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徐爽:看不懂科创板,十年后就会失业

私募基金在中国含义广泛,但向来都代表着资本市场里的一种神秘。他们用卫星监测牧场,在港口推演价格,用小麦和矿产进行套利。在隐秘的角落里,他们计算着投资的一切线索。

如果从「赤子之心」算起,中国私募基金行业已走过了18年。正如这个初代产品的名字一样,私募发展到今天,无论是覆雨翻云的顶级私募,还是因小而美的低调团队,每家机构都嵌入了创始人强烈的气质和性格。

而那些跃跃欲试的新生一代,也正在浪潮之下展现着自己蓬勃的生命力。对于他们来说,真正的难题从来不是资管的野望和财富的位数,而是如何在现实的暗流与周期的彷徨中,走向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这也正是远川投资评论推出「新锐私募」的驱动力,我们迫切地希望在资管的时代大浪里,发现新的名字,记录新的故事,勾勒出中国私募行业的迭代。

本期是「新锐私募」Vol.002,远川投资评论访谈了紫阁投资的徐爽,以下是正文。

2015年徐爽离开了公募,临走前徐爽提议并参与了前期工作的申万菱信新能源汽车基金发行了,徐爽认为未来10年新能源板块会是一个爆发式增长。离职之后没多久,徐爽又成为了上海特斯拉 Model X 的第一批车主。

当华尔街分析师把特斯拉当作俄罗斯地雷厂看待的时候,徐爽已经通过“预付5万、3年等待”,喜提新车来表达了对特斯拉的理解。从后视镜看,新能源这道题,徐爽解答得似乎比大部分人都快。她很早就明白,新能源是未来十年乃至几十年非常重要的板块。

永远要比别人多会解一道题」,是徐爽的投资信条。

徐爽对新能源这道题的抢答,也使得她早早地在一旁观察整个新能源行业,经过长时间的准备蛰伏,最终在77块的宁德时代上扣动了扳机,伴随了新能源产业链的成长。

徐爽时常拿「做题」来比喻投资,新能源就是在中长期维度上必做的大题,这需要在它还是简单题的时候下注,在它交易拥挤、估值高企变成复杂题的时候退出。

对于徐爽来说,投资并不是比赛答对所有的题,而是要在能答对的题目上面下足够的注、拿足够的分。人的精力和认知总是有限的,因此对于像新能源这样的大题,尽量拿到足够的分。在自己不擅长的必选题上努力学习并谨慎下注,在答错题的时候要想好如何尽量减少损失。

这种做题拿分的方式,在徐爽身上,从原来的投资延续到了现在的创业。做生意和做投资本就没有天然的分界线,做投资要考虑估值高低、成长空间大小、竞争格局优劣以及商业模式是否性感;而做私募要思考办公室的装修、责权的分配、员工的培养、与中后台之间的交流。

前者拿分靠的是所投公司股价的提升,后者考核的是私募规模和业绩的增长。

2020年,徐爽与陈琛创立了紫阁投资,2021年,十多年的老友王欢加盟紫阁。而此时,徐爽相较同期奔私的基金经理们又多会解了一道题,也是一道必答题。因为,这是她人生中第二次创业,新的起点。

01

120分创业

 远川投资评论: 您觉得从投资经理转变为私募管理者,这个角色变化对您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徐爽: 2015年,在上一次创业时我就完成了这个角色的转变。如今二次创业,我的准备会更好。私转公对于每一个投资经理都是一个艰难的转型。一般来说,在市场高点才容易拿到钱,而15年后的市场经历了比较大的波折,很多公司的成长也遇到了困难。

一个私募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公募大团队干的事儿,现在依靠人少而精干的小团队去做,既要保证短期不出错,又要保证长期能有发展,这是一个非常花精力的事儿。很多基金经理都是从学校出来开始做研究,然后走入创业,很多事情都需要磨练。

做投资与做生意是有差别的,这是一个专才向通才转变的过程。

出来做资管和开餐馆没有本质区别,都是做生意。只不过,相对于单纯的当一名基金经理做私募需要考虑的事情就会非常的多,从选址装修,到工商注册,税务登记,这些都必须得懂。

再比如搭建团队,原来可能顶多对投研团队管理相对熟悉,现在还要管理中后台的人,他们可能有不同的想法,不同的习惯,能不能把创业的事理解透,实现一次跃升也好,一次成长也罢,这是很重要的。

自己做公司,只有迈过个人成长与企业管理的坎才能够上一个台阶。

在经历了一个机构由小到大的历程后,成功的经验可以汲取延续,失败的教训也可以规避。同时,在外部资源很少的情况下,如何利用有限的资源把事做起来,如何招聘和培训一个有共同价值观的团队。这样的事儿第一次创业已经经历过了,再来一次,这道题也就没有那么难了。

 远川投资评论: 有哪些事是您第一次创业获得的经验或者教训?

 

徐爽: 一个团队中人是最重要的,首先人一定要对。比如,大家的底层价值观是不是一致,相互之间有没有补位的思维。

第一次创业时我遇到的一个问题,当时的基石投资人是产业背景,对资本市场不够了解。这样在投资与合作中的沟通会产生非常大的困难。现在我们三位合伙人都是做投资的,大家都是十几年的朋友,底层理念都是一致的,沟通比较顺畅。

第二个是责权是否一致,这一点我们几位合伙人做得很好,我们会事先商量好大家的分工,比如说做投资我来决策,最后如果我做错了,他们会想办法帮我一起渡过难关,做差了互相扶持,做顺的时候互相提醒,不要膨胀。对于责权利的问题,我们三个创业之初就事先把话说得非常清楚。

第三,责权弄明白了之后,怎么去贯彻执行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其实也就是人、钱、事能不能始终如一地去执行。我很难容忍一些混日子的人,所以我希望从招人的那一刻起,每个人都要有很强的的自驱力。如果我们每个人的工作都做到120分,那么如果有人状态不好只做到80分,整体也不会出事。但是团队会支持那些80分同学变好。

我们内部十分倡导补位的文化,谁做的好,我们会给予奖励,谁做的不好,我们会第一时间去纠正。所以我们仨就是这么做的,对于日常的事儿都始终贯彻这样的态度,然后把整体的氛围带动起来。

我们是简单而直接的,包括对大家的评估和激励都是公开透明的。尤其公司人少,每个人所做的贡献和努力程度,其实大家都看得到。大家价值创造的多了,分享的时候也会很开心,我们基本上1月份就把奖金发了,希望大家每天“跳着踢踏舞”来上班。

当然啦,大家拿到奖金转手就买自己的产品了。

02

科创板是必解的难题

 远川投资评论: 能系统性地谈一谈市场的机会吗?紫阁有哪些动作在里面?

 

 徐爽: 我们的投资是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但更注重自下而上个股的深度挖掘,因为人的精力和认知总是有限的。所以,肯定是要找到最可能有富矿的地方去挖掘。就像芒格说的“在有鱼的地方钓鱼”。

我们将重点研究的行业从二十多个行业中筛选出六七个进行重点研究,其余行业依托我们的多因子数据体系,通过一些基本面数据进行筛选,我们计划用三年左右的时间来不断完善迭代这个体系。

去年,我们在高端制造上面花了很多精力,这段时间研究员成长特别快。首先,我们把科创板300来只股票人肉去筛选了一遍,细分行业之后,研究员分工看报表,然后快速讨论,把公司分为三档:①确定不看②暂时看不太清,但看起来还行③令人眼前一亮的。最终根据我们严谨的研究流程筛选出十几家公司进行重点研究和跟踪。

我们相信二八定律,从全市场5000多只股票里面筛选出其中前20%的优质公司,可能有些公司还不错,但价格还不够便宜或者还没到确定性的时点,那么就持续跟踪。好的公司只要跟住了,总能等到价格、时点都对的时候,这便是需要重仓的时候。

我们内部的选股标准是去找到那些生意能够越做越长、越做越简单的标的,市值有望三年涨一倍的标的。不符合这个标准的,我们该放就放,投资就是做取舍,关键是舍。

芒格有句话叫「迅速歼灭不该做的事情」,要在该做的事情上发起熟练的跨学科的攻击,然后就是等待,只有时机合适才出手。对此,我特别认同。

 远川投资评论: 科创板公司很多都处于0-1的阶段,筛选难度较大,为什么您在取舍的过程中“取”到了科创板呢?

 徐爽: 我在以前的月报中多次谈到科创板。大家都知道优质白酒是个好生意,当全世界都认同的时候,经过几年的上涨,估值其实已经挺贵了。在拥挤的地方,产生超额收益的可能性是在下降的。今年新能源为什么出现这么大的跌幅,其实也是因为拥挤嘛。

投资可以分为简单题和难题,越简单的题会做的人越多。简单题被做出来,股价就会上去了,它就变成了一个难题,那你要去解次简单的题。次简单的题长期空间还行,价格有点难受但还能接受。解好这种题是投资业绩的差异的关键,所以我们这个行业,赚的是能力不断迭代的钱,永远要比别人多会解一道题。

至于难题,也分为必解的难题和不需要解的难题。我们认为,科创板就是一道必解的难题。所以我们在前期提前做了准备。

我们进入了高速变化的时代,过去这几十年产业变化非常快。我是2002年毕业的,大一的时候还在用BB机,大二的时候满校园都是手机了。刚开始是波导时代,再往后是苹果,然后现在是满大街的特斯拉,再过几年可能就是无人车,因为我们必须面向未来考虑投资,想想这20年的时间世界发生了多少变化。

有本书叫《奇点临近》,说的就是这个事儿。以便宜的价格买到好的公司永远都是对的,但我们一定要理解事物的本质,而不要刻舟求剑。现在科技发展迭代速度特别快,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能成为未来的好公司。

中国的移动互联网行业具有全球竞争力,诞生了腾讯、阿里等世界级的公司,但对这些公司的投资以前主要是一级市场和海外市场的事,我们做A股的其实没能够参与过互联网时代的优质公司,现在科创板给了我们一个投资未来的机会。

首先我国的GDP增速是趋缓的,在存量空间里面占据较大比重的地产,今后很难有多大机会了。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最重要的是科技创新能力,这也是综合国力的体现。

科创板聚焦专精特新,代表中国经济的未来发展方向,而且投资科创板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无论是新能源车,还是医药,亦或是其它一些公司,很多时候这一个公司就是一个细分行业,很难找到对标的公司,我们必须在能力和认识上取得突破。

另外科创板公司的管理层很多是科学家,他们学习能力非常强,善于解决最前沿的问题,尽管是做技术出身的,但是在向管理岗位转向的过程中也都非常顺滑。如果他们的企业变成了中国的未来,你不去懂他们,不去贴近他们,那么10年后你就会失业。

03

解认知范围内的简单题

 远川投资评论: 你觉得紫阁在投资上特点是什么?

 徐爽: 从做生意的角度上讲,私募也是一个生意,上市公司也是一个生意。做了私募之后对生意模式会有更多的理解,比如餐饮行业做一家店和连锁店需要的能力有什么差别?如何证明能够开第2家店?开到几家店之后可以证明有开100家店的能力,再上一个台阶的瓶颈在哪?

我们在投资上需要不断做这样的思考。这就导致我们投资的特点是长期跟踪,深度思考,集中持仓。

 远川投资评论: 你会跟别的资管机构去比较吗?

 徐爽: 有句话叫「打牌30年,各赢各的钱」。在投资的世界中也有生物的多样性,不要认为只有自己的模式是对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能力圈和擅长的投资模式。而这个模式背后是管理人的经验、知识、习惯、思维框架,甚至再往下的决定因素是性格。

比如我像一个狙击手趴在那不动,但是我是奔着打一头大象去的,我会反复思考地形、风速、风向,气味如何不传过去惊到动物。它过来的时候,仅需0.1秒开枪就击中了,但是为了这0.1秒我可能已经趴了三天。

有的人说我性格不行,我趴在那腰疼呆不住,我更愿意当个农民,我可能不会一枪打中一头大象,但我这一亩三分地上,只要我够勤劳去浇水施肥也会有所收获。换而言之,条条大路通罗马。

还有一个原则是求仁得仁,即目标和结果保持一致。就比如开饭馆,我可以把小馄饨做成上海最好吃的,但我也明白我一年的营业额不应该去和粤菜大馆子去比较。我们在做自己喜欢的事,这是一种匠人精神,真要比较除非升级迭代,就算迭代不了做好自己也是好的。

最怕就是看着人家一年卖5000万的流水,咱们头脑发热在上海每个十字路口都开馄饨铺,流水也能5000万,可最后的结果可能是不好。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步伐,看起来都挺美的。天天去和别人比较,说实话人家的优势也未必学的好,还不如把自己的事做好。最怕的就是邯郸学步,弄到最后自己连路都不会走了。

 远川投资评论: 这在你的投资上有哪些体现?

 徐爽: 在新能源补贴时代,那时候中国并没有好的车型,相对来说资源是最赚钱的,我就买了天齐锂业,后来天齐锂业那一波过了之后,我就再也没买,但是一直在关注这个行业。

直到2019年年底的时候,特斯拉在国内建厂,同时大众也宣布在2020年初推出新能源车。当时的背景是处于汽车行业的至暗时刻,很多汽车产业链上的公司破产。在那个时点,我们看到了产业将会迎来10倍量级的爆发。

当时的宁德时代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简单题,我在77块就买了。

当产业开始爆发的时候,龙头公司具备最强的议价能力。而且车的零部件非常多,是个复杂的生意,在车厂的供应商中,宁德永远是绕不开的那一个,这是在当时国内能够买到的最好标的。宁德时代能在行业做到30%的市占率其实是很正常,但最后它做到了50%的市占率,在这个过程中市场也给了它很高的溢价,随着股价不断上涨它逐渐变成了一道难题。

市场经济存在复杂的博弈,对于任何车厂而言,必须做好供应链管理,在主供应商之外一定要有备选方案,不能够让一家供应商拿捏住。对于宁德时代的投资,一方面我们看到车厂对中航锂电的扶持等。另一方面看到交易过于拥挤,凡是排队买东西我都不愿意去买,所以觉得这个股票可以放一放。

所以在去年10月份的时候,我们就把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股票卖掉了。

其实在我眼里投资的根本是要把好多看似矛盾的事情平衡好,不做单向思维。一个行业可以非常重要,但要说必须永远拿着它,那倒未必。

大家都讲好赛道、好公司、好价格,还有好时机的触发因素,公司成长发展到一个关键节点,这个台阶上没上就会有很大差异。最好的结果是抓住了几个条件完美共振的时间,且买的量够大,那一定会有很好的收益,但这样的机会非常少,要持续跟踪才能抓住。

不过,二级市场投资者有时候就是很急,股价是未来现金流的贴现,脑子一转就贴了。但是,这就像比尔盖茨说的「人们往往高估了某件事的短期影响,又低估了它的长期影响」,事物的发展有它自身的规律,投资者心态变化对股价带来的波动,导致价格和价值的错配也是很好的投资机会。

对此,不同的基金经理有不同的应对方式。

04

尾声

徐爽是一个思维敏捷,想法丰富的女基金经理。在被问到为什么要取名为“紫阁”时,她说道是因「分形学」联想而来,所谓「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很多公司它的成功是有框架模式的,就像阁楼一样,用建筑学原理将板搭建起来,然后搭成了很漂亮的亭子,然后用另一种规律搭同样的板就是另一种样式的亭子。如果我知道这个亭子是怎么搭的,也可以知道下一个亭子会是什么样的,然后也可以搭建自己的亭子。”

理解起来很简单,徐爽用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来投资世界上优质的公司,再从各个公司发展的经验以及自身创业的教训做取舍,最终来创造自己的世界。

而紫阁正是徐爽和团队正在搭建的亭子。

雪球转发:13回复:29喜欢:70

精彩评论

赤水四渡07-01 19:40

这跟2015年吹互联网金融差不多

全部评论

自由之路一起走07-04 12:57

这种访谈只能当故事会看

Dashfir07-04 11:01

呵呵

时光煮酒b0c07-03 20:21

好爽

筑石胜于投石07-03 15:04

索罗斯先生有句名言:“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要获得财富,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

小韭酒07-03 11:49

看懂了,用不了10年就会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