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寂寞的半程冠军:黄海为何不被问津

今年公募基金的半程业绩冠军有些独特。

相较于崔宸龙、赵诣等人出道即巅峰式成名,万家基金的黄海更像是“熬”出来的冠军。从担任基金经理到成为同类前10%,蔡嵩松用了1个月,赵诣用了3个月,崔宸龙5个月,陆彬7个月,而黄海捱过了1年零4个月的漫长岁月。

常年重仓地产的他,半年前在同类中业绩垫底,经历2022年黑天鹅行情后一骑绝尘,不仅管理的3只基金早早包揽了主动权益冠亚季军,还以半年超50%的收益率与第四名拉开断层式差距。

只不过,同样是横扫榜单,2019年的刘格菘和2020年的赵诣拥趸无数,而黄海的管理规模在二季报公布后停留在了20.52亿。与此同时,业绩略逊色的丘栋荣,即便半年里两度暂停了大额申购,旗舰产品中庚价值领航依然规模翻倍到150多亿,他个人的总管理规模也直逼300亿。

那么,究竟是黄海重仓的地产煤炭已然被市场当成「旧时代短暂的回光返照」,远不如押中新兴行业来得激动人心;还是公募冠军法则已经逐渐失效了呢?

死磕地产,等困境反转

黄海钟情地产恐怕很大程度受环境影响。

半年度冠军基金万家宏观择时在黄海独立管理前,历经两任基金经理,均重配房地产行业,万家基金也曾因旗下多只基金逆势配置地产行业而被不少人关注。他们重仓地产的逻辑十分一致:地产板块属于高分红低估值的价值蓝筹股,因此长期看好。

在底部行业投资基本面向上公司的思路固然是一种策略,但当行业基本面拐点遥遥无期时,等待价值回归的日子将会十分难熬。

在2022年以前,黄海的业绩常年垫底。其间经历了“房住不炒”定调、房企债务暴雷、房地产税试点等诸多利空消息,黄海也尝试通过400%左右的换手,寻求阶段性机会,但个股换手的alpha不敌行业下行的威力,黄海在“死磕”地产这条路上不仅没能看到希望,还让他一度连续两年以行业垫底的位置跑输了沪深300

直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2022年经济工作,定调“稳增长”以后,地产行业终于迎来确定性较强的行情回归。“磕住了地产”的黄海恰逢其时,抓住了这波机遇,而他投资地产的策略,也由“纯磕”转变为了精选。

从2021年3季度开始,黄海的地产仓位逐渐下降,一方面剔除了债务暴雷的公司,另一方面提升了基本面良好的个股集中度。

譬如,对2021年下半年卷入65折卖房风波、可能存在严重债务危机的中南建设,黄海在3季度开始减仓,4季度直接清仓;对2021年末爆出债务危机的金科股份,年报里立马消失踪迹。两次清仓优化了持仓组合后,黄海还在2022年1季度加仓销售额逆势增长的保利发展金地集团等,为基金贡献了良好的收益。

毕竟黄海是一个主动型基金经理,在个股选择上总要展示出自己更细分的逻辑。从产业链角度出发,黄海对地产细分行业的选择也有了自己的考量。

用市场上仍旧重仓地产的基金做比较:安信稳健增值前十大差异化之处选择的建材行业、家电行业受疫情拖累,需求端疲软、景气度较低,贡献了较大幅度的亏损,最新的2季报里也剔除了金地集团格力电器景顺长城中国回报则重仓了产业地产,疫情影响下收租困难、业绩惨淡,因此市值表现较差,最新的2季报里也只是调整了持仓比例、割肉暴雷公司,基金整体业绩平平。

而黄海重仓的都是安全边际较高的龙头地产股,鲜有产业链上下游个股,在2021年年报披露后,均呈现业绩改善的状况,因此整体表现良好。

从“死磕”地产到“精选”地产,或许是黄海看到了,坐等困境反转的地产行业并不能保证所有人都能走出困境,而只会让行业变成“剩者为王”的格局。

不过,不断降低的地产仓位也反映了一个信息,黄海不再固守地产,而是转向了其他赛道。

摸着煤炭过河

黄海的逆袭看似靠“熬”,实则更多归因于煤炭投资。

根据2022年1季报,黄海在采矿业上的配置高达48.62%,相较于沪深300创造了20.56%的超额收益。重仓股中的山煤国际在上半年市值翻倍,陕西煤业平煤股份山西焦煤也收获了60%以上的涨幅,成为基金业绩主要来源。

在最新的2季报中,基金采矿业配置涨至68.44%,大有取代地产单押的意图。只不过黄海重配煤炭并非一时的冒险突进,而是早在2021年就已开始。

2021年3季度,黄海增配了煤炭行业总市值居前的平煤股份淮北矿业,并在3季报中表示:“增配了部分业绩逐季改善的煤炭股,我们相信价值股的超额收益在下一阶段将凸显出来。”4季度,尽管两只个股在减仓,但采矿业整体配置增加,这一趋势延续到了2022年。

发现煤炭业绩改善的投资机会有很多人,但2021年下半年就入局、2022年1季度半仓买进的公募基金经理,只有黄海配得最重。

而促使黄海踏出地产能力圈的动力,或许基于他“摸着石头过河”的策略。除了地产行业,黄海不断尝试其他板块的投资机会。

2020年下半年,黄海买过军工、农业等景气度好转的行业,但获利有限。譬如,在2020年年报累计买卖证券中出现的军工股盟升电子,全部持股名单里并未出现,大概率只是短线交易获利;猪周期里的牧原股份最早出现在2020年中报里,2020年,黄海做了波段,整个2021年却基本上在追涨杀跌。

2021年1季度,黄海重仓过天齐锂业,2季度却直接清仓,落袋为安的路径依赖让他错过天齐锂业后续的爆发性成长。而后,他还低位新建了部分化工、有色金属等周期股,关注了过去两年超跌的小市值价值股,但都因为仓位比例较小而对基金组合影响有限。

尽管这些“卫星股”很难带领黄海走出业绩困境,但至少让他积攒了地产之外的投资经验,或许也同时给了他逐渐重仓煤炭的动力:之前不是没看准,只是仓位不够重。

钟爱价值股

当然,无论是地产,还是煤炭,黄海始终没有跳开蓝筹价值股的风格。

他钟情于此的原因,可以在基金定期报告中略窥一二。自黄海上任以来,报告中投资策略的撰写基本遵循自上而下的逻辑:由国内外宏观环境引入对市场风格的判断和预测,而后具体阐述个股投资机会。

可以说,宏观因素是黄海投资框架里的首要因素。只不过,不管宏观怎样变化,在他的界定里,似乎最终都利于价值回归。

以疫情为例,2020年的四季报,黄海表示疫苗有助于改善疫情,经济复苏方向比较确定,增长稳定的地产银行股会迎来价值重估;转头又在2020年的年报里表示,如果国内部分地区疫情爆发,会加强基本面的不确定性,因此应该重仓安全边际较高的地产金融股来抵御极端情况。

言下之意,疫情也许会反复,经济可能不确定,但地产一定会修复。

而在最新的二季报里,他的观点也保持了某种程度的模棱两可。

关于通胀,加仓了能源股的黄海,认为通胀依然是当下全球经济最重要的主题,也进一步压缩国内流动性边际宽松的空间,但也给自己留下了“除非海外经济已经步入衰退的后半程”的余地。关于市场,黄海在认为“A股市场仍存有结构性的机会,当前价值股的性价比较高”的同时,也不排除“可能阶段性地持有部分现金来防御市场波动”的选项。

同样是做低估价值股,比起隔壁洋洋洒洒写了1500多字季报,清晰地拆解自己低估值价值投资理念、中小市值个股选择的丘栋荣,黄海的季报多少缺了些更确定的预期。

尾声

过去两年里,医药、光伏、新能源等赛道机会“你方唱罢我登场”,催生了一批依靠重仓单一赛道获取超额收益或成名的基金经理。在单押这一点上,长期重仓地产的黄海同样有“赌”的性质,不同的是,黄海是逆向而行。

显然,单押成长型行业出名更简单、业绩爆发更迅速,期望价值回归获得拔尖的超额收益则需要坐足“冷板凳”。

在这一点上,黄海在地产行业最难捱的时候依然坚持了自己的独立判断,万家也在黄海业绩最低迷的依然包容了自己的基金经理。这在公募基金行业短兵相接的竞争里,并不多见。

只是,非常吃亏的一点是,比起一众轻装上阵、没有历史包袱的“新能源小青年”,黄海走上半程冠军之前,连续两年排名靠后的业绩记录,也会让不少人对这种“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的持有体验望而却步。

在地产最惨的时候,依然坚持自己没有漂移砍仓,终于把价值回归“熬出来”的冠军黄海,抗压能力在公募同行里绝对属于第一流。

但或许这件事情的另一面就在于,大部分基民也许并不想再承受这样的压力了。

编辑:张婕妤

视觉设计:疏睿

制图:管越

责任编辑:张婕妤

雪球转发:2回复:2喜欢:5

全部评论

商业有范07-21 19:17

捱过了1年零4个月的漫长岁月。。。

Ricky07-21 18:10

反正我大概率不买这种基金,看着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