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玩娱乐”压死大唐电信的最后一棵稻草

“要玩娱乐”压死大唐电信的最后一棵稻草

其实也不能算是稻草了,要玩是一直压在大唐电信上市公司的麻袋。要玩13.3亿的商誉,还没有开始减值,一旦全部减值,大唐电信的资产可能变为负值,整个上市集团资不抵债!

事情要从2013年说起,大唐电信宣布拟通过股权和现金结合的方式并购要玩娱乐100%股权,大唐电信将为此支付16.99亿元的对价,溢价14.72倍。所有人都被大唐的慷慨和无知震惊了。在次之前,大唐谈判的目标是37wan,如果说大唐一定要切入手游行业,37wan还算是一个不错的标的。但是要玩这个在行业里面排名50名以外的游戏公司,无论是现有业务还是未来发展,都是一团迷雾。

 “从来没听过要玩娱乐。”一位持续观察游戏行业多年的人士如此表示。要玩这家公司在业内基本上没有任何知名度,最让人担心的是,要玩还在不停的对外求收购。

2013年初国内一家并购企业曾计划按8个亿估值增资要玩娱乐,但因对项目不是特别看好,且要玩娱乐不愿意做详细的尽职调查,最终作罢。3个月以后,要玩却以17亿元卖给了大唐电信。据江苏省南通市注册会计师协会副秘书长刘志耕介绍,此并购案中的尽职调查将重点对投资目标、规模、方式、资金来源、风险与收益等做出客观评价。但要玩拒绝尽职调查是否有猫腻?要玩娱乐的真实情况,到底是怎样的?4年过去了,仍然是一团迷雾。

“曹斌:通过对要玩娱乐的收购,上市公司的4G移动互联网应用领域的业务将得到较大加强。”曹斌的意思虽然要玩娱乐很差,但是借着大唐的客户和网络,肯定能把手游业务发扬光大。但是问题出来了,要玩是一家网页游戏公司,手游业务非常薄弱。

2016年要玩交出了业绩报,承诺利润 23707万,实际利润 23721万。非常微妙的达到了要求,这利润中还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投资收益。大唐电信母公司还承担了要玩大笔市场推广费用,并没有并表在要玩的费用表内。总的就是一句话,告诉股民,要玩达标了。

对赌结束了,接下来呢?要玩这个公司业务基本上已经停摆,游戏大部分停止更新。要玩的业务是否从今年开始变脸?13.3亿的商誉该何去何从?

大唐收购的一系列公司都一点点将上市公司蚕食了,忧思手机,要玩娱乐,联芯科技。。。

真才基和曹斌也“安全”辞职。周浩,张勇,两人还赫然停留在大唐的前十大股东里,等着巨额股份套现

历史告诉我们,一切的谎言都将公布于世

静静等待空壳大唐崩塌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