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学运营角度理解大卫斯文森的资产配置

可以说哈佛、耶鲁、斯坦福这样的大学奠定了美国超级大国的基础。而美国大学能持续经营,最重要的经济来源不是学费收入,而是各个大学的捐赠基金。2018年耶鲁大学的学费收入只占大学总收入的17%,抛开返还学生的7%的奖学金,最后只占10%多一点,而耶鲁大学捐赠基金每年给耶鲁捐款超过总收入的三成。

运营一个大学捐赠基金,其最大的挑战就是在力争取得更多收益的同时,还要能够保证每年近似固定支出一定的资金。不能因为发生股灾了,基金今年收益不好了,那就削减学生数量、福利、教授降薪或裁员、将课题研究经费砍掉,这样肯定是大学所不愿看到的。各大学捐赠基金在考虑每年给大学的支出时,主要就是参考上一年的支出水平(历史为准),同时兼顾基金当前的市值(考虑现实)。

由于有办学的固定支出,所以在很早以前,各大学捐赠基金都是按照股债平衡进行资产配置。

大卫斯文森开始管理耶鲁基金后,在那个只会投资股票和债券的八十年代,开创性将绝对收益基金(各种对冲套利策略)、各种私募股权、PE、VC投资基金等非公开市场另类投资引入耶鲁基金。单独看某一只私募股权基金,都是高风险高收益,但是,将这些不相关资产组合在一起,就能在不损失太多收益的前提下降低组合整体的波动性。因此,引入这些跨品类、跨市场、跨区域的资产的作用不仅仅是增加投资收益,更重要的是降低组合内各资产的相关性。股票市场的下跌和风投或套利收益没有直接关系,这样就可以保证捐赠基金在本金长期增长的同时,每年都可以稳定支出一部分资金给大学办学使用。

耶鲁大学捐赠基金所有风投中我们最熟悉的就是张磊的高领资本,该基金已经累积给耶鲁基金回报了几十亿美元。

最后,耶鲁也为美国各大高校捐赠基金提供了很多基金管理人,从而将耶鲁模式推广到其它大学捐赠基金,这也使得大卫斯文森真正成为教父级人物。

正如指数基金之父约翰伯格和指数基金大发展互相成就一样,大卫斯文森和美国大学也可以说是互相成就的典范。

今天除了各大高校捐赠基金效仿耶鲁模式外,几乎所有的慈善基金都效仿耶鲁模式,包括大家熟悉的规模5.6亿美元的诺贝尔奖金基金,以及位于英国的290亿英镑的医疗慈善基金惠康信托,因为这些基金每年都有固定的慈善支出,所以降低资产波动性是他们的刚需。下面两图分别是惠康信托和诺贝尔基金的资产配置图。

其实我们个人的资产配置也可以借鉴大卫斯文森的资产组合理论。所谓以权益类资产配置为主,就是在年轻时努力工作提高工资,因为这是年轻时收益最大的投资。所谓多元分散配置,就是等本金攒够了就进行房产、理财及股票均衡配置、股票考虑全球化指数配置、被动指数投资和主动私募投资结合,保证我们的本金能不断增值,同时又能应对日常生活、游山玩水以及大病应急等各种支出。

刚刚看到一位腾讯员工退休后的发帖

腾讯控股如果以后继续大幅上涨,这位拥有1kw腾讯股票的前腾讯员工就实现了他人生的戴维斯双击,赚腾讯工资和股票的双收益,万一腾讯股票下跌,他就迎来人生的戴维斯双杀,即丢失工作又股票贬值。 虽然我觉得他双击可能性大,不过资产配置太单一了显然不提倡。


#致敬资产配置大师大卫史文森#

Android转发:1回复:2喜欢:4

全部评论

小桥流水幽2021-05-31 20:13

向大师致敬

确定满仓投资2021-05-09 13:19

美国学校的教师工资太高