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王小刚:做投资,长期逻辑是成长,短期逻辑是拐点

这个熟悉的人工语音“话音”刚落,王小刚补充道,“我们在这只股票上真的赚了一个亿”。

给产品的持有人赚到1个小目标,让作为基金经理的王小刚无比自豪,但让他更加兴奋的是,这一次的成功投资,验证了自己提炼出的“大成龙”+“大拐点”投资体系,再一次有效了。

对于重新出发,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摸索迭代投资体系的王小刚来说,这是一次宝贵的正反馈。

2018年是王小刚投资生涯的一个“大拐点”。

即使是从业20多年的老将,面对当时复杂的市场环境也束手无策,产品净值下跌超30%,内生的压力,外部的质疑,让王小刚一度陷入茫然。回顾那段往事,他十分坦承,“此前的'高小新'体系几乎完全失效,怎么努力都没用”。

经历过这样的至暗时刻,王小刚进行了深刻反思,并调整了自己的投资体系。

首先,回归投资的本质,更加重视公司的基本面。2017年之前的A股,主题炒作风气盛行,资金以小为美,不太注重公司的质地,而经历股灾的洗礼后,这种风格逐渐不能适应当时的市场,基本面投资站上了C位。王小刚也适时转变,积极拥抱透明度更高的大市值高成长性龙头股。

其次,立足行业变化,寻找市场拐点,在高胜率行业挖掘高赔率的机会。在王小刚看来,成长股投资赚的是企业价值提升的钱,而不是估值均值回归的钱,业绩、业务大拐点出现时出手可以事半功倍。但前提是对行业趋势要有精准的判断,能够准确评估拐点的价值和空间。

另外,看长做短,持股偏向于中期维度。在他看来,未来是不可预测的,即使长期看好一家公司,但若短期公司基本面变化不大股价也不太会上涨,且有可能跟随市场随波逐流,这意味着长期持有基本面变化不大的股票基金净值是不可控的。他希望在长期研究的基础上把握中期趋势,以中期基本面拐点为依据进行操作。

新的投资体系兼顾了胜率和赔率。一方面,锁定了“大成龙”,保证了投资的胜率,长期业绩不会差;而把握好时机,在“大成龙”基本面“大拐点”出现时介入,则可以获得一个相对较高的赔率,从而提高收益率。

这套方法首次运用并得到验证是在新能源汽车龙头特斯拉上。

2020年3月19日晚,王小刚和6岁的女儿一起录制了一个关于买入美股特斯拉的视频,并计划持有到她上高中时再来看特斯拉是否能上1万亿美元,特斯拉当天市值仅为664亿美元。在此之前,王小刚已经连续3个交易日买入该股,但连连下跌让他压力很大。

王小刚坦承:这次视频的拍摄,与其说是为了培养女儿对股票的热爱,不如说是在自我打气,借此来坚定自己的买入信心。幸运的是,他们拍摄视频的当天,正好是特斯拉止跌转涨的拐点,此后股价一路高歌猛进,至今涨幅超过13倍并已站上1万亿美元,距离他们的约定提前了很多年。

王小刚抄底的信心来源于对行业趋势和公司基本面的跟踪。2019年三季报,特斯拉出现了业绩拐点,叠加上海超级工厂Model3投产的业务拐点,让王小刚看到了大机会。

此后王小刚渐入佳境,抓住了光伏、新能源汽车、部分白酒股等“大成龙”股票的“大拐点”机会。尤其是今年受益于新能源行情发,盛世知己旗下产品今年整体业绩靓眼。

那么,“大成龙”+“大拐点”投资体系的底层逻辑是什么?他的投资体系有哪些进化?离开鼎锋二次创业,王小刚有着怎样的目标?带着这些疑问,近期我们与王小刚进行了一次深入交流,复盘他20多年来的投资历程。


投资金句:

a.基金经理这个职业核心是“经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客户托付了金钱和信任,我们努力给客户增值。所以,基金经理的核心能力,首先是要有责任感,其次是具备替别人赚钱的能力。

b.长期持有任何标的,都会伴生大幅回撤,所以我们的投资体系更偏向于中期维度,投资周期三个月起到2年。归纳总结,股价波动的核心是基本面变化,长期变化是成长,短期变化是拐点。

c.成长股投资,实际上买的是未来,看好公司内在价值的提升,而不是因为当前的价值低估,赚均值回归的钱。

d.很多人不是不想择时,而是不会择时,所以有些人选择不做择时了。但如果把握住了基本面的拐点时机,投资收益率可大幅提高。

e.对于一家公司的研究,光有深度还不够,还需要研究市场预期的变化,市场预期变化的时机是拐点(边际增速)。


以下是对话实录:


01

“顾村悟道”:大成龙,大拐点


 远川投资评论 :你大学专业是农业财政,跟金融行业关系不大,为什么会选择做基金经理?回过头来看,你对当时的决定后悔吗?

 王小刚 :我大学是中央财经大学,当时被调剂到了农业财政专业,毕业后对口是财政部农财司。我父亲属于“老三届”,1979年考上陕西财经大学,毕业后一直在银行工作。但我对财政、银行相关的工作都不太感兴趣觉得没有什么挑战性。

大二的时候,我偶然读到彼得林奇的《战胜华尔街》,对股票产生了兴趣,那时就给自己的职业有一个方向:做基金经理。刚好前一年上交所成立,我觉得未来股市应该有大机会。所以,慢慢的就想着往这条路上走,在大学时就跟同学一起搞了中财模拟证券交易所。

当然,这个决定经过了深思熟虑:

首先,我的性格不属于特别外向型,比较怕麻烦,不太喜欢求人办事。而股票投资不用求人把事情做好就行,我觉得比较适合自己。其次,资管行业是一个朝阳行业,我很看重这个行业的成长性;第三,这个行业的工作机会多集中在京、沪、深,工作地点也是我所喜欢的。最后,收入。基金经理既可以帮别人赚钱,同时自己也能赚钱,而且收入可观,没有道德和法律上的违规风险。

综合这四个因素,我觉得基金经理这份工作挺好的,比较适合自己。回过头来看,我觉得当时的决定还是很幸运的,给了我一个努力一直至今27年并且愿意继续努力几十年的方向。


 远川投资评论 :你毕业之后,先后在美的集团投资部、国泰君安、国元证券做过投资,这些经历对您后来成立私募有何帮助?

 王小刚 :在美的待的两年,最大的收获在于让自己更加理解了实业。当时美的还是行业里的小公司,但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它已经成为全球家电龙头企业。所以,看一家公司不能只看表象,需要用长期、发展、动态的眼光去分析,企业管理很重要。这进一步加深了我对投资的理解。

当然,这段经历更直接的帮助是在后来苏宁的成功投资上。因为最早在美的呆过,在研究苏宁时,很多方面可以找原来的老同事验证,所以对苏宁的理解很深刻,在苏宁三年多十几倍的上涨过程中帮把握住了机会。

在国泰君安、国元证券工作的这些年,对我的帮助也非常大,尤其是在国泰君安的时候,我才真正开始了基本面投资之路。当时一些的优秀的同事对我影响很大。


 远川投资评论 :2018年你承受的压力比较大,当时甚至有结束私募的打算,最后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王小刚 :作为基金经理,光有情怀和责任心远远不够,最重要的是为客户赚钱的能力。而2018年底发现好几年不赚钱,对自己的投资能力产生了怀疑。所以有过短暂的动摇,但觉得当时放弃就是投降,所以咬牙坚持了下来。

更重要的是,套用马斯洛的需求理论,我做私募还有一些精神层面的追求。很多跟我类似的同龄人不做私募了,管好自己的钱就好了,压力小还赚的多,但是2005年创业失败后我在家待了几个月,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社死”。

2018年,代表产品盛世知己一期(原鼎锋8期)亏了30%+,曾经很成功的“高小新”投资体系几乎完全失效,怎么努力好像都没用。

2018年业绩不好做过很多努力:看书,看研报,跟同行交流,放空自己,找心理医生、求助于共创式教练,研读道德经、佛经等。


 远川投资评论 :这期间你应该做过一些反思,印象比较深刻的有哪些?

 王小刚 :2018年12月23日,把自己关在上海顾村的一个酒店里反思了两天后,想明白了一些事。

世界的本质是变化,我以前主要寻找高成长并且持续的企业,但高成长和持续性很难共存,共存的企业现实中很少。所以,我从持续成长转向拐点成长。

对于一家公司的研究,光有深度和存量还不够,更需要关注变量,即拐点和边际增速。

有人觉得未来是可预测的,而我觉得未来很难预测。周期和变化才是永恒。落实到投资层面,长期持有必然伴生巨大回撤。

想明白上面这些事情后,我对自己以往的投资体系做了较大的调整,长期研究跟踪行业和公司基本面,但投资上是中期维度(3个月-2年),评估周期是每个季度,希望每个季度都能取得一些超额收益,给客户一个好的持有体验。

总的来看,这套投资体系的核心是基本面的变化,长期变化是成长,短期变化是拐点。王阳明龙场悟道,我开玩笑我这个是“顾村悟道”,从原来的持续成长,转为拐点成长,就是后来总结的“大成龙大拐点”体系。


 远川投资评论 :你刚提到的“大成龙”和“大拐点”,分别代表什么含义?

 王小刚 :“大成龙”中的“大”是指大行业和大公司,大行业和大公司的优势在于信息更丰富,更公开透明,而且流通性好,可容纳的资金量大。“成”是指成长。成长性行业和公司,业务业绩持续性好,投资最重要的是对未来价值的判断,在成长行业做投资可以获得更高的胜率。“龙”则是指细分龙头股,按细分行业市占率排序,龙头有行业地位、代表性、强竞争力和相对较高的确定性。

“大拐点”主要指公司基本面的拐点,即业务、业绩、周期、预期的变化,其中业务拐点和业绩拐点最重要。比如,贵州茅台2015年底的拐点,特斯拉2019年三季度的拐点,腾讯2011年底推出微信、2013年微信支付业务拐点、2019年美团三季度首次盈利、隆基股份2014年单晶替代多晶等业务拐点。

总的来看,“大成龙”提供高胜率,而“大拐点”提供了高赔率。


 远川投资评论 :那你选定行业之后,个股会去精选吗?

 王小刚 :肯定会的。一般从“龙一”开始,若龙一涨幅太大估值太贵,会转向投资龙二”、“龙三”等。


 远川投资评论 :怎么判断谁是“龙一”?

 王小刚 :主要看市占率,行业龙头股相对来说很清晰,市场上的争议很小。


 远川投资评论 :那怎么判断“龙一”不行呢?

 王小刚 :比如贵了或者涨的太多。一般而言,市场行情的演变都是从龙头股开始的。比如新能车,特斯拉股价先起来,然后是蔚来比亚迪。从获取信息、跟踪决策的角度来看,龙头股肯定是更为容易的。


 远川投资评论 :从早期看技术面,到后来投资“高小新”,再到如今的“大成龙”+“大拐点”策略,你投资理念转变背后的原因是什么?“高小新”和“大成龙”两者的本质区别在哪?

 王小刚 :投资理念转变的背后,核心原因还是对市场、对公司的理解逐渐加深。两者的区别在于,“高小新”可能是适应当时的市场风格,而“大成龙”核心在于对产业和公司的基本面研究,更加接近投资的本质。


 远川投资评论 :你当前的这套投资体系有何特点与优势?从理念到最后的买卖交易,中间还会经历哪些环节?

 王小刚 :这套体系有几个特点:第一,超额收益明显;第二,中期投资,确保中期风险可控;第三,逻辑清晰,体系可持续可复制。

成长股投资,实际上买的是未来,看好公司内在价值的提升,而不是因为当前的价值低估,赚价值均值回归的钱。

选股我们有个打分表,一共涉及八个方面:大(行业、公司市值大小)、成(行业和公司增速)、龙(公司市占率排序)、拐点大小、拐点概率、拐点阶段,其中行业空间、公司基本面合计占70分,拐点判断占30分,总分100分。

我们公司内部的要求一只股票的综合评分在60分以上,才会选择入池,建一个观察仓,然后再对公司对比研究、跟踪观察,若基本面证伪就退出,若证实了就继续持有或加仓。同一家公司在不同时间段,评分是不一样的。


02

底层逻辑:PEAD效应+折现原理


 远川投资评论 :除定量分析之外,如何对一家公司的投资价值进行定性?你如何做出最终的投资决策?

 王小刚 :定性分析更关注公司的价值成长性,打分表肯定是我们投资决策的一个重要依据。而我们的重仓股一般需要同时满足三个条件:确定性、流动性以及市场空间。


 远川投资评论 :刚刚你提到的“大拐点”,比如像苹果发布了iPhone4、特斯拉首次盈利转正等,有的可能是大的业绩转变,有的可能是推出了代表性的产品,那我们怎么去区分什么样的公司看业绩,什么样的公司看产品呢?

 王小刚 :有先后顺序,先有业务(产品)再有业绩。难点在于市场对于一家公司的新业务往往存在很大争议,比如说微信刚推出的时候,有人觉得这就是个交友软件,有些人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移动互联网应用。所以,市场对业务的共识性很差,不确定性也更高。

而在投资上,业务拐点的机会肯定更大,但前提是你能够很准确的理解这个行业的趋势。而业绩拐点相比业务拐点要简单清晰很多,业务拐点在先、业绩在后验证。

业绩的好处在于它是一个客观显性指标,更容易判断。业务和业绩是相互印证的关系。业务会影响到公司的PE,而业绩则会影响EPS。所以,最好的情况是,你能把握公司的业务拐点,先潜伏,然后根据业绩验证来进一步决策。


 远川投资评论 :我的理解:拐点更多可能对应的是买点的选择。那卖点如何把握?

 王小刚 :假设是业绩拐点,股价的超额收益会持续3个月左右。这在行为金融学中可以找到解释。市场资金对利好消息有一个验证周期,即PEAD效应(盈余公告后价格漂移)。天风证券东北证券曾经有研报做过统计,业绩超预期的标的,公告后3个月左右的超额收益中位数在5%左右。

在卖点的把握上,我们还会依据折现原理,即将未来的资产折算成等价的现值。股价上涨的过程并非是匀速的,而是根据确定性和上涨空间有着不同速率。确定性越高,业务发展空间越大,上涨速度越快。比如我当时买入特斯拉(当时664亿美元)时假设2030年到1万亿美元,但实际人看好特斯拉的人很多,2020年就到了8000亿美元。

具体而言,在三种情况下我们会选择卖出股票:1)股价达到目标位;2)买入的逻辑不对;3)找到了更加确定性的投资标的。比如我们之前卖出一个人工智能企业,换成了苹果产业链上一个公司。


 远川投资评论 :你很重视好时机,但是现在很多投资人开始选择放弃择时,对此你怎么看?

 王小刚 :我觉得这个问题需要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是想不想择时,二是能不能择时。很多人可能是想择时的,毕竟择时做对了,短期收益会好很多;但是大多数人是不具备择时能力的,所以有些人会说我不做择时了。我们是基本面择时。


 远川投资评论 :盛世知己的风控体系是如何设置的?

 王小刚 :风控的核心在于持有的股票与现有投资体系的匹配。公司刚成立时仅5个人,其中有一位就是合规总监。我们对风控合规很重视,一直以来,我们都将合规经营放在首位,这跟我们提倡的“阳光下成长”的公司理念一脉相承。对于投资风控,更多的还是从投资逻辑出发,买入前结合定性定量分析并做一定假设;买入后根据基本面兑现与假设验证情况进行加建仓;投资了结后不断总结经验教训。


03

投资研究:聚焦成长,深耕四大板块


 远川投资评论 :你们主要聚焦消费、TMT、医药、新能源四大板块,原因是什么?

 王小刚 :这些行业都有一个共同特征:长期成长。长期来看,美国过去50年里,大牛股主要集中在消费医药行业,但过去20年中,新能源、科技等行业也诞生了不少牛股。而在中国,对于这几个行业无论是供给端还是需求端都会有持续的发展来满足国人甚至全球的需求扩张,我们针对其对投资有指导意义的前瞻性指标进行长期跟踪,出现拐点可以快速跟进。


 远川投资评论 :今年以来,消费、医药两大板块调整比较大,你如何看待它们的机会?

 王小刚 :长期来看,我觉得消费、医药还是有机会的。消费股中我更关注白酒。白酒板块目前不存在拐点,所以很难讲有板块性的机会,只存在个股结构性行情。至于医药板块,长期空间和投资机会都很大。


 远川投资评论 :TMT和新能源两大板块涵盖面较广,你投资的侧重点分别在哪?

 王小刚 :我们在TMT行业的投资,主要侧重于互联网和消费电子;新能源这块,重点关注光伏和新能源车


 远川投资评论 :你认为,做好成长股投资的关键是什么?

 王小刚 :我觉得做成长股投资,首先,对商业趋势的洞察力,对行业发展趋势的把握;决定了投资的成功率;二要有开放乐观的心态,成长行业本来就是创新,思想要开放,要相信未来会更好。


 远川投资评论 :你怎样看待基金经理这个职业?你觉得一个好的基金经理核心能力是什么?天赋和勤奋哪个更重要?

 王小刚 :我个人觉得,基金经理的核心还是职业精神,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所以,基金经理的核心能力,首先是要有责任感,是帮客户的资产赚钱的责任感。其次是投资能力,主观上想把事情做好的同时,客观上得具备赚钱的能力。

老实说,我觉得在投资上短期可能天赋更重要。这个行当,优秀、聪明的人非常多,有些人确实天赋更好,他们能够快速的理解市场、公司。长期来看勤奋更重要,勤奋和努力会让我们日积月累,最终大器晚成,我希望我是后者。


04

创业目标:合规经营,共同成长


 远川投资评论 :你为什么在2019年选择二次创业?这一次创业的目标是什么?

 王小刚 :其实我在2005年有过一次创业,公司运行了半年。这次创业给我最深的感受是,对于创业公司而言,稳定的现金流很重要,否则压力非常大。

这次创业的主要原因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更加专注的做投资,成为一个优秀的基金经理。

我们公司的理念是“盛世阳光下,知己共成长”,在合规经营、保障客户资产不断成长的同时,还注重团队能力的持续成长,我希望公司未来能够成为一个优秀私募经理合伙共事的平台。


 远川投资评论 :你目前的团队人员构成情况如何?

 王小刚 :我们目前团队成员一共15人,其中投研8人,剩下的是后台。投研人员又细分为四个小组:医药、消费、TMT(科技)各有一位研究员,新能源行业有2位,另外还有1位做行业比较,剩下2位是基金经理。


 远川投资评论 :你如何管理团队?公司成立至今,遇到过哪些困难?

 王小刚 :坦承的讲,团队管理上目前还处于摸索阶段。我个人的经验来讲,只要公司处于成长过程中,团队就比较容易管理。最怕的是公司业绩不行,没有规模,自然公司员工的收入也就不行,从而陷入内卷。

困难也是有的,比如招人、投资能力提升、人员管理等。不过,我们的优势在于,投资体系上已经很成熟,在今年的市场上也得到了很好的验证;另外我也在积极学习团队管理,希望给同事提供更好的发展机会。


 远川投资评论 :投研和管理,哪个方面占用你的精力更多?

 王小刚 :现在可能是各占一半。长期来讲,我可能更希望把更多精力花在投研上,但短期来说毕竟公司还处于创业早期,团队管理也很重要。


 远川投资评论 :在你看来,资管行业的核心痛点在哪?你准备怎么样去解决这个问题?

 王小刚 :个人觉得资管行业核心痛点在于,基金公司和持有人之间互信度不高。我们要做的其实有两点:一是把基金的业绩做好,让持有人赚到钱;二是与客户真诚沟通,赢得他们的信任。


 远川投资评论 :你是一个什么样性格的人?

 王小刚 :作为陕西人性格中最大的特点就是有些固执,换句话说比较专注。另外,我自己还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做成长股投资的必须乐观。同时,我还是一个好奇心比较强的人,比如我会自己做短视频、搞公众号,心态也比较开放。


 远川投资评论 :除前同事邵健、邓晓峰之外,你比较欣赏的投资人还有谁?

 王小刚 :一是但斌,从选股的角度上,大时代的成长龙头,但斌总选择成功的概率很高;二是冯柳,主要是因为他非常强调体系,能够大幅提高决策效率。我觉得,深度挖掘一只股票并长期持有,偶然性和波动性都很高;相反,如果构建了一个投资体系,那决策效率就会很高。


05

写在最后


在今年6月的一篇随笔中,王小刚结合个人经历和对一些投资大佬的了解,总结了优秀基金经理共有的一些特质,比如立志、热爱、坚持,勤奋,积极学习,独立思考,坚信自己、尊重他人等,文字没有任何修饰,但情感真挚,让人深刻体会到基金经理的不容易。表面风光无限,但背后的酸甜苦辣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在精英云集、高学历人才扎堆的金融行业,天赋和努力都不稀缺,唯一能够缩小与顶级投资人差距的,只有更加倍的努力。正如王小刚在随笔中所说的那样,“因上努力,果上随缘”。勤能补拙,这份坚持的背后,是他对投资的无限热爱。

在投资的过程中,最确定的事情在于市场永远是变化的;在创业的征途里,曲折、坎坷不可避免;但在人生的道路上,天道酬勤却是亘古不变的规律。

立足于现在,着眼于未来,投资于变化,成败于拐点。如今的王小刚,似乎离投资的真谛越来越近。


全文完。感谢您的耐心阅读。

 #今日话题#  

雪球转发:5回复:4喜欢:9

全部评论

3898亦是凡人2021-11-05 12:09

能不能说一下通威 为啥最近这么差

秋台思雨2021-11-05 11:59

严查美国佬在中国的企业!

快乐的小P2021-11-04 15:10

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