脉络,也引出了一条结构性的发展路径——新兴科技从零突破+传统产业升级改造。

而这也正是贝莱德先进制造一年持有混合基金拟任基金经理邹江渝,在资本市场里看到的结构性机会。

在他的定义中,先进制造首先并不仅仅简单地等同于新兴科技。光伏、动力电池、5G、云计算这些欣欣向荣的新兴产业,高度确定的成长性摆在了所有机构面前;而另一边的传统产业,也在这些年的升级之路下,逐渐走出高端装备、工业自动化等各个领域的全球冠军。新产业的激动人心和传统制造的攻城拔寨共同构成了邹江渝眼中的先进制造产业。

问题在于,突破高附加值的关键领域,解决卡脖子的问题,除了有决心有战略,还需要有人才。也正是工程师红利的存在帮助中国在过去20年走出中国、走向世界。但问题是,站在当下,工程师红利还将继续存在吗?

邹江渝的答案是肯定的。

中国工程院的研究统计,国内每年工科毕业生的总数超过世界工科毕业生总数的1/3[1]。而到2025年,在号称工程师摇篮的STEM专业中,中国高校的博士毕业生数量将是美国的近两倍[2]。人才储备充足,基础设施投资持续增长,种种因素都将让中国的工程师红利和产业优势将领先于世界,驱动先进制造行业的发展持续增长。

2019年,中国成为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所列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2021年科研投入6215亿美元超过美国位列第一。在用了数十年的时间建立起一个完备的工业产业链之后,数以万计不被大众所熟知的「专精特新」又为中国先进制造产业未来的蓬勃生命力所在。

有发展空间,有盈利预期,自然会吸引来敏锐且聪明的资本。

可见,全球资本投资中国是新时代的浪潮所在,而拥有全球视野,善于发掘投资机会的贝莱德自然也看的到这些。贝莱德基金投资总监陆文杰此前也曾表示:“外资对板块的偏好不会永远是消费和医疗,更关注的是质量高、增长潜力较大的公司”。

而这又与如今的风潮不谋而合,因此聚焦中国、聚焦先进制造的贝莱德先进制造一年持有混合基金应运而生。拟任基金经理的邹江渝也有着自己的目标——

“我希望它会成为大家一想到中国的转型升级就会去配置的产品。”

02

贝莱德经验

对于邹江渝来说,通过贝莱德集团全球投研网络来寻找和确认投资机会,几乎是贝莱德基金投研团队的日常。

2022年2月,俄乌事件爆发。邹江渝所在的中国本土投研团队第一时间连线了贝莱德集团在欧洲的同事。生活在欧洲的他们,最大的担忧就是战争导致的能源价格飙升,让他们每个人真切地付出了数倍于和平时期的用电成本。以欧洲为主的海外市场对分布式光伏和储能需求全面爆发。

全球化的投研网络和产业链研究,也让邹江渝和团队预判到了其中的投资机会。因为很多中国光伏企业的成熟产品早已切入在欧洲、美国的市场,并在其中深耕多年,而它们也很早就在贝莱德基金投研团队的持续跟踪范围内。

随着需求在“黑天鹅”事件的影响下大量溢出,紧张的供需关系下,分布式光伏和储能的机会迅速在团队内形成共识,为贝莱德基金投研团队进行前瞻布局提供了有利条件。

作为全球资产管理规模领先的贝莱德集团,全球视野和经验丰富或许是其身上最为显著的两个标签。这种长期立足全球宏观格局研究的优势,有助于给贝莱德基金投研提供全球产业链下的认知差,这也形成了贝莱德先进制造一年持有混合基金的投资优势:

1.更前瞻

如今的全球化使得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分布在不同的国家,当一地团队在做公司研究时,贝莱德全球投研网络依托于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投研团队,能深入跟踪产业链在不同市场中的供需情况和企业的竞争格局,理解和把握产业链最全面的情况和最实时的进展。

背靠这样的体系和「时间机器」,贝莱德基金投研团队可以更好地评估产业链中的公司进而实现前瞻布局。

2.更真实

在投资之中最怕的无疑是研究失实使得结论偏颇。当市场出现了一个难寻可比的公司时,最可靠的定价一定不是依靠“市梦率”,也不是简单依靠市场占比倒推市值,更不是依靠拍脑袋的灵机一动。

贝莱德集团的全球化投研实力使得基金经理、研究员们可以借鉴海外同类企业的成长路径和运营模式,再因地制宜结合本土独特的研究视角还原出其企业所处的发展阶段和核心的投资价值,为估值定价和竞争力研判提供更多依据。

尤其在先进制造领域,所谓的先进制造企业,核心是在追求一种全球的定价能力和国际化的竞争优势。这必然意味着分析和判断一个企业的内在价值时,必须要用一种全球化的视角进行国际比较,才能更真实地推演出行业格局的变化,找到真正的领跑者。

3.更全面

全面的全球产业数据加上丰富的海内外公司调研机会,让贝莱德基金的投研团队能够真正的放开视野,立足全球来思考产业发展,结合对于产业链上下游的交叉验证以及对不同公司的竞争对照,如实还原产业地图,从而实现更全面地研判国内企业的综合竞争力。

区别于其他公司,贝莱德的投研分布世界。放眼全球,尤其是面对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能更直接地理解并把握产业链上海外公司的布局机会。

例如,中国的新能源电池产业领先全球,但同属科技制造的芯片产业则还在积极追赶先列,如果都用传统方式推演,不免得会落入到一叶障目的境地。这种背景下,可以从全球视角判断产业链中不同环节企业真正竞争力的投研才更显得珍贵。

作为外资全资背景的公募基金,贝莱德基金秉承贝莱德集团优秀的投研基因,并融汇本土的投研经验,力争为本土投资者追求长期可持续的中国投资机遇。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需要回答——贝莱德基金会如何在中国本土发挥优势呢?

03

会用人,也会用技术

投资行业作为一个轻资产行业,人才是其最为根本也是最重要的资产,而作为全球顶尖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集团的中国团队也汇聚了一批优秀的专业人才。

作为第一家外资全资公募基金公司,贝莱德基金的本土化显得更为纯粹和坚定。投研团队由老将陆文杰领衔,团队中的基金经理、研究员均毕业于海内外一流院校,并拥有复合背景。而如今贝莱德先进制造一年持有的拟任基金经理,曾经的陆家嘴金融城“十大杰出青年”邹江渝便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复旦计算机加剑桥管理学的复合背景,使得邹江渝有能力深入产业、理解产业;10余年深耕A股市场,专注科技、新能源和高端装备等领域的投资经验,保证了投资策略和研究视角足够“接地气”;而他在太平洋保险、巴克莱、花旗等中外机构的任职经历,则有助于共同构建起投研团队的全球视野的投研框架和本土化的投资理念,挖掘全球产业链的中国机便更显得心应手。

但启用本土化投研团队不代表舍弃全球化的优势,本土团队和海外团队的互动让贝莱德在业内更显稀有。

在全球不同的团队齐齐投向同个市场、同个领域的时候,互相的建议、合作让投资更加的坚定和信心十足。而协作的过程中,交流的深入后,不同视角、不同观点的碰撞往往可以使得逻辑更思辨,标的的质地优劣、风险机遇也愈发清晰。

在海外,贝莱德集团同样有覆盖全球科技制造产业的投研团队,该团队由贝莱德全球科技团队负责人——Tony Kim领导。他拥有超过20年的科技行业投资经验,带领的投研团队主要成员长期驻扎美国旧金山,及时获取创新技术和前沿趋势*。

如今全球科技股在通胀下面临巨大压力,Tony Kim在近期的一次对外采访中,仍然保持着一个科技股爱好者的乐观,“创新将不可避免地继续发挥作用。目前表示过热的消费物价指数肯定不会改变这一点[3]。”

经验丰富的Tony Kim在科技股的投资上见过不少风浪。目前他的团队管理科技基金规模约120亿美元,与近年来全球科技投资的当红明星“木头姐”Cathie Wood规模相仿。

除了人的优势,贝莱德还有技术的领先,尤其是在「风控」领域。

对风险管理流程的重视和研发投入,是贝莱德另一个为人称道且与众不同的特点。很多投资者只知贝莱德投资的大名,但却不知道,在贝莱德的投资流程中,风险管理是扎根于精神,融入于血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贝莱德的风控体系中还有一个「隐秘」的团队同样令人印象深刻——RQA(风险量化分析团队)。

对于基金经理们来说,RQA是帮助他们从数量、风险的角度省视投资组合的好帮手。当市场上还在争辩哪些是基金经理的Alpha,哪些是行业带来的Beta时,RQA团队正在默默的帮助贝莱德的基金经理们清楚的认识在承担什么风险,协助他们及时调整组合纠正投资行为的同时,真正的做到赚取组合配置的Alpha,而非押注行业带来的Beta。

在全流程、多维度的风险管理流程之下,这一句追求长期可持续的投资才是真正掷地有声的行为。

04

尾声

“未来的5到10年,对于中国来说非常关键。无论是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还是攀爬高附加值领域的高峰,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强国,这些一定都是需要翻越的山峰”,邹江渝说道。

中国先进制造产业高景气的发展,催生出的必定是难以想象的市场空间。而产业升级的浪潮之下,存在机会的也不仅仅局限于光伏、新能源这些依然十分显性的领域,新技术的爆发、新玩家的涌现都会让更多如今还隐藏在角落里的技术创新、创业团队,走到中国「智造」的台前。

或许,在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的过程中,从世界看中国,从中国投资世界也将变成未来每个人的资产配置里最重要的Alpha。

*注:贝莱德先进制造一年持有混合基金由贝莱德基金管理,贝莱德集团不直接参与该基金的投资运作。

参考资料

[1] 世界顶级工学院战略研究,中国工程院

[2] 中国STEM博士数量正在快速超越美国,华盛顿乔治城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

[3] INTERVIEW MIT TONY KIM, Das Investment

编辑:张婕妤

视觉设计:疏睿

责任编辑:李墨天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