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 Hwang ,中概爆仓之后

3月初,韩国散户在日增十万新冠的空气里忙不迭地做着一件事:抢俄罗斯股票。

这并不奇怪,毕竟打2022年初起韩国人就没闲着。截至1月19日,有11.38亿美元流入元宇宙ETF,其中70%来自韩国散户。而俄乌冲突爆发后,激动不已的韩国散户更是展露出成熟市场的全球视野,在2周内对俄罗斯ETF净买入746亿韩元。

在此期间,韩国股民的春季躁动把股票活跃账户给怼上新高——合计6000万户甚至比韩国人口还多800万,平均每个投资者拥有4-5个股票账户[1]。

随着制裁深入金融领域,纽交所停止了VanEck和MSCI的俄罗斯ETF以及 2倍做多Direxion(RUSL)的交易。当风险越来越大时,韩国交易所也开始保护中小投资者,直接将国人疯抢的俄罗斯ETF的“打入冷宫”。手痒的韩国散户们只能再回头疯抢元宇宙 ETF。

在就业寒流,物价飙升、新冠疫情等社会问题驱使下,近两年韩国年轻人开始脱实向虚:前有12岁少年炒股一年赚43%,后有韩国约两成网吧关门挖矿,三星员工炒币赚2.3亿辞职。更令人咋舌的是,2020年韩国因“股票中毒”相关案件咨询超过1600件,比2019年增长两倍,不少年轻人因为“中毒太深”寻医就诊。

韩国天才少年权俊(Kwon Joon)抄底现代、三星



韩国娱乐产业的发达众所周知,却不想他们把这种娱乐性也搬上了金融的舞台。如果把“韩国人抄底有多野”写成连载小说,贯穿前后的主人公,恐怕非 Bill Hwang 莫属——那个2天内让投行爆亏100亿美金,又把中概股搞了个天翻地覆的基金经理。

也正是Bill Hwang的这次爆仓,让人们第一次领略了中概股那迷人的危险。


01

一地鸡毛之后


Bill Hwang 是一位基督徒,在为数不多的采访中,3句不离“God”的他直言自己的投资理念是:让上帝开心[6]!从这里出发,Bill Hwang从 2 亿美元开始,在 9 年内赚了超过 150 亿美元。

然后,他在短短 3 天内输光了。跌落之戏剧,数额之庞大,让 Bill Hwang 的爆仓一度成为华尔街 7*24 播报的头条新闻。

Bill Hwang的破产源自于他的一次“风格漂移”。2020年,他掌管的Archegos家族办公室从原本的FANNG美国蓝筹科技股,转向美国媒体集团ViacomCBS和中概股。在绝对的选股自信下,他暗中和六大投行以5倍杠杆签下总收益互换 (TRS);然而ViacomCBS带来的暴跌使这五倍杠杆策略趋于崩坏,引得投行争相抛售,又适逢国内出台各种行业政策,中概股一时之间溃如庐山瀑布。

但风暴席卷之后,这位失意韩裔枭雄的日子,却并没有路人想象得那么落魄。或者说,由于他一直保持着低物欲的生活,AUM对他来说,似乎也真的不过是账户里的数字而已。

爆仓之后,他过着平凡的日子,吃着平常的三明治。相比华尔街高质量男性们纷纷在长岛置业不同,Bill Hwang 的家在距离曼哈顿市中心 15 英里新泽西郊区。在一片树木林立的街区里,拥有售价在数百万美元的别墅,对一个曾经坐拥数百亿美元的基金经理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他的座驾是一辆开了七八年的奔驰,后来因为蓝牙音响出了问题,转而支持韩国国货“现代”。

Bill Hwang在 2008 年以 350 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新泽西 594平米的房子

Bill Hwang 的朋友也没有全部离他而去。据媒体报道,去年八月一个微热的夏日清晨里,一个来自美国某位退休将军的电话,会向Bill Hwang 提供一些人生建议。他也依然怀抱信仰,常常在手边放着一本基督教小册子——“用上帝把自己全副武装,这样你就可以表明自己反对魔鬼阴谋的立场。”他生活里最大的不同,也就是从此决口不提Archegos的溃败。

Bill Hwang 至少在表面上维持了生活的岁月静好,但总有人在一地鸡毛后为他负重前行。

Archegos的爆仓,不仅创造Bill Hwang个人的亏损历史,还让整个华尔街,回想起曾经被雷曼倒闭清算所支配的恐惧。瑞信55亿美金和野村28.5亿美金的亏损,让瑞信一度暴跌11.5%,创下过去一年最大单日跌幅,野村更是暴跌16.3%,创下历史最大单日跌幅。

当时的瑞信正腹背受敌,前脚才刚刚陷入格林希尔(Greensill Capital)破产追债的泥潭,这家供应链金融之王估值从70美元跌到一文不值,投资人30多亿美元的损失可能要由瑞信自掏腰包来赔偿。本就心情不好的瑞信首席执行官格戈特斯坦撞上Archegos的事件后更加怒不可遏:

“我甚至不知道我们公司对Archegos有200亿美金的敞口,我也完全不知道Archegos的存在……公司明显有人对风控的第一、第二道防线经验不足……明年我要把高盛的首席风险官挖来做我的直系下属[2]。



一脸懵逼的野村(Nomura)和瑞信(Credit Suisse),Forexlive

此后,瑞信的首席风险与合规官、投资银行业务主管等7人先后引咎辞职;而野村缩减了大宗经济业务,增强了风控管理,并增加了美国子公司非日籍董事人数。受Bill Hwang的拖累,野村CEO奥田健太郎工资大幅缩水,仅委屈的拿到290万美元年薪。

而被Bill Hwang拖下水的不只是投行,更有Archegos的前员工,他们的落魄也溢于言表。

他们面临的损失,不仅包括强制投入Archegos基金的钱,还有被Bill Hwang拖欠的5亿美元奖金。Bill Hwang虽保证会从个人账户里支付员工工资,但根据FT报道,直到事发五个月之后,还有多名前雇员没收到钱。

为什么呢?因为排队拿钱的债权人太多了,重组顾问忙也忙不过来。客户第一还没结清,员工就算排第二,也得再往后靠。

“这些钱都没了,我们处境很困难,想要贴贴。”无能为力的员工只能打碎的牙往肚子里咽。在他们看来,不仅自己被炒了,而且不菲的钱财难以追回,而Bill Hwang仍有私人投资和Archegos以外的其他控股,这位罪魁祸首大概还是个亿万富翁[3]。

Archegos在古希腊语言里是领袖的意思,它在新约中被用来指代耶稣。在Bill Hwang兵败如山倒之后,他在Archegos的徒弟Jensen Ko 和 Sterling Clay另起山头,他们将继续沿用Bill Hwang的高杠杆投资风格。虽然在采访里只字不提与Bill Hwang本人的关联,他们新基金的办公地点距离Archegos仅有两个街区。

而新基金的起名看上去也别出心裁—— Arise N Partners,此中寓意翻译过来是:复活。

第七大道 888 号,Archegos 办公室所在的大楼,Bloomberg


02

被嫌弃的一生


实际上,在把华尔街一众机构拖入泥潭之前,Bill Hwang 也经历了一段被机构嫌弃的人生。

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卡耐基梅隆大学两大美国前三十的名校拿到本科和硕士学位之后,Bill Hwang在证券公司里短暂地花了几年时间勤勤恳恳做销售,直到被朱利安·罗伯逊(Julian Robertson)看重,跳槽去了老虎基金,甚至被授权管理50亿美金规模的老虎亚洲投资基金。

然而,就在他成为一只“老虎幼崽”,逐渐在基金经理事业顺风顺水的时候,SEC却给了他当头一棒:涉嫌利用内幕信息交易,并从中获利 1620 万美元,导致老虎基金不得不支付 4400 万美元与美国证监会和解。

说起来,这似乎也是 Bill Hwang和中国股票“结缘”的开始。

原来Bill Hwang在通过卖空三只中国地区银行的股票,而后以低于股票市价的价格购买私募股票来回补空头头寸的方式进行内幕交易,试图在港股市场操纵中国银行建设银行的股价 [8]。此举也使得老虎亚洲基金能够向投资者收取更高的管理费,从中赚取了数以千万美元计的非法利润。而这也引来了香港监管机构的注意,在多年官司之后,香港市场失当行为审裁处也在2014年下令禁止他在香港交易任何证券 4 年[4]。

这一连串的遭遇,成为他创立Archegos的契机,可也正是充满投机色彩的交易风格,让他在十年后又挨了一顿市场毒打。

2017年,Bill Hwang在净值翻了20倍后,投行大佬们纷纷上门,与这位韩国股神建立联系,欲在他身上赚取巨额的服务费。各取所需,Bill Hwang也需要借助投行获得更大的杠杆获取更暴力的收益。那时,华尔街的一切看起来都是资本家们以利相交的亲切模样。

Archegos通过价差合约(CFD)和总收益互换(TRS)等场外衍生品,向高盛、大摩、德意志银行、瑞信、UBS和野村建立了巨额的多头头寸。这些衍生品头寸的好处在于可以用较少的保证金获得5倍甚至以上的杠杆,同时由于不用实际持有这些股票,也不用向美国证监会公布持仓,隐藏自己的交易动向。直到爆仓来临,美妙的故事走向一地鸡毛。

在利益面前,华尔街从来不会念及一丝感情,纵使千亿巨鳄也会被无情抛弃,何况带水(gang)分(gan)的规模。

德意志银行遭遇的比同其他投行比赛抛售,更麻烦一些。因为过去的亲密,他们和Bill Hwang之间“私交”的谣言四起:你们德银的人,怕不是早就知道Archegos要顶不住这么大杠杆,所以提前跑路了吧[5]?但事实上,无论Bill Hwang之前如何频繁与德银高管来往,亦或是持有德银2%股份,甚至聘请其前任债务主管Hakan Wohlin为高级顾问,都无法挽回大难临头之下愤怒的德意志银行[7]。

上一秒,我还是你心中“著名的长期价值投资者[7]”,下一秒,就什么也不是了。Bill Hwang已经永远上了德银的黑名单。

Bill Hwang和德意志银行千丝万缕关系, FT

《金融时报》也在爆仓之后,毫不留情地评价 Bill Hwang,“就像是Reddit上的短线交易员,在拿到了高盛的信贷之后,就飘了[9] 。

这相当于把一个职业私募基金经理,评价成股吧上的 T0 网民。不可不谓,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


03

尾声


在人性贪婪面前,Bill Hwang不是韩国人的特例,韩国人也不是全球股民的特例。Bill Hwang管理资产之多,杠杆倍数之大,又身处墙倒众人推的华尔街,才使得他成为了轰动世界的那一个。

只不过,爆仓的一场风暴,对于 Bill Hwang 来说,并没有那么天崩地裂。

他仍然可以回到新泽西过着安逸的生活,也可以守着自己远高于普通人的资产,通过买入Cathie Wood的种子基金、支持门生的新公司,偶尔去哈德逊河边吃个饭,遥想重返华尔街的那一天。或许还会庆幸,2021 年的一场中概股爆仓,在 2022 年变成了一次“逃顶”。

相比之下,那些在绝对数量上无法与 Bill Hwang 相提并论的普通散户们,却更可能在一场急速破灭的贪婪泡沫里,被吞噬走新家的首付、子女的学费,又或是养老的本钱。

资本市场最喜欢的故事,总是草根的崛起,亦或是枭雄的落幕。只不过每一个兴致勃勃冲进市场里的人们都觉得自己能够成功,其他人才是代价。此行一路北上抄底俄罗斯、一路蜂拥抢占元宇宙的韩国散户们,何尝不是如此?

而在投机的暴富幻觉里九死一生的,又何止韩国人?


全文完。感谢您的耐心阅读。

雪球转发:12回复:18喜欢:71

精彩评论

baobenchow04-20 14:12

这哥们明明是逃顶,你们非要盯着他爆仓不放

烟链科技04-20 16:48

高手死于杠杆!Bill Hwang从 2 亿美元开始,在 9 年内赚了超过 150 亿美元。

然后,他在短短 3 天内输光了。跌落之戏剧,数额之庞大,让 Bill Hwang 的爆仓一度成为华尔街 7*24 播报的头条新闻。

wishHUIDAwell4ever04-20 16:24

当年老虎亚洲听到有建设银行港股的大额交易的电话询价(有原始股要想通过大额交易卖出来),他没接这笔业务,按规则不能再做空建设银行港股的(询价电话一开头就说了这个规则,他回答听明白了,对方才具体讲询价内容的),他却去做空,踩红线了。

汉之天空下04-21 09:35

好文。长期投资除了选对股、拿得住以外,很重要的就是克制贪欲、切勿加杠杆,追求确定性的慢慢变富

慢慢走就好04-20 19:34

岳云鹏就是厉害

全部评论

星月的哥哥04-30 12:04

棒子还是领先我们,小孩子就开始有股神了

退休的张工04-22 15:54

你对逃顶和爆仓的理解比较特殊啊。

天儿真好啊04-22 15:50

韩国小岳岳,全球最快的男人

benkkw04-22 10:58

抢尼玛,跌成🐶了

与夜听风04-22 10:47

“仅委屈的拿到290万美元年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